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64

  第464章 王侯之冠

  Martial Arts 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在system 没有觉醒之前,Shen Qian 一直认为,教科书记载的就是标准答案。

  打磨肉体,锻炼力气,疏通meridian ,这就是Martial Arts 的起始。

  然而从少部分人口中,Shen Qian 得知了“开窍”的存在。

  仿佛从那个时候起,Martial Arts 就开始出现了“岔路”。

  大部分innumerable living beings 的ordinary person ,他们按部就班的壮大着气血,以期有朝一日肉体状态breakthrough 临界点,从而引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入体,汇聚元气,成就Beginner Martial Artist 。

  从Beginner Martial Artist 再到高Martial Artist ,也只不过是继续打磨肉体的同时继续壮大元气。

  然而,这其中其实隐含着一个极其残酷的真相。

  “我Human Race 天生桎梏,若不开窍者,终其一生难成Mountain And Sea 。”

  黑暗之中,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叹息道。

  站在言Spirit King 的视角,Shen Qian 清晰听到了这句话。

  他身躯一震,蓦然醒悟。

  开窍竟然是成就Mountain And Sea 的前提?

  一瞬间,Shen Qian 想通了许多事。

  怪不得从没有哪本教材上,明确的说过到底要如何成为一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而Shen Qian 一直没觉得这件事有什么问题,是因为他早已拜入了大佬高门下,此刻细细回想,关于“寻道”和“问道”,关于“道海”的存在……

  这一切可不就是他通过sect 学来的吗?

  而偏偏,开窍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如果innate talent 不够,这就是一个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的过程。

  所以教科书不会教“开窍”,这其中存在着一道隐形的筛选,唯有少部分天才能够接触到这道门槛。

  Ding Yi 、王朔……

  那些曾在义务教育里闪烁一时的天才,最终都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得以开窍。

  换句话说,能够成就Mountain And Sea 的人群早已注定。

  当初Shen Qian 若不是无意间从胡old man 那里得知了超凡Quasi Martial Artist 的存在,只怕他自己早就傻乎乎的breakthrough 了Beginner Martial Artist ,此生与Mountain And Sea 之境无缘。

  不,不对……

  就算发生了当年之事,意兴阑珊的胡非为选择回到Jing City ,以他的cultivation realm ,又怎会真的沦落到只能在破旧小区当保安?

  胡old man 说他连买个正经墓地的钱都拿不出来。

  Mountain And Sea 一个月十万起步的津贴被狗吃了?

  Shen Qian 又想起,那时恰逢他breakthrough Martial Artist 前夕,偏偏就无巧不巧的胡大爷告诉了他“超凡”的存在,他才会动了念头去追寻开窍。

  至少当时的system ,都没有“开窍”的相关概念。

  差一点,Shen Qian 就走错了路。

  Shen Qian 越想越是心惊。

  这背后好似也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冥冥中安排好了一切。

  white clothed 人?

  还是……

  此刻Shen Qian 真想立刻找到胡old man ,问清楚背后的真相。

  轰隆隆!

  突然的巨响惊醒了杂念横生的Shen Qian ,他looked towards 身形飘荡在半空的言Spirit King 。

  只见黑暗的上空开裂,包罗世间myriad forms 的道海降临,言Spirit King 身上气息激荡,她的精神内核自头顶浮现而出,golden glow 万丈。

  Shen Qian 心知这就是言Spirit King 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过程,赶紧凝神细看。

  果然,他并非是最独特的那个,言Spirit King 同样在正式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之前就已经凝聚了精神内核,而且看上去远比Shen Qian 的圆润。

  在此刻道海的rays of light 映射之下,隐约能看到言Spirit King 的身上有九点星芒闪烁,串成了一个mysterious 图案。

  “九窍!”

  Shen Qian 目光一凝。

  作为初代九王之一,言Spirit King 是开启九窍的存在倒很正常。

  只是此刻Shen Qian 的心头somewhat 怪异感。

  因为在他眼中,九窍给他的感觉竟是如此Perfection ,那就是一种毫无缺憾的完美。

  既然如此……十窍之躯又算什么?

  Shen Qian 莫名有些茫然。

  “假象。”

  意味深长的两个字骤然回荡在Shen Qian 耳边。

  但是当Shen Qian 转头,黑暗之中又毫无声息,恍若错觉。

  他一时间也分不清这到底是对他说的,还是对言Spirit King 说的。

  “吾之道,名为‘窃法’,凡我所至之地,规则for me to use !”

  道海之中,言Spirit King 长发飞舞,那本就绝美的脸颊越发显得神圣不可侵犯。

  随着她的铿锵话语,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大道illusory shadow 开始在言Spirit King 脚下汇聚。

  道高五丈!

