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76

  她身穿一身black skirt ,静静伫立在那里,便如暗夜之中最魅惑的一朵莲花,连天上的月华也为之夺目。

  在Shen Qian 出现的时候,澹台沁也若有所觉的抬起头来,两人目光交汇,都是有些愣怔。

  Shen Qian 是单纯沉浸于对方的美貌和此刻身上那遗世独立的气质,至于澹台沁的眼神就要复杂的多。

  虽然Shen Qian 心中激动,但他此时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因为这花园之中,可不仅仅有澹台沁。

  实际上,这里的局面,远比Shen Qian 想象的要复杂太多。

  在Shen Qian 的左侧,有十多人持刃而立,此时也正警觉的看着闯进来的Shen Qian 。

  他们个个气息沉凝,cultivation base 俱都在Mountain And Sea 以上,尤其是为首那两人,给了Shen Qian 一种极强的威胁感。

  最让Shen Qian 惊诧的,站在左侧那人他还认识。

  虽然对方穿着一件golden Battle Armor ,气质也是完全迥异,而两人之前也只有过一面之缘,但这张脸Shen Qian 绝impossible 忘记。

  因为两人仅有的那一次交道,直接就涉及到了生死。

  “聂寒!”

  “Shen Qian ?”

  在Shen Qian 眼睛一眯叫出对surnamed Fang 名的时候,对方也正无比阴沉的看着Shen Qian ,表情颇为复杂。

  是的,这个三十多岁的青年正是梅苑的fifth disciple 聂寒,曾经在Northern Martial 压得Shen Qian 毫无招架之力的天才Mountain And Sea ,只是同一天也被替Shen Qian 护道的Fourth Senior Brother 巫珺直接诛杀,只残余了一颗精神内核。

  对方死而复生并没有什么奇怪,毕竟王朔都活了,燕山公也impossible 不管聂寒。

  只是对方竟然出现在了这里,无论是时间还是地点就全然都透着一丝诡异。

  对方身上那golden Battle Armor 明显是天将独有,这无疑说明对方大概率也窃据了一枚升仙令。

  “你就是那个Shen Qian ?”

  这时,站在聂寒右侧那个青年轻笑一声,饶有兴致的打量着Shen Qian 。

  只是他虽然在笑,但那眼睛之中的rays of light 却是格外渗人。

  Shen Qian 的目光也随之转移到了这个面目陌生的青年身上,对方身穿一袭daoist robe ,身上隐有golden light 透出。

  Shen Qian 一时也认不出对方是占据了什么仙位,但那装束应该也是Celestial Court 众神之一。

  “你又是谁?”Shen Qian 从对方的目光之中感受到了恍若实质的killing intent ,不禁皱眉。

  “宁权。”青年laughed ,“我那不成器的younger sister 就是死在你手中,姜欢还伤了我father ,我们两个可是有大笔的账要好好算一算啊!”

  “你是天宁公之子?”

  Shen Qian 一惊。

  宁昭仪只是天宁公的幼女,他早就听闻天宁公还有一子,只是从来都没见过面。

  “Shen Qian ,小心一点,这个宁权数十年前就已经成就Mountain And Sea ,看起来年轻,实际上辈分比我还大,他当初还在华夏的时候也是名噪一时的peerless genius ,只是后来据说触犯了律法,就跑去了海外……”

  这时,终于追上来的胡非为也听到了宁权的自报家门,他赶紧走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

  “海外?”Shen Qian startled 。

  “好像是去了某处武法部负责的古狱当看守。”

  胡大爷虽然cultivation base 不怎么样,但好歹也算是老牌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还是知道点八卦,努力搜寻了一番记忆之后说道。

  “他是狱守?”

  Shen Qian hearing this ,looked towards 宁权的目光也是凝重了不少。

  前不久Fifth Senior Brother 凌霄才跟他科普过,Mountain And Sea 之中有三类special existence ,古Mountain And Sea 、“门”后Mountain And Sea 以及狱守Mountain And Sea 。

  这些人在普通Martial Artist 的圈子里可谓是默默无闻,但却无一不是实力强大之辈。

  等闲Mountain And Sea ,根本无法和之匹敌。

  didn’t expect 这么快,Shen Qian 就见到了一个狱守Mountain And Sea 。

  而且……两人的立场还是天然对立,甚至说一句生死大敌都不为过,毕竟Shen Qian 灭杀了宁昭仪。

  “老子是先坐了十三年的牢,吴炜那bastard 才终于松口,让我在all black, no daylight 的海外当了一个狱卒,他妈的,整整二十八年啊,你们根本想象不到那是什么日子!”

