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71

  “你是说……让我进去?”

  Shen Qian 惊讶的转头道。

  他怎么也didn’t expect ,邬敬才的真实目的竟然是这个。

  “是。”邬敬才nodded and said ,“这扇‘门’的开启是先兆,意义重大。”

  “怎么说?”Shen Qian 挑眉。

  “所有的浩劫都不是随机发生的。”

  邬敬才手在半空一抹,一副虚幻的书卷便出现在了Shen Qian 面前,Shen Qian 没来得及看清封面上是什么字眼,邬敬才已经开始翻动。

  他只隐约注意到,在扉页上好像印着“绝密”两个字。

  “最早可以追随到公元2022年末的时候,Spiritual Qi 复苏伊始,那是第一批‘门’出现。”

  邬敬才翻到某一页,那上面有发光的字体讲述着两百多年前的历史。

  只是相比起Shen Qian 背过的历史课文,那上面多了许多详尽的数据和标注。

  “事后我们统计,虽然有些数据未必准确,但大体还是能看出一些东西,最早开启的来自全球各地的三十五道‘门’,都是D-Rank 。”

  “Thirty Three Heavens 后,又有六十一道‘门’开启,this time ,以C-Rank 居多。”

  “再然后是B-Rank ,A-Rank ……”

  邬敬才说到这里,Shen Qian 已经明白他想表达什么了。

  “你是说,‘门’的大规模开启都是遵循某种规律?”

  Shen Qian 眼睛一眯。

  “是不是规律不好说,但可以肯定,它们的背后一定存在着某种内在联系。”

  邬敬才笑笑,接着翻篇道,“一百一十二年前,Seven Star Alignment ,十‘门’洞开,那一次的十道‘门’等同于复苏了一个叫做远古的时代。”

  “有不少人,比如你的八Senior Sister 和你们江中军武的Vice Principal ,都是那一次混乱之后出现的新居民。”

  Shen Qian 沉吟不语,他没记错的话,是谁说过,Torch Dragon 也是那次之后才出现的恐怖生物。

  “this time ,我们将面临的,也许是前所未有的最多道‘门’同时开启。”

  邬敬才叹息道,“作为前兆开启的第一批‘门’中,只有江中军武的‘门’是A-Rank ,它或许能告诉我们一些真相,我们特殊事务司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

  “那你们为什么不派人进去?”Shen Qian 不解道,“我相信你们的人手应该很充足才对。”

  “我已经试过了,但我们派出的powerhouse ,根本都无法接近这道‘门’。”

  邬敬才helplessly said ,“这道‘门’的开启已经超过了七十二个小时,我们也早就将这里围守,但到目前为止,这道‘门’都没什么动静,也没有任何生物从里面走出。”

  “这不符合常理,所以才要更加慎重。”

  回头看着那不断旋转的Primal Chaos 星云,Shen Qian 摇头道,“邬司长,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我确实进入过这道‘门’,但那已经是好几个月以前了,以我现在的realm ,只怕也很难通过这道‘门’……”

  “你是说那Mountain And Sea 以上不可入的限制?”邬敬才骤然打断道。

  Shen Qian nodded ,倒不奇怪为什么对方也知道这条限制。

  毕竟这Martial Arts 部的特殊事务司连哪些人进去过都能摸得清清楚楚,一些基本的规则更应该了然于胸。

  “门”的等级不同,都会产生各种规则桎梏。

  有些“门”,反而是realm 越强的人越无法通过。

  江中军武的这道“门”,限制就是Mountain And Sea 以下,当时澹台沁为了进入这道“门”,都在不得已之下只能以Avatar 进入。

  “有些东西Shen Qian 同学可能不太了解,‘门’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邬敬才hehe 一said with a smile ,“‘门’的分级,只是以其背后world 的浩瀚程度和Spiritual Qi 等级划分,也就是通常而言的,等级越高‘门’越危险,但每道‘门’的通过之规,却并非一定。”

  “就拿你眼前这道‘门’来说,它限制的可从来不是realm 。”

  “不是realm ?”

  Shen Qian 错愕道,“何以见得?”

  “当年蛊惑江承夜的那个demoness ,就是Mountain And Sea 以上的存在,她为什么能进入这道‘门’?”

  似是看出了Shen Qian 的不信任,邬敬才又缓缓道,“好,就算那个例子比较远,我再说一个近一点的好了,就在四天之前,‘门’刚刚开启的时候,已经有两人进入了这道‘门’。”

  “而这两个人,Shen Qian 同学都很熟悉。”

  “谁?”Shen Qian 一愣。

  “Shen Qian 同学可以自己看。”邬敬才说着一挥手。

  zi zi !

