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75

  Heavenly Emperor 仪仗来得快也去得快,在Shen Qian 的注视之中,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际,隐约间,Shen Qian 看到一stream of light 自其中散落,落在了远处的某个地方。

  Shen Qian 眼中震撼。

  Heavenly Emperor 什么的他不太熟,但那Divine Dragon 他却还有着印象。

  只不过this time ,对方不在被冰封在地底,而是soaring through the Nine Heavens ,那凛然之威,明显已经凌驾于Mountain And Sea 之上!

  虽然已经有所猜测,但确定了这天境之内果真有王侯级别的存在,对Shen Qian 来说依旧不是什么好消息。

  这意味着即便是他也得谨慎一些了。

  直至那浩荡的车驾已经远离,胡old man 终于艰难的重新抬起了脖颈。

  看了一眼旁边仰着头looked thoughtful 的Shen Qian ,胡old man 想说点什么还是忍住了,只是看到一旁stick one’s head around to look for 的Great Saint 的时候,胡大爷忍不住了。

  “Shen Qian 这小子也就算了,为什么你也能承受这等威势?”

  “叽哩哇啦……”

  Great Saint 手舞足蹈的比划了一番。

  “它说什么?”胡非为显然听不懂。

  “头低得久了,自然忘记了怎么抬起来。”Shen Qian indifferently said 。

  “?”胡非为一脸黑脸,“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不是它说的,是迅哥说的。”

  Shen Qian laughed 。

  “迅哥?”

  “就是以前的文化人……哎,算了,不重要。”Shen Qian 摆了摆手,“你觉得那真的是所谓的Heavenly Emperor 吗?”

  “impossible !”

  提起这个话题,胡old man 却是断然摇头,“Heaven Realm 早已灭绝多年,Heavenly Emperor 作为这方world 的Sovereign ,怎么可能还survived in the world ?”

  “但眼前的一切都很荒谬不是吗?”

  Shen Qian 目视着Heavenly Emperor 仪仗消失的地方,muttered :“那条龙……我见过。”

  “你见过?”

  胡非为startled 。

  “就我上次来这里的时候,只是当时它还冰封在地下,半点生机也无。”

  Shen Qian gently nodded ,“我在想,若是连这明显已经是王侯realm 的Divine Dragon 都活过来了,那Heavenly Emperor 复苏又有什么impossible ?”

  “反正眼前的景象确实是这么告诉我们的……但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Shen Qian 紧皱眉头。

  他刚才试图以Eyes of Truth 窥探车驾内的景象,但this time ……Eyes of Truth 失效了。

  这也是Shen Qian 觉悟Eyes of Truth 后第一次失效。

  江陵王曾经告诉过他,Eyes of Truth 足够看穿普通王侯,莫非那车驾内是一个顶级王侯?

  一想到这种可能,Shen Qian 就有些不安。

  以“门”的等级来说,A-Rank 门出现王侯存在很正常,可一个顶级王侯……那将是无人可匹敌的存在。

  不仅如此,他没记错的话,上次来到天境,那些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在冰山之中挖掘的可不仅仅是这Divine Dragon ,还有许多terrifying 的存在。

  倘若那些存在都复苏了,那这天境就真的热闹了。

  还有一点,那么多人费尽心思进入这道“门”,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些人,又是否预料到了失忆的可能?

  “你知道当年那个demoness 为什么要进入天境吗?”

  Shen Qian 想起胡old man 好歹算是个知情者,于是问了一句。

  胡非为闭上眼睛翻阅了一会记忆,随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也就见过那demoness 两次,对她了解很少,不过那demoness 在带着乘夜进入‘门’的时候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当时场面太过混乱,我也没有完全听清,只隐约听到什么‘希望’之类的。”

  “希望?”Shen Qian startled 。

  “对,就是这两个字。”

  胡非为shrugged ,“也许是这Heaven Realm 之中隐藏着什么复兴拾荒者的希望?那demoness 对Human Race 极为仇视,不管她进入Heaven Realm 是要寻找什么,总之肯定都不是好事。”

  “废话!”

  Shen Qian rolled the eyes ,不过还是牢牢记住了胡大爷所说,万一就有点什么用呢。

  “小子,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待在这Imperial Stable Guard 吧?”

  胡非为见Shen Qian 半天不说话,忍不住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要不然……”

  “打住,别跟我说你要去找江承夜啊!”

  Shen Qian 立马制止道,“先不说你根本不知道江承夜到底在哪里,我们现在甚至无法判断对方到底是敌是友,你确定他还是当初的江承夜吗?”

