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Invincible In This World After Signing-In At Cold Palace For 80 Years Chapter 37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三百77 章钉死一尊Immortal King

五Great Immortal 王全军覆没,他们带来的属下,已经吓得不敢动弹了。

实在是蔺Immortal King too terrifying 了。

一剑一位Immortal King ,这根本impossible 发生的事情,却真实发生了。

而且black 骷髅也很强大,它附体之后,操控着Immortal King 肉体,强杀一位Immortal King 。

这可不是寻常的Immortal King 。

这是Immortal Emperor 子嗣啊。

他们虽然比不上德林二世的出身,但也是Immemorial 七族well-know figure 了。

可就是这样,也还是死了。

德林二世是王者大人的子嗣,Peak 出身。

那之后就是这群Immortal King 了。

Immortal Emperor 也不是that many 的,就像死界里,Immortal Emperor 才几位啊?

“你……你竟然杀了五位Immortal Emperor 子嗣?”

“你的father 是王者大人,可他也保不住你的。”

“从诞生到现在,Immemorial 七族一直都没有Immortal Emperor 子嗣被杀,这是头一遭啊。”

“didn’t expect 他们没有死在战场上,反而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这五位Immortal King 的护卫绝望道。

主子死了,他们做随从的,也是难逃一死啊。

所以现在他们,都是surprised and angry 的看着蔺Immortal King ,发出了质问。

蔺Immortal King 冷酷的回应他们:“以前没有人做到,那我就开创这个先河,他们的老子要是不满,就来找我,杀了小的,我也可以杀了老的。”

“至于你们这些家仆,主子去了Yellow Springs Road ,我就送你们去陪伴他们,想必他们会感谢我的。”蔺Immortal King 冷酷道,随手一甩,指尖闪烁的一抹sword qi ,顿时划破天幕,降临下来,劈碎了这些随从。

这一刻,那三千召集来的士兵,看着蔺Immortal King 指尖闪烁的那抹sword glow ,心里是激动不已,彻底acknowledge allegiance 。

这就是霸道!

这就是权势!

这就是不讲理!

你挡我路,那我就把你们全杀了。

这一刻。

他们热血沸腾,恨不得长啸,把自己的激动发泄出来。

蔺Immortal King 瞥了他们一眼,道:“杀这么几个人就激动成这样,那以后我屠杀Immortal Emperor ,你们岂不会激动的发疯?”

说完这话,蔺Immortal King 装逼完成,把hedonistic son of rich parents 的arrogant and despotic 放大到了极致。

“走吧,去参加七族大会!”蔺Immortal King 落下帘子,坐在行宫里,让giant dragon 拉着前进。

black 骷髅和white 骷髅就跟在两侧,看着平静的很,但实则内心已经很激动了。

“蔺Immortal King ,这太爽了,杀了五位Immemorial 七族的Immortal King ,实在是酣畅淋漓。”black 骷髅传音laughed heartily 起来。

它反正打的很爽,进入Immortal King Realm 界后,实力暴涨,手段齐出,didn’t expect 真的可以击杀Immemorial 七族的天才。

能cultivation 到Immortal King Realm 界,不管资源多么丰富,都是一个天才。

而现在black 骷髅把对方击杀,岂不是说它black 骷髅也是一个天才?

“下次换你去拦截,我去单挑。”white 骷髅说道,它现在很羡慕,刚才它脑子没有black 骷髅那么热血,选择的是一个人拦住了对面四个Immortal King ,给了black 骷髅机会,打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这让它很羡慕。

black 骷髅也不和white 骷髅争辩什么,只是偷笑,反正它现在很爽,下次战斗下次再说。

“好了,这才刚开始,我们杀了这五个Immortal Emperor 子嗣,肯定很快消息传开,接下来一定会有很大的压力扑面,有的是战斗让你们打。”蔺Immortal King 冷静道。

这五个Immortal King 只是一道小菜,根本not worth mentioning ,完全不用在乎。

他们背后的Immortal Emperor father ,才是蔺Immortal King this time 的目标。

“不管别的,我们brother this time 跟着蔺Immortal King 身后冲锋陷阵,哪怕就是战死在这Immemorial 七族,也毫不后悔。”black 骷髅斩钉截铁道。

“确实,我虽然记忆没有彻底恢复,但也知道自己的生前一定是来自人间,Immemorial 七族想扫荡人间,那就得问一问我们。”white 骷髅跟着说道。

“好,我就带你们,踏碎凌霄,impudent 桀骜,将Immemorial 七族闹的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能杀几个就杀几个。”蔺Immortal King 豪气ten thousand zhang 道。

反正现在他也回不到人间,而且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在敌人的老巢里,闹一场风花雪月,闹一出杀人越货,也算是帮人间缓解压力。

