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58

  第458章 社会Martial Artist

  “比如说myriad forms 塔比较经典的第18 Layer ,对于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Martial Artist 而言,那里是公认的唯有battle strength 达到两万以上才可勉强通过,battle strength 两万,等同于拥有了同阶以一敌三的本事。”

  “那假设是一个中Martial Artist 进入,他至少也得有匹敌数个同阶中Martial Artist 的能力……”

  听着曲白的进一步解释,Shen Qian 了然的nodded 。

  曲白的话中之意,其实就是说myriad forms 塔的难度会因人而异,王侯和Beginner Martial Artist 进入其中,并没有实质的区别。

  “那这myriad forms 塔有多少层?”

  Shen Qian 问出了最核心的问题。

  “未知。”谁知曲白和白斐对视一眼,却是同时摇头。

  “未知?”Shen Qian 有些错愕。

  “因为很可能没有人真正通关过myriad forms 塔,自然不知道有多少层。”曲白shrugged 。

  “可是……这myriad forms 塔既然是由数百位王侯共同创立,难道说王侯们也不知道自己修建了多少层吗?”

  Shen Qian 颇觉荒谬。

  “关于这个在Martial Artist 群体中有不同说法,后来我请教过Principal ,按照Principal 透露,myriad forms 塔的真正主导者依旧是全球的那dozens 包括九王在内的初代王侯。”

  曲白pondered then said ,“myriad forms 塔号称全球1st Secret Realm ,对所有层次的Martial Artist 开放,其中蕴藏的mysterious 只怕等闲王侯也难以参透,或许,它的真正层数就和它最核心的秘密有关。”

  “初代王侯?”

  又听到了这四个字,Shen Qian 不由陷入了沉思。

  “其实网上也还有一种说法,myriad forms 塔估摸着最高也就是99 Layers ,因为按照目前Martial Arts 部关于所有秘境的公开纪录,排名最高的周易王就是99 Layers ……”

  白斐这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周易王也会进入myriad forms 塔?”

  Shen Qian 却是愕然。

  “当然,而且还不止一次……我记得就在上个月,周易王还来过一次,当时有dozens 王侯现身观看,场面轰动一时。”

  白斐嘿笑一声道。

  “但也正是因为周易王不止来过一次,所以大家才推测myriad forms 塔绝不止99 Layers ,否则周易王不会repeatedly 的踏足……毕竟很早之前,他的99 Layers 纪录就摆在那里了。”

  曲白反驳道,“周易王不厌其烦,才更说明myriad forms 塔可能还有一百层乃至一百零一层。”

  “谁知道呢?”白斐shrugged ,“反正除了周易王目前都没人登上过99 Layers ,或许只有进去了才能知道真相……”

  两人争辩的时候,Shen Qian 却是心头触动。

  周易王也是初代王侯啊!

  但就连他这个参与了核心机密的创建者,都对这myriad forms 塔如此看重,甚至还一次又一次进入探索……

  不,不对,就因为周易王也是创建者,才更加说明myriad forms 塔一定隐藏着什么大秘密。

  而这个隐秘,是连周易王也要费尽心血去解开的程度。

  Shen Qian 隐隐有一种直觉,myriad forms 塔的背后,或许也藏着一块时代迷雾的拼图。

  甚至,和初代王侯们的陆续消失也有直接关联。

  “对了,Senior ,你之前还说myriad forms 塔和‘门’有关?”Shen Qian 暂时也没什么头绪,也就不再多想,转而问道。

  “嗯,myriad forms 塔能帮你进一步了解‘门’。”

  曲白点nodded ,“里面有许多元素,都是取材于‘门’后,你应该也感觉到了,近来外界不太安生,说不定哪天就有大变降临,趁着这个机会多进入myriad forms 塔历练总不是坏事。”

  “时间差不多了,Shen Qian ,你也该进去了,每天myriad forms 塔的开放名额是有限制的,错过今天你就得明天再来了。”

  白斐这时看了一眼时间,开始催促道。

  Shen Qian 点nodded ,也不再耽搁,和众人一起来到人群后面开始排队,准备进入myriad forms 塔的Level 4 门。

  “我看这广场上颇为热闹,还有不少摊位存在,但摊位上又不卖东西,这些人是在干嘛?”

