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54

  “你竟然活过来了?”

  沉前打量着面前的青年,视线着重停留在对方额头上的那道印记。

  从见到王朔开始,沉前就隐约感觉到对方身上有了极大的不同,而现在沉前可以确认,王朔身上的诡异气息,有大半都来自他额头的那好像伤疤一样的印记。

  “是啊,我活过来了。”

  王朔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种让沉前意外的沧桑,他病态的般laughed ,“我走过了地狱,然后活过来了。”

  “沉前,很意外吧?”

  王朔一边肆意的轻笑着,一边隐约的外放出了一些imposing manner 。

  他已经准备好欣赏沉前错愕和惊恐的表情了。

  “那真是恭喜了。”

  沉前记挂着Jiang Prefecture 的情形,却完全没耐心在这里和王朔进行一些profound mystery 的对话,敷衍的说了一句。

  至于王朔身上那faintly discernible 的恐怖imposing manner ……都已经硬刚过王侯的沉前自然毫无感觉。

  于是沉前body moved ,就要越过王朔往前掠去。

  王朔脸上的笑容一僵。

  他本以为此番再相见,自己将是彻底掌握主动的那一方,但眼前的事情走向,却好像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除了at first 沉前确实露出了一些惊讶的表情,但很快对方就变得无比澹然,而且竟是根本不好奇他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

  自觉受到了轻视的王朔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他body moved ,直接拦在了沉前的去路上。

  砰!

  闷响蔓延而开,沉前去而复返,又略微踉跄了一下才稳住身形。

  对面,王朔收回拳头,said with a sneer :“old friend 相见,怎能不好好叙旧一番呢,你说是吧?”

  沉前expression congeals ,藏于袖中的手掌轻轻抖了几下才算是完全卸去了那恐怖的气劲。

  刚才沉前就从王朔身上晦暗不定的气息之中察觉到对方好像变强了不少,然而实际交过手以后,沉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

  如今的沉前是何等battle strength ,等闲低阶Mountain And Sea 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然而王朔却在正面的交锋之中逼退了沉前。

  仅此一点,就比当初的王朔强了何止十倍!

  沉前有些unimaginable 。

  就算王朔通过一些不知名的手段死而复生,但从未听闻有什么手段是让人死一次之后就能变得更强的。

  就算是system 出品的Good Fortune Pill 方,已经是当世一等一的Mountain And Sea medicine pill ,但通过Good Fortune Pill 方复生的Mountain And Sea ,最多也只能保留生前一半的实力。

  想要恢复到Peak ,还要经历一段极长的修养期。

  而王朔,显然完全违背了这个规律,并且比当初强横的幅度不是little bit 。

  沉前眼中golden glow 一闪,他正想开口,Jiang Prefecture City 里却再次传来了巨大轰鸣。

  bang!

  沉前视线所及,只见那横亘在Jiang Prefecture City 正中的巨大地洞中,有无数黑影正从其中汹涌而出,恍若洪水一般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席卷。…

  他们的五官和身形依稀是人类模样,但衣衫褴褛,脸上遍布青黑斑块,恍若狰狞的死尸。

  拾荒者!

  沉前眼神震动,即便隔着十数公里远,他也一眼认出了那些人的身份。

  这巨大的地洞竟然是拾荒者造成的?

  沉前有些难以置信,Jiang Prefecture City 的防御system 绝对是当世顶级,拾荒者还有这种本事?

  自离开Jing City 后,沉前再没有和拾荒者打过交道。

  而最近半年,或许是因为那次月牙谷的事件影响,警Martial Artist 联合军Martial Artist ,在整个华夏的禁区展开了一次联合扫荡。

  据说效果极佳,反正沉前自离开禁区后,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拾荒者的踪迹了。

  之前他穿越禁区历练,也几乎没有遇见过拾荒者,沉前一度以为拾荒者已经绝迹。

  但现在,他们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Jiang Prefecture City 中心。

  最terrifying 的是这些拾荒者的数量。

  他们continuously 的从地洞之中涌出,好似无穷无尽,顷刻间就占据了整座城市的中心,一眼看去,何止数万人!

  至少沉前从未听说过有如此规模的拾荒者。

  厮杀声和哭喊声隐约传进沉前的耳中,就在地洞附近,Jiang Prefecture City 的Martial Artist 已经和拾荒者交上了手。

  虽然拾荒者个体实力普遍不强,但他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就像是black 的瘟疫,他们已经开始渗透Jiang Prefecture 的每一个角落。

  轰隆!轰隆!