“走,去参加七族大会,还有去见一见我那个便宜father ,你们记住了,不要露出weak spot 。”蔺Immortal King warned repeatedly 。

虽然说【偷天换日】很强大,可以屏蔽一切。

但那毕竟是超越了Immortal Emperor Realm 的大terrifying existence 。

他那个便宜father 是位王者大人,是Immemorial 七族的决策者之一,这身份,这实力都不由得蔺Immortal King 警惕。

“我们知道了。”黑白骷髅也知道现在他们孤立无援,局势严峻,所以不能暴露。

蔺Immortal King 叮嘱他们后,就沉入cultivation 当中,他必须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Immortal King 5 Heavenly Layer ,在强敌环伺的Immemorial 七族里,不怎么够看。

即便他有了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可以强行逆转battle strength ,但依旧是不够看。

必须尽快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如果我突破进入Immortal Emperor Realm ,那就会更好的操控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彻底发挥出这Formation 的恐怖。”蔺Immortal King 内心很焦急,他是impossible 让Immemorial 七族扫荡人间。

那人间,有他在乎的一切。

朋友、亲人、爱人、还有那些无辜的百姓。

作为世人称赞的九凤Great Emperor ,他要肩负起守卫人间的重担。

……

True Dragon 拉车,速度很快,来到了德林二世记忆里的Immemorial 七族大会的场地。

也是当年咒界最重要的地方。

大咒山!

大周山boundless ,十分浩瀚,如九百九十九条giant dragon 盘踞在大地一样。

雄伟!

在这里已经来了很多人,天空里到处都是giant dragon 在飞,拉着各种各样的人来临。

有的是轿子,有的是行宫,有的是一座大山,更有的直接骑龙来了……

这些人都很兴奋,来到大咒山,神采飞扬,互相谈论。

蔺Immortal King 透过行宫,看到大咒山里有七大阵营,分居七个位置。

Lin Jiufeng 通过德林二世的记忆,知道这是Immemorial 七族。

然后他也知道,德林二世是属于天族的。

就是当初发现了一个通道,想要降临人间,却被蔺Immortal King 以死相搏,用混沌大阵挡住的那个族群。

曾经的Lin Jiufeng 是他们最恨的敌人。

因为Lin Jiufeng 在Imperial Capital 布置的混沌大阵,让天族成为Immemorial 七族里的笑柄。

但是现在,Lin Jiufeng 竟然成为了天族里王者大人的子嗣。

兜兜转转,还是他。

只是不知道天族的人知道这个结局,会不会悔恨欲狂?

蔺Immortal King 一想到这样的画面,就忍不住想笑。

他和天族,还真的是有缘分。

就在Lin Jiufeng 降临下来后,也是落在天族的地盘里。

all around 的人不认识德林二世,但是他们认识德林二世坐的行宫。

这是王者大人曾经用过的行宫,后来成了Immortal Emperor 就没有用了。

但是也没有丢弃,因为这个代表他的身份。

现在Lin Jiufeng 乘坐这个来,是个人都能想到,这是王者大人的子嗣。

当蔺Immortal King 走出行宫,就看到一群人准备迎接他。

蔺Immortal King 很冷傲,他现在可是王者大人的子嗣,身份高贵,岂能和他们这些人说话?

所以看着一群人对自己flattering and fawning ,Lin Jiufeng 很高冷,一言不发,在黑白骷髅的保护下,looked towards 了远方。

那里,有好似Heavenly Palace 一样的建筑,悬浮在大咒山Central Zone 。

那里,只有Immortal King 才能登临。

“你们在这里安顿好,以后跟着大部队一起行动。”Lin Jiufeng 对自己带来的三千士兵说一句,然后也不管他们什么表情,自己带着黑白骷髅,就要进入那巨大的Heavenly Palace 建筑。

“bang! ”

突然,一道heaven falls and earth rends 的声响传来,大片虚空直接崩碎了,terrifying 的imposing manner 浩荡传递,只见一人一骑,伴随着Divine flame 跳动,如War God 般跃马横枪而来,震动天宇。

“德林二世,你滥杀无辜,屠戮同族,crime deserving ten thousand deaths ,现在我赐予你死亡!”

coldly shouted ,带着Supreme 威严和愤怒,凌空笼罩下来。

这个imposing manner ,这声怒吼,让所有人都startled 。

那一人一骑,声势滔天,席卷了整个大咒山。

他破开了虚空,直接飞驰出来,周身都是被divine light 笼罩,灿烂如morning sun ,炽盛如Immortal Fire ,隆隆而鸣,径直moved towards 蔺Immortal King 而来,divine might 盖世。

bang!

terrifying 的能量,伴随着一杆long spear ,瞬间刺来,万千rays of light 都汇聚在这一点,十分terrifying 。

这要是刺中了Lin Jiufeng ,就是use point to break surface ,瞬间爆发,滚滚能量淹没了Lin Jiufeng 。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所有人都触不及防,大家看着这位手持一杆black 的long spear ,纵马而来的青年,内心震撼。

就仿佛是在看一位不朽的Immortal King 逆伐上天,震撼人心。

“这是来自Ancient Race 的云中君,他为什么如此大的火气?”

