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72

  “你要进去?!”

  壁垒的city wall 上,正在指挥着一连军士布防的祝殷红hearing this ,不可置信的cry out in surprise 。

  “不出意外的话,是的。”Shen Qian 颔首,“九连的人就交给你了。”

  “你要singlehanded 杀进去?”祝殷红更是惊愕,“那可是一道A-Rank ‘门’,你疯了!”

  “你知道这里面的world 有多辽阔吗,就算我带着整个九连冲进去也无济于事。”

  Shen Qian 摇头,“even more how ,ordinary person 也进不去。”

  “是军武之令?”祝殷红咬着嘴唇道,“或许我能帮你……”

  “不用了,没有谁给我下令,只是……好像我不得不走这一遭了。”

  Shen Qian 赶紧拒绝,他隐约知晓祝殷红的家世也not simple ,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在江中军的精锐营中执掌一连。

  但这道A-Rank “门”的情况远比祝殷红想象的要复杂,很多事他也无法直说。

  澹台沁、江璇、Ding Yi ……好似他周围的人都跟这道“门”扯上了莫名的联系,Shen Qian 想要解开一些疑惑,就只有亲自进入探查这一条路。

  “Shen Qian ,活跃的‘门’完全是另外一个概念,我不认为你非要去冒险。”

  祝殷红显然也知道一些内幕,还在不停的劝说。

  “我知道,我会小心。”Shen Qian said with a smile ,“放心吧,就算是王侯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也没有那么容易。”

  “那我和你一起去。”祝殷红略微沉默之后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根据邬司长所说,Martial Arts 部和军部的征召令已下,这两天会有不少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赶来,邬司长已经回去复命,你得留下来坐镇。”

  Shen Qian 摇头道。

  “有青城侯在这里,我在不在差别不大。”祝殷红坚持道。

  “这是命令!”Shen Qian 只得严肃道。

  虽然祝殷红大概率也进不去,但in order to guard against the unexpected ,Shen Qian 只能拿出强硬姿态。

  “……是。”祝殷红和Shen Qian 对视了几秒,见Shen Qian 毫不退让,她转头looked towards 远处,红着眼眶咬牙道。

  成功劝退了祝殷红,Shen Qian 这才sighed in relief 。

  他现在头疼的是另外一件事。

  其实以Shen Qian 本来的性格,真要进入这道如今情况不明的“门”的话,他必定会做好万全准备。

  比如,至少将Avatar 真正提升到王侯实力再说。

  但这里面却有一个很扯淡的点。

  无论这道“门”是基于什么样的规则在拦截Martial Artist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王侯是极难通过这道“门”的。

  平阳伯以及后来的青城侯都已经尝试过数次,却都引起了“门”的剧烈排斥。

  “门”本质上是一种时空乱流组成的次元通道,以王侯之躯强行闯入的话只会导致时空崩塌,引发灾难性的后果。

  会不会毁了“门”不好说,却有可能先将江中军武的方圆千里raze to the ground 。

  Shen Qian 担忧,他的Avatar 若真正transformed into 王侯,也会被这South Heaven Gate 强行阻拦。

  所以想来想去,最稳妥的办法,还是维持现状,先让Avatar 也能通过这道“门”再说。

  “连长!”

  壁垒下方突然传来了尚佐的呼喊声,Shen Qian 循声看去,却见疾奔而来的尚佐loudly shouted :“Young Lady Jiang 醒了!”

  江璇醒了?

  Shen Qian 精神一振,正要飞身而下,只听半空骤然传来“轰隆”一声,紧接着有毁灭性的气浪assaults the senses ,竟是震得整个钢铁壁垒都摇晃不已。

  “警戒!”

  Shen Qian 一惊,一面稳住身形,一面大声号令道。

  他抬头looked towards 漆黑的夜空,Eyes of Truth 启动,Shen Qian 的目光瞬间穿透了无尽迷雾,看到了那千米高空的景象。

  只见狂流涌动之中,正有一个布衣男子屹立半空,他手掌挥舞间,便有无数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汇聚而来,化作一根根hundred zhang 高大的Azure Bamboo ,以万钧之势朝着all around 的虚空鞭打而下。

  而在那模糊的虚空内,Shen Qian 又看到了数只遮天大手,每一只大手都延伸百里,gently clapped ,虚空便有坍塌之势,随之碎裂的,还有那Spiritual Qi 幻化的Azure Bamboo 。

  青城侯!