  除了Shen Qian 自己,这几乎是他目前见过最高的一条“Dao” 。

  窃法之道,倒是无比契合言Spirit King 的术法。

  其实言Spirit King 的“Dao” 和Shen Qian 的“Dao” 颇有些相似之处。

  只不过言Spirit King 的“Dao” 是化规则为己用,而Shen Qian 的万道之主则是排斥其他一切“Dao” 的存在。

  “……”

  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言Spirit King 双眸熠熠,冲黑暗之中呼唤道。

  只是她的话语又被屏蔽了,Shen Qian 不知道她喊的是什么,只能猜到好像是两个字。

  “灵儿,你还是不肯叫我一声teacher 吗?”

  黑暗之中,那声音又响了起来,只是其中多少夹杂着一些无奈的意味。

  旁观的Shen Qian 不禁诧异。

  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黑暗中的mysterious person 物和言Spirit King 就是教导和被教导的关系,从mysterious person 为言Spirit King 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护道就可见一斑。

  只是现在看来,好像言Spirit King 却不愿意承认他们的master and disciple 关系,真是奇怪。

  Shen Qian 也猜测过这黑暗中的mysterious person 会不会就是white clothed 人,但他还无法确定。

  言Spirit King 只是微微低头咬着嘴唇,却并不回答mysterious person 的疑问。

  “戚灵……”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喊声,随即在Shen Qian 视线中,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满脸欣喜的跑了过来,“你成功了对吗?”

  Shen Qian 惊讶的注视着这青年,赫然正是年轻时候的平阳伯。

  戚灵应该就是言Spirit King 的真名了,these two people 果然是旧相识。

  ”en. ”面对平阳伯,言Spirit King 收回了注视黑暗的目光,淡淡nodded 。

  “你刚才在跟谁说话吗,我好像听到……”

  年轻的平阳伯疑惑的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

  “没什么……”

  言Spirit King 摇了摇头,刚说了几个字,眼前两人的silhouette 突然开始破碎,这让正在吃瓜的Shen Qian 有些遗憾。

  显然,随着言Spirit King 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这一段的记忆也至此结束。

  紧接着,Dark Space 之中又相继出现了不少影像。

  Shen Qian one after another 观看,发现这些都是言Spirit King 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中breakthrough 的过程。

  从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到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从spirit strength 的一禁一直到七禁,言Spirit King 将自己的“Dao” 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这dao fruit 封存的记忆片段中。

  可惜,那mysterious person 物却一直都没有再出现。

  但一路旁观的Shen Qian 依旧harvest was huge 。

  这毕竟是一个王侯从Mountain And Sea 开始breakthrough 的全过程。

  虽然Shen Qian 人还在dao fruit 形成的虚幻空间内,但无形之中,他停滞了许久的“Dao” 却已经进入了一个疯狂增长的过程。

  此刻若是从myriad forms 塔意志Goddess 的视角看去,就会发现那sit cross-legged 在stone platform 上的Shen Qian ,头顶早已浮现出了一条笔直的大道投影。

  那all around 环绕着无尽Totem 的“Dao” 恍若道海本身,风雷水火、blade, spear, sword, halberd ……一切道海之中可以找到的元素,竟然都能在Shen Qian 的“Dao” 上找到。

  无论何人看到这一幕,都必定惊骇无比。

  此时,那本来高约九丈的道,正恍若藤蔓一般不断往上生长,一寸又一寸,眨眼就到了十丈,然后是十一丈……

  Shen Qian 跟随着意识之中看到的言Spirit King ,直接绕开了所有弯路,以无人能够想象的速度不断朝着Mountain And Sea Second Heavenly Layer 挺进。

  言Spirit King 观Heaven and Earth ,他也随之观Heaven and Earth 。

  言Spirit King 冥想日月,他也随之冥想日月。

  言Spirit King 站于海面感受风浪,他也随之踏浪前行……

  言Spirit King 想要掌控一切,而Shen Qian 则是压制一切,无形之中,两人刚好在某方面契合的“Dao” ,直接给予了Shen Qian 最大的提升。

  意识空间好似没有时间的概念,连Shen Qian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言Spirit King 在一处山巅之上骤然止步,Shen Qian 也随之停下。

  幽香浮动,吹拂的山风让言Spirit King 的长裙紧紧贴在了她curvaceous 的躯体上,近距离凝视着言Spirit King 仰望星空的侧颜,Shen Qian 好似预感到了什么。

  此时言Spirit King 体内的Essence Power 已经饱满到了某个极限,她的spirit strength 更是如同耀日一般让Shen Qian 无法直视。

  八禁!