“云中君这么强大,看样子已经在Immortal King Realm 界里,走了很远很远。”

“可是他为什么要去热德林二世,那可是德Sir Lin 的子嗣啊,而且是唯一的。”

“不知道,两个人这一下对上了,有好戏看了。”

附近其他族群的人看着,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不妨碍他们看戏。

Immemorial 七族,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

就像现在,云中君要杀德林二世,来势汹汹,根本不像是假的。

却没有人来阻止。

大家都在看戏,想看一看德Sir Lin 的子嗣,能否抵挡云中君。

云中君的强大,毋庸置疑,他直接踏shatter void ,从遥远地方赶来,aggressive ,terrifying 的能量冲击,直接把all around 的人都弹飞出去。

包括了black 骷髅和white 骷髅。

两位Immortal King ,此刻都抵挡不住,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的退出了中心。

能量汹涌的滚动,Immortal King imposing manner 沸腾,黑白骷髅和眼前这位云中君,差距有点大。

Lin Jiufeng 意识到,这一刻自己与world 被孤立了。

the entire world ,只有自己一个人,面对对面这一人一骑,还有吸纳一切rays of light 的long spear ,横扫而来。

这一击,达到Immortal King 7th Heavenly Layer !

这位云中君,不简单。

但……

被world 孤立,被imposing manner 锁定,被能量冲击。

蔺Immortal King 动了。

面对这位云中君,蔺Immortal King 没有动用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而是用了本身的实力。

Immortal King 5 Heavenly Layer !

只不过蔺Immortal King 就借着德林二世的身体,爆发出来的力量。

他在这一瞬间,把德林二世的实力,从初入Immortal King Realm 界,提高到了Immortal King 5 Heavenly Layer 。

下一秒,hong long long 的声音响起。

只见德林二代的top of the head 中,弥漫一股黄金blood energy 冲天,滔滔而上,霸绝Heaven and Earth !

bang! bang! bang!

这是一种绝世恐怖的气息,golden blood energy 将完整的world 都给冲散了,让云中君的imposing manner 能量都炸开了,吓得云中君一个shivered ,震撼的看着眼前的德林二代。

好陌生!

这个德林二世不是一个平庸之辈,只能依靠王者father 的吗?

怎么现在看来,完全不一样?

powerhouse 一出手,就知道真才实学。

此刻的德林二世站在原地,脸色冷傲,眼里带着不屑一顾,仿佛眼前的云中君不是什么Immortal King ,就是一个not worth mentioning 的a nobody 。

本身实力全开的情况下,现在的德林二世,冠古绝今,屹立在那里,睥睨苍宇。

一个人,面对这一人一骑,外加一柄black long spear 。

“我不相信你和传言有那么大的差别!”云中君怒吼。

clang!

long spear 刺来!

苍穹破碎!

万物凋零!

绝世一枪!

众人心惊,充满了震撼,实在太快了,也实在是太强大了。

this spear 刺出,全都在In the time it takes a spark to fly off of a piece of flint 完成。

云中君怒吼一声,猛然一抖手,将long spear 投掷了出去,划过一道terrifying 的轨迹。

这绝世一枪,他要把眼前的德林二世钉着一起飞行。

可是,下一秒,蔺Immortal King 只是casually 的extend the hand ,然后一握。

铮的一声。

black long spear 直接被握住了,那绝世一枪在Lin Jiufeng 的眼里,也merely this 。

“你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那你就去死吧!”

蔺Immortal King 冷酷道。

下一秒,蔺Immortal King 把滚烫能量灌输进入black 的long spear ,让black long spear 剧烈的颤动。

云中君的full strength attack ,附带的能量,都被锁在了black long spear 里。

然后,蔺Immortal King 猛然间把black long spear threw away 去了。

bang!

这一刻,比刚才还要强烈百倍的rays of light 迸发。

divine light 万道,摄人心魄,在这其中,black long spear 果断的刺中了云中君。

云中君一声惨叫,simply 阻挡不了,被a spear thrust 透,fresh blood dripping ,他被Lin Jiufeng 投掷的black long spear 挑了起来,直接钉死在那巨大Heavenly Palace 墙壁上。

drenched with blood !

一尊7th Heavenly Layer 的Immortal King ,就这样被钉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