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65

  第465章 golden tower 侯

  一直到all around 所有关于言Spirit King 的景象全部破碎,Shen Qian 还在怔怔的有些回不过神来。

  但他又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记得吴炜说的明确,并非是成就王侯的路被断了,只是成就Martial King 的路被断了。

  那他的Avatar breakthrough 王侯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感应到“天封”呢?

  Shen Qian 皱眉思索了一会,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暂时放弃。

  Shen Qian 还在那方stone platform 之上,言Spirit King 的dao fruit 已经彻底在他的体内消散无踪,而Shen Qian 此次的收获,不可谓不大。

  最直观的就是……

  bang!

  虚空生裂,大道投影出现在了Shen Qian 的背后。

  而此时的大道投影,一眼看去,已经近乎二十zhang high !

  那强横无比的威压,竟是让all around 的空间生出了“zhi zhi ”的奇异声响,好似在不堪重负之下随时都要崩塌。

  Mountain And Sea Second Heavenly Layer !

  一趟dao fruit 之旅,听起来并不短暂,但实际上现实的时间只过了数十分钟,却直接让Shen Qian breakthrough 了one small realm 。

  这还是Shen Qian 有意压制的结果。

  否则,直接breakthrough 到Mountain And Sea Third Heavenly Layer 都有可能。

  但Shen Qian 不想因小失大,等到Essence Power 也breakthrough 二禁领域之后,才是breakthrough Third Heavenly Layer 的最佳时机。

  realm 的上涨,让Shen Qian 的battle strength 再上一个台阶,虽然还没有实测过,但Shen Qian 估摸着,此时本体的battle strength 应该已经无限接近十万了。

  或许再次遇到季游,即便不依靠system ,Shen Qian 也可以正面和对方交锋。

  只是如今的Shen Qian ,在这种实力的小breakthrough 上已经很难感受到太多的欣喜,毕竟他如今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中都还做不到无敌,更遑论其上的王侯了。

  见识过言Spirit King 的道路后,Shen Qian 更能深刻体会到王侯和Mountain And Sea 的巨大差距。

  或许至少要在三个领域都breakthrough 七禁后,Shen Qian 才有真正和王侯一战的实力。

  又在stone platform 上打坐了一会,彻底熟悉了新生的力量之后,Shen Qian 让myriad forms 塔的意志将他送回了First Layer 。

  一番操作后,Shen Qian 重新更改了myriad forms 塔的设置。

  同时容纳的最大闯关人数不变,依旧是三千人,但闯关的难度却被Shen Qian 更改为了“地狱模式”。

  在地狱模式之下,myriad forms 塔each layer 的完成度评价都需要达到80%以上才算通关。

  Shen Qian 这一手只是为了防备像是周易王这and the others 物会比他更高抵达第一百层,当然出于针对普通Martial Artist 的公平起见,Shen Qian 却放宽了奖励的尺度。

  之前通关Second Layer 只能得到十分之一个代币,但现在若是能在Second Layer 达到80%的评价度,将直接得到两个代币。

  若是首次闯关,就算只有60%,也能得到五分之一个代币。

  经过Shen Qian 的更改,其实对于Martial Artist 之中的天才会更加友好一些,但若是ability 弱一些的Martial Artist ,那估计就要bullshitting 。

  许愿池的特殊奖励依旧不变,唯有达到100%才能触发。

  这是myriad forms 塔的primordial 规则,属于Shen Qian 也没法操控的部分。

  做完这一切后,Shen Qian 让myriad forms 塔意志将自己传送出塔。

  正常来说,离开myriad forms 塔也是从正门走出,但Shen Qian 为了避免引起他人注意,却是直接让myriad forms 塔将自己传送到了广场之上。

  ……

  眼前的空间一阵扭曲,当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他果然已经置身于广场上的某个角落。

  视线的前方,是仍旧聚集在myriad forms 塔外pointing fingers 的人群,Shen Qian 正准备去找曲白and the others ,却是突然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all around 的景物骤然变得朦胧了起来,就好像Shen Qian 明明身处广场之上,但又好似身处另一片空间。

  不时有Martial Artist 从Shen Qian 身边经过,但Shen Qian 听不到他们的言语,他们也看不见Shen Qian 的silhouette 。

  面对这诡异的一幕,Shen Qian 很快镇定下来,他若有所觉的转过身,looked towards 了不远处负手站立的一道魁梧silhouette 。

  他赤果着上身,可见道道bronze 光晕在他的肉体表面流转,最奇异的还是他的眼睛,golden light 覆盖其中,不见眼瞳,恍若Heavenly God 之视。

  Shen Qian 感受着那似有若无的惊人oppression ,再联想对方的样貌,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了一个名字。

  “学生Shen Qian ,见过golden tower 侯!”

  thoughts are revolving 之间,Shen Qian 恭敬的行礼道。

  “Shen Qian ……我知道你。”

  负手而立的golden tower 侯indifferently said ,“华夏武状元,Nine Heavens 之争Number One Person ,对否?”

