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73

  Shen Qian 是来过天境一次的。

  那时他为了在Mountain And Sea 之前就拥有Essence Power ,在system 的指引下跨过了平阳伯留下的封印Formation ,和澹台沁一起闯了进来。

  但,Shen Qian 记忆之中的天境,分明是一片苍凉,到处都是残骸和岁月留下的腐蚀痕迹。

  而此刻出现在Shen Qian 眼前的这个地方,却是如此的生机勃勃,magnificent 。

  没有坐标存在,Shen Qian 也不知道他身处何地,在他脚下,是他刚刚醒来时的那方blue 湖泊。

  呈现月牙形状的宽广湖泊,镶嵌在堪堪足尖高大的绿色草地上,湖水幽深,但却无法阻拦Shen Qian 的视线。

  就在那湛蓝的湖水之中,有着一条条Shen Qian 根本叫不出名字的彩色鱼儿在游动。

  它们不同于Earth 上Shen Qian 已知的任何品种,细密的鳞片却组合成了种种美好的形状,最重要的是,在它们的体表都不时有好似彩虹一般的Spiritual Qi 溢出。

  Shen Qian 还是第一次见到体内飘荡着Spiritual Qi 的生物。

  湖水更深处还隐藏着一些大型的水生物种,有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好像水母一样的大鱼,在静止不动时恍若宝石,也有长得像是鹿一样的四足兽,正在水底悠闲的寻觅着什么。

  目光离开湖泊,举目四顾,衔接草丛的是一片片好似被修饰过的苍翠树林以及矮山,更远处影影绰绰中可见一些楼阁殿堂之类的建筑,在飘渺的雾气中faintly discernible 。

  最重要的是,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everywhere 的,比之Earth 浓郁了数倍不止的Spiritual Qi 。

  一些Spiritual Qi 沉淀的地方因为密度的关系,已经雾化,更将眼前的空间渲染的如梦似幻。

  若非十分确定自己没有走错“门”,Shen Qian 几乎不敢相信这里是他曾踏足过的那片world 。

  虽然……眼前这个好似Immortal Realm 一般的地方,更加符合“天境”或是传说中的“Celestial Court ”之名。

  可是,明明是同一道“门”,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

  Shen Qian 蓦地想起在进入之前,那South Heaven Gate 上好似复苏一般出现的道道mysterious 符咒。

  “活跃的‘门’才会引起这种变化吗?”

  Shen Qian 的脑袋还有些类似宿醉之后的胀痛,但他却不得不努力去理顺其中的关系。

  只是相较之下,Shen Qian 的经验显然还欠缺了一些。

  迄今为止,排除天境,他真正进入过的“门”也就是灵巫world ,还有那次在Jing City 之外,无意闯入的Goddess 墓。

  不过那Goddess 墓根据high level scholar 苑幼的说法,更像是被“门”侵蚀的world 。

  Shen Qian 皱眉想了想,随即闭上眼睛想要感应Avatar 的位置。

  进来的时候明明一起的,但在通过那道“门”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Shen Qian 此时和Avatar 的联系已经变得极为模糊。

  他以spirit strength 切换到Avatar 的视角,却发现Avatar 好像被困在了某个地方,竟是unable to move 。

  不仅如此,Avatar 的意志也变得有些浑噩,迟迟无法清醒过来。

  Shen Qian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和Avatar 此刻所在的位置相隔极为遥远,而且像是有什么东西横亘在中间,导致那种联系变得异常微弱。

  尝试了数次,依旧无法唤醒Avatar ,Shen Qian 只能暂时放弃。

  抱在怀中的江璇莫名失踪,还有他没记错的话,帝猴好像也跟着他溜了进来,但此时也并不in the vicinity 。

  而上次Shen Qian 和澹台沁进来的时候,两人分明还被传送到了同一位置,他一时间也不确定这次的变化,原因到底来自哪里。

  Shen Qian 正决定去最近的建筑物看一看,蓦然间,云雾之中隐有盔甲碰撞的声音响起,Shen Qian 脸色微微一变,四下看看,最终还是“扑通”一声没入了水中。

