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52

  “Third Type 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相对来说数量最少,但也最为隐秘,寻常根本看不出来。”

  凌霄said solemnly ,“我们通常将这一类Mountain And Sea 称为……古Mountain And Sea 。”

  “古Mountain And Sea ?”沉前startled 。

  “一百一十二年前,十门洞开,其实给华夏注入了许多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有不少人或者说是灵魂,都是在那个时候才苏醒过来。”

  凌霄paused ,又接着说道,“比如……Eldest Senior Brother 。”

  “Eldest Senior Brother ?”

  沉前眼眸一凝,瞬间想通了不少事情。

  他是知道姜欢是出自远古的人物,那天姜欢说他沉眠了不知道多少年才被teacher 唤醒,恰好和凌霄说的吻合。

  “那八Senior Sister 是不是也……”

  沉前眼中闪过那道堪称是世间最温柔的影子,心中一动问道。

  “应该吧。”凌霄不确定的说道,“Eighth Junior Sister 是在七Junior Brother 入门之后才出现在了Heavenspan Pagoda ,但曾经Third Senior Brother 隐约提过一次,Eighth Junior Sister 应该是很早之前就被teacher 从Kunlun Mountains 带回来了。”

  “关于Eighth Junior Sister 的事情,大概只有teacher 、Second Senior Sister 和Third Senior Brother 最清楚,但他们都很少提及。”

  凌霄又shrugged 道,“你也知道Eighth Junior Sister 的性子,她一向深居简出,又不喜和生人接触,speaking of which ……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可能都比我们要熟悉她。”

  凌霄和Liu Changqing 的表情都有些促狭,沉前不由老脸一红。

  他其实很想分辨一句,他也只是熟悉八Senior Sister 的身体,并不熟悉对方的过去啊……

  “除了从旧时代苏醒的人,也可能会发生魂魄借生的事情。”

  凌霄又感叹道,“也就是我们所说的‘powerhouse 复生’,这些不知道来自哪个时代的powerhouse ,其本身的realm 甚至可能超过了Mountain And Sea 。”

  “他们曾遭遇劫难陨灭,但因为生机的强大又保留了一些Remnant Soul ,再加上一些特殊的际遇,导致他们可以借助别人的躯体复苏……”

  “有可能是意识共享,也可能是完全的躯体掠夺,但generally speaking ,只有拥有精神内核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才能承载他们的魂魄。”

  “这些人虽然表面上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但实际上的手段却远超普通Mountain And Sea 的认知,所以如果遇到这样的存在,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must 倍加小心!”

  凌霄最后郑重的warned repeatedly ,“古Mountain And Sea ,才是这三种Mountain And Sea 之中最mysterious 也最powerful existence !”

  沉前怔怔出神。

  凌霄说起“超越认知的手段”的时候,他蓦然想起了一幕。

  那日Nine Heavens 杯赛场上,Heaven and Earth 变色,少女手持long sword ,脚踏七星,用出了一式据程青青所说只有Marital Immortal Practitioner 才能掌握的“Divine Sword Controlling True Thunder Art ”。

  再加上Ding Yi 身上的一些微妙变化,沉前不由起了一些隐忧。

  只是至少Ding Yi 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没什么改变,这让沉前稍稍心安。

  “Fifth Senior Brother ,上一次十门洞开的时候,时代就发生了大变,那this time 的Heaven and Earth natural phenomenon ,是否预示着一场更大的混乱?”…

  沉前收敛杂念,想要趁机打探更多的东西。

  “也许吧,谁也说不好,一百多年前的浩劫主要是王侯出手平定,那其中诸多的纠葛隐晦,还有各个王侯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些内情或许也只有teacher 才清楚。”

  凌霄hearing this 摇头。

  “那teacher 到底何时才回来?”沉前忍不住问道。

  这段时间的种种经历,让他有十万个问题想要让大老高解答。

  “teacher 应该也是遵循王侯议会之令,去某处古狱镇守了,正常来说,没有几年的时间应该回不来。”

  凌霄也是皱眉,“这也是为何今天许念的出现,其背后隐含的意义会让我忧心忡忡的原因。”

  “毫不夸张的说,Little Junior Brother ,如果真有什么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大变出现,Mountain And Sea 级别的Martial Artist 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只能说微乎其微。”

  “所以teacher 不在,我们才更要谨慎一些。”

  “今天你又得罪了凌天侯,以后must 多加注意,absolutely 不可再与其他王侯有什么冲撞了。”

  面对凌霄又一遍的名为“啰嗦”的关切,沉前只能不断nodded 应是。

  他知道凌霄的话外音,他得罪的王侯,着实已经有点多了。

  而Mountain And Sea 的实力已经不够用了吗?

