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55

  突然塌陷的地洞导致Jiang Prefecture City 无数建筑崩踏,特别是靠近中心的那几条街道,全都变成了断壁残垣。

  即便是稍远一些的街道也受到了地面倾斜的波及,只有部分质量稍好的楼阁依旧坚挺。

  街上到处都是厮杀的Martial Artist 和拾荒者,但随着源源不绝的拾荒者从地洞之中涌出,Martial Artist 的队伍开始败退,Jiang Prefecture City 的中心全都被拾荒者占据。

  某一座靠近Jiang Prefecture Central Zone 的Martial Arts Hall 内。

  complexion pale 的江璇躲在一座衣柜的角落中,紧紧屏住了全身呼吸,不敢让自己发出丝毫声音。

  就在Martial Arts Hall 内,此时正有数十个衣不蔽体的拾荒者在翻箱倒柜。

  蓦地,江璇听见了脚步声,有who 闯进了更衣室。

  她捂住了嘴巴,额头的发丝因为渗出的冷汗而紧紧贴在了一起。

  虽然江璇innate talent 不错,这段时间又一直assiduous cultivation ,在沉前的帮助下也不缺资源,但毕竟基础太差,时至今日,她也只是刚刚breakthrough Beginner Martial Artist 七段罢了。

  闯进Martial Arts Hall 的数十个拾荒者她倒是能勉强应付,可外面街道上还有成百上千的拾荒者在游荡。

  就在几分钟以前,她在二楼眼睁睁看着对面Martial Arts Hall 的Hall Master ,那个一身cultivation base 已经达到高Martial Artist Early-Stage 的powerhouse ,被淹没在了拾荒者的围杀之中。

  不到Mountain And Sea 的Martial Artist ,在人海战术面前都是一样的脆弱。

  even more how 拾荒者之中也不乏expert ,江璇亲眼看到地洞之中至少飞出了数十道silhouette 。

  拾荒者中,也混杂着Mountain And Sea Realm 的powerhouse !

  这个发现近乎颠覆了江璇的认知。

  嗒!嗒!嗒!

  脚步声越来越近,紧接着就是旁边的柜门被拉开的剧烈响声,江璇咬着嘴唇,手中已经悄然出现了一把呈现翠绿之色的匕首。

  看着手中的匕首,江璇没来由驱散了一些紧张。

  这是沉前上次来Martial Arts Hall 带给她的礼物,一把b级的灵能匕首。

  靠着这把匕首,江璇甚至能和Early-Stage 的中Martial Artist 一较高下。

  只是江璇从未将这匕首当作武器用过,若不是此时面临生死危机,江璇甚至不愿意让它沾染上任何污垢。

  紧了紧手中的匕首,江璇的表情变得坚定,伴随着眼前的柜门被勐地拉开,当那狰狞无比的面孔出现在视线之中的时候,江璇将匕首刺了出去。

  只是因为慌乱,匕首的位置歪了一些,没有刺进眼前拾荒者的喉咙,却是扎在了对方的肩上。

  削铁如泥的b级匕首刺穿了对方的肩胛骨,也让眼前的拾荒者发出了一声惨叫。

  江璇赶紧抽出匕首又补了一刀,终于结果了眼前拾荒者的性命,但这拾荒者的惨叫,却也已经惊动了Martial Arts Hall 内的其他拾荒者。

  凌乱的脚步声和呼喊声聚集而来,江璇鼓起勇气,一脚踹开了更衣室的门,杀进了走廊之中。

  ”Ah!”

  面对数十个拾荒者,江璇发出一声尖叫,手中匕首疯狂挥舞着,刹那间blood splashed ,一个又一个拾荒者倒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全身满是血污的少女在捅死最后一个人后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她坐在血泊之中大口大口喘息着,all around 满是残破的尸体。

  良久,恢复了一些气力的少女扶着墙壁站起身来,她正想往楼上走去,Martial Arts Hall 的大门却是勐地被推开。

  体内元气已经耗尽的少女变得绝望,她双手握着匕首靠在了墙上,低头的神色间有些许卷念。

  场馆内寂静了下来,意料之中的大批拾荒者涌入的景象并未出现,察觉到不对的江璇抬起头来,就看到场馆门口正站着一个青年。

  逆光从他的背后洒下,那熟悉的容颜在此时恍若是世间最美的油画,定格在了少女心中。

  “沉前……”

  少女怔怔的喊了一声,随即勐然醒悟,她捂住了嘴巴,惊喜的泪水泉涌而出。

  pa pa pa !

