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74

  spirit strength 、Essence Power 以及all around 飘荡所有的Spiritual Qi ,在这一瞬间尽数被化作黑洞的Shen Qian 所吞噬,随即汇聚到了他的左拳之上。

  抱着秒杀的决心,Shen Qian 几乎没有任何保留,直接开启了“极拳”的最大威能。

  Shen Qian realm 虽只有Mountain And Sea Second Heavenly Layer ,但在二禁fleshy body 和双重Divine Ability 加持之下,这一瞬间爆发的battle strength 早已远远超过十五万,远超寻常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所能承受的极限。

  “你……”

  身穿官服的弼马温显然也感受到了危险,在最后关头forcibly 倒转Essence Power ,将所有力量都用作了防御。

  不仅如此,来自Imperial Stable Guard 的mysterious power 也在这一瞬加持在了他身上,给他的fleshy body 踱上了一层金边。

  bang!

  在整个great hall 都因为鼓荡的Essence Power 而震颤不已的时候,弼马温口中golden 鲜血狂喷,fleshy body 几乎在刹那间支离破碎,那看似固若金汤的防御Formation ,在绝对的力量差距下根本毫无卵用。

  Shen Qian 又是轻轻一摆手,震飞了发狂的胡old man ,正想顺势抹杀掉弼马温的精神内核,以期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的时候,却是突然一愣。

  因为从那弼马温破碎的肉体中飘荡而出的却并不是什么精神内核,而是一块palm-size 形状好似牌位一般的铁券。

  “这是什么?”

  Shen Qian 皱眉之余,伸手一摄,将那铁卷摄入到了手中。

  低头一看,Shen Qian 不由诧异。

  只见铁卷正面写着“弼马温”三个大字,背后则是镌刻着“升仙令”的字样,apart from this ,还有一些Shen Qian 看不太懂的古老符号。

  不过那符号的形状,倒是和Shen Qian 进入“门”的时候,那些蔓延其上的mysterious 符号有些相似。

  “升仙令……”

  Shen Qian 咀嚼着这三个字。

  这弼马温既然是一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怎么可能没有精神内核?

  而且此刻,Shen Qian 手握这升仙令的时候,不知为何,他竟和脚下的great hall 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亲近。

  为了一探究竟,Shen Qian 干脆以spirit strength 探入了这升仙令内。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几乎在Shen Qian spirit strength 碰触升仙令的刹那,手中的升仙令就融入了他的体内,出现在了他的Sea of Consciousness 之内。

  升仙令golden light 大放,在Shen Qian 的脑海中不断旋转,与此同时,一条大道illusory shadow 几乎是瞬间出现在了Shen Qian 的头顶。

  高十丈有余,Dao Mark 有7th Layer 。

  Shen Qian 一惊,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后细细感受着这条无比陌生的“Dao” ,与此同时,一些信息也涌入了他的脑海之内。

  “so that’s how it is 。”

  在接收了那些信息后,Shen Qian 不由露出了恍然之色,同时还有些震撼。

  他不知道这升仙令是如何诞生的,但它竟然能让一个Martial Artist ,直接拥有一条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powerhouse 才可能拥有的“Dao” 。

  无须耗费漫长的岁月cultivation ,也不用搞什么“寻道”和“问道”,只要refining 了这升仙令,就能直接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化身为一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

  唯一的前提条件,也就是fleshy body strength 达到准Mountain And Sea 的地步,只要能够承载这条“Dao” 即可。

  “这就是所谓的‘成仙’吗?”

  Shen Qian muttered ,也解开了心中的一些疑惑。

  在不同的时期都一样有cultivator ,只不过在现代是Martial Arts ,而在古代或者某个时期,它就是cultivation 。

  Heaven Realm Immortal God ,莫非都是依靠这升仙令才成为top powerhouse ?

  这块刻有“弼马温”字样的升仙令,蕴含的其实是驭兽之道,虽然这条“Dao” 很是普通,但realm 堆砌上去了一样远超凡俗Martial Artist 。

  apart from this ,refining 升仙令之后,Shen Qian 和脚下的Imperial Stable Guard 也建立了某种联系。

  他thoughts move 间,便感应到了Imperial Stable Guard 内设的数种Formation ,并且可以轻松操控。

  而根据升仙令提供的信息,这就是所谓的“仙位”。

  Shen Qian 现在只是极度好奇,这些升仙令究竟是出自何人之手?

  是那所谓的Heavenly Emperor 吗?

  那这Heavenly Emperor 的realm 又该是何等terrifying !

  摘取一条“Dao” ,直接将它灌注在一块铁卷之内,还能供他人使用。

  如此手段,Shen Qian 简直unheard-of 。

  王侯也未必做得到吧?