  沉前默默想着。

  或许……至少要到Eldest Senior Brother 那个等级,才能在这时代的大舞台之中occupy a place 吧。

  “早点去Heavenspan Pagoda ,那里对你大有裨益……”

  最后,凌霄又提醒了一句。

  沉前nodded ,这件事其实已经被他提上了日程。

  只是要进入Heavenspan Pagoda ,还得完成一些通关Secret Realm 的前置条件,沉前打算一回到学校就开始着手。

  “Third Senior Brother ,我还有一个疑问,这Primal Chaos Stone ……”

  临别之际,沉前又问道。

  虽然是在system 的操控下得到了Primal Chaos Stone ,但沉前自己也并不知晓,这三颗从青铜门里分出来的white 莲子到底有什么用处。

  刚才他试着感受了一下,除了能察觉到其中充斥的mysterious energy 外,并没有发掘出这Primal Chaos Stone 还有什么神异。

  然而凌霄和Liu Changqing 也都是摇头。

  “或许当时在场的人中,只有凌天侯和许念才知道这Primal Chaos Stone 到底有什么用处。”

  Liu Changqing speculated ,“但不管怎样,这Primal Chaos Stone 并非凡物,你肯定是占了大便宜……回头你可以去请教一下Second Senior Sister ,她可能会知道。”

  ……

  沉前在地心都市待了总共两天时间。

  Liu Changqing 受了凌天侯的刺激要继续闭关,而凌霄在地心都市是有其他事要办,所以三人各自分别后,沉前就自己带着刀九,按照郑磊的指引,去了地心都市几个比较出名的地方感受了一番。

  第一个是地心重力场。

  这里是地心都市最出名的body refinement 之地,可以根据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需要,自由调节十倍到百倍重力。

  在重力环境之中,无论是body refinement 还是cultivation Blade Technique ,在效率上都有极大的加持。…

  忽略掉那高达五万块一个小时的昂贵费用,确实是个宝地。

  不过沉前另有他法,除了感受新奇以外倒没有什么卷念,倒是看刀九恋恋不舍的模样,沉前花费五百万帮他充了一张周卡,让他继续待在这里cultivation 。

  只是在沉前独自走出地心重力场的时候,来自百王殿的golden 小球震动了一下。

  沉前拿出golden 小球一看,脸上顿时出现了意外的神色。

  因为……刀九完全把自己“卖”了。

  沉前在成为百王殿的核心社员的时候,就拥有了正式招募Mountain And Sea 侍从的权力。

  这可不同于一年期的临时护卫,而是真正成为沉前的从属,等同于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完全交给了沉前。

  除非沉前主动放弃契约,否则就一辈子都只能追随沉前,给沉前打工。

  当时沉前还觉得unimaginable ,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是何等地位,谁会心甘情愿的给别人当侍从。

  但就in this brief moment ,沉前却收获了第一个Mountain And Sea 侍从。

  刀九主动和沉前签订了侍从契约,将在百王殿的规则约束下,永远追随沉前。

  想了想,沉前也就收下了这份契约。

  以他如今的实力,倒也有资格被刀九追随了。

  沉前去的第二个地方,就是地心都市最大的Martial Arts 交易市场。

  除了将身上一些多余的spiritual medicine 售卖出去,沉前还购置了不少Mountain And Sea 专用的合剂,足够他用上小半年。

  这些合剂虽然在珍稀程度上比不上从Martial Arts 部临时宝库之中兑换的那些,但用来应付日常的cultivation 却是绰绰有余了。

  从远古归来到近期,沉前还有无数收获来不及消化,接下来他的实力应该都会处在一个快速增长期,这些药剂正好能派上用场。

  apart from this ,沉前还去了一趟龙腾集团开设的大型monster beast 店,又帮实力已经远远掉队的Great Saint 买了不少补品。

  又在地心都市逛了逛,沉前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去“Mountain And Sea 之林”挑战的想法。

  在地心都市见识了如此多Mountain And Sea 中的强横人物,沉前也重新有了清晰的定位,现在还不是去挑战这些Mountain And Sea Peak 人物的最佳时机。

  做完这些事情后,沉前又在地心都市的Nine Heavens 饭馆宴请了一番郑磊算是答谢后,他就直接离开了地心都市。

  speaking of which 沉前倒发现了地心都市另外一个方便的地方。

  地心都市足足设立了上千个Transmission Formation ,这些Transmission Formation 连通的可不仅仅是华夏的各大城市,甚至还有全球各地的Martial Arts 协会网点。

