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51

  地心都市某独立公寓。

  凌霄和Liu Changqing 一左一右夹着沉前进入了顶层的一个房间,直至那刻有隔绝Formation 的合金大门”Pa” 的一声关上,凌霄和Liu Changqing 才放开了沉前,两人竟是同时sighed in relief 。

  此时沉前才注意到两个师兄鬓角溢出的冷汗,敢情刚才两人的澹定都是装的。

  沉前一时间有些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you brat 那是什么眼神?”

  Liu Changqing 给了沉前一个暴栗,颇有些羞恼的说道,“你倒是能装,连顶级王侯也不放在眼里,你知不知道但凡对方一念之差,今天你就要交代在那里了!”

  “呃……不至于吧?”

  虽然实力已经超越Liu Changqing ,但沉前也只能委屈的揉了揉额头,“这里毕竟是地心都市,王侯也不能乱来吧?”

  “你以为律法真的能约束王侯?”

  凌霄hearing this 冷笑,“到了他们这个层级,真的盛怒之时,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你不会以为他如果真的把你杀了,还能替你偿命吧?”

  沉前默然,他那句话其实也带着一些玩笑的成分。

  他内心自然清楚,规则永远只能用来束缚弱者。

  当然,他倒也笃定凌天侯impossible 因为这种事情就当众对他怎么样,王侯再如何超脱,除非到了unrivalled throughout the world 的地步,否则依旧有自己的底线要恪守。

  不过不得不说,Mountain And Sea 和王侯的差距还真是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大。

  特别是刚才那一瞬间,和凌天侯的近距离对视,在对方眼中寒意一闪而逝的时刻,沉前深切体会到了已经许久没有出现的无力感。

  沉前越来越怀疑他的那具王侯Avatar 在breakthrough 的时候一定有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现在看来,王侯Avatar 的实力最多也就是媲美顶级Mountain And Sea ,距离True King 侯依旧是差了不少。

  可到底差在哪里呢?

  以沉前目前的认知还真看不清晰,teacher 又不在,或许……能找Eldest Senior Brother 请教一下?

  Mountain And Sea 绝巅已经不弱于True King 侯,沉前直觉姜欢能够告诉他答桉。

  只是沉前还有着顾忌,毕竟要向姜欢请教就很可能暴露王侯Avatar 的存在,而这又涉及到了他最深层的秘密。

  沉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此时凌霄和Liu Changqing 在呵斥了他几句之后也已经平复,他这才注意到了周围的环境。

  说是公寓,但此时三人身处的这间房子足足有数百平,比得上一般的平层了。

  房间内缭绕的Spiritual Qi 似是经过了某种Formation 的加成,竟然更加浓郁。

  除了高档的现代家居,公寓内还配备有设备齐全的cultivation room ,整体堪称豪华。

  “Fifth Senior Brother ,这是你的房子?”

  沉前好奇的四处熘达了一圈,眼神直接跳过了Liu Changqing 这个资产只有几千万的“穷逼”,落到了凌霄身上。

  “我可没这个ability 。”

  凌霄一边泡茶,一边摇头道:“这地心都市的顶级公寓,一套的价格就要十几亿,还得先拿到地心都市的永久居留权才能购买……这是Eldest Senior Brother 的地方。”…

  “Eldest Senior Brother ?”

  沉前先是意外,随即恍然。

  之前郑磊也提过一句,地心都市的永久居留权可不是who 都能拿到的,但以姜欢的实力和地位,却是不足为奇。

  “到了Eldest Senior Brother 那种realm ,其实Spiritual Qi 的多寡已经影响不大,所以他很少来这里,倒是我们经常沾光。”

  凌霄笑着冲Liu Changqing 努了努嘴,“喏,在你来之前,你六师兄已经在这里待了一个多月了。”

  沉前暗道怪不得。

  从无定桥归来之后,Liu Changqing 就消失了,他原本还以为对方是在Heavenspan Pagoda 闭关,原来是跑到了这地心都市。

  ”Fuck, 别他娘的提了,虽然住这里不要钱,但在地心都市待一天就是十万啊,还不提每天的各种花费,在这里待了一个月,都快花了老子两千万了。”

  Liu Changqing 龇牙咧嘴的说道。

  面对Liu Changqing 的哭穷,凌霄和沉前都是一晒,默契的没有接话。

  凌霄虽然也不算很富有,但好歹也踏入Mountain And Sea 十数年了,积蓄也不少,两千万自然不放在眼中。

  至于Liu Changqing ,本来在沉前崛起之前,他应该是Jing City Marquis Outer Sect Disciple 之中最穷的一个。

  但去了一趟无定桥,在和沉前的同流合污之下,他却是一朝暴富,两人掠夺的财富价值合计超过了五十个亿。

  就算each person gets half ,Liu Changqing 至少也有二十亿身家了,几千万自然是not worth mentioning 。

  “六师兄,你和凌天侯是不是情敌?”

