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77

  月色如霜,在月光映照下,一袭black skirt 的澹台沁面对着来自all directions 的敌人,洒出了sword light fills the whole sky 。

  这Sword Art 的招式之凌厉,已经不弱于等闲八星martial skill ,甚至有着往Divine Ability 靠拢的趋势。

  可惜……此时的澹台沁,realm 实在太低了。

  那如同流水一般倾泻出去的无尽sword light ,仅仅只是让速度最快的宁权和cold and severe 女人身形略微迟滞了一瞬,随即就好似幻影寸寸碎裂。

  “天打雷劈!”

  cold and severe 女人欺身而进,尚隔着十several feet 距离,已经raised high 了手中两枚玉环。

  ding dong!

  她双手一碰,玉环撞击间发出了悦耳的清脆响声,然而从玉环之中孕育出来的,却是让整片Heaven and Earth 都炽亮起来的恐怖thunder 。

  那电光闪烁间,以禁忌都难以企及的速度蜿蜒成了一条蛇形,轰然落向了澹台沁。

  “hmph! ”

  另一侧的宁权coldly snorted ,骤然伸手虚空一握,只见半空有八卦图形显现,随即自八卦之中延伸出了无数锁链。

  那锁链迎风便涨,眨眼就化作半人粗细,一时间,densely packed 的锁链遮蔽了半边天空,化作狰狞大手向着澹台沁擒去,速度竟是丝毫不比cold and severe 女人summon 出的thunder 稍弱。

  显然,两人在某种顾忌下,都想以最快速度拿下澹台沁,因此出手间毫无保留。

  而看到宁权在半空显现的八卦图形,无论是cold and severe 女人还是他身后的两个Star Monarch 都有一瞬间的惊诧。

  “Human Race ,你竟refining 了通明宫Heavenly Master 的仙位?”

  之前宁权一直在隐藏,此刻三人才算是发现了对方的底细。

  宁权sneered 没有答话,只是那锁链延伸的速度又快了一分。

  轰隆!

  终究是thunder 率先落下,澹台沁将手中long sword 一横,璀璨的月华化作了圆形的护罩将她笼罩其中。

  ka-cha !

  澹台沁勉强抵挡住了这道thunder ,但凝聚在all around 的月光已经支离破碎。

  这时,宁权操控的锁链已经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轰然而至!

  那无数锁链合拢之间,虚空震荡,甚至隐有碎裂的趋势。

  澹台沁默不作声,只是头顶那映照的巨大圆月又炽亮了几分,借助着月相之力,澹台沁手中long sword 疯狂挥动,不断破碎着一根根锁链。

  但锁链的数量堪称无穷无尽,澹台沁在疲于应付之下,终于是在力竭之时露出了weak spot 。

  嘭!

  伴随着一道闷响,其中一根锁链重重拍击在了澹台沁的背部。

  澹台沁figure trembled ,嘴角也溢出了golden 的血液。

  “月姑,obediently surrender 吧,就算你在Vast-Glacial Palace 有地利之便,但你的仙位早已破碎,又如何抵挡我们?”

  贪狼Star Monarch 摇头劝道。

  澹台沁not say a word ,只是手中long sword ,依旧不曾垂落半分。

  “擒住她!”

  cold and severe 女人见澹台沁依旧persist in your own wrong doings ,冲贪狼Star Monarch 和武曲Star Monarch 使了个眼色。

  “聂寒!”

  另外一边,仍旧在操控着锁链的宁权也是loudly shouted 。

  两大Star Monarch ,以及聂寒和其带领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都是毫不迟疑的朝澹台沁冲了过去。

  而宁权和cold and severe 女人,在一边以远程手段压制澹台沁的同时,也开始分出心思防备对方。

  他们都清楚以澹台沁此时的状态,根本impossible 再作出什么反抗,那么剩下的,就是两方人马之间的争夺。

  然而,就在此时,自众人身后,却是猛然传来了一道冷肃声音。

  “你们当老子不存在吗?”

  刚才的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只不过发生在片刻之间,Shen Qian 还在走神的时候,宁权和cold and severe 女人已经对澹台沁悍然出手。

  说来也怪Shen Qian 自己有些想当然了。

  他本以为自己的出现会让这些人生出顾忌,哪知道无论是宁权还是cold and severe 女人,竟是全然没有把他当回事。

  而Shen Qian ……又何曾见过澹台沁如此脆弱的模样?

  在他心中,这个从认识以来就一直保持着aloof and remote 姿态的女人,此时气息孱弱,嘴角鲜血直流,甚至连站立都变得有些艰难。

  这一幕,极大的刺激了Shen Qian 。

  bang!