  “都是些虚名,不堪入golden tower 侯耳。”Shen Qian modestly said 。

  golden tower 侯indifferent expression 的laughed ,双目之中的rays of light 好似又璀璨了些,好似要看透Shen Qian 的一切。

  “你在myriad forms 塔之中做了什么?”

  “学生愚钝,不知道golden tower 侯在说什么……”

  Shen Qian 茫然的摇头。

  他已经意识到,golden tower 侯很可能就是myriad forms 塔的Guardian ,但他自然impossible 承认。

  golden tower 侯没有说话,只是骤然一挥手。

  两人之间的空气起了一阵涟漪,随即一幅幅画面浮现,竟是刚才Shen Qian 闯关的影像,除了许愿池之中发生的事情,全都重新呈现了一遍。

  Shen Qian 一时无语。

  他还在这想着如何隐瞒,谁知道golden tower 侯早就看见了。

  “咳,这个……”

  迎着golden tower 侯faint smile 的表情,一时间饶是以Shen Qian 的脸皮,也不知道该怎么圆回来。

  “myriad forms 塔的First Layer ,我也去过。”

  golden tower 侯再次开口。

  Shen Qian 一惊,愕然的looked towards 了golden tower 侯。

  他当然知道,golden tower 侯的这个“去过”,并非是普通Martial Artist 那般,在其中迷惘的逛了一圈,而是很可能和他一般,也接触过myriad forms 塔的核心秘密。

  “一百七十多年前,那是本侯第一次进入myriad forms 塔。”

  golden tower 侯回忆道,“误打误撞之下,我闯入了myriad forms 塔的控制中枢,也是在那里,我遇到了myriad forms 塔创建者留下的意识投影。”

  “white clothed 人?”

  Shen Qian subconsciously 问道。

  “white clothed 人?”golden tower 侯诧异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随即摇头,“我看不清他的相貌,只是他给了我一个特殊的考验,若我能够完成,他就助我在myriad forms 塔之内成就王侯……”

  Shen Qian 有些震惊。

  关于golden tower 侯的出身来历,他在了解王侯阶层的时候,自然也听过一些传言。

  其中就有一种说法,golden tower 侯能够成就王侯和myriad forms 塔有莫大关系,所以他才会甘愿以王侯之尊留下,成为了myriad forms 塔的Guardian 。

  didn’t expect 这传言竟然无比接近事实的真相。

  “我不分日夜,耗时数百年完成考验后,他也没有食言,我果然在myriad forms 塔之内成就了王侯,只是后来想想,还是被他套路了啊,其实他也没做什么,只是将myriad forms 塔内的Time Flow Speed 放慢了而已……”

  “当时外界,只过去了数年。”

  “套路?”

  Shen Qian 有些好奇的说道。

  “因为换做任何一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若能在myriad forms 塔的Abyss Mode 之下,一路通关到九十层以上,只要不是一头猪,都有极大的概率跻身王侯。”

  golden tower 侯瞥了一眼Shen Qian ,淡淡说出了真相。

  卧槽!

  Shen Qian 差点爆了句粗口,looked towards golden tower 侯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他一直以为除了他,应该没有Martial Artist 有机会见识到myriad forms 塔的最高难度,didn’t expect 眼前这位,竟是以Abyss Mode 近乎通关了myriad forms 塔的存在。

  Abyss Mode ,each layer 都要求90%以上的完成度。

  Shen Qian 看了一下myriad forms 塔意志的预演景象,那simply 不是为正常人准备的关卡。

  而golden tower 侯,竟然在这种模式的折磨下忍受了数百年,即便以Shen Qian 的心志,也只能说一句“牛逼”。

  也难怪对方能以普通出身,一跃成为顶级王侯,只能说对方活该。

  “成就王侯后,我也遵守了契约,成为了myriad forms 塔的看守人。”

  golden tower 侯重新将视线放在了Shen Qian 身上,其中有着审视意味,“在myriad forms 塔生出异动的时候,我察觉到了你的存在,我本以为伱会是我的继任者,但现在看来,你似乎又和本侯不太一样……”

  Shen Qian 心中思绪涌动。

  他当然和golden tower 侯不一样。

  如果简单分析,golden tower 侯虽然和myriad forms 塔意志有着联系,也拥有myriad forms 塔的部分权限,但他却无法接触到myriad forms 塔的控制枢纽。

  而Shen Qian 除了无法触碰primordial 规则,却能掌控myriad forms 塔。

  再直白一点说,golden tower 侯只是white clothed 人挑选的“保安”,但Shen Qian 却是类似于真正的“successor ”。

  突然,Shen Qian 心中一动。

  若是golden tower 侯真的和myriad forms 塔有某种契约存在,那自己假如能完全掌控myriad forms 塔,岂不意味着……

  自己也能变相的掌控golden tower 侯?