  言Spirit King 的spirit strength breakthrough 了八禁,但却迟迟找不到breakthrough 九禁的契机,她不能再等下去了。

  再不破入王侯,她已经抵达极限的“Dao” 将会backlash 自身,彻底崩塌。

  bang!

  道海再次降临,言Spirit King 沿着自己开辟的“Dao” ,迈步而上。

  Shen Qian 赶紧跟上,不敢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一丈、two zhang 、五丈、十丈……

  言Spirit King 越走越快,直至超脱道海。

  她脚下,足足有四十多丈高的“Dao” 化作了一方手掌形状的jade platform 将她托起,all around 就是那灰蒙雾气。

  在言Spirit King 超脱道海之后,灰蒙雾气将她包裹起来,她的肉体开始蜕变,Life Level 开始迁跃。

  Shen Qian 目不转睛的看着。

  一直到this step ,和他的Avatar breakthrough 王侯时都没有任何区别,呃……除了肉体迁跃的时候言Spirit King 好像没穿衣服,虽然有灰蒙雾气遮掩,但朦胧间也着实让Shen Qian 饱了一番眼福。

  很快,雾气消散,气质再次大变,空灵如仙的言Spirit King 重新出现在jade platform 上。

  她身披薄裙,终于有了一代Peak 王侯的超然气质。

  这时,言Spirit King 抬头looked towards 了道海上方的那片苍凉星空。

  她伸出双手,闭上了眼睛,似在感应着什么。

  Shen Qian 看得更加专注,他有预感,或许真正的区别就在这里。

  骤然间,随着言Spirit King 的仰头,那星空之上骤然有大片光晕涌动,与此同时,一个浩瀚缥缈、不辨男女的宏大声音也在星空之中响起。

  那应该是一种不知名的古老语言,但Shen Qian 却直接听懂了它在说什么。

  “以天之名,铸伱之冠!”

  星空之中的光晕汇聚,凝聚成了一束divine light ,骤然洒在了言Spirit King 的身上。

  自言Spirit King 的头顶,隐约出现了一顶虚幻的silver 王冠。

  在Shen Qian 震撼的注视中,言Spirit King 体内的Essence Power 在impossible 的情况下再次被baptism ,变成了一种闪烁着点点星芒的奇异水流。

  Shen Qian 骤然想起了什么。

  天封!

  这是传说中的“天封”!

  以前,Shen Qian 就曾听过“王侯天封”这四个字,但他一直以为,那就真的只是一种象征的说法,或者只是某种庆祝的ceremony 。

  毕竟,王侯的封号都是自己取的。

  他怎么都didn’t expect ,所谓的“天封”竟然是真实存在的,这是来自Heavenly Dao 的一种认可。

  唯有经过了this step baptism ,戴上了那顶由divine light 浇铸的王侯之冠,Essence Power 进一步蜕变,化为一种更高等的力量,才算是真正踏入了王侯的领域。

  Shen Qian 觉得自己真傻,想想也是,若王侯运用的也是Essence Power ,又如何能匹配的上那再次蜕变的身躯?

  怪不得他的王侯Avatar 检测过后也不过ten-twenty 万的battle strength ,和Mountain And Sea 之中的强横者并没有拉开实质的差距,原来原因竟在这里。

  一念及此,Shen Qian 不由blushed with shame 。

  他竟然漏掉了最重要的一步,也难怪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严格意义来说,Shen Qian 的Avatar 现在只是个“假王侯”。

  在王侯之冠浇铸之后,视线中的言Spirit King 更加凛然不可侵犯,她一挥手,all around 星空之中就有道rays of light 折射而来,不断涌入她的身体,同时壮大着她体内新生的那股力量。

  Star Power !

  Shen Qian 骤然反应过来。

  元气和Essence Power 的本质依旧是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的凝聚,但到了王侯之境,修的却不再是Spiritual Qi ,而是直接自星空之中摘取星辰的力量。

  star power 的存在,才是王侯能镇压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根本。

  随着言Spirit King 体内的star power 不断壮大,Boundless Star 空之中有一片Star Domain 也随之点亮,那Star Domain 之中群星璀璨,有一道隐约的阶梯连接了言Spirit King 所在的jade platform 和那片Star Domain 之间。

  这里Shen Qian 倒是看懂了,那尚未成形的阶梯就是王侯的“Dao” ,道路的尽头则通向那Boundless Star 空的最深处。

  只是Shen Qian 也有些迷惑。

  他分明记得,他的Avatar breakthrough 王侯的时候,那Boundless Star 空深处完全是一片空荡,别说无数星辰组成的Star Domain 了,就算是一颗星星也看不到。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别?

  Shen Qian complexion changed ,难道说……

  这就是所谓的断掉的“路”?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