  伴随着空气的爆裂声响,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出离过愤怒的Shen Qian ,脚步凌空一踏,身形在和空气极致的摩擦之下燃起了漫Heavenly Fire 光,恍若陨石一般撞进了战场。

  “拦住他!”

  宁权手中动作一顿,虽然brows slightly wrinkle ,但也没有太在意。

  他知道Shen Qian 不凡,也听过一些对方的事迹,但终归……Shen Qian 那张过于年轻的面孔,让他难以提起太大的警惕。

  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Martial Artist ,就算breakthrough 了Mountain And Sea ,又能如何?

  不过毕竟Shen Qian 声名在外,宁权也没有过于轻视,只是挥手间分出了三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去阻拦Shen Qian 。

  “贪狼,去拦住那只猴子!”

  另一侧的cold and severe 女人更是完全无视了Shen Qian ,只是让贪狼Star Monarch 警惕那跟随Shen Qian 冲过来的帝猴。

  她虽然尚没有完全refining 仙位,但她的spirit strength 却早已恢复到了鼎盛水准。

  再加上仙位和Spiritual Artifact 的契合,这才是她能以Mountain And Sea 之躯操控星辰级武器的原因。

  因此只是一眼扫过,她已经clearly understood 了Shen Qian 等三人的realm 。

  那看似为首的少年不过是Immortal Realm Second Rank ,只是肉体和精神都有些超出寻常的强大罢了,倒是那只猴子,不知为何,身上竟隐有一丝让她心悸的气息。

  恍惚间,一些几乎已经被遗忘的恐惧在心头泛起,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至于那个old man ……等同于废铁,无论是宁权还是cold and severe 女人,都自动将他忽略了。

  全身燃烧着熊熊火焰的Shen Qian ,看着迎面冲来的那三个身穿银甲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这三人realm 并不低,俱都在Mountain And Sea Sixth Heavenly Layer 以上。

  Shen Qian 见状又忍不住吐槽,弼马温到底是个什么垃圾仙位啊,怎么随便三个装备了天将马甲的powerhouse 跑出来,realm 竟然都和弼马温差不多。

  虽然一时想不通为什么宁权如此轻视自己,但Shen Qian 也没有隐藏实力的心思。

  因为澹台沁的情况已经是most urgent ,时间不允许他有丝毫耽搁。

  轰隆隆!

  虚空生裂,速度不减半分的Shen Qian 直接summon 出了自己的大道投影。

  足足二十九丈高的“Dao” ,in this brief moment 是如此耀眼,无论是宁权还是cold and severe 女人都是呆滞了一下。

  两层的Dao Mark ……是在跟他们开玩笑吗?

  而聂寒更是瞳孔一缩,心中泛起复杂莫名的滋味。

  他上一次见到Shen Qian 还是在Northern Martial 校园,而那时的Shen Qian 又是何等孱弱,若不是顾忌场合,他当时就能直接将对方随手灭杀。

  可这才过了多久……甚至半年都不到的时间,对方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了吗?

  他终其一生,都没有见过如此高的“Dao” 。

  阻拦Shen Qian 的三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也有刹那的失神,但他们的反应也极其之快,眨眼就从攻击姿态转为了防御。

  此时三人已经熄了直接灭杀Shen Qian 的念头,只想着拖住对方,等宁权空出手来。

  然而,陷入震撼的众人,谁都didn’t expect ,这一瞬间的呆滞竟然只是一个开始。

  next moment ,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燃烧着火焰的Shen Qian 从三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合围之中几乎是一掠而过,甚至连身形都没有丝毫的迟钝。

  而刚刚凝聚出Essence Power 的三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则是直接僵在了原地。

  bang! bang! bang!

  短暂的延迟过后,伴随着惊天一般的爆破声响,三人的肉体竟是直接炸裂,那无数的血肉碎片,紧接着就被空气之中残余的高温完全蒸发,直接湮灭。

  “这impossible !”

  正在失神的聂寒表情剧烈扭曲,控制不住的大吼了一声。

  秒杀!

  这竟是毫无悬念的秒杀!

  可是这怎么可能?

  就算Shen Qian 的“道高”无比骇人,可那也是三个genuine 的高阶Mountain And Sea 啊!

  更别提他们还有专属于天境的Spirit Armor body protection ,别说是聂寒了,就算是宁权想要斩杀三人,也得费一番功夫。

  Shen Qian 如何能做到这种极致的碾压?