  大地深处,依旧在不断响起轰鸣,好似还有什么更terrifying 的东西在其中酝酿。

  镇守Jiang Prefecture 的王侯呢?

  沉前不知道Jiang Prefecture City 的top powerhouse 干什么去了,但刹那间,沉前更没了和王朔纠缠的心思。

  “让路吧,你我之事,改天再说。”

  沉前body moved ,就欲再越过王朔。

  本来见沉前终于能够正视自己,王朔脸上的阴沉之色已经消散了不少,但此时沉前却再度无视了他,这让王朔出奇的愤怒。

  莫非在沉前心中,自己竟然还比不上那些trivial ant 的拾荒者吗?

  冬!

  两人再次交手,如闷雷般的响声延绵长空,回响不绝。

  身形再次受到阻碍的沉前有些烦了,“王朔,Jiang Prefecture 危机,你也是人族Martial Artist ,难道不知外敌当前,私人恩怨应当一律搁置吗?”

  “我最后说一遍,让路!”

  面对沉前冷声的警告,王朔却是莫名兴奋了起来。

  “Jiang Prefecture City 存亡与我何干……沉前,想过去可以,但你得跪着过去!”

  王朔said with a malicious smile 。

  沉前皱眉看着重生之后性情大变的王朔,随口cursed “傻哔”之后,他body moved ,二禁之速骤然发动,如幻影一般出现在了王朔身后千米。

  “想走?”

  面对沉前惊世骇俗的速度,王朔却只是sneered ,身形瞬移一般闪烁之后,竟reappeared 在了沉前面前。

  二禁!

  王朔的速度竟也达到了二禁。…

  唯一让王朔有些不解的是,再度被拦截下来的沉前,脸上却好像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

  “王朔,这可是你自找的。”

  已经确定了王朔是在故意找事情的沉前,终于丧失了所有耐心,脸色完全冰冷了下来。

  “hahaha ,沉前,你莫非以为我还是当初的我吗,如今再相见,我……”

  王朔的狂笑声尚未平息,沉前的身形已然disappeared 。

  next moment ,随着“彭”的一声闷响,王朔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因为沉前比砂锅还大的漆黑拳头,已经在王朔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重重砸在了他的面门上。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意识明明捕捉到了this fist ,但他却根本躲不开。

  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束缚,让他主动仰起脸,接下了this fist 。

  “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想炫耀什么!”

  bang!

  王朔的身形如同破败稻草一般应声而飞,随之响起的还有沉前的咒骂。

  “死而复生很了不起吗!”

  彭!

  身形被莫名禁锢的王朔又挨了一拳。

  他的五官错位,口鼻鲜血喷涌而出。

  “混账,我……”

  “我什么我,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很牛逼吗!”

  王朔刚刚咆孝出口,又被沉前以更大的音量咆孝了回来,most important 的还是因为沉前一语就道破了他刻意遮掩的真实realm ,这让王朔一呆之余,脸上再次重重挨了一拳。

  他的长发散乱,身形如陨石一般砸向地面。

  “你又知道老子打爆了多少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的渣渣吗!”

  “你……”

  彭!

  “你什么你,还是你想告诉我,你身上那个见不得人的scumbag 很牛逼?”

  沉前sneered ,居高临下的一脚踩出,直接将因为极度震惊而童孔收缩的王朔踩得面门变形。

  “你……你怎么……”

  王朔几乎顾不得破碎的鼻梁传来的钻心疼痛,内心只因为被沉前一口道破了自己最大的隐秘而翻江倒海。

  “老子就是知道!”

  彭!

  沉前回应王朔疑问的方式,就是身形在半空三百六十度旋转,随即因为Divine Ability 而变得粗大的手臂又一拳砸在了王朔的腹部。

  “pu! ”

  王朔口中golden 鲜血狂涌,中间还夹杂着一些腥臭之物,沉前隐约看到了一些河蟹的断肢残臂……估摸着是王朔的中午饭。

  “以为找个爹就是father 的对手了?”

  沉前骂完之后才发觉这句话好像有点语病。

  彭!

  “都怪你个傻哔,我语文水平都下降了!”

  心中愤满的沉前又是一拳打碎了王朔的牙齿。

  “三禁之躯又如何!”

  彭!