  在这圆坑的all around ,骤然有一道隐蔽在地底的huge array 炽亮起来,one after another 电弧流窜其中,随后朝着中间汇聚。

  “这就是我们特殊事务司用来监控各道‘门’的手段之一,它可以储存最近七天的影像。”

  随着邬敬才话音落下,在Formation 的末端,一个结构复杂的光球被汇聚的电弧激活,向上空延伸出了一段三维投影。

  投影之中显示的,正是江中军武这道“门”的影象,只是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干扰,画面很不稳定。

  但在那不知名时间段的影像中,依稀可以看到,一道巨大的white jade 门户正从之前的废墟上拔地而起。

  也就在white jade 门户中央的旋转星云刚刚成形的时候,一道身穿black clothed 的silhouette 破空而来。

  这人背对着Shen Qian ,开始看不清他的模样,直到all around 的黑雾自动散开,那人在没入vortex 之前,突然好似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回过了头来。

  熟悉的五官,只是眉心的地方多了一道狰狞印记,让他的面目显得森然。

  “王朔!”

  Shen Qian 身躯一振,怎么都didn’t expect ,邬敬才口中那率先进入了这道“门”的人,竟然是王朔!

  而他的惊讶还不止于此。

  因为就在王朔的身形消失在“门”后不久,不多时,又有一个身穿black skirt 的绝美女子飘然而来。

  她表情复杂,在那“门”前伫立良久,才像是下定了决心,直接没入其中。

  bang!

  隐约间可见vortex 之中thunder 闪烁,但她的silhouette 还是义无反顾的消失在了其中。

  “澹台……”

  影像至此在一阵摇晃之后终于彻底溃散。

  “可惜,我们的实时影像就记录到了这些,之后就因为黑雾的干扰彻底崩溃,直到昨天才重新修复好。”

  邬敬才indifferently said ,“现在Shen Qian 同学应该能理解我所说的了吧?”

  Shen Qian 一面震惊于王朔和澹台沁竟然已经相继进入了这道“门”,怪不得自己最近都联系不上澹台沁,但又同时有些困惑。

  “为什么?”

  澹台沁是不是Avatar 不好说,但王朔绝对是本体,刚刚和对方打过交道的Shen Qian ,自信自己绝不会认错。

  可王朔的cultivation base ,也早已breakthrough 了Mountain And Sea 。

  这不科学。

  Shen Qian 之所以笃定这道“门”只有Mountain And Sea 以下的Martial Artist 才可进入,不仅仅是因为这是澹台沁的说法,更因为他自己踏入过天境,他可是知道天境的outer circle area 有什么东西存在。

  量天秤!

  准确的说,是量天秤的秤砣部分!

  那是超越了普通灵能武器的Divine Item ,以Shen Qian 现在的见识,可以将之划分到绝强的“星辰级武器”这一行列。

  量天秤改变了天境的规则,凡是Mountain And Sea 以下进入都会遭受镇压。

  那时江承夜和自己一战,也不得不强行封印了自己的部分实力。

  难道说,是因为量天秤那里出了什么变故?

  “伫立在你眼前这道‘门’尤为特殊,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可以断定它限制的并非是realm ,更像是……”

  邬敬才皱眉想了一会,才斟酌着说道,“更像是它在summon 。”

  “summon ?”正在沉思的Shen Qian astonished 抬头。

  “可能这个用词也不太准确,但能进入这道‘门’的Martial Artist ,冥冥中和这道‘门’都存在着某种联系。”

  邬敬才paused 又补充道,“这个推测,也是来自于部长的指点,我们会找上你,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部长隐晦的推荐。”

  “吴部长?”Shen Qian 这下不信也不得信了。

  作为Martial Arts 部长,吴炜掌握的隐秘必定更多,他敢这样说,一定是有着某种依据。

  “虽然影像被破坏,但从种种迹象来看,澹台沁和王朔极有可能并不是唯二已经进入了这道‘门’的人。”

  邬敬才又说道,“事实上就在两个小时以前,还有人试图越过半空的防线接近这道‘门’。”

  “谁?”Shen Qian 一惊。

  “不知道,那人也是Mountain And Sea 中的绝powerhouse 。”

  邬敬才shrugged ,有些头疼的道,“每次‘门’开启,都会引发很多未知的变数,Martial Arts 部也不是万能的,脱离掌控的Martial Artist 实在太多,甚至……”

  甚至什么邬敬才没有说,但他却做了一个向上抬头的动作。

  Shen Qian 没有接话,但已经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其实Martial Arts 部最无法掌控的群体,恰恰是华夏站在pinnacle 那群人。

  王侯!

