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70

  黑夜之中,长长的装甲车队行驶在禁区的desert 中,车灯相连,远远看去,好似一条发光的长龙。

  最前方的装甲车之上,有三人一兽站立。

  夜风呜咽,不时夹杂着禁区的风沙拂面而来,腐朽的Spiritual Qi 试图侵袭他们的身体,却直接被装甲车延伸出的能量护罩所挡住。

  这能量护罩实际上是给侦查用的普通军士所准备,以装甲车上这几人的realm ,就算直面禁区的风沙,也impossible 被伤到一丝一毫。

  只是为了加快行军速度,Shen Qian 才赶走了侦察兵,自己来做了这个领航员。

  以他如今的spirit strength ,覆盖范围轻易可以延伸千米,远比侦察兵的雷达扫描仪要好用的多。

  Shen Qian 一身戎装,身上甲胄golden 和silver 混杂,即便在黑夜之中也闪耀着明亮的色彩,看上去威风凛凛。

  虽然有些招摇,但这正是万夫长出征的专用甲胄,Shen Qian 也懒得搞什么特立独行。

  和他并肩站立的是一个银甲女将,漂亮的脸蛋上有英气洋溢,正是一连Thousand-man Commander 祝殷红。

  至于站在Shen Qian 身后的a man and a beast 自然就是刀九和Great Saint 了。

  接到了余守巳的军令,Shen Qian 接走江璇后也没有片刻耽搁,召集完九连的军士后就汇合了一连连夜出发,朝着江中军武的老校区而去。

  至于江璇,此时就在第二辆装甲车内,只不过还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

  “Shen Qian ,你这只帝猴有些不凡啊,身上溢散的气息竟然让我都生出了一丝忌惮。”

  对于Shen Qian 有一个Mountain And Sea 级别的亲卫,祝殷红倒是早就知晓,她却是第一次见到Great Saint ,不禁多看了两眼。

  “它还没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只是普通monster beast 罢了。”

  Shen Qian 没有理会Great Saint 不满的叫声,摇头一said with a smile 。

  虽然Shen Qian 说的casually ,但他内心知道,真要战起来,刚刚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祝殷红还真不一定是Great Saint 的对手。

  Great Saint 本身的bloodline 是T级monster beast ,即成长上限就是高Martial Artist Middle Stage 。

  此次在禁区又历练了小半月的Great Saint ,在Shen Qian 怒砸两千万cultivation 资源后,终于是彻底打破了bloodline 的桎梏,realm 已经媲美高Martial Artist Peak 。

  它额头的金毛已经由几根扩散到了一大片。

  虽然realm 只是高Martial Artist Peak ,但作为monster beast 之中,几乎是Shen Qian 目前唯一见到可以运用martial skill 的monster beast ,Great Saint 的真实实力却远比高Martial Artist Peak terrifying 。

  Shen Qian 将“影刃”改良了一下,改版成了适合Great Saint 发挥的“影棍”,目前Great Saint 还在领悟之中,若是能完全掌握,battle strength 将会再上一个台阶。

  而Shen Qian 待在军营的the past few days ,还在百王殿直接兑换了一根等级达到了A-Rank 的灵能长棍,只是考虑到Great Saint 如果也挂个空间晶石在身上有点离谱,所以暂时放在了Shen Qian 的空间晶石里。

  凡此种种,如今的Great Saint 在monster beast 界绝对称得上拥有豪华套装的男人,自然不满意Shen Qian 将它定义为“普通monster beast ”。

  此次Shen Qian 接到军令前往江中军武,营中无人留守,他想了想也就把Great Saint 一起带上了。

  apart from this ,Shen Qian 目光上移,就在车队行驶上方的虚空之中,一道silhouette 浮现出来,和Shen Qian 对视一眼slightly nodded 后又随即隐匿。

  因为不知道江中军武的那道A-Rank “门”如今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了保险起见,Shen Qian 把Avatar 也带上了。

  惟一可惜的是,他暂时恐怕没有时间替Avatar 补齐“天封”了。

  还有Old Liu 这个不靠谱的……明明说是他会把“天冥”送到Shen Qian 手上,结果到现在也没有动静。

  收起杂乱思绪,Shen Qian 看了一眼震动的手环,“我们快到了,我已经收到了Martial Arts 部powerhouse 的联络信号。”

  江中军武离江中军鹿蜀营的驻地本就不远,祝殷红也是slightly nodded 。

  车队行进,并没有选择从江中军武的正门进入,而是直接绕到了东侧,径直来到了老校区所在的方位。

  随着车队接近,只听“咚”的一声,前方骤然传来了炽亮的灯光,在指引着车队行进的同时,也让Shen Qian 和祝殷红看清了老校区的模样。

  只是一眼,Shen Qian 就不由身躯一震。

  因为眼前的老校区,相比Shen Qian 上次来的时候,已经发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black 的森严壁垒将整个老校区完全包裹,就在那高达十丈的壁垒之上,每隔十米都安装了一个巨型的探照灯。