  至少Shen Qian 在Earth 的时候没听说过谁有这种ability 。

  那简直都可以量产大堆大堆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了。

  最重要的是,以Shen Qian 的认知,这弼马温在古老Celestial Court 应该只是一个很unremarkable 的官职,毕竟Imperial Stable Guard ,连三十六宫和七十二殿都排不进去。

  那是不是意味着,还有更高等的升仙令?

  不仅仅能缔造出顶级Mountain And Sea ,甚至……王侯?

  Shen Qian 被自己的推测吓了一跳。

  若说这升仙令有什么弊端,那就是它的realm 几乎固化,一旦refining 了这升仙令,就impossible 在“道高”上再有提升。

  换句话说,除了拥有悠久的lifespan ,想要在实力上再进一步几乎impossible 。

  apart from this ,Shen Qian 还发现一个蛋疼的地方。

  那就是refining 容易,但想要剥离这升仙令却很困难。

  若非Shen Qian 早已习惯了在大道上反复横跳,又有远超标准线的强大spirit strength 作为后盾,他只怕也控制不了这升仙令的去留。

  但站在ordinary person 的角度想一想,这升仙令依旧会是无数Martial Artist 打破头颅也要争抢的treasure 。

  世间Martial Artist 千万,有几人能靠自己的ability 成就Mountain And Sea ?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Shen Qian 正想处理一下胡old man 的“失心疯”问题,却骤然发现胡大爷已经停止了攻击的动作,只是愣愣的站在他面前,面带茫然。

  “弼马温何在?”

  Shen Qian 正纳闷的时候,高空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呼喝声。

  他抬头一看,才发现在Imperial Stable Guard 的上方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大量天兵,数量起码数千。

  除了十数个银甲天将后,竟然还有一个Golden Armor Heavenly General ,也正是此人在大声喝问。

  Shen Qian 正思索着如何脱身,忽的心中一动,看了一眼旁边呆呆站立的胡old man ,他直接大咧咧的走了出去。

  “本官在此!”

  Shen Qian 冲高空中的Golden Armor Heavenly General 拱手道。

  “有逃离接引殿的升仙者闯入此处,你可曾见到?”

  那Golden Armor Heavenly General 大声喝问。

  妈的,这弼马温的官职果然很卑微,一个巡逻的天将都能对他呼来喝去!

  Shen Qian 心中嘀咕,不过考虑到这Golden Armor Heavenly General 明显有着Mountain And Sea Peak 的cultivation base ,而弼马温本身只是一个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的渣渣,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那人擅闯Imperial Stable Guard ,已经被本官随手灭杀。”

  Shen Qian 一指后殿之中残留的血迹,replied 。

  Golden Armor Heavenly General 沉默了片刻,似是在探查什么,好一会他才nodded and said :“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了。”

  说着,Golden Armor Heavenly General 一挥手,便有云雾涌来,卷着数千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疾掠而去,眨眼就消失在了天边。

  “还真管用?”

  虽然已经从胡old man 的反应之中有所预料,但真的蒙混过关了,Shen Qian 还是有些惊异,同时心中疑窦横生。

  就算他refining 了升仙令,难道这些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都是脸盲吗?

  他明显和那中年powerhouse 的相貌相去甚远,但这些天兵却似乎只认可升仙令的气息。

  如果这就是Heaven Realm 的规则,那这规则漏洞未免也太多了。

  暂时想不通,Shen Qian 也就只能放下疑惑,先回到了后殿。

  这里还有个老年痴呆患者等着他处理。

  “胡大爷,你还认得我吗?”

  Shen Qian 伸手在胡非为眼前晃了晃。

  胡非为眼神一动,随即低头道:“请弼马温大人吩咐。”

  “it’s a true amnesia 了?”

  Shen Qian 皱眉。

  实际上在胡old man 对他出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是不是对方在进入Heaven Realm 的时候,也丢失了所有记忆。

  只不过胡old man 并不像他一样,还有个外挂可以拯救自己。

  而且胡old man 的情况好像不仅是失忆,还有一点类似陷入幻境的魔怔,看对方的样子,明显是真的将自己当作了Imperial Stable Guard 的一个下属。

  就如同那些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一样,只认可升仙令的持有者。

  为了唤醒胡old man ,Shen Qian 开始了各种尝试。

  主要是语言沟通,也伴随着一些肢体鞭挞和Frightening-Soul Sting 激。

  片刻后,见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的胡old man 还是痴痴傻傻的,Shen Qian 有些无奈,他都把幸福小区里最性感的那几个大妈的样子幻化出来了,胡old man 竟然还是一脸茫然。

  Shen Qian 重新思考了一下,他自己是被system 唤醒的,而system 等同于他最深的秘密。

  当时的情况更像是他原本的记忆被某种迷雾所遮挡,想要破除,或许只有找到胡old man 内心最深的执念。

  “你还记得江承夜吗?”