  “就算给你重生一百次,你也只能跟在father 的屁股后面吃灰!”

  沉前身形骤然一顿,随即吐气开声,在空气战栗之时,汇聚全身力量的最后一拳终于是倾泻在了there’s no resistance 的王朔胸口。…

  bang!

  王朔的身躯被this fist 生生轰进了百米之下的地面,随着大地颤栗,他也深深陷进了地底之中,砸出了一个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人形坑洞。

  “呸!”

  沉前站于半空,目光穿透,最后看了一眼地底半死不活的王朔,这才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型,patted 衣袖飘然而去。

  地底。

  深陷泥土之中的王朔Both eyes are spiritless ,满脸血污,只是一直喃喃念叨着“impossible ”之类的话语。

  直至某一刻,王朔眼神深处有rays of light 暴起,他也骤然一个鲤鱼打挺,在漫天泥土的轰然炸开之中,重新出现在了地面上。

  此时的王朔虽然依旧看上去狼狈无比,但眼神却一扫刚才的颓然,其中流转的,唯有一种俯视众生的冷漠。

  “沉前?”

  “沉前!”

  先是轻声的疑问响起,紧接着又是蕴含极度暴戾的怒喝。

  伴随着这一道怒喝,一股无比狂暴的imposing manner 扫荡而出,只见all around 数千米内的地面轰然塌陷三尺,连高空之上的乌云也随之一清,短暂露出了三个太阳的影子。

  只怕这一刻好似连阳光,也不敢照射到王朔战立的位置,在附近留下了一道极其显眼的巨大阴影。

  “真是废物啊!”

  “不过……也得感谢你,hahahahaha ……”

  在狂笑声之中,那阴影越变越大,渐有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之势。

  ……

  另一边,快速赶往Jiang Prefecture 的沉前,回头看了一眼王朔所在的方向,也是暗暗心惊,同时长出一口气。

  幸好熘得快,不然王朔身上那个monster 就真要出来了……

  是的,早在察觉到王朔不太对劲的时候,沉前就已经immediately 用Eyes of Truth 扫过了对方的躯体。

  只是一眼,沉前就生出了深深的忌惮之心。

  他好似找到了王朔死而复生的原因。

  古Mountain And Sea !

  王朔身上,疑似藏着一个另一个强大的魂魄。

  想到凌霄不久前所说,沉前几乎可以确定,那就是借壳复生的古Mountain And Sea 。

  而那Dao Soul 魄气息之强大,从隐约的感觉来看,几乎不逊色于姜欢。

  那是一种沉前先阶段绝对无法抵御的危险气息。

  这也是为什么沉前在察觉到王朔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之后,会直接果断出手,在王朔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把他彻底打蒙的原因。

  那Dao Soul 魄好像还在沉睡,但沉前不敢掉以轻心。

  刚才看似是with no difficulty 的完全碾压,但沉前却几乎用出了除了最后底牌之外的所有手段!

  灾厄佛、极拳……甚至连刚从言Spirit King 那里学来的“言出法随”都没有漏下。

  只是沉前尚处于入门阶段,也只能做到最简单的禁锢,不过配合之下,却是效果奇佳,才让王朔完全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王朔死而复生,在那古Mountain And Sea 的影响下,短短时间不仅realm 突飞勐进,**更是直接踏入了三禁,比沉前还要高上一筹。

  幸好,沉前spirit strength 也breakthrough 了二禁,却是远超王朔,否则和王朔正面交手,结果还真不好说。

  王朔之强,确实惊到了表面上不动声色的沉前。

  只可惜,沉前却不能下杀手。

  一旦危及性命,必定会直接惊醒那沉睡的古Mountain And Sea 。

  想起刚才感受到的那如深渊一般的terrifying aura ,沉前也不由facial expression grave 。

  那个古Mountain And Sea ……必定是extraordinary character 。

  不过speaking of which ,这一架打得还真爽,能让沉前这么儒雅随和的人物都爆了粗口,可见体验极佳。

  甩了甩手,眼看已经到了Jiang Prefecture 边缘,沉前也收起了杂乱心思,将目光重新投诸到了Jiang Prefecture City 内。

  火光冲天,喊杀不断,建筑崩塌,平民逃窜,入目之处,全都是拾荒者和Martial Artist 战斗的痕迹,其中还有地底蹿出来的monster beast 混杂……

  此时的Jiang Prefecture ,宛如炼狱。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