  被看穿心思的胡非为一脸悻悻,“那我们也不能在这干等着吧。”

  “当然不……”

  Shen Qian 摇头,就想开口让胡old man 跟着自己先去找寻Avatar ,他现在很没有安全感,而Avatar 运用得当或许能成为一张强力底牌。

  然而,Shen Qian 只说出了几个字,就听远处传来“轰隆”一声闷响。

  “什么声音?”

  胡非为惊疑不定的抬头,注视着某个方向,“really strong 的Spiritual Qi 波动。”

  “是那道‘光’……”

  “什么光?”

  “刚刚从Heavenly Emperor 仪仗上掉落了一stream of light ,我没判断错的话,就是那个方向传来的动静。”

  Shen Qian 解释道。

  “去看看。”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作出了决定。

  “等一下。”

  Shen Qian 叫住了胡非为,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帝猴,想了想,手腕一翻,那象征着弼马温仙位的升仙令重新出现在了他手掌之中。

  “这是什么东西?”胡非为strangely said 。

  “升仙令……我想把它给帝猴。”Shen Qian 简单解释了一下升仙令的作用。

  “啥?”胡大爷一呆。

  “这天境not simple ,Great Saint 的实力弱了一些,如果这升仙令它也可以refining 的话,我们也等同于多了一个battle strength ……起码比你强。”

  Shen Qian 说到这里略显嫌弃的看了一眼胡old man 。

  胡非为的realm 也就是堪堪抵达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放在Jing City 自然是不世powerhouse ,但现在么,已经有些弱了。

  “you brat 那是什么眼神!”

  胡非为暴跳如雷,“当初要不是老子在幸福小区暗中护着你,you brat 八岁的时候就被楼上的花瓶砸死了,哪还有那么多事?”

  “你说什么?”

  Shen Qian 一愣。

  “……没什么。”

  胡非为瞬间变得淡定,摆手道。

  “胡大爷,你不对劲啊!”

  Shen Qian 眼睛一眯,像是要看穿胡非为的内心。

  “you brat 别想歪了,老子既然选择在幸福小区当保安,虽然没几个钱,但该做的事还是会做的,顺手救个把人又怎么了?”

  胡old man 不耐烦的说道。

  Shen Qian 见问不出什么,也只能作罢,但心中那本来就已经有的疑窦却又上了一层。

  胡大爷出现在幸福小区如果不是偶然事件的话,这里面值得说道的东西可就又多了。

  不过此时也不是对胡非为“严刑拷打”的时候,Shen Qian 摇摇头,先将升仙令丢给了Great Saint ,随后以兽语叮嘱了一番。

  “你来真的?”胡非为忍不住道,“monster beast 也能refining 这升仙令吗?”

  “Great Saint 比起普通monster beast 多了一些spirituality ,或许能成吧……”

  Shen Qian 话音未落,Great Saint 已经将升仙令丢进了嘴中,一口吞下。

  随后,Great Saint 便陷入了静止状态,只有眼睛一眨一眨的。

  正当Shen Qian 想开口询问的时候,一道堪称bright radiance 从Great Saint 身上爆发了出来,刺得两人都subconsciously 用手掌遮住了眼睛。

  隐约间,Shen Qian 听到了一声惊天的兽吼,那吼叫声好似来自耳边,又好似只是回荡在虚空的错觉。

  当rays of light 散尽,看着眼前重新现出身形的帝猴,Shen Qian 和胡非为都有些呆滞。

  尤其是Shen Qian ,几乎不敢辨认,这还是自己的那只帝猴吗?

  原本正常只有半人高的帝猴,此时身形已经膨胀到了近乎两米,全身的毛发都变成了闪亮的golden ,尤其是额头那一撮原本就是golden 的毛发,此时更像是燃烧的火焰,dazzling 。

  最离奇的是他的身上,竟是出现了一件silver Battle Armor ,从样式的繁复程度和表面的能量波动来看,那绝对是A-Rank 以上的货色。

  傲立半空的帝猴气机深沉,威风凛凛,恍然间好似终于有了几分“Great Saint ”的风采。

  为什么自己refining 升仙令的时候没有出现这件Battle Armor ?

  Shen Qian 惊讶的同时心中一动,开口让帝猴打自己一拳试试。

  帝猴也很是兴奋,hearing this 低吼一声,果然出了一拳,只是对准的却是还有些茫然的胡非为。

  bang!