  Shen Qian 说着,视线扫过了广场外围。

  此刻myriad forms 塔之前起码聚集了数万Martial Artist ,但真正排队进入myriad forms 塔的,Six Paths Gate 加起来也不过千余人。

  还有更多人游离在广场外围,或in groups of three or four ,或独自伫立,不由得引起了Shen Qian 的好奇。

  “作为全球一等一的Martial Arts Holy Land ,这广场你可以看作是myriad forms 塔的附加生态链。”

  曲白said with a smile :“有些人费尽心思或是花光积蓄得到一块演武令,但从未进入过myriad forms 塔的也大有人在。”

  “有些人将这myriad forms 塔的广场视为交流martial arts 的最佳场所,也有些人纯粹是为了等在这里瞻仰王侯风采,还有……”

  曲白说到这里欲言又止,随即压低了声音道:“这里也是交易演武令的最大黑市。”

  Shen Qian startled ,didn’t expect 这人群聚集的广场上还有这么多名堂,倒是听见“黑市”的存在,Shen Qian looked thoughtful 。

  演武令是Martial Arts 部监制,按照律法是不准交易的,但当初Shen Qian 就听Third Senior Brother 说过,只要是Martial Arts 资源,都会有自己的价格。

  演武令其实也不例外。

  只是这种交易,必定会更加隐晦。

  “就在myriad forms 塔门前,难道没人管吗?”Shen Qian 疑惑道。

  “怎么管?”曲白摇头,“你觉得好管,是因为你不知道演武令的真正价值!”

  “以我们的层级,演武令说不上唾手可得,但也算不上紧缺,然而外界还不知道有多少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在排队兑换演武令,year after year ,不得其一……如果你稍微去了解一下,你就知道这种事也根本没法管。”

  Shen Qian 默然。

  确实,他自己就有数种渠道能轻易得到演武令。

  然而根据Martial Arts 部的规定,演武令每年在华夏发放的数量不过千枚,光是王侯就要分去数百。

  以Mountain And Sea 的庞大基数,说是“一令难求”也不为过。

  A-Rank 灵能武器虽然也珍贵,但至少市面上还是买得到的,但Shen Qian 却从没听说谁会出售演武令,从这个角度去想,演武令的价值只怕不弱于S-Rank 的灵能武器了。

  Shen Qian 摇摇头,抛除杂念,重新将目光放回到myriad forms 塔上。

  他即将进入的Level 4 门,对应的是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到Mountain And Sea Third Heavenly Layer 的Martial Artist 群体,Shen Qian 虽然battle strength 惊人,但他真实realm 目前为止依旧是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

  说起realm ,Shen Qian looked towards myriad forms 塔的目光也多了几分隐晦的期待。

  他的spirit strength 和肉体接连踏入了二禁领域,但Essence Power 却卡住了。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realm 的桎梏。

  “生命有上限,基因有枷锁,古人曰‘神禁之锁’,每解一重锁,再跨First Heavenly Layer ,九禁之极,是为尽头!”

  这是吴炜指点他的原话。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his realm 太低,也变相限制了他在Taboo Domain 之中的breakthrough 。

  正常来说,他应该在Essence Power 、肉体和spirit strength 同时breakthrough 一禁之后,就将realm 提升到Second Heavenly Layer 。

  而现在肉体和spirit strength 超前了一步,Essence Power 却掉队了,这就像是一种冥冥中的均衡。

  myriad forms 塔是Martial Arts Holy Land ,也是所有秘境之中提升最快的地方,Shen Qian 此次来myriad forms 塔,也是在寻求realm breakthrough 的契机。

  Mountain And Sea 悟道,正常来说只能step by step ,Shen Qian 再快也快不到哪去,但myriad forms 塔……从网上诸多讨论来说,却是一个可以change something rotten into something magical 的地方。

  “Shen Qian Junior Brother ,加油啊!”

  一旁陪同着Shen Qian 排队的封曼琳笑hehe 的喊道:“你能过三十层的话,曲白就要请我去Nine Heavens 酒店吃一个星期的法式大餐呢!”

  Shen Qian startled ,随即笑looked towards 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的曲白,调侃道:“原来这还关乎Senior 的终生幸福啊,那我一定加油。”

  封曼琳对曲白有意,这是江中军武许多人都知道的“秘密”,却didn’t expect 曲白终于开窍了。

  被Shen Qian 直接戳破,封曼琳不由脸一红,曲白咳嗽一声:“你毕竟是第一次进入,能过二十层也足够了。”

  ”hmph ,yellow mouth child ,你们以为myriad forms 塔是什么地方?”

  这时,旁边却突然传来一道冷笑,“第一次进入就妄想通关二十层,一看就是在学校里体验了几个所谓的四星五星秘境就完全不知道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

  “你们难道不知道,武科高校的那些秘境,如果放在myriad forms 塔那就是完全用不上的边角料吗?”