  此时灯光全开之下,周围数公里内都称得上every delicate hair was completely shown 。

  道道fully armed 的silhouette 站立于city wall 之上,正是Initial Stage 被抽调来的Jiang Prefecture 本地驻军。

  此外,在这壁垒上空的暗夜中,Shen Qian 还依稀看到了数十道silhouette 正在高空中交叉巡逻。

  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老校区的戒备之森严远超Shen Qian 的想象,听余守巳话中之意,眼前这Steel Fortress 多半也就是the past few days 时间才建立起来的。

  Shen Qian 目光穿透之处,在壁垒的背后,依旧有无数军工正在加固着堡垒。

  他们加固的方式可不仅仅是搭建防御设施,其中还有数百个身穿长袍,明显spirit strength 之活跃异于common martial artist 的silhouette 穿梭其中,正在那壁垒上刻画着one after another formation mark 。

  “阵士?”

  Shen Qian somewhat 诧异。

  作为九大Secondary Profession 之一,阵士也不是太冷门,不过一次性出现这么多阵士,还是挺出乎Shen Qian 的预料的。

  其中不少,应该还都是high level 以上的阵士。

  看来Martial Arts 部对于这道A-Rank “门”的重视程度,比Shen Qian 想象的还要高。

  他的视线没有继续往内,因为在Shen Qian spirit strength 溢散的时候,分明接触到了一道更加浩瀚的spirit strength 。

  那spirit strength 覆盖整个堡垒,也已经察觉到了Shen Qian 的存在,再往里探测就有些不礼貌了。

  ……虽然不知道是哪位王侯在这里坐镇,但这相对陌生的感觉应该并不是Shen Qian 熟识的平阳伯。

  “止步!”

  车队开到堡垒东面的门户下,前方传来了驻守军士的高喝。

  Shen Qian 挥了挥手,数百辆装甲车也随之停了下来。

  守卫门户的Hundred-Men Commander 小跑着到了近前,在验过Shen Qian and the others 的证件后,朝Shen Qian 行了一个军礼。

  “沈少校您好,我是Jiang Prefecture 军Third Camp Hundred-Men Commander 任青,堡垒内空地不足,请将所有车辆停在外面,让鹿蜀营全军暂时候命,我带您去见Martial Arts 部的专员。”

  “好。”

  Shen Qian complied ,让尚佐通传军令后,他把江璇抱了下来,就带着刀九、祝殷红and the others 跟随任青一起进入了壁垒之内。

  除去外部的壁垒,里面除了正在搭建的临时营地外,入眼倒都是老校区熟悉的残破模样。

  entire group 来到临时营地的一处帐篷外,已经有数人在这里等候。

  见到Shen Qian 出现,那为首的Martial Arts 部中年官员并没有托大,而是直接迎了过来。

  “早听闻天才Shen Qian 之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那中年人laughed ,伸出了手,“我是Martial Arts 部特殊事务处理司副司长邬敬才,临时负责这里的防务,这几位都是我的同事……”

  “邬司长,您好!”

  Shen Qian 依次和几个Martial Arts 部的官员握手寒暄了一番。

  这几人之中,只有邬敬才的cultivation base 达到了Mountain And Sea ,不过realm 也不是太高的样子,至少Shen Qian 没有感受到什么威胁。

  “这就是那个和‘门’有联系的女孩吧?”

  邬敬才看了一眼Shen Qian 怀中的江璇。

  Shen Qian 略微警惕的nodded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邬敬才好像也没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兴趣,目光并未在江璇身上多做停顿。

  在Shen Qian 纳闷的时候,邬敬才继续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给鹿蜀营修建的营地还在建设之中,预计明早就会完成,不过沈少校和祝连长的住所倒是已经准备好了,祝连长,你看是不是先让我的同僚带你们去安顿一下?”

  Shen Qian 听出了邬敬才的话外之音,是想和自己单独交流,于是他冲祝殷红和刀九nodded ,随后将江璇交给了祝殷红。

  等祝殷红and the others 离开后,邬敬才脸上的笑容略微一收,“一纸调令突然将沈少校召集过来,想必沈少校也有不少疑惑吧?”

  “请邬司长解惑。”

  Shen Qian nodded ,也没有避讳。

  “和沈少校交接完之后我还得赶回去复命,我们边走边说吧,我先带你去看一看那道‘门’。”

  邬敬才看了一眼手环,随即向前引路。

  Shen Qian 刚刚跟上,就听邬敬才以一种随意的语气问道:“沈少校进入过这道‘门’吧?”

