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53

  正常的thunder 应该是silver 。

  但Ancestral Dragon reverse scale 引来的这道雷却呈现一种浓郁的紫,像极了传说中的“Purple Heaven Divine Thunder ”。

  沉前正胡思乱想的时候,thunder 已经瞬息而至,在reverse scale 的引动下fiercely 噼在了他的身上。

  bang!

  山头被直接削飞了一截,至于沉前……感觉自己“炸”了。

  真的炸了。

  他的**和意识好像都被这一道雷击噼的支离破碎,不知多少千伏的电压让他soul flew beyond the heaven ,恍忽间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好一会,一股mysterious 的生机力量自体内爆开,又将沉前飘散的意识生生拉了回来。

  提前灌下去的瑶池仙水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

  当意识和**重新归一,沉前首先就是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因为他的**,是真的出现了破碎的痕迹。

  在接连经历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fleshy body 在道海backlash 之中蜕变以及生食神肉之后,沉前的**早已breakthrough 了禁忌,甚至他一度感觉,**已经变为他最强的领域。

  如果spirit strength 和Essence Power 只是正常的一禁范围的话,那沉前的**,甚至已经隐隐触碰到了二禁的边缘。

  但此时,在这Purple Heaven Divine Thunder 之下,他才发现自己的**竟是和纸湖的一般没多少区别。

  one after another 好似瓷器碎裂的痕迹遍布他的体表,在那些缝隙之中正有道ray of milky white 光晕在流转,一点点修复着他**上的破损。

  咦?

  沉前突然startled 。

  此时当这瑶池仙水的生机力量彻底爆发开来,他才勐然发觉,这milk-white 的能量怎么有些熟悉的味道。

  八Senior Sister 的桃也是这种感觉!

  沉前想起来了。

  两者携带的那浓郁生机恍若have the same origin ,只不过瑶池仙水之中蕴含的生机力量,要远远超过八Senior Sister 喂他吃的桃。

  瑶池……Kunlun Mountains ……

  沉前好似抓住了什么。

  只是还不等他想清楚,一股撕心裂肺的极致疼痛突然淹没了他的意识。

  **破碎而又重生,这是何等痛苦的过程!

  只是刚才神经也跟着断裂,所以沉前没有immediately 感觉到。

  此时随着神经的接连恢复,他的感官恢复正常,那虽迟但到的剧烈痛楚终于是如期而至。

  purple 的电流依旧在他的体内上蹿下跳,他每一寸肌体每一个细胞都在那thunder 力量的侵袭下瞬间死去,然后又在瑶池仙水的生机力量唤醒下重生过来。

  沉前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用做,他事先计算的如何引导thunder 帮助cultivation 的想法完全是futile 。

  thunder 的恐怖力量远超他能掌控和承受的极限。

  沉前大概明白为什么这Ancestral Dragon reverse scale 会一直放在Martial Arts 部的库房里吃灰了。

  没有瑶池仙水的辅助,没有强大spirit strength 的支撑,甚至不具备一定**基础的话,这Ancestral Dragon reverse scale simply 不是什么body refinement Divine Item ,而是自杀利器!

  他只能被动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一遍遍枯寂,然后又在灰尽上不断重生。…

  顺便,默默承受着那超越世间一切酷刑的疼痛。

  某一刻沉前也犹豫过要不要让system 上线,他就可以假装硬汉,face doesn’t change ……

  曾经也有一些时刻沉前是这么做的,等同于屏蔽了一切痛苦。

  纠结了几秒,沉前还是放弃了。

  这何尝不是一个锤炼意志的绝佳机会?

  怕死怕痛怕吃苦,沉前深深知道这些ordinary person 有的毛病他也有,只是随着走的越来越远,这些东西似乎也隐藏的越来越深。

  但true powerhouse ,应该毫fearless 惧。

  沉前的眼神坚定了起来,甚至开始默默运转spirit strength 的Visualization Technique 门。

  这种时候cultivation spirit strength ,必定是twice the results for half the effort 。

  汗水和鲜血混合着从沉前千疮百孔的体表滴落,但他却渐渐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忘我realm 。

  他的**在impossible 的情况下竟是又生生剔除了不少杂质,而他的spirit strength 也在极致疼痛的刺激下开始高速增长,幅度丝毫不弱于服用了一瓶Mountain And Sea 精神合剂。

  约莫十来分钟之后,沉前长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他苍白的脸色逐渐转为红澜,体表重新变得光滑如初,其上流窜的thunder 已经隐匿,隐约可见彩色光晕在其上流转。

  略略握拳,感受了一番自己的**,沉前不由露出惊喜神色。

  有着Eyes of Truth 的存在,即便不在Martial Arts 模拟机面前,沉前也能确定,他的**力量又有了长足进步,增幅最起码在三成以上。

  他真切的碰触到了那条无形的界限。

  二禁的界限!