  沉前拍着手掌走了过来,视线在遍地的尸体上扫了一眼,said with a smile ::“不错,我Beginner Martial Artist 的时候都没你这么狠。”

  终于确认眼前不是幻觉的少女颤抖着扑入了青年怀中,却惹得青年一阵龇牙咧嘴。

  “慢点慢点,你手中还有刀呢……”

  江璇醒悟,pretty face blushed 之余,也赶紧把手中的匕首收了起来。

  ”Ah!”

  随即少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受惊一般跳开,一边慌乱的就用手去擦自己沾染在沉前西装上的血污。

  “对不起,我……”

  “别擦了,我不嫌弃。”

  沉前重新将江璇拥入怀中。

  江璇安定了下来,乖巧的motionless ,任由沉前抱着。

  “你怎么会来这里?”

  良久,情绪安定的江璇抬起头,终于想起来问道。

  “当然是来找你的,不过话说你Martial Arts Hall 那些员工都跑了,你怎么还一个人待在这里?”

  沉前strangely said 。

  以他的spirit strength ,在数公里外就发现了江璇的存在,他还真didn’t expect 江璇竟然还躲在Martial Arts Hall 里。

  从地洞塌陷到拾荒者出现分明有着一段间隔,这种行为看起来就很蠢。

  按照城市法则,Beginner Martial Artist 是可以自行避难的,唯有中Martial Artist 以上在遇到外来侵害时有协守的义务。

  “这是你的Martial Arts Hall ,我不能跑……”江璇轻声说了一句。

  “你傻啊,一座Martial Arts Hall 值几个钱,再说难道为了钱命都不要了?”沉前有些无奈。

  “我……我不知道会出现那么多拾荒者……”

  江璇脸一红,有些sorry 的说道。

  “傻子。”

  沉前又揉了揉江璇的脑袋,随即一拉她的手,“走吧,我先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

  “外面……”江璇却有些迟疑。

  “哦,你说那些拾荒者啊,放心吧,至少Martial Arts Hall 周围是暂时没有活人了。”

  沉前轻描澹写的说道,“刚才我来的时候就顺手清理了,本来打算把Martial Arts Hall 里的拾荒者也杀了,不过后来看见你的表现改了主意,机会难得,就当是给你历练了。”…

  江璇这才意识到沉前其实早就到了,想到自己刚才疯狂的模样被沉前看到,江璇脸上的红晕更重。

  “我当时没想太多,就……”

  “不用解释,我又不是乐山大佛,对付这些拾荒者不用手软。”

  沉前摆了摆手。

  “啊,等等!”

  沉前正要带着江璇离开,江璇又好似想起了什么。

  她挣脱了沉前的手掌,在沉前疑惑的眼神之中“deng deng deng ”跑上了楼,不一会,当江璇折返的时候,怀中紧紧抱着一个相册。

  沉前目光穿透,瞬间看清了相册里的内容,不由有些失神。

  那里面的照片他曾经也见过一次,只不过是在Jing City 江璇那个狭窄的卧室里……

  “你不肯跑……也是因为这个?”沉前心情复杂的问道。

  ”en. ”江璇这次没有害羞,她迎着沉前的目光nodded ,“它很重要。”

  “下次别这样了,对我而言,你的命更重要。”

  沉前捏了捏江璇delicate and pretty 的脸蛋,“照片而已,回头你想怎么拍都行!”

  “真的?”江璇眼睛一亮。

  “当然……咳,果照除外。”

  调戏了一波江璇,沉前拉着满心欢喜的少女走出了Martial Arts Hall 。

  此时Jiang Prefecture 的天空颇为奇异,半边笼罩在阴霾中,另外半边却是阳光灿烂。

  这是天气system 出现故障的征兆。

  街道上,伏尸遍地,一眼看不到尽头,都是沉前刚才的杰作。

  没有多让江璇看那些血腥景象,沉前body moved ,已经拉着江璇来到了高空。

  all around 的天际上,有着数十处战场,俱都是Jiang Prefecture 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在和拾荒者之中的powerhouse 交手。

  地面火光四起,建筑崩塌之间,除了到处蔓延的拾荒者,还能看到one after another monster beast 的silhouette 。

  这些monster beast 都是混杂在拾荒者之中从地洞进入的Jiang Prefecture ,此时Jiang Prefecture 如此混乱,大半都是因为这些monster beast 的原因。