  正笑谈的几人都是皱眉,looked towards 了那开口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他恰好经过Shen Qian and the others 旁边,看面相约莫forty-fifty 岁,手背和脖颈处隐约露出纹身,golden 的链子缠绕在脖子上,明明是高档的white 西装,不知为何穿在这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身上却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hahaha ……”

  这人开口,又引得他周围几个应该是同伴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一阵哄笑。

  “smell of mother’s milk not yet dried ,有些异想天开也是正常。”

  “这些在温室里成长起来的小孩,哪知道什么真正的险恶?”

  “真羡慕他们啊,不用搏命,只是有点所谓innate talent 就能得到大把资源,轻易成就了Mountain And Sea ,嘿,却也不知道如果在禁区遇到,他们会不会被我一刀就吓尿了裤子?”

  几个中年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纷纷开口,看着Shen Qian and the others 年轻的面孔,丝毫不掩饰目光之中的恶意。

  Shen Qian 还在皱眉,大概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这些人的白斐已经said with a sneer :“我说是什么狗在吠,原来是几个不成器的大龄废物!”

  “小子,你说什么!”

  那几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都是色变。

  “社会Martial Artist ……”

  这时,封曼琳已经贴近了Shen Qian ,轻轻吐出四个字,点明了这些人的身份。

  Shen Qian 心中恍然。

  除了从武科高校走出的天才,在庞大的Martial Artist 基数中还有一个非主流群体,那就是没有经历过完整武科教育的社会Martial Artist 。

  大部分社会Martial Artist 都只能庸碌一生,但也总有些人因为特殊际遇的存在可以走到higher realm 。

  按照Martial Arts 协会的统计数据,反倒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之中,在常年累月的积累下,这个群体的占比反而不小。

  甚至就Shen Qian 所知,王侯之中其实也有一个典型的社会Martial Artist ,就是烈骨侯高正杰。

  Shen Qian 浏览论坛时,还看过不可考的八卦,据说高正杰早年就是靠在禁区走私monster beast 起家,后来积累了庞大财富,甚至自身,也一跃成为王侯中的Peak 人物,可谓Legendary 。

  对于这几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恶意,Shen Qian 倒也能理解。

  他们是被武科教育体制抛弃的那群人,自然会看他们这些在校武科生不顺眼。

  毕竟二者走过的路,可谓是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在社会上想要得到等同于校内的Martial Arts 资源,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见白斐还在和几人争锋相对,Shen Qian 却是懒得动什么口舌,他只是at a moderate pace 的手腕一翻,手中突然多了一堆造型古朴的golden 令牌。

  令牌背后有数字编号,正面那繁复花纹缠绕的”Martial” 字绽放着golden rays of light ,也象征着不可伪造的独特。

  “Senior ,你说这么多演武令,够我用多久呢?”

  Shen Qian at a moderate pace 的问道。

  丁零Clang!

  数十枚演武令在Shen Qian 手中碰撞出了杂乱的音符,all around 却是一片寂静。

  几乎在Shen Qian 掏出演武令的同时,all around 便有成百上千line of sight 投射过来。

  震撼、惊诧、不可置信、傻眼……

  种种情绪,充斥人群之中。

  演武令不足为奇,能出现在这片广场上的Martial Artist ,人人都有演武令。

  但一个人拥有泥马接近三十块演武令!

  这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此时却是真实发生了在他们眼前。

  最重要的是,手握如此庞大数量演武令的,只是一个看面相不过eighteen-nineteen 岁的少年!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曲白and the others 都被Shen Qian 吓了一跳,哪怕是从见面到现在没说过几个字的林三默,那张死人脸也终于有了一些动容。

  曲白以前听Shen Qian 说过他有好多演武令,但曲白一直以为Shen Qian 在吹牛逼。

  现在曲白才发现……是自己狭隘了。

  Shen Qian 倒也不是刻意炫耀,只是见不得那几个社会Martial Artist 的嘴脸。

  以他如今的spirit strength ,即便不用刻意外放,也能时时收到all around 的反馈。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刚才那几个社会Martial Artist 就在到处流窜,目的就是为了收购演武令。

  没错……Shen Qian 就是在恶心他们。

  果然,几个刚刚还在冲白斐怒喝瞪眼的社会Martial Artist ,此刻都是呆滞的站在了原地,从脸上的表情来看,大概Shen Qian 这个他们口中smell of mother’s milk not yet dried 的yellow mouth child ,却随手掏出了几十块他们梦寐以求的演武令……

  这种事估计比杀了他们还让他们难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