  喝了一口茶之后,沉前还是没忍住内心的八卦之火,直接问道。

  提到这个话题,Liu Changqing 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凌霄保持着沉默,数息过后Liu Changqing 才是摆了摆手。

  “算了,也没什么,告诉你就告诉你吧,至少你以后再遇见凌天侯的时候心里有点数,可不要被这逼看似正直的外表给骗了……”

  “等等,你掏出一把瓜子是怎么回事!”

  正说着的Liu Changqing 突然面色不善的盯住了沉前。

  “咳,不好意思,搞错了。”

  沉前赶紧把subconsciously 掏出来的瓜子收了起来,随即正襟危坐,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Liu Changqing 面色这才缓和了一些,继续道:“我和凌天侯当年一起在一个叫做‘同济武院’的地方长大……那家武院是一些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在背后出资,专门收养有一定innate talent 的孤儿,类似这样的机构全国都有不少。”

  Liu Changqing 解释了一句,又接着说了下去。

  “以前我们关系还不错,加上另外一个……另外一个叫做任灵汐的女孩,我们三人经常在一起切磋Martial Arts 。”

  顿了一下,Liu Changqing 才说出了那个女孩的名字。

  “六师兄,那个任灵汐不会是你的初恋吧?”

  沉前cautiously 的probed 。

  “……此生挚爱。”

  Liu Changqing 短暂沉默后,斩钉截铁的说出了四个字。

  沉前有些惊诧,待看到Liu Changqing 坚定的眼神后,沉前突然有些惭愧。…

  犹记得当初,在看到那个粉红色u盘之前,他都一直以为Liu Changqing 对女人不感兴趣,而看到粉红色u盘以后,沉前又以为Liu Changqing 只是有着某种特殊嗜好……

  absolutely didn’t expect ,看似浪荡不羁的Liu Changqing ,原来心里,也住着一个无法取代的人。

  “那她现在……”

  “她是凌天侯的fiancee 。”

  沉前才开口,Liu Changqing 已经知道他要问什么,直接打断道。

  “啊?”

  即便之前听凌天侯的口吻已经有了一些预料,但沉前还是有些替Old Liu 感到惋惜。

  childhood sweetheart ,唯一心爱的女人,却嫁给了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

  泥马,这就是晚间八点档要花一百集才能说清楚的悲剧啊!

  偏偏Old Liu ,可能还是里面最悲催的那个男二。

  “you brat 懂个屁!”

  似是感受到了沉前眼神之中的不明含义,Liu Changqing 有些暴跳如雷。

  “灵汐一直都是喜欢老子的好不好,只不过……只不过老子一心专注Martial Arts ,懒得和灵汐纠缠,才让乔天梁这个混蛋钻了空子!”

  面对的Old Liu 的死鸭子嘴硬,沉前明智的没有接话,只是摸了摸鼻子。

  乔天梁,应该就是凌天侯的本名……

  Liu Changqing 这么lost self-control ,沉前更加确定,那个叫任灵汐的girl ,只怕在Liu Changqing 心中的分量远比他想象的还要重。

  “六师兄,你迟迟不肯踏入Mountain And Sea ,一心只想追求最强的Dao’ ,是不是也是因为凌天侯的存在?”

  沉前倒是心中一动,好似想通了什么。

  能被Jing City Marquis 收为Disciple ,而且排名第六,可见Liu Changqing 的innate talent 绝对不差。

  但他却踟躇到了三十岁才终于踏入Mountain And Sea ,真的是因为他一直无法问道吗?

  Three Thousand Great Daos ,小道无数,只是踏入Mountain And Sea 对于Liu Changqing 应该一点都不难吧。

  他曾经既然能和号称当世第一妖孽的凌天侯一起探讨Martial Arts ,更能在生死之间自行领悟本源元气……

  沉前突然意识到,他可能一直都小瞧了自己这个六师兄。

  “乔天梁的innate talent 之高,Martial Arts 路之顺畅,即便是在王侯之中也堪称罕见,十几年前的那个时代,世间只闻他一人之名。”

  一直没开口的凌霄叹息着插了一句,“不得不承认,就算是我最推崇的Heavenly Sword 客,比起他的Legendary 经历也要逊色一筹。”

  “他封侯之日,Heaven and Earth 齐暗,Star River 倒悬,开天门14th layer 铸就王侯之冠,shocking the world ,连teacher 都亲自前往观礼,你可以想象他身上的光彩有多么浓重!”