  当realm 抵达一定层次,他们所追求的已经完全异于ordinary person 。

  别说眼前的邬敬才了,就算是如今接触王侯已经极多的Shen Qian ,也不敢肯定他能猜到王侯们在想什么。

  “江璇和这道‘门’也有着联系,这么说,她也是能进入这道‘门’的人吗?”

  Shen Qian 抬头,重新looked towards 那古朴门户,muttered 。

  而除了王朔和澹台沁,又还有谁试图进入或者说已经进入了这道“门”呢?

  吴炜想要让自己进入这道“门”,真实原因真如邬敬才所说,只是去调查一个真相吗?

  ……

  呼啸的风雪卷起了漫天的白雾,和高空之中飘荡的黑雾形成了某种奇异的对比。

  就在那黑白一线之间,矗立着一座苍茫的mountain range 。

  它蜿蜒匍匐,有着最深邃的峡谷和最美丽的棱角,即便是禁区恶劣无比的环境,竟也无法遮掩它的神峻。

  它伫立在这片无人区,已经不知道是万年或是亿年。

  如果在网上票选禁区最值得去的“旅游景观”,它一定会排在前三。

  它就是坐落于华夏西部,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撑起了西部山系主干的Kunlun Mountains 。

  只是自Spiritual Qi 复苏以来,Kunlun Mountains 也早已成为了禁区之中的禁区,不提它那比以前恶劣了千百倍的环境,但是mountain range 之中everywhere 的兽吼声,也在提示着“生人止步”。

  而此时,在Kunlun Mountains 东部most peak jade bead 峰上,无尽风雪席卷之中,却正有两道纤瘦silhouette 逆势而行,不断向着顶峰攀登。

  这two figures 远远看起来明明渺小无比,但all around 比刀子还锐利的风雪却根本无法接近她们。

  走在前方的azure clothed woman 或许是终于看到了顶峰的轮廓,她一伸手拉住了后方穿着daoist robe 的女子,脚下一点,两人的身形便骤然间越过千米,轻飘飘落在了峰顶之上。

  狂风袭来,衣裙贴身,显露出了两人身体的美好弧线,也让后方的daoist robe 女子cried out in surprise ,连忙紧紧抓住了衣衫的下摆。

  “Eighth Junior Sister ,这里又没有别人,你还担心走光啊?”

  azure clothed woman 见状好said with a smile 。

  daoist robe 女子脸颊一红,嗫嚅着speechless 。

  程青青知道纪弱水的性子,也就不再调笑,只是said resolutely :“我们已经到了,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en. ”

  纪弱水hearing this 有些愣怔,随即坚定的nodded 。

  “Eighth Junior Sister ,我不知道你还有多少记忆,但重新活跃的‘门’可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时空时空……那是teacher 也未必完全参透的事情。”

  程青青轻声道,“此‘门’一开,谁也不知道等待你的是什么。”

  “当初teacher 将你带回Heavenspan Pagoda ,虽然没有expressly prohibited ,但其实unnoticeable influence 之中,他等同于对你禁了足,这只能说明,teacher 并不赞成你再回到这里。”

  “我……”

  纪弱水原本还有些犹豫,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原本柔弱的神色骤然坚定了起来。

  “我不想再muddleheaded 了,也许就像心里一直响起的那个声音一样,我也能帮上忙的……”

  程青青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怜惜的抚弄了一下纪弱水的青丝,“既然如此,那开始吧。”

  纪弱水nodded ,在狂风之中轻轻闭上了眼睛。

  weng!

  苍茫mountain range ,漫天风雪,随着纪弱水这一闭眼,竟是在刹那间凝滞。

  轰隆隆!

  Heaven and Earth 摇晃不息,隐隐约约间,一道white jade 门户在Kunlun Mountains 脉的上空显现出来。

  那门户洞开,其中有Immortal Crane 飞舞,有苍翠成林,又见碧波闪烁,golden light 万道,恍若Immortal Realm 。

  纪弱水的面目在那“仙门”的映照下,恍惚间也变得威仪万千起来。

  那一瞬间的绝世风华,竟是连程青青都忍不住为之沉醉。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