  ”oh?” Shen Qian heart startled ,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此话从何说起?”

  “hehe ,你可能不知道Martial Arts 部的特殊事务处理司是怎样的一个部门。”

  见Shen Qian 没有正面回答,邬敬才只是解释道,“我们,就是专门负责侦查和管理‘门’的一个部门,在武法部许多职权被逐渐取缔之后,你也可以理解为我们是唯一那个部门。”

  “挂靠在特殊事务司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超过了三千人,他们遍布全国各地,在耗费百年时光布置的Concealment Array 支撑之下,建立了一张隐晦而稳定的精神网络。”

  “而这张大网,就是专门用来监测所有‘门’的异动。”

  听着邬敬才的介绍,Shen Qian 也有些惊愕。

  超过三千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钩织的精神网络?

  覆盖全国的监测Formation ?

  亏他还以为,坐镇军武的平阳伯就是江中军武这道“门”唯一的屏障呢。

  “根据记录,江中军武重开之后,有十七人接触或是进入过那道‘门’,沈少校的名字也在其中。”

  邬敬才casually 的说道。

  话都说到这里,再否认显然就拿对方当傻子了。

  只是Shen Qian 听到除了他以外,之前竟然还有十六人可能进入过那道“门”,也是颇为震惊。

  “邬司长可有见到平阳伯?”Shen Qian 在回答之前,想了想还是问道。

  邬敬才先是startled ,随即了然道:“你是想知道是哪位王侯在这里坐镇吧,目前坐镇此处的是青城侯,据我所知,由于封印被破,大概是为了避嫌,平阳伯暂时离开了。”

  Shen Qian 一听是青城侯也就放下心来,这也是和大佬高交好的王侯,倒不用担心有什么顾虑了。

  “的确进入过一次。”Shen Qian nodded and said 。

  “既然记录没有出错,那我或许找对人了。”

  邬敬才也是relaxed 。

  “什么意思?”Shen Qian startled 。

  Shen Qian tone barely fell ,两人已经转过了一片倒塌的建筑,骤然开朗的视线之中出现的景象,让Shen Qian 暂时忘记了疑问。

  就在up ahead ,有一个方圆达到了千米左右的巨大圆坑。

  呈现某种规律状的波浪裂纹,由内往外,层层布满了深坑。

  那一片破碎的土地正中,在数盏探照灯聚焦的brightly lit 之下,一道高达百米的古朴门柱正矗立其中。

  white jade 为底、琉璃为顶,边缘隐约有golden 浮动,虽然满是裂痕和残破痕迹,却依旧难掩其恢弘imposing manner 。

  在门柱的下方,和泥土接触的边缘是一片虚无,其中竟然隐约能看到流动的白云。

  就好似,这道门户本来的位置并不是在这里,而是归属于高空之上,万里之极。

  门户的正中部位有一团不断旋转的漆黑星云,或者说更像是随时要择人而噬的漆黑vortex ,这正是完全打开的“门”。

  在门柱的正中顶部,一块牌匾上只有一个奇异的古篆字体,飘逸之中不减威严。

  “那个字念‘南’。”

  邬敬才或许是猜到了Shen Qian 在想什么,直接出声道。

  “南?”Shen Qian subconsciously 接话道,“South Heaven Gate ?”

  “如果它通往的次元确实是传说中那个Celestial Court 的话,那它就是South Heaven Gate 。”

  邬敬才nodded and said 。

  Shen Qian 一时默然,他进入过其中,自然知道其中是何等景象。

  也就是说,眼前这道在封印破除之后展露了完全体的“门”,极有可能就是真正的South Heaven Gate !

  它通往的,是流传华夏千万年最古老的传说。

  “为什么没有再次封印它?”

  还隔着several hundred meters 远都隐约感受到了那vortex 的吸力的Shen Qian ,忍不住问道。

  “因为已经封不了了。”

  邬敬才说着一抬手,一道完全由Spiritual Qi 汇聚的洪流就朝着那天门strikes 而去。

  然而洪流刚刚到了十米外,只听风声呼啸,无数黑雾好似appear out of thin air 一般,汇聚成了一只大手,将洪流一把抓碎。

  Shen Qian 瞳孔一缩,认出了那些黑雾,正是前些时日缭绕天空的奇异能量。

  “这些好似是从星空之中分裂出来的mysterious energy ,牢牢护住了这道‘门’,再加上‘门’本身附近充斥的时空乱流,王侯也束手无策。”

  邬敬才叹息一声道。

  “那邬司长让我前来的目的是……”

  “调鹿蜀营前来镇守只是顺便为之,想要解开这道‘门’的隐秘,恐怕需要请沈少校亲自走一趟。”

  邬敬才终于转过身来,said resolutely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