  如果通过地心都市来周转,就可以省去坐飞机的麻烦,在极短时间内通往各地。

  也许只有王侯fleshy body 穿越禁区的速度,不会比这个慢。

  当然,最大的问题依旧是价格。

  比如沉前是从Jiang Prefecture 的传送点下来,如果他又回到Jiang Prefecture 的传送点,那自然不需要花费任何价钱。

  但如果他要去魔都的传送点,就需要一次性支付数十万的费用。…

  距离越远,费用就越夸张,比如沉前要从Jiang Prefecture 直接到Jing City ,一次的花费大概会超过百万。

  而如果在地表直接乘坐飞机,Mountain And Sea 是可以享受免费升舱外加一折的机票优惠,几乎等同于白嫖。

  这一来一回,自然很少有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会通过地心都市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这种奢侈的方式来赶路。

  沉前倒是有这个实力,但暂时也没这个必要。

  ……

  沉前回到Jiang Prefecture 后,又在Jiang Prefecture 逗留了一天。

  除了去江璇的Martial Arts Hall 享受了一番“私人按摩”外,沉前还和苑幼见了一面。

  主要还是财产的打理上,有许多需要沉前亲自签字确认的地方。

  apart from this ,沉前还将在地心都市出售自远古的spiritual medicine 和秘宝变现后的近乎九十个亿,又再次交给了苑幼。

  苑幼当时的表情多少有点幽怨。

  “人家费尽心思,花了三个月也才多帮你赚了30%,你倒好,这才多久啊,又自己赚了一百亿……”

  沉前hearing this 也是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但也in the heart 默念了一句废话……再怎么投资理财,哪有直接去抢来得快!

  在苑幼的不依不饶之下,沉前只有打碎了她的眼镜,又撕碎了她的black 丝袜,将她fiercely 惩治了四个半小时。

  洪水滔天之后,沉前平息了这段时间以来的旺盛气血,这才潇洒的离开了公寓。

  没急着回学校的沉前直接一头扎进了禁区。

  他这次出来倒不只是为了认证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徽章,却还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正好趁着禁区封锁,禁区内正是人最少的时候,沉前也不用有什么顾忌。

  在寻觅了半天后,确认自己已经远离Jiang Prefecture City 的沉前,站在一座乌云密布的荒芜山头上。

  这座山头barren ,地面还有焦黑的坑洼痕迹,似是不久之前才遭受过雷击,加之周围数十公里内都荒无人烟,正是沉前想要的绝佳地点。

  以禁区的混乱天气,大型雷暴时有发生,正好可以掩人耳目。

  调息片刻后,沉前脱去了身上苑幼购置的高档西装,赤着上身站于山头。

  他手腕一翻,手中已经多了一枚巴掌大的鳞片。

  鳞片本身漆黑如墨,但其表面却缠绕着七彩光晕,显得神异非凡。

  Ancestral Dragon reverse scale !

  经历的多了,沉前已经隐约感觉到,彩色光晕是衡量各种秘宝的一个重要指标。

  通常而言,七彩已经象征着极高的等级。

  号称价值万金、有价无市的补天石也只是五彩罢了……

  今天,沉前打算用这枚Ancestral Dragon reverse scale 进行第一次body refinement 。

  Ancestral Dragon reverse scale 只是刚刚出现在沉前的掌心中,沉前就敏锐的发现上空乌云汇聚的速度开始加快,隐约可见道道微小的电弧开始在空气中流窜。

  暗暗心惊的沉前,赶紧又从空间晶石之中拿出了一个酒坛来。

  沉前已经确定,这来自武定侯赠送的酒坛中装的就是“瑶池仙水”,恰好可以搭配Ancestral Dragon reverse scale 食用。

  掀开瓶塞,沉前cautiously 的喝了一口瑶池仙水。

  随着那甘甜的液体下肚,一股充沛的生机顿时在沉前体内扩散开来,让沉前精神一振。

  沉前不再耽搁,勐地将手中的Ancestral Dragon reverse scale 往空中一抛,同时按照吴炜教的方法,fiercely 一拳砸在了Ancestral Dragon reverse scale 之上。

  dragon has a reverse scale ,触之必死!

  是的,这reverse scale 的催发方法就是这么的简单粗暴。

  受到了击打的Ancestral Dragon reverse scale 刹那间光华大亮,隐约之中,沉前好似听到了一声无比暴躁的dragon roar 。

  随即在沉前震撼的眼神之中,reverse scale 旋转着变大,刹那间就化作了数十米大小,笼罩在沉前头顶,不断旋转。

  与此同时,高空之中的乌云彻底汇聚成形,化作了一个巨大的vortex ,隐约可见道道无比深沉的purple 正在其中酝酿。

  轰隆!

  某一刻,那酝酿到了极致的乌云终于是一阵耸动,一道足足有水桶粗细的purple thunder 从其中迸射而出,径直moved towards 沉前所站的位置轰然噼落。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