  Shen Qian 心中震动,一眼就认出了那布衣男子正是坐镇此处的青城侯。

  而那些看不清主人的遮天大手,毫无疑问也是来自王侯。

  而且……好似不止一个。

  Shen Qian 分明感受到了完全迥异的气机,只是那些气机好像都做了某种遮掩,让人辨不清源头。

  “堂堂王侯竟也藏头露尾,何不直接现身与吾一战!”

  青城侯讥讽的声音响彻夜空。

  “本侯只是受人之托,拖住你片刻罢了,既非Life and Death Battle ,青城侯,你又何必动气?”

  一个音色难辨男女的声音indifferently said 。

  “你们当真以为这条‘路’走得通吗,文远早就说过,那无异于与虎谋皮,自取灭亡!”

  青城侯怒道。

  “不试试,又怎知晓是何后果?”那声音remain unmoved ,“还是说,你this Duan 有何良策可行?”

  Shen Qian 正沉浸于这罕见的王侯交锋,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由startled 。

  路?

  是那Martial King 之路吗?

  Shen Qian 正心中一动的时候,耳边响起了祝殷红焦急的呼喊。

  他收摄心神,意识从高空回归,祝殷红的声音也清晰起来。

  “……有人在强闯那道‘门’!”

  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就见壁垒之中早已是一片乱象。

  除了壁垒上还在警戒的军士,老校区的低空中,已有上百道silhouette 正在交手。

  Essence Power 纵横,黑暗的夜空都不时被那道道来自于高阶martial skill 的绚丽色彩所点亮。

  其中一部分人是Martial Arts 部留守的powerhouse ,但入侵者的数量显然更多,只是他们似乎并没有杀人的心思,在打退了留守的Martial Arts 部powerhouse 后,就朝着老校区的深处掠去。

  Shen Qian 转头四顾,黑夜之中,似还有更多silhouette 在朝着这边涌来。

  “怎么会冒出这么多Mountain And Sea ?”

  Shen Qian 眉头大皱。

  “不知道,他们好像已经潜伏了很久,Shen Qian ,我们怎么办?”祝殷红anxiously said 。

  “让军士原地留守,拦截普通Martial Artist 即可,你也别掺和了,拦不住的。”

  Shen Qian 想起邬敬才的态度,不由摇头,他隐约感觉Martial Arts 部已经对如今的局面有所预料,否则一道A-Rank “门”,又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点powerhouse 在镇守?

  吩咐完祝殷红后,Shen Qian body moved ,直接拔地而起。

  “Shen Qian ,你去哪!”

  祝殷红疾走两步,但却根本跟不上Shen Qian 的速度。

  “去找答案。”

  Shen Qian 摆了摆手,不等祝殷红再问什么,silhouette 已经彻底隐没在夜空。

  ……

  oh la la !

  临时营地的一处帐篷前,Shen Qian 赶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守在门口的刀九,顿时relaxed 。

  刀九既然follow closely ,那应该是没什么意外发生。

  刀九也看到了飞来的Shen Qian ,他朝帐篷里面说了句什么,随即掀开营帐,露出了其中正有些苍皇的少女。

  “Shen Qian !”

  看到Shen Qian 出现,江璇面色一松,随即便是惊喜。

  “你没事吧?”

  Shen Qian 落地,直接被激动的江璇抱住。

  “我没事。”江璇摇头,随即想起了什么,anxiously said :“那道‘门’……”

  “我大概都知道了,你怎么会半夜跑到那道‘门’附近,你还记得吗?”

  Shen Qian 问道。

  以江璇的cultivation base ,竟能无惊无险的穿越禁区来到江中军武的老校区,这本身也透着些不可思议。

  “我也不知道,就是脑海中那个声音好像把我的心神都占据了,等我清醒的时候已经在这里了……”

  江璇有些无助的说道。

  “刀九,你去帮祝连长,我不在的时候,你听尚佐的命令行事。”

  Shen Qian 沉吟过后,吩咐了刀九一句,随即一拉江璇的手掌,转身就朝着“门”所在的方向掠去。

  一路上can be seen everywhere 正在交手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Shen Qian 目光掠过,所见大多是一些陌生面孔,他也懒得插手,只是加快了速度。

  数ten breaths 之后,Shen Qian 已经带着江璇来到了“门”附近。

  当视线逐渐清晰的时候,Shen Qian 又是complexion changed 。

  碎裂的圆坑之上,那古朴的巨大门户不知何时竟又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之前只是居于门户正中的好像星云一般的vortex ,此时竟是又扩大了数倍,与此同时,那jade stone 堆砌的门柱上,也出现了道道mysterious 的符咒,正散发着炽亮的rays of light 。

  在Shen Qian 凝视它的时候,那些符咒依旧在不断往外扩散。

  不知为何,只是盯着这道“门”,Shen Qian 竟都有些莫名的悚然。

  就像是它突然有了某种life force 一般,正在逐渐苏醒。

  咻!