  将身形隐匿于一片鱼群之下,Shen Qian restraining aura ,只剩下眼睛还散发着淡淡golden glow 。

  不过在那些发光的鱼儿遮掩下,几乎看不出什么异常。

  在Shen Qian 的视线之中,随着云雾拨散,有约莫百人左右的青铜Armored Soldier ,在一个全身银甲的将领的带领之下踏空而来。

  衣甲鲜亮,兵刃闪光,这群Armored Soldier 身上透出的凛然威势,即便是鹿蜀营的精锐也有些比之不及。

  而那为首的银甲将军,举手投足间更是流露出了一股强大imposing manner 。

  “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

  Shen Qian 瞳孔一缩,一眼就认出了这些他曾经打过交道的存在。

  但Shen Qian 心中却极度震惊。

  因为他交手过的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只不过是一群walking corpse ,或许还有一部分残留着微弱的意识,但总体而言,比起zombie 也没有好上多少。

  但出现在Shen Qian 眼前的这群天兵和一个天将,却都是目光湛然有神,肢体完好无损。

  这怎么可能?

  更让Shen Qian 觉得扯淡的是,他们驻足在湖泊上空,竟是还有交谈。

  当Shen Qian spirit strength 延伸,就听到了一部分的谈话内容。

  “……统领,不在这里。”

  “根据接引宝殿的指示,是有一个逃离的升仙者在这附近,继续搜寻!”

  “是!”

  “王母历劫归来,Heavenly Emperor 欲大宴Immortal Palace ,决不可在这时候出任何setback ,否则我们都会被打入thunder pool ,consigned to eternal damnation 。”

  似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后果,天兵们都是身躯一震,随即又在那银甲天将的带领下往前去了。

  直至他们已经消失在了视野中,Shen Qian 扒拉掉了在他身上吐泡泡的那条蠢鱼,重新从湖水中冒了出来。

  而Shen Qian 脸上,却依旧残留着震惊和不解。

  这群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不仅活了过来,而且还完全恢复了意识,他们谈话的内容中透露出的信息则更加terrifying 。

  王母……Heavenly Emperor ……

  Shen Qian 很希望那群天兵是在跟他开玩笑,但怎么看他们都不像是群演。

  假设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那这次事情就大条了。

  他竟然进入了一个完好的天境?

  还是说……

  似是想到了某种可能,Shen Qian 不禁complexion changed 。

  总不会他无意中又一次跨越了时间长河吧?

  虽然他进入的明明是一道“门”,记忆之中并没有碰触到时间长河。

  “‘门’可以分割world ,也可以颠倒时空,让神话复苏,让传说再现……”

  Shen Qian 想起了一种关于“门”的理论,喃喃念道了几遍,却依旧不敢确定他到底是闯入了一个复苏的神话,亦或是神话本身。

  不过不管怎样,Shen Qian 都不能继续在这里逗留了。

  那些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口中的“升仙者”应该指的就是他,也就是说,他已经上了这些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的黑名单。

  trifling 百人自然对Shen Qian 构不成威胁,但Shen Qian 是知道这些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的真实数量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些活过来的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实力明显比Shen Qian 之前遇到的活死人强了不止一个台阶。

  光是那些铜甲天兵,都有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实力,而银甲天将,则百分百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上。

  曾经镇压这天境外围的量天秤,Shen Qian 感应不到它的气息,却不知道是消失了还是去哪了。

  身形脱离了湖泊,Shen Qian 往远处视线之中出现的那片宫殿急速掠去。

  想要弄清楚这里到底是不是所谓的天境,Shen Qian 显然要搜集更多的信息。

  ……

  约莫十来分钟后,在一片飘荡在云雾中的宫殿附近,Shen Qian 无声无息的露出了身形。

  他此时的面色却并不轻松。

  本来虽然视线之中的这片宫殿极为遥远,但以Shen Qian 的速度,也不该耗费这么久的。

  可偏偏,一路上他遭遇了至少六七波的天兵巡查。

  那些天兵目标明确,明显就是在搜寻他。

  这不得不耗费Shen Qian 极大的精力去躲避,所以磕磕绊绊之下,直至此时他才终于来到了这片宫殿附近。

  他隐约感觉那些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好像有什么特殊方法追寻他的位置,只是Shen Qian 还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暂时收起杂乱心思,Shen Qian 打量起眼前这片伫立在半空之中的宫殿来。

  天境的宫殿几乎都是建设在in midair ,这倒不足为奇,从离地的位置来说,眼前这片宫殿在天境的地位只怕很是一般。

  上次澹台沁给Shen Qian 讲解过一些记忆中的常识。

  天境most important 的建筑群落,就是三十六宫以及七十二殿,居住着天境的诸多正神。

  apart from this ,还有一些散落四方的Secret Realm 险地,是一些Divine Beast 的居所。

  但天境极其浩瀚,又不止这么一些所在,毕竟天境除了Immortal God ,还有广大的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以及那些Fairy 仙女之类的。