  “你在想什么?”

  似是察觉到Shen Qian 的眼神不对,golden tower 侯frowned 。

  “没啥没啥……我只是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确实也见到了那道mysterious 投影,他也给了我一道考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只需要通关测试模式就行了。”

  Shen Qian 此时已经想好了一整套说辞,赶紧补救道。

  “en? ”

  golden tower 侯疑惑道,“putting it that way ,你真是本侯的successor ?”

  “应该是吧。”Shen Qian 眨巴着眼睛。

  “那怎么会是最简单的测试模式呢?”golden tower 侯muttered ,“这完全说不通。”

  “我听那位大佬说,是因为如今Human Race 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而我aptitude 不凡,所以他特意降低了考验难度,以期我能早日成长起来……将之后的myriad forms 塔改为地狱模式也是这个道理,能给Human Race 天才们更多的机会。”

  Shen Qian 严肃的说道,将一切都推给了white clothed 人。

  “这样吗?”

  golden tower 侯思索片刻,nodded ,算是勉强接受了Shen Qian 的说辞。

  见golden tower 侯竟然这么轻易就相信了他,Shen Qian 也是blushed with shame 。

  只能说golden tower 侯应该是他见过的王侯之中最“单纯”的一个,或许是因为对方久不问世事?

  类比的话,golden tower 侯这种数百年都在一个地方待着的人,大约就等于王侯之中的超级宅男。

  “既然如此,日后你若有任何困惑,可随时来myriad forms 塔寻我,我的居所就隐匿在myriad forms 塔旁边,你持此令便可入内。”

  或许是笃定myriad forms 塔不会骗人,golden tower 侯看Shen Qian 的目光也亲切了不少,“可惜你已拜入高文远门下,否则本侯可直接收你为Disciple 。”

  听着golden tower 侯略显遗憾的感慨,Shen Qian 也只能hehe 一笑。

  你想当我Master ,我还想做你big brother 呢!

  只是在彻底掌控myriad forms 塔之前,Shen Qian 是打死不敢暴露这种心思的。

  万一golden tower 侯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直接一巴掌把他拍死,那他就欲哭无泪了。

  见golden tower 侯要走,Shen Qian 倒是想起了一件事,赶紧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学生现在就有一个疑问,不知golden tower 侯能否为我解答?”

  “尽管说来。”golden tower 侯止步,颔首道。

  “golden tower 侯可曾听闻过,有没有谁breakthrough 王侯的时候,没有经历过‘天封’的?”

  Shen Qian 组织了一番措辞,cautiously 的问道。

  “没有‘天封’?”

  golden tower 侯一愣,奇怪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似是不明白对方怎么会有这种疑问。

  不过他还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随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说的这种情况非常罕见,but also not 没有,比如天剑客,不过对方是主动拒绝了天封,以自己的sword dao 强行铸冠。”

  “但那是因为天剑客足够强大,forcibly 斩出了一条自己的王侯之道,其中蕴含的风险也极大,这属于特例,并不可取。”

  “还有其他情况吗?”Shen Qian 皱眉,想了想golden tower 侯应该没什么坏心思,又补充道,“比如直接无法感应到‘天封’的存在?”

  “无法感应‘天封’?”

  golden tower 侯pondered then said ,“若是身处的时空万道寂灭,这种情况也可能存在,比如我就知道一位王侯,他是在一处寂灭的world breakthrough ,直至回到Earth 之后才铸冠成功……”

  “so that’s how it is !”

  Shen Qian 身躯一震。

  他的Avatar 是在灵巫world breakthrough 的,而当时的灵巫world 不就是一个寂灭的world 吗?

  怪不得他在breakthrough 的时候根本没有感受到任何的Heavenly Dao 牵引,原来根结竟然在这里。

  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了,当然,也是因为Shen Qian 没有任何的相关经验。

  从Beginner Martial Artist 到王侯,Shen Qian 接触这些realm 实际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跨度属实非常离谱。

  “many thanks golden tower 侯解惑!”

  Shen Qian 强忍住激动,不动声色的和golden tower 侯道谢。

  他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军营,将‘天封’环节补上,让Avatar 正式踏入王侯之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