  半空之中突然有一道身形踉跄的silhouette 疾速掠来,他身上滴落着泛golden 的鲜血,但他恍若未觉,只是死死盯着那发光的门户,越来越近。

  “胡大爷?”

  Shen Qian 一眼认出这人正是胡非为,不由喊了一声。

  对方却全然忽略了Shen Qian 的喊声,在Shen Qian 刚想靠近的时候,他的身形好似骤然受到了某种巨大吸引,速度瞬间快了数倍不止,以一种扭曲姿态直接没入了那vortex 之中。

  “Shen Qian ……”

  Shen Qian 还在愣神的片刻,手腕突然一松,一旁的江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是直接挣脱了Shen Qian 的手腕,然后梦魇般朝着那门户疾奔而去。

  Shen Qian body moved ,瞬息出现在了江璇身前,刚想拦下对方,他自己却反而率先僵住了。

  我靠!

  Shen Qian 心中大骂,system 这时候突然上线是要干嘛?

  下一秒Shen Qian 就知道了。

  他不仅没有拦住江璇,反而是将江璇拦腰一抱,竟是纵身一跃,直接朝着那South Heaven Gate 冲了过去。

  “‘门’内……有吸引system 的东西?”

  已经沉寂了许久的system 骤然有了动作,Shen Qian 也只能放弃挣扎,任由自己将自己送进了那代表未知的门户之中。

  不过在被星云吞噬前的最后一刻,Shen Qian 还是赶紧以心神沟通了一下Avatar 。

  就见半空之中illusory shadow 一闪,一道几乎看不见影踪的silhouette 也紧随Shen Qian 之后,一起进入了vortex 之中。

  “zhi zhi !”

  不远处有一只通体雪白的大猴狂奔而来,奋力一跃之下,险之又险的抓住了Shen Qian Avatar 的一角,也跟着进入了vortex 。

  借助着Avatar 回头的视野,在最后时刻,Shen Qian 隐约看到夜空之中又有一道silhouette 朝这边疾掠而来,即便看不清面目,但那身形,却是如此熟悉。

  next moment ,Shen Qian 的意识被时空乱流彻底吞没,他眼前一黑,也随之失去了所有感观。

  ……

  不知名的虚无之中,Shen Qian 在不断飘荡。

  起初all around 还有些朦胧的光亮,但不知为何,那些光亮却是在一处接一处的消失。

  当无尽的黑暗终于席卷而来,Shen Qian 开始subconsciously 的挣扎。

  眼看他就要被彻底吞噬,脑海深处骤然传来的刺痛,让Shen Qian 瞬间惊醒过来。

  hua!

  水流的侵袭中,Shen Qian 猛地从正中冒出头来,随即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是哪?”

  Shen Qian 的眼眸深处,满是茫然的神色。

  他正漂浮在一面湖泊中央。

  这湖泊蔚蓝无垠,好似一颗巨大的宝石,镶嵌在一片青青草地之中。

  即便Shen Qian 没什么概念,也被眼前绝美的景色震撼了刹那。

  随即脑海深处的刺痛让他抱住了头颅,隐隐约约间,Shen Qian 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自己。

  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不知过了多久,Shen Qian 终于听到了它在说什么。

  “system ?”

  Shen Qian 依旧茫然,只是喃喃念道着这两个字。

  数秒过后,他终于想起了什么。

  “Jing City ……Shen Qian ……对,我有一个system ……天境……”

  就像是一根尖针刺破了屏障,潮水般的记忆灌注而来,终于让muddleheaded 的Shen Qian 彻底清醒过来。

  在眼神restored to sobriety and calmness 之后,他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刚才……竟然失忆了?

  没错,如果不是system 强行唤醒了他,他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忘记了自己是谁,也忘记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以他二禁的spirit strength 来说,这就像fantasy story 一般,但也正是如此,Shen Qian 内心的警觉才前所未有的提高到了最大。

  oh la la !

  水流漫天中,Shen Qian body moved ,在体内重新恢复了流动的Essence Power 支撑下破空而起。

  他举目四顾,随即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这里……真的是他记忆之中的那个天境?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