  毕竟monster beast 的实力,比拾荒者可要恐怖多了。

  脚下不远处,那个塌陷的地洞赫然在目,沉前极力眺望,隐约能看到地底one after another 沟壑相连,形成了恍若迷宫一般的通道。

  刚刚进入Jiang Prefecture 的时候,沉前就已经发现地底好似还隐藏着另外一个world 。

  这些拾荒者能从塌陷的地洞进入Jiang Prefecture ,绝对是蓄谋已久。

  江璇第一次看到Jiang Prefecture 的全貌,眼前的疮痍景象让她不由cried out in surprise 。

  “我先把你送到City Lord’s Mansion 的避难所。”

  沉前职责在身,也不敢耽搁,揽住江璇的细腰身形几个闪烁,片刻间就来到了人头攒动的City Lord’s Mansion 外。

  把江璇放下,沉前正要离开,江璇却又拉住了他的衣角。

  “那个声音……在地面塌陷的时候又出现了,它说那道‘门’马上就要被推开了……”

  沉前眉头一挑。

  之前江璇就和他说过,在来到Jiang Prefecture 以后,她的脑海里时常会出现一个让她头疼欲裂的奇怪声音,全都和一道“门”有关。…

  沉前曾经暗自猜测,这会不会和江承夜有关。

  如果江璇脑海之中的声音不是幻觉的话,那这个信息或许昭示着什么。

  只是沉前还不敢确定,江璇说的这道“门”到底是不是江中军武的那道“门”。

  和江璇分别后,沉前body flashed 来到高空,目光瞅到两个正在交手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便提着山河刀杀了过去。

  根据军Martial Artist 内部的调度消息,江中军鹿蜀营和蒲牢营已经在前往Jiang Prefecture 的路上。

  本来以他如今的realm ,若是直接无差别攻击,顷刻间就可以收割掉无数拾荒者的性命,但此时城内乱象环生,Martial Artist 、平民和拾荒者夹杂其中,他也impossible 直接使用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手段。

  反而军队,更适宜处理城中的乱局。

  倒是高空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Mountain And Sea 拾荒者,就是最显眼的靶子。

  Shua!

  several hundred meters 高空外,伴随着璀璨的blade glow 一闪,那本来正和拾荒powerhouse 交手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顿时错愕的停下脚步,眼睁睁看着那cultivation base 高达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拾荒者在瞬息被斩成了碎块。

  “many thanks 沉少校出手相助!”

  历经Nine Heavens 之争后,沉前如今已经是Mountain And Sea 之中的名人,那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回头一眼就看到了他,一愣之后赶紧道谢。

  沉前点nodded ,没多说,提着长刀的silhouette 瞬息间消失在长空之上,又赶赴下一处战场。

  ……

  夜色已深,山河刀斜插在一侧,身上沾染了一些血迹的沉前站在Jiang Prefecture City 头上,注视着城中尚未完全熄灭的火光。

  在军Martial Artist 入场并层层推进后,拾荒者终于溃散。

  但他们的数量实在太多,加之是城市巷战,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军Martial Artist ,也花费了近乎一天的时间,才终于消灭了藏匿在Jiang Prefecture 每个角落的拾荒者。

  地洞附近已经被江中军接管,等待Martial Arts 部来人处理后续。

  all around ,一些散落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正在调息养伤,不时looked towards 沉前的silhouette 之中满是敬畏。

  今日,沉前alone 斩杀拾荒Mountain And Sea 十三人。

  这般彪悍的战绩,对于这些普通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来说简直不可想象。

  也幸亏沉前出手,在得以让乱局在最短时间结束。

  沉前目光飘远,对于all around 的注视恍若未觉,反而是brows tightly frowns 。

  今天的事情处处透着诡异,让他想不太通。

  数十万拾荒者,通过地洞涌入了Jiang Prefecture City ,虽然at first 造成了极大混乱,但给沉前的感觉,这些拾荒者却像没头苍蝇一样,只在城中乱跑乱杀,全无目的。

  可他们耗费不知道多少心血才打通了这个地洞,怎么可能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

  更让沉前不解的是,拾荒者虽然凶残,但一样有人的本能,会贪生怕死。

  可今天,这些进入Jiang Prefecture City 的拾荒者却根本不知道逃跑,即便在军Martial Artist 入场以后,他们也厮杀到了最后一刻。

  此刻站在城头,都能闻到那浓郁到化不开的血腥味,城中每个角落每座建筑,都散落着无数拾荒者的尸体。

  包括那些Mountain And Sea 拾荒者……

  他们每个人都疯狂无比,就算明知道不是沉前的对手,也全都死战到了最后一刻。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还有,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天,可直至此时都没有任何一个王侯现身Jiang Prefecture 。

  沉前联系了平阳伯,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就仿佛,突然之间所有的王侯都失踪了……

  简直离谱。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