  就差那么一点点。

  休!

  沉前脚下一动,在刺耳的音爆声之中,他的身形如瞬移一般出现在several hundred meters 之外,眨眼又回归原地。

  感受着all around 好似迟滞的一切,沉前终于肯定,即便不借助system ,他自身的速度也终于打破了二禁领域。

  “再来一次……”

  breakthrough 带来的畅快感觉让沉前直接遗忘了刚才历经的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般的疼痛。

  他身形跃起,又是重重一拳砸在了悬浮半空的Ancestral Dragon reverse scale 之上。

  轰隆!

  高空之上旋转的云层vortex 一阵耸动,second Purple Heaven Divine Thunder 如期而至。

  不知是不是沉前的错觉,那second thunder 的颜色好似又加深了一些。

  当thunder 落下,沉前再次炸了。

  按理说沉前的**比之半个小时前已经强横了不少,但在second Purple Heaven Divine Thunder 的strikes 下,结果却没有任何改变。

  他的**,依旧是在瞬间支离破碎。

  所幸瑶池仙水的力量长足而悠久,明明沉前只喝了一小口,但其中蕴含的强大生机却并没有在第一道thunder 之中被消耗多少,依旧不断将沉前从生死边缘一次又一次拉回来。

  沉前则又趁机cultivation 起了spirit strength ,重复着上一次的过程。

  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内,沉前一共再次summon 了三道thunder 。

  结束了cultivation 的沉前长出一口气,眼眸深处满是疲惫。…

  他将reverse scale 收起,放在Martial Arts 部特制的木盒中,天空之中汇聚的乌云也随之消散,all around 恢复正常。

  倒不是沉前不想再cultivation 下去,而是他感觉自己的意志已经到达了某种极限。

  接连承受极致的痛苦,即便挺了过来,但也像是绷紧的弦,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因为抵达临界点而崩了。

  事实上第一次cultivation 就summon 四道thunder 已经是有些作死了,吴炜在jade slip 里还叮嘱过沉前要step by step ,第一次cultivation 只可summon 一道thunder ,之后逐次增加。

  后来沉前也确实感受到,每一道Purple Heaven Divine Thunder 所蕴含的威能,都在逐步上涨。

  他消化第一道Purple Heaven Divine Thunder 只用了二十分钟不到,然而4th Purple Heaven Divine Thunder 蕴含的毁灭力量,却足足在他体内纵横了一个多小时,才被沉前不断新生的**逐渐消磨殆尽。

  若不是third thunder 降落的时候,沉前就已经破除了bottleneck ,fleshy body 踏入了传说中的二禁领域,只怕4th thunder 他都不一定承受得下来。

  二禁之躯的最大改变,就是他的躯体肌体,开始向一种jade stone 般的颜色转变。

  他的internal organs 也有了微妙变化,构造完全迥异于ordinary person ,沉前可以确定,他身上几乎已经不存在所谓的要害了。

  即便心脏破碎,他的**也依旧能维持强大生机,并且只要不是遭受接连打击,他就能以一个夸张的速度自愈。

  所幸在沉前不催发极致力量的时候,他的**倒也看不出任何异常,并不算招摇。

  “this fist ,应该轻松超过十万kg了吧……”

  沉前握了握拳自语道。

  二禁之躯,光是力量上的增幅就超过了三倍,再加上十窍等神异,如今沉前的一拳,应该能生生打爆一个普通的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Martial Artist 。

  而这,还是在不动用任何Divine Ability 的情况下。

  沉前的惊喜不止于此,他又摊开手掌,让Essence Power 汇聚于手心。

  naked eye 可见那呈现一种灰蒙色彩的Essence Power 之上,有丝丝purple 的电光在不断跳跃。

  他的混乱Essence Power 在刚才的thunder 洗礼之中也得到了好处,不仅吸纳了Purple Heaven Divine Thunder 的本源Essence Power ,更在Divine Lightning 的锤炼下凝实了不少,质量有了小幅进步。

  明明是**cultivation ,spirit strength 和Essence Power 却都得到了好处,堪称一举三得,这Ancestral Dragon reverse scale 绝不负body refinement divine object 之称。

  “该回去了。”