  Shen Qian 以spirit strength 加持,直接将声音传递到了胡非为脑海之中。

  “江承夜……”胡非为果然有了一点反应,brows tightly knit 的muttered 。

  “对,就是那个杀人凶手,那个一手导致了Jing City 气运衰落的罪人,江中军武更是因他而封闭十年……”

  Shen Qian taunted 。

  “不……江承夜……乘夜不是杀人凶手,他……”

  胡非为的眼神终于出现了剧烈波动,他面色挣扎。

  “他就是!”Shen Qian 冷笑。

  “不,他不是!”

  在Shen Qian 接连的刺激下,胡old man loudly roared ,痛苦的抱住了脑袋。

  ”Ah!”

  又是怒吼一声后,胡old man 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与此同时,他眼中的迷茫之色也开始消退。

  “胡大爷?”Shen Qian 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Shen Qian ?”

  胡非为目光所及,略显疑惑的叫了一声。

  见这old man 终于恢复了一些理智,Shen Qian 这才relaxed ,坐回到了椅子上,“你总算醒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这里是天境?”

  随着记忆恢复,胡非为显然想起了什么,他turned pale in fright ,赶紧从地上跳了起来。

  “对,进来之后发生了什么,你还记得吗?”Shen Qian 紧盯着对方。

  “我……”胡old man 揉着胀痛的脑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酒壶,先砸吧了一口才接着道,“我好像去了一个什么接引殿,然后就被指派到这养马的地方……卧槽,见鬼了,我怎么会信了他们的邪?”

  “你的记忆被屏蔽了,很正常。”

  Shen Qian 见和自己猜测的差不多,不由摆了摆手,“我现在更关心这里还是现代吗?”

  “我们只是进了一道‘门’而已,又不是穿越了,这里当然是现代。”

  胡非为笃定道。

  “那为何这天境和我记忆之中的模样一点都不符合?”见胡old man 好像知道的比自己想象的多,Shen Qian 不由问道。

  “关于江中军武这道‘门’,这十年我从未停止过调查,倒也查到了一些东西。”

  胡old man 揉着眉心,毫无形象的往地上一坐,同时回忆道,“你应该听过一种说法,‘门’是可以让神话复苏,让传说再现的吧?”

  “听过,可这里面又是什么原理?”Shen Qian nodded 。

  “与其说这是‘门’的作用,倒不如说是a side World 的记忆储存。”

  “记忆储存?”

  “就像是海市蜃楼,在一些特定的条件下,被封闭的时空可以回溯过往的一些景象……别问我,老子也不懂,反正这是南武那个教授跟我说的,大概意思就是这样。”

  胡old man shrugged ,“不过我觉得,天境的情况应该更复杂,因为我们经历的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记忆回溯了,更像是这方world 因为什么东西而复苏了。”

  “什么东西能有这么大的魔力,让所有死人活过来,又让the entire world 重新散发生机?”

  Shen Qian 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

  “也许……”

  胡非为刚刚吐出两个字,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骤然响起了滚滚thunder 之声。

  与此同时,一个浩大而冰冷的声音在天际响彻。

  “Heavenly Emperor 出巡,众生俯首!”

  Heavenly Emperor ?

  Shen Qian 和胡old man 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

  随即两人one after the other 冲到了门边,帝猴也跑了过来,跳到了Shen Qian 的肩上,六双眼睛齐刷刷的looked towards 了天边的某处。

  只见云雾飘渺之中,骤然浮现出了一个浩荡的队列。

  最前方是一个身穿七彩Battle Armor 、脚踏Qilin 的天将,在其身后,又有十六个Golden Armor Heavenly General 整齐排列,俱都驾驭着grow pair of wings 的pegasus 。

  再往后,则是数之不尽的铜甲天兵,他们分列两侧,盔甲鲜亮,面容肃穆。

  而被这无数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簇拥在正中的,则是一条体长不知多少千米的巨大生物。

  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golden light 环绕,雷电跟随。

  那是一条龙。

  华夏神话Totem 之中最正统的龙!

  而在Divine Dragon 的tail section ,是一架足足有上百米长的奢华车驾,jade stone 为骨,珍宝闪烁,只是那车架all around 都被七彩的帘子遮挡,却是根本看不清其中到底有什么。

  这庞大的队伍所过之处,山河辟易,云雾尽皆退散,只是刹那间,车架就“轰隆隆”的从两人头顶掠过。

  那其中溢出的凛然Heavenly Might 和浩荡声势,竟是逼得瞪大眼睛的胡非为不自觉就低下头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