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56

  weng! weng! weng!

  直至某一刻,沉思的沉前突然被疯狂震动的手环惊醒。

  沉前错愕的看着手环上弹出来的诸多消息,神色逐渐惊讶起来。

  “黎州地陷,the people are plunged into an abyss of misery !”

  “沉前,你在哪,听说了吗,宿城发生了地震,据说出现了好多拾荒者……”

  “网上有人说信城塌陷,好多人逃难进了禁区,还有人说商州也塌了,现在学校完全封锁了,我们根本不出去,沉前你在外面有什么消息吗?”

  手环上的信息all kinds ,有人震惊的向沉前传递得到的消息,还有人在和沉前确认这些消息的真实性。

  沉前看了一眼,这些信息的时间跨度从下午到晚上,大部分都是军武的同学发来的。

  也有一些是来自Jing City 的亲友,Second Senior Sister 、Third Senior Brother 和Fifth Senior Brother 也都发过信息给他,似是在询问Jiang Prefecture 的状况。

  沉前先是不解,随即勐地想到了什么,他抬头looked towards 了城中心,那里,City Lord’s Mansion 的一些Martial Artist 正在搭建临时的通讯塔。

  之前Jiang Prefecture 的地陷中,位于城市中心的信号塔也随之崩塌,这才导致Jiang Prefecture 无形中和外界断了联系。

  手环掉线,一直在城中帮忙抵御的沉前也没有察觉。

  此时随着临时的信号源搭建,那些延迟的信息才涌入了手环。

  沉前好似又想到了什么,手腕一翻,Martial Arts 协会发放的Mountain And Sea 徽章也出现在了他的手心。

  这枚徽章除了是前往地心都市的通行证,同时也是Mountain And Sea 范围内的communicator 。

  只是之前沉前body refinement 的时候为了避免受到干扰,直接关闭了接收通知的功能,现在才想起来打开。

  “消息通知已重新开启!”

  “Ding! ”

  “Ding! ”

  随着不断的提醒,清冷的女声不断在沉前耳边响起,向他播报着一条条错过的信息。

  “Jiang Prefecture 地陷,拾荒者入侵,请附近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前往救援!”

  “黎州地陷,拾荒者入侵,请附近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前往救援!”

  “商州地陷……”

  沉前凝神听着徽章内的播报,片刻后不由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手环上那些凌乱的消息竟然是真的。

  Jiang Prefecture 、黎州、商州、信城、宿城、临城……来自江中第一、第二行省和江东第一行省的足足六个城市都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了地陷,而且全都有拾荒者出现。

  怪不得Jiang Prefecture 出事,出现在这里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却没有预想之中的多,原来Jiang Prefecture 只是被波及的城市之一。

  军Martial Artist 是单独的通讯system ,沉前之前只通过余守己收到了鹿蜀营的调令,却忽略了只有两个营前来支援的细节。

  现在,一切都说的通了。

  随着沉前不断向各方确认,整件事的脉络也清晰了起来。

  六个城市都遭遇了拾荒者的袭击,后续的走向也大同小异,在军Martial Artist 的镇压之下,六个城市的拾荒者都被清理干净,只留下了大片尸体。…

  除了at first 的混乱,造成了各自城市一定的伤亡,此番来自拾荒者的暴动,颇有点tiger’s head, snake’s tail 的感觉。

  沉前不明白这些拾荒者到底想做什么,只是隐约事情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想了想,沉前body flashed ,来到了一处废弃的民宅,随即拿出了golden 小球,登上了许久没有上线的百王殿。

  当意识重新出现在王座之上,沉前没有等晚宁上线,直接进入了社区之中。

  伫立着许多王座的great hall 之中,此刻一眼看上去十分寂寥,几乎看不到silhouette 存在。

  头顶的星辰议会也是一片灰暗,飘荡的十三张王座都是空空如也。

  沉前frowned ,随即释然。

  外界出了那么大的变故,只怕此时大部分人都没有闲暇上线,如此冷清倒也正常。

  shook the head 的沉前正要下线,旁边却突然传来了lightly exclaimed 。

  “咦,98号,是你吗?”

  清脆悦耳的声音,来自更靠前的一张王座。

  那里,一道模湖的silhouette 正侧着身子,好似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沉前。

  “9号!”