  一拳过后,胡非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当Shen Qian 反应过来不对的时候已经迟了,他赶紧body moved ,从三百米外将镶嵌在墙里的胡大爷扶了回来。

  所幸帝猴还是留了些分寸,胡大爷除了断了几bone 没什么大碍。

  “我fuck your uncle ……”

  Shen Qian 帮一边哀嚎着一边咒骂的胡大爷接好了骨头,looked towards 帝猴的目光却满是惊叹。

  他也不知道帝猴和这升仙令产生了什么化学反应,但帝猴refining 升仙令之后,竟是一跃拥有了匹敌寻常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的力量。

  他的“Dao” 不变,但他身上那件凭空冒出来的Battle Armor ,竟是兼具防御和攻击之能,让他的力量暴涨。

  “@!%……”

  在Shen Qian 的询问下,帝猴挠着脑袋努力解释着。

  Shen Qian 听了半天,大意就是它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在refining 升仙令的时候感觉到了先祖的summon 。

  Shen Qian 听得暗暗称奇,莫非在久远的某个时期,还真有一只猴子当过弼马温?

  《Journey to the West 》说的竟然是真的?

  虽然不知道真实的原因是什么,但不管怎样,帝猴的实力得到了一个质的蜕变都是好事。

  不考虑Taboo Domain 的影响,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绝对可以称得上是top powerhouse 了。

  等胡大爷短暂休养过后,两人一猴这才从草场中牵走了三匹pegasus ,直接离开了Imperial Stable Guard 。

  ……

  虽然天境之辽阔Shen Qian 上次就感受到了,但现在依旧忍不住心生感叹。

  那流光明明是落在视野之内,但真的往那边赶的时候,才发现距离有多遥远。

  作为Immortal God 的坐骑,这些pegasus 的速度绝对不算慢,甚至都快触及速度的一禁界限了,但两人一猴已经出发了十几分钟,竟然还没抵达目的地。

  胡非为一直在怀疑Shen Qian 是不是看错了,Shen Qian 都被他说的有些动摇的时候,马背上的Great Saint 骤然站了起来,指着前方大叫起来。

  Shen Qian vision freezes ,只见前方云雾飘散,视线之中出现了一片无比广阔的宫殿。

  这宫殿的建筑风格极为独特,整体都是以一种暗silver 的石头堆砌,它飘然于茫茫云海之上,穹顶是一片不同于其他地方的奇异的暗夜,自然而然就透露出一种清冷的格调。

  和Imperial Stable Guard 相比,无论是建筑的精巧还是占地的规模,都堪称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

  又近了一些,便有一股暗香从其中飘荡而出。

  “这香味……”

  Shen Qian 有片刻的怔忡,只因他曾闻过类似的花香。

  这座宫殿附近也没有天兵镇守,两人一猴驾驭着pegasus 转到正面,隔着老远就看到了那宫殿的牌匾。

  “嘶,这应该是Heaven Realm 三十六宫之一了吧,你确定那流光是落在这里?”

  胡非为吃惊的说道。

  然而良久,他都没有听到Shen Qian 的回应,转头一看,却见Shen Qian 正怔怔的注视着那牌匾,好像在走神。

  “喂,you brat 没事吧?”胡非为伸手在Shen Qian 脸上晃了晃。

  “没事……”

  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只是目光还是无法离开那三个醒目的大字。

  Vast-Glacial Palace !

  Celestial Court 传说之中,Vast-Glacial Palace 是Fairy Maiden Yue 的居所。

  而Shen Qian 已经知道了上古月神的身份。

  那澹台沁……会在这里吗?

  bang!

  正在此时,自Vast-Glacial Palace 的深处传来一声巨响,离得近了,Shen Qian 和胡非为都清晰看到了那崩碎的屋顶和激荡的Spiritual Qi 。

  “有人在其中交手!”胡非为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道,“我们……”

  他话音还未落,Shen Qian 已经从pegasus 上一跃而下,直接朝着Vast-Glacial Palace 内掠去。

  “卧槽,you brat 要不要这么莽,好歹先商量一下再说啊!”

  胡非为有些无奈,但也只能赶紧跟了过去。

  两人一猴畅通无阻的进入了Vast-Glacial Palace 的正门,迎面就看到了一地的尸体。

  不同于巡守天境的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这Vast-Glacial Palace 之中倒地的却都是一些身穿white clothed 的young girl 。

  Shen Qian 心中一紧,目光遍掠后确定没有熟悉的面孔,这才直接往Vast-Glacial Palace 的深处而去。

  一连穿过了数个殿堂,Shen Qian 骤然停下了脚步。

  在视野前方,是一个类似后花园的存在,辽阔而缤纷的园林之中,视线可及,到处都是摇曳生姿的桂花树。

  就在那桂树林的深处,清冷月光汇聚的地方,孑然伫立着一个绝美的女人……

  一个让Shen Qian 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又几乎抑制不住心中汹涌情感的女人。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