  明明胡大爷已经隔绝了声音的传递,但宁权却仍旧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他嗤笑一声,直接开口打断了两人。

  “你竟敢辱骂王侯?”

  胡大爷则是被宁权的猖狂惊了一下。

  “有什么不敢,难道我不骂,他就会放过我吗?”

  宁权laughed heartily 。

  胡非为听得不明所以,但Shen Qian 却是知道更多内幕。

  海外的三个古狱都早已失守,据平阳伯所说,是因为看守的狱卒具体叛变,也放走了所有囚徒。

  毫无疑问,宁权也是其中的一员。

  这才是对方肆无忌惮辱骂吴炜的原因。

  他早就是Human Race 的叛徒,自然无所顾忌。

  而真正让Shen Qian 心头沉重的是,作为梅苑的fifth disciple ,燕山公的亲传,聂寒竟是堂而皇之的和宁权站在了一起。

  假设海外的叛逃事件背后有拓东侯的影子,那是不是意味着,燕山公也和对方有了某种默契?

  Shen Qian 是很讨厌燕山公,但却仍旧不希望看到这一幕。

  “宁权,不要忘了正事……”

  或许是见宁权的情绪波动有些大,一旁沉默了半天的聂寒突然提醒道。

  “老子知道什么是正事,不用你指手划脚!”

  正在大笑的宁权狞然道,竟是丝毫不给聂寒面子。

  “你……”

  聂寒complexion changed ,随即took a deep breath ,又开口说起了什么。

  只是两人的声音都被隔绝,只能隐约看出他们在争论。

  趁两人注意力暂时转移,Shen Qian 的目光又往右侧移动。

  在场除了聂寒和宁权,却还有另外一些人的存在。

  右前方的位置,有三人沉默伫立,从Shen Qian 闯入的时候就没有开口过,只是静静听着Shen Qian 和宁权的对话,似在考量着什么。

  这Shen Qian 从未见过的三人是两男一女,看面相都是三四十岁左右。

  他们俱都身穿天境独有的朝服,两个男子身上星辰闪烁,而那面容cold and severe 的女子身上则是隐有thunder 环绕。

  Shen Qian 之前已经察觉,想要在这天境自由活动,没有仙位根本impossible 做到,所以毫无疑问,这三人一定也是拥有升仙令的powerhouse 。

  唯独让Shen Qian 疑惑的是,他竟是分辨不出这三人到底是outsider ,还是天境本身就存在的Immortal God 。

  因为他们的气质,竟是和身上的朝服完美融合在了一起,而并非像是聂寒和宁权那般,身上明显有一种格格不入的剥离感。

  此时两拨人都在Shen Qian 的视野之中,那种差异就格外的醒目。

  “请问几位又是?”Shen Qian 也懒得费心思去猜,干脆直接问道。

  那分列左右身穿华丽长袍的两个男子对视一眼,短暂沉默后还是各自报了姓名。

  “武曲。”

  “贪狼。”

  Shen Qian hearing this startled ,正寻思这是什么自报家门法的时候,背后的胡非为提醒了一句。

  “Big Dipper 君!”

  Shen Qian suddenly 醒悟。

  Celestial Court Immortal God 众多,其中有七人是以Big Dipper 命名,其中就有武曲Star Monarch 和贪狼Star Monarch 。

  在华夏早期传说中,武曲Star Monarch 执掌天下Martial Arts ,贪狼Star Monarch 象征统治之力,俱都是第一等的Immortal God 。

  “你们是天境的Immortal God ?”

  从两人只报了仙位的举动,Shen Qian 更加确定了什么,不禁问道。

  那自称武曲Star Monarch 的男人正想说什么,三人之中唯一的女子却是突然蹙眉道:“与他多费什么口舌,你们忘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了吗?”

  这不知姓名的女子一开口,贪狼Star Monarch 和武曲Star Monarch 瞬间都闭上了嘴巴。

  她随即转向了澹台沁站立的方向,coldly said :“月姑,我等不愿与你交手,你若不想加入我们,只要交出‘Heavenly Book ’,我们立刻退去,甚至,我们可以出手替你驱逐这些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

  月姑?

  Shen Qian 先注意到了她对澹台沁的称呼。

  从远古回来后,Shen Qian 特意翻阅了一些资料。

  月神又被称为太阴Star Monarch ,月姑也是一种叫法,但这种叫法十分冷门,要么就是熟知Myths and Legends ,要么……对方本身就是这传说里的人。

  而她这一声称呼出口,也等同于实锤了澹台沁的身份,去掉了Shen Qian 心中最后一丝疑虑。

  澹台沁……就是曾经的月神。

  这女人劝说澹台沁加入他们,这个“他们”指的是谁,还有他们争夺的所谓“Heavenly Book ”又是什么?