  沉前startled ,随即惊喜的打了个招呼,“我还以为没人在线呢。”

  百王殿大部分人他都不熟悉,但9号算是其中比较special existence 。

  不仅是因为对方像极了一位活泼热心的大elder sister ,而且在上次和56号前往灵巫world 之前,对方还发消息提醒过自己。

  事后证明56号确实有极大的问题,不管9号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给了自己预警,但从结果来说,至少9号应该是比较值得信赖的社员。

  “哦,我刚刚在这里发呆,就设置了隐身模式,hehe ……”

  9号伸了个懒腰said with a smile 。

  沉前这才恍然,难怪刚才他没有发现对方。

  “好久没见到你了,让我猜猜,你突然上线是因为六城之变吗?”

  9号问道。

  “没错,我想打听一下还有没有内幕消息,Mountain And Sea 徽章里的通报什么都看不出来。”

  沉前也不避讳,nodded 承认道。

  “唔,这些拾荒者肯定是有所图谋,但只怕暂时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要知道真相,估计只能等王侯们回来了……”

  “等王侯回来?”

  沉前一惊,“王侯们都不在华夏吗?”

  之前他还奇怪Jiang Prefecture 地陷为何没有王侯出现,现在听9号话中之意,显然背后另有隐情。

  “据我所知,就在昨晚的时候,海外的几个古狱全都失守,除了镇守北都和魔都的王侯,大部分王侯都出海去了……”

  9号轻描澹写,却又给沉前抛出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古狱失守?”

  沉前身躯一震。

  那天从Fifth Senior Brother 的口中,沉前已经知晓了古狱的存在。

  而这些被Mountain And Sea 之中的supreme powerhouse 镇守的古狱,全都是禁地一般的存在。

  谁也不知道其中关押着什么,负责镇守古狱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也都是由王侯议会直接任命。…

  甚至,等闲Mountain And Sea 都未必知晓这些地方的存在。

  沉前不知道“古狱失守”到底意味着什么,但从王侯倾巢而出去往海外这件事就可以看出,后果必定极为严重。

  难怪他联系平阳伯和洛神伯全都没有回音。

  黑雾出现、六城陷落再到古狱失守,这些事情全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背后好似有着莫名的联系。

  沉前又试着和9号聊了几句,可惜来历mysterious 的9号却没有再给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最后沉前假装不经意的问了问56号的事情,9号也是毫不知情的模样。

  沉前只能判断要么百王殿悄无声息的抹除了56号的一切,要么百王殿对于56号的身份依旧毫无察觉。

  ……

  沉前在Jiang Prefecture 待了三天。

  如果只是前来帮忙镇守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在事情平息后倒是可以先一步退去,但沉前还身负军职,作为鹿蜀营的万夫长,却是必须待到事态完全平息。

  直至Martial Arts 部的专员前来,汇合City Lord’s Mansion 重新接手了Jiang Prefecture City 的重建工作,沉前先送走了苑幼,又将晚宁和江璇安顿好,这才带着九连的军士,在余守己的指挥下回到了驻地。

  随后,沉前回到了学校。

  这三天时间,对于六城陷落的事故,官方出了简短的通报,六城合计的伤亡人数超过了四十万,而袭击六城的拾荒者尸体,据事后统计超过了十万。

  自十多年前陆城事件之后,人族已经许久没有发生过如此重大的事故,一时间举国皆惊。

  相比较外界的哗然,沉前更关心海外的情况。

  沉前是在一天之前见到了从海外归来的平阳伯。

  对于沉前的询问,平阳伯倒也没有隐瞒。

  “海外的三个古狱有一批狱守同时叛变,他们杀死了其他狱守,放出了那些古狱之中的囚徒,其中大部分人此刻都不知所踪。”

  “不知所踪?”沉前有些不可置信,“王侯出手都找不到他们的踪迹吗?”

  “海外的情况远比你想象的复杂,深海之中才是‘门’最多的地方,他们大部分应该都进入了那些‘门’内,你应该知道,有许多‘门’偏偏是王侯无法进入的。”

  面对沉前的疑问,平阳伯语气之中略有无奈,“有一部分没来得及逃窜的狱守已经被率先警觉的玄溟侯格杀,但剩下的人想要找到他们暂时却impossible 了。”

  “Principal ,那些狱守为什么会突然集体叛变?”