  一丝不挂的沉前站起身来,重新找出衣物穿上。

  今日body refinement 之后,其实还有不少来自Purple Heaven Divine Thunder 的毁灭气劲逗留在他体内,沉前估摸着配合Mountain And Sea 合剂完全消化这些气劲就得好一阵时间。

  短时间内,他倒是不用再往禁区跑了。

  ……

  身形拔高,沉前踏风前行,肆意享受着拂面的狂风,往Jiang Prefecture City 的方向掠去。

  虽然禁区因为那些mysterious 黑雾的存在,无论是天气还是环境都变得越加丑陋,但丝毫不影响沉前此时的畅快心情。…

  Heaven and Earth 苍茫、大地荒凉,沉前一人行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挥手间沙暴酸雨尽皆俯首。

  unconsciously ,当初懵懂的少年已经有了几分true powerhouse 姿态。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间的繁华……”

  正在沉前扯着破锣嗓子乘风而行的时候,勐然间,前方传来了一阵巨大的轰鸣。

  轰隆隆!

  沉前看着脚下疯狂颤抖连绵百里的大地,不由一愣。

  他的spirit strength 瞬间感知到了什么,complexion changed 之余,沉前也赶紧加快速度,往前掠去。

  在将速度催动到极致后,短短一分钟不到,仅仅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沉前就跨越了数十公里的距离。

  前方,一座广阔的城市轮廓已经赫然在目,正是Jiang Prefecture City 。

  心脏莫名狂跳的沉前拉高了距离,当他站在万米高空,俯视十数公里外的Jiang Prefecture City 的时候,沉前不由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作为江中省会,Jiang Prefecture City 是灾变后重建的第一序列的城市,规模可想而知。

  虽然比不上北都和魔都那种国际大都市,但城市规模和人口在整个华夏也排名前列。

  但此时,在沉前极眺的视线中,占地超过两万平方公里的Jiang Prefecture City ,此时一眼看去,尽是刺目的疮痍。

  浓烟滚滚,大厦倾倒,越是靠近城市中心的位置废墟就越多,不少沉前印象之中的地表建筑,包括高度超过千米的大厦都已经不翼而飞。

  就在Jiang Prefecture City 的正中心,原本应该是一处公园湖的存在,此刻出现了一个直径数十公里的黑洞。

  以那黑洞为中心,道道龟裂痕迹蔓延而出,整座城市都有不同幅度的向内倾倒。

  城市的防御system 和天气system 似乎也在这震荡下有了损坏,明明隔着遥远距离,但隐约间的哭喊声和种种鸣笛的警报声却传进了沉前的耳中。

  城市上空,有着道道黑影正来回穿梭,应该是正努力维持秩序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发生了什么?

  沉前有些懵,他怎么也didn’t expect ,自己才离开了几个小时,回来Jiang Prefecture City 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那个塌陷的大洞又是怎么回事?

  “小璇……”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沉前骤然心中一紧。

  江璇经营的Martial Arts Hall 就在靠近市中心的位置,虽然不知道有没有被那黑洞波及,但在沉前的视野之中,那一片街道的建筑物却是都倒塌了。

  苑幼、晚宁所在的那片区域倒是看起来受损并不严重。

  在这种惊天变故之中,沉前也无暇去追究具体原因,只想要immediately 确认江璇的安全。

  他脚步一动,正欲in a spurt of energy 进入城内,蓦然间,沉前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身形骤然横移数十米。

  bang!

  在沉前刚刚站立的地方,有毁灭般的气劲轰然爆开。

  “咦,居然躲开了,不错嘛……”

  轻笑声响起,一道silhouette ghost-like 浮现在了沉前身侧。

  沉前听到这陌生而又熟悉的笑声,身躯陡然一震,脸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色彩。

  他suddenly 转头,看着那负手站立高空的black-clothed youth ,当看到那依稀可见以前轮廓,但又处处透露着不同的年轻面孔时,沉前忍不住震惊出声。

  “王朔!”

  站在百米外的silhouette ,赫然是明明已经死在了Nine Heavens 杯赛场上的王朔。

  沉前facial expression grave ,心头也有些疑惑。

  本来有着“造化”medicine pill 的存在,就算王朔死而复生也不足为奇。

  可身为“造化”medicine recipe 的创始人,如果王朔真是凭借“造化”medicine pill 起死回生,以两人冥冥之中的纠葛,沉前impossible 毫无察觉。

  但沉前在对方身上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因果气息,这不科学。

  “沉前……long time no see 啊!”

  王朔嘴角一弯,明明是在微笑,但眼中却满是冰冷和暴戾。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