  Shen Qian 能猜到,这cold and severe 女人口中的“Heavenly Book ”,大概率和他之前看到的那stream of light 有关系。

  也正是因此,此时澹台沁才会被这些人围堵在了这里。

  穹顶破碎,泥土之中也有数个深坑,明显Shen Qian 来之前,他们已经爆发了冲突。

  只是因为Shen Qian 的意外闯入,他们才会停下手来。

  对于那cold and severe 女人看似好心的劝说,脸色略显苍白的澹台沁只是淡淡吐出了一个字。

  “滚。”

  “你……”

  cold and severe 女人一窒,身上气机勃发,竟是凭空落下数道thunder ,strikes 在了花园之中,连映照在Vast-Glacial Palace 上那轮明月都随之摇晃,声势惊人至极。

  这女人到底是哪尊神,竟能如此随意的掌控thunder ?

  Shen Qian 心念转动,同时也有些困惑。

  他是知道澹台沁的真实实力有多强的,当日在Nine Heavens 战场之外,连烈骨侯也不得不对澹台沁慎重对待。

  但此时,从澹台沁的脸色和起伏不定的气机来看,她却被这些人逼得受了伤,虽然这mysterious 女人和宁权都很强,但应该也不至于才对。

  “Holy Mother ,不能再拖了,我们虽然是最先赶到,但一定也有其他人注意到了掉落的‘Heavenly Book ’。”

  这时,武曲Star Monarch 催促道。

  被叫做Holy Mother 的女人hearing this clenched the teeth ,coldly said ,“既然月姑persist in your own wrong doings ,那就don’t blame me 等不顾昔日情分……出手!”

  bang!

  在cold and severe 女人话音落的瞬间,三人全身都是气机暴涨。

  Shen Qian 的Eyes of Truth 视野下,清晰看到了三人背后的大道投影。

  武曲Star Monarch 和贪狼Star Monarch 俱都是ninth layer Dao Mark Perfection ,代表着他们已经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Peak 。

  那cold and severe 女人的“Dao” 反而有些诡异,只有sixth layer Dao Mark 附近来回波动,仅看“Dao” 的realm ,比之弼马温的仙位还不如。

  但她给Shen Qian 的威胁感,却比贪狼Star Monarch 和武曲Star Monarch 加起来还大。

  Shen Qian 很快明白威胁来自哪里,一切都源于她手中拿着的那两个雷电环绕的玉环。

  那种几乎窒息的oppression ,Shen Qian 不久前才刚刚感受过一次。

  “星辰级武器!”

  Shen Qian 瞳孔一缩,这女人竟然拥有星辰级武器。

  最离奇的是,她明明是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是怎么能够操控这种王侯级武器的?

  Shen Qian 虽然还没有试过,但已经在myriad forms 塔的演示之中见识过星辰级武器的terrifying 威能,当下心中就是一紧。

  在三人出手的时候,不远处宁权和聂寒也停止了争论。

  “先抢Heavenly Book !”

  聂寒大喊了一声,宁权this time 没有出声,而是一言不发的也朝着澹台沁冲了过去。

  在两人身后,那十余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则是在外围结成了阵列,似是在防备澹台沁逃离。

  这一刻Shen Qian 也看清了宁权和聂寒的“Dao” ,都很普通,也就是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左右,Shen Qian 估摸着这可能是他们身上仙位带来的“Dao” 。

  这时,from the very beginning 目光就始终汇聚在Shen Qian 身上从未离开过的澹台沁,在来自all directions 的气机压迫下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她手中long sword 一挥,无数月光自高空中倾泻而下,化作凌厉的sword glow 朝着all around 扩散而出。

  也就在这一刹那,开启了Eyes of Truth 的Shen Qian 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澹台沁竟是会落入困境了。

  在Shen Qian 的视野之中,澹台沁身上的“Dao” 竟是只有三层Dao Mark ,而且……并不是他熟悉的那Slaughtering Sword Dao ,而是另外一种完全陌生的“Dao” 。

  这是……月神本体的“Dao” ?

  如果澹台沁本身的“Dao” 没有崩塌的话,Shen Qian 只能做如此猜测。

  Shen Qian 恍然间明白了什么,怪不得澹台沁实力大降,显然,对方也refining 了一枚升仙令,此时身上的“Dao” 被仙位所取代。

  他只是不理解,就算如此,可为什么月神的“Dao” 会这么弱,明明在远古的时候,对方还是一位genuine 的王侯powerhouse 啊!

  心中诸多疑惑,但此时看到澹台沁被围攻,那出离的愤怒让Shen Qian 瞬间就把这些问题都抛到了脑后。

  他喵的……这些人是直接把自己当死人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