  Shen Qian 开始怀疑眼前这片宫殿就是寻常仙女居住的地方,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这片宫殿的占地之大,甚至超过了Shen Qian 去过的瑶池宫。

  但诡异的是,这么一大个宫殿,却又没有任何的天兵镇守。

  怀着满心疑惑,Shen Qian 开启Eyes of Truth ,确认这片宫殿没有什么防护Formation 之后,直接body flashed ,落到了宫殿的正门。

  所幸,这里倒是悬挂着一个牌匾,上书三个大字。

  只是那种古篆字体又有些超出了Shen Qian 的认知,Shen Qian 只能连猜带蒙,勉强认出了中间的应该是一个“马”字,另外两个字就有些抓瞎了。

  进入great hall 的正门,好似穿透了某种阻隔,激昂的嘶鸣声传入了Shen Qian 的耳中。

  “这是……马叫?”

  Shen Qian 有些愣神,快步向前,又越过了一个应该是接待用的前殿之后,眼前suddenly 开朗,出现了一片极其宽阔的草场。

  Shen Qian 这才明白为什么这宫殿会修建的如此宽阔,竟是一个用来养马的地方。

  视线前方,那茵茵草地之上,此刻正游荡着数千匹马儿。

  那些马儿比Shen Qian 寻常所见都高大了一倍,还有部分grow pair of wings ,神峻异常。

  “养马的地方……Imperial Stable Guard ?”

  Shen Qian suddenly 醒悟,也终于知道那三个字该念什么了。

  正在Shen Qian 咂嘴的时候,忽的有一道佝偻silhouette 拎着一个大桶从草场中穿行而过,向着Imperial Stable Guard 的深处行去。

  “胡old man ?”

  Shen Qian 何等目力,即便隔着数千米也看清了他的面貌,正是先Shen Qian 一步进入了“门”内的胡大爷。

  总算看见了一个熟人,Shen Qian 心中一喜,body moved 直接followed along 。

  等Shen Qian 追上胡old man 的时候,他刚好迈步进入了一间后殿,Shen Qian 本想出声叫他,却又突然止住了,甚至气息也收敛了起来。

  因为他能感觉到,在这后殿之中,还有另外一人的存在。

  Shen Qian 眯起眼睛,视线穿透,看清了后殿中的景象。

  Imperial Stable Guard 虽大,但除了Shen Qian 看到的草场以及那大片的马概,这后殿应该是only one 个有些气象的地方了。

  雕梁画栋之中,摆放了一个宽大的座椅以及一方案台,两侧香烟袅袅,在座椅上端坐着一个身穿朝服的中年人。

  他留着两撇胡须,头顶官帽,虽然看扮相有些滑稽,但身上隐约间透露出的凛然威势却是极其terrifying 。

  “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

  Shen Qian 以Eyes of Truth 直接看穿了his realm 。

  无论是几禁Mountain And Sea ,这般realm 都当之无愧可以称得上一声powerhouse 了。

  Shen Qian 正猜测这人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弼马温”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zhi zhi ”声响了起来,Shen Qian 愕然低头,就见带着脚镣的Great Saint 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脚下,正惊喜的抓着他的裤脚手舞足蹈。

  “糟糕!”

  Shen Qian didn’t expect Great Saint 竟然也在这里,而且在亲近气息影响下他也没有警觉对方的靠近,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大胆,何人擅闯Imperial Stable Guard !”

  Great Saint 的出现直接暴露了Shen Qian 的存在,那端坐后殿的弼马温suddenly 抬头,双眸绽放divine light 。

  与此同时,整个Imperial Stable Guard 也震动起来,all around 的Spiritual Qi 汹涌而来,汇聚成了一座无形的大山,想要将Shen Qian 直接镇压。

  原本佝偻着身形的胡大爷,也怒喝着朝Shen Qian 杀了过来。

  Shen Qian 没空理会胡old man 在发什么疯,只是在警觉到这中年powerhouse 竟是可以动用整个Imperial Stable Guard 之力,形成某种类似领域存在的时候,Shen Qian 就意识到必须do it quickly 了。

  一旦这里的动静引来那些巡守的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后果难测。

  bang!

  “极拳!”

  不再隐匿自身气息的Shen Qian ,直接以fleshy body forcibly 撞碎了阻隔的墙壁,身化暗黑佛陀之间,一拳朝着那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的弼马温轰了过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