  听着凌霄的叙述,沉前身躯一震。

  倒不是被凌天侯的牛逼镇住了,而是听到什么“Heaven and Earth 齐暗”,什么“Star River 倒悬”,什么“天门14th layer ”,什么“王侯之冠”……

  沉前越发肯定,他的Avatar 绝对是breakthrough 了个假王侯。

  因为凌霄说的这些,他全都没有!

  难道……是因为当时是在一个寂灭world breakthrough 的原因?…

  沉前几乎要忍不住询问凌霄详细内情,但还是忍住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一旁的Liu Changqing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满不在乎,但从对方暗暗握紧的拳头来看,沉前知道他的内心只怕也很是痛苦。

  曾经一起论道的伙伴,如今却已经是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其中的苦涩滋味大概只有Liu Changqing 自己知晓。

  “老……六师兄,以后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尽管开口。”

  “smelly brat ,就凭你……”

  Liu Changqing subconsciously 就想依照惯例呵斥两句沉前,但又突然顿住了。

  因为他勐然想起,眼前这个已经完全蜕去了青涩气息的少年,就在半个小时之前,已经可以把季游按在地上疯狂摩擦。

  这是他也做不到的事情。

  unconsciously 间,沉前已经真正配得上“Jing City Marquis Disciple ”这个称呼。

  他的Legendary ,好似并不比当年的凌天侯逊色。

  毕竟,他也才十九岁不到啊……

  见Liu Changqing 不语,凌霄好似也感觉到了什么,不过他不比Liu Changqing 那么多惆怅心思,反而面色严肃的叮嘱沉前。

  “Little Junior Brother ,我知道你如今实力强绝,师兄们已经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行事能再审慎一些,world 之广博,powerhouse 之多,只怕会穷极你的想象……凡事小心一些总没错。”

  “说起这个。”

  沉前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我还想问问Fifth Senior Brother ,哪里能冒出这么多Mountain And Sea 来的,今天之前我都不知道,Earth 上竟然藏着近千万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也不算藏吧。”

  凌霄摇头,“常常有人将Mountain And Sea 比喻为Martial Arts 之始,就在于这是一个蕴含大神奇的realm ,如今你已经知晓了Taboo Domain 的存在,当知Mountain And Sea 的上限是何等之高……”

  “世间Mountain And Sea 千万,其实你在社会上能接触到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比如那些Lord of the entire City ,只是Mountain And Sea 之中的ordinary person 物罢了。”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两类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你must 格外小心!”

  “哪三种?”

  沉前一听还有如此划分,不禁strangely said 。

  “first ,被称为门后Mountain And Sea ,他们常年不在Earth ,而是穿梭于各扇‘门’后,磨炼自身……这些人,无一不是历经了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之辈,本身就是危险的代名词。”

  凌霄解释道,“‘门’后的world 广博无比,总有种种你无法想象的Martial Arts 资源,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们手中握着什么样的底牌!”

  沉前looked thoughtful 。

  Fourth Senior Brother 巫君是不是就是如此,因为他曾听说,Fourth Senior Brother 是从“亡者之海”走出来的唯一活人。

  那亡者之海并不属于Earth 上任何一个地方,应该就是在“门”后。

  许念应该也在这个队列之中,毕竟对方被驱逐出了华夏,除了“门”后也无处可去。

  还有白斐,也在“门”后死而复生,勉强算是其中一种,只是他还太过稚嫩。

  “second ,是狱守。”凌霄又道。

  “狱守?”沉前惊诧道,

  “狱守,是各种禁地、古狱的Mountain And Sea 看守的统称。”

  凌霄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这些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默默无闻,久不现世间,普通Martial Artist 甚至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但他们得到王侯议会的直接任命,通常负责镇压一地,实力可想而知,我就曾遇到一个Mountain And Sea 狱守,亲眼看着他仅用三招就诛杀了一个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的超级powerhouse ,terrifying 无比……”

  三招?

  诛杀一个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

  沉前惊讶的张了张嘴。

  或者他自己爆发极限实力也就是这样了吧,前提还得那个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的Martial Artist 没有breakthrough 禁忌。

  “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还记得我们从无定桥出来的时候,我告诉你无定桥那里就有一个上古遗留的海狱吗,那里就有Mountain And Sea 狱守的存在。”

  这时,Liu Changqing 好似已经从低沉的情绪中缓和过来,也补了一句。

  沉前nodded ,心中莫名生出某种渴望,还真是想见识一下这些人物的风采啊。

  “那第三类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呢?”沉前又兴趣昂然的问道。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