  沉前忍不住问道。

  “原因暂时不明,被找到的狱守都已经失了心智,什么都问不出来,不过……这件事背后或许有叛逃的拓东侯的影子。”

  平阳伯声音低沉。

  拓东侯?

  沉前惊讶之余,心中警惕大盛。

  从之前发生的事情来看,拓东侯是和灵巫族有着某种勾结,didn’t expect 对方逃往海外竟然还有其他图谋。

  一想到自己已经和拓东侯站到了对立面,沉前就有些寝食难安。…

  现在等同于对方手中又掌握了一支名为“Mountain And Sea 狱守”的强大力量……

  “关于那些拾荒者……”

  “此事Martial Arts 部还在调查之中,六城陷落之事应该和拓东侯无关。”

  知道沉前想要问什么,平阳伯摆摆手道,“一百一十二年前,十门洞开之前的混乱远胜此时,这些都只是一种大变之前的预兆罢了,平常心对待即可。”

  “我人族如今的力量远胜当时,应不会有大乱,你也不用操心太多。”

  沉前也不知道平阳伯这算不算安慰,但他也只能作罢。

  事情好似真如平阳伯所说,在沉前回到学校几天后,停课就被取消,网上对于六城陷落事件的讨论也渐渐平息,自那天之后,华夏也再没发生过什么恶**件,一切都好似回到了以前的轨迹。

  又或者,只是rainstorm 之前的宁静。

  ……

  江中军武东校区。

  此时距离Jiang Prefecture 地陷,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

  沉前站在一座通体漆黑的mountain range 之下,正在等待着关卡的结算信息。

  接连的变故,再加上去了一趟地心都市,沉前已经有了极大的危机感。

  他不知道即将降临的mutation 会带来什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而据沉前目前所知,他还有一个捷径……myriad forms 塔!

  再不去myriad forms 塔,身上的十多枚演武令都要生锈了。

  只是myriad forms 塔也有门槛,即至少要有通关三次三星秘境的成绩作为前置条件。

  这个条件不高不低,从国内武科大学的平均硬件设施来看,三星秘境在所有武科高校都只是毕业生的最低要求,有点类似于文科的英语四Level 6 。

  江中军武一共有十三个秘境。

  根据秘境的通关规则,要通关三星秘境必须先通关两个以上的二星秘境,而进入二星秘境又要求两个以上的一星秘境通关经历。

  以沉前的实力,通关低等级的秘境自然是with no difficulty 。

  实际上除了那号称国内唯二的六星秘境“死亡长河”,即便是江中军武那两个五星秘境,对于如今的沉前来说也没什么难度。

  但奈何进入秘境要先有对应Martial Arts 模拟机关卡a级以上的评价,再加上还得排队,所以沉前也磨叽了足足一个星期,才终于在前天拿到了三星秘境的进入资格。

  然后又耗费了两天,沉前刚刚第三次从背后的“万匪山”出来。

  万匪山,是一个极其经典的三星秘境,据说取材于华夏一些经典的江湖元素。

  这座黑漆漆的mountain range 上,是真的有上万个山匪,实力从Beginner Martial Artist 到高Martial Artist 不等。

  一般进入万匪山的学生,在里面耗个two weeks 是常有的事情。

  沉前两天通关三次,已经算得上效率极高。

  静候片刻,沉前收到了“通关结算”,不出预料,评价等级为“sss”。

  第三次进入万匪山的沉前终于拿到了完美评价,也意味着他在这十天内第四次打破了国内秘境的通关纪录。

  同时,等于又收获了至少三枚演武令。

  加上之前手中的,沉前实际拥有的演武令已经超过了二十枚。

  “该去myriad forms 塔看看了。”

  沉前怀着期待,一路深入东校区,最终来到了一座高达千米的浮屠古塔面前。

  myriad forms 塔是一个铺设全球的超大型秘境,眼前的古塔其实只是一个进入的端口罢了,并不是真实的myriad forms 塔。

  但即便是只是一个端口,眼前的古塔也雄伟无比。

  这让沉前更加期待,真正的myriad forms 塔又该是何等气象!

  收摄心神,沉前大步走入了古塔之中。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