  那般感觉,就像是阻拦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三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而只是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

  一旁原本想出手阻拦帝猴的贪狼Star Monarch 也被吓了一跳,身形赶紧退得远远的,惊疑不定的看着那被火光覆盖的青年。

  最惊骇的当属宁权和cold and severe 女人。

  宁权毕竟sinister vision ,而cold and severe 女人则是有着雄厚的spirit strength 为基础,两人都一眼看出,问题出在Shen Qian 背后那无比耀眼的“Dao” 上。

  就在Shen Qian 和三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交错而过的瞬间,自Shen Qian 的大道投影上爆发出了一股无比霸道的镇压力量,竟是将三人的“Dao” 直接消弭。

  失去了大道的加持,那三人也就是比普通高Martial Artist 强上一些罢了,在这种层次的交锋之中和纸糊的也没什么区别。

  “你这是什么Dao’ !”

  宁权甚至忘记了继续压制澹台沁,只是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的问道。

  而cold and severe 女人的关注点则稍显不同,她只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你这绝不是属于天境的Dao’ ,你没有refining 仙位?”

  Shen Qian 见澹台沁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也就脚步一停,他没有理会宁权,倒是对cold and severe 女人的喝问有些unfathomable mystery 。

  “那又如何?”

  “你这个蠢货,Heavenly Emperor 意志之下,决不允许天境有outsider 存在,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都要refining 仙位,你会害死我们所有人!”

  cold and severe 女人显然想到了什么terrifying 的事情,目光惊疑不定间,不时抬头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的天空。

  Shen Qian hearing this startled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进入Imperial Stable Guard 之前,他会被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围剿,原来是因为所谓的“Heavenly Emperor 意志”的影响。

  也难怪,无论是宁权还是聂寒,竟然都套了一个天境的马甲。

  而这cold and severe 女人无疑是一个复苏的Marital Immortal Practitioner ,所以才对天境如此了解。

  “Heavenly Emperor 真的存在?”

  Shen Qian 皱眉问道。

  cold and severe 女人却闭嘴不答,只是骤然转身,手中玉环再次迸发thunder ,朝着杵剑而立的澹台沁strikes 而去。

  Shen Qian 见状,面色也冷了下来。

  他尚在原地的身形如残影一般消散,在化身“灾厄佛”的同时,速度也眨眼就进入了二禁领域。

  咻!

  身形重新出现的Shen Qian ,牢牢挡在了澹台沁的面前,一拳朝着那落向的thunder strikes 而去。

  与此同时,他头顶已经隐匿的大道illusory shadow 也重新爆发出了光华,朝着all around 扩散而去。

  宁权complexion changed ,他此时根本没有信心对抗Shen Qian 这诡异的“Dao” ,只能选择暂时退避。

  不止宁权,聂寒以及武曲Star Monarch and the others 也纷纷退避。

  失去了“Dao” 的庇护,他们在Shen Qian 和澹台沁面前就等同于待宰的羔羊。

  这就是万道之主的terrifying ,除非realm 能彻底碾压Shen Qian ,否则Shen Qian 几乎克制一切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惟有cold and severe 女人无动于衷。

  “我虽已不是当年执掌Three Realms thunder 的闪电Empress ,但你的Dao’ ……对我无效。”

  cold and severe 女人在自曝了身份的同时漠然道。

  Shen Qian 皱眉,他也发现自己的“Dao” 对这自称电母的女silhouette 响微乎其微,究其原因,还在于她的spirit strength 浩瀚如海。

  在Shen Qian 接触过的powerhouse 之中,排除掉言Spirit King 那等Peak 存在,也足以排进前三。

  若是Shen Qian 的realm 再高一些,或许才能形成完全的压制。

  轰隆!

  在电母的冷笑之中,那照亮了Heaven and Earth 的thunder 重重strikes 在Shen Qian 的拳头上。

  this time 电母没有任何留手,被催发到极致的thunder 比起之前攻击澹台沁时,何止粗壮了数倍!

  Shen Qian 的“极拳”第一次失效了。

  他的fist strength 只是堪堪破碎了thunder 的one third ,而剩下的无数雷芒,则是毫无阻碍的贯穿了他的全身。

  星辰级武器的威能远比Shen Qian 想象的还要terrifying ,虽然只是一个Mountain And Sea Sixth Heavenly Layer 的Martial Artist 在驾驭,但thunder 之威,竟是瞬间就破碎了他肉体的防御。

  当thunder 散尽,注视着那全身漆黑低下了头的少年,雷母不禁sneered 。

  “这就是mantis trying to stop a chariot 的后……你……这impossible !”

  然而很快,她的冷笑就凝固在了脸上,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因为本已陷入死寂的少年,身躯一抖间,体表的那无数black 焦糊就片片散落,他一点点抬起头来,原本微弱的气息也如猛虎一般一点点复苏。

  “就这?”

  Shen Qian slightly smiled ,露出了满口白牙,“说实话,比起Ancestral Dragon 的炼体Divine Lightning ,还是差了点味道啊……”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