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Invincible In This World After Signing-In At Cold Palace For 80 Years Chapter 39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三百九十章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蔺Immortal King 操控德林二世说出的话,让奥古斯塔脸色低沉下来,她身姿优美,踩着虚空,笼罩光环,如绝世星灵,傲世古今。

“你想用言语来扰乱我的Dao Heart ,this move 对埃古有用,但对我没用的。”

“我接下来会封闭自己的感性部分,以绝对的理性和你对战,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奥古斯塔眼神清冷,她知道自己如果保持感性存在,一定会被蔺Immortal King 用言语干扰的。

所以她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眉心浮现一个Six Pointed Star Array 法,轰的一声把她的感性部分彻底封印。

感性被封印,只剩下理性的奥古斯塔,imposing manner 反而更加狂暴,上涨了三分,更terrifying 的是,她现在是绝对理性状态下,脸色calm and composed ,looked towards 蔺Immortal King ,眼里只剩下cold and severe 的murderous aura 。

蔺Immortal King 皱眉,这奥古斯塔可比埃古强大的多了,她this move 封印了感性,对蔺Immortal King 来说,言语的攻击,已经无法干扰她了,所以蔺Immortal King 也不说话,就这样平静的看着。

“这里不是战斗的地方,你我的战斗,是生与死的搏斗,我今日必败你,所以不会留手,在这里战斗,产生的余波,会很麻烦。”奥古斯塔清coldly said 。

蔺Immortal King 皱眉,这个地方确实不是战斗的好地方。

“去废弃的world 吧,打碎了也没有什么。”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突然出现了一道声音,来自奥古斯图王者大人,他伸手一指,虚空顿时裂开,一个破碎的,残缺的world 出现在所有人的眼里。

“这是很久之前,在咒界前面的一个world ,当时的他们抵挡我们,被彻底摧毁后,一切都不复存在,只有这个残缺的world ,你们进去打斗。”奥古斯图said solemnly 。

蔺Immortal King looked towards 了this world ,他眼神露出一丝凝重。

这是人间的前身。

人间现在是Human Race 统治,但是在Human Race 之前,是万族时代,不过万族时代只是一个过渡期而已。

万族之前,Immortal Court 和Divine Race 的时代才是真正的Peak ,统治了好几万年。

在Immortal Court 和Divine Race 之前,是咒术时代,那是一个很强大,但记录很少见的时代。

而在咒术时代前,蔺Immortal King 推测是属于Formation 的一个时代。

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就是在那个时代诞生的。

但是这个时代,也和之后一样,被彻底抹去,没有任何记录。

Immemorial 七族打碎了那个world ,还把残缺的world 保留下来。

蔺Immortal King 不禁想到,this time 如果人间落败,彻底被横扫,那人间this world ,会不会也被Immemorial 七族收起来,在未来的某天,被拿出来炫耀,或者随意处置?

这样一想,蔺Immortal King 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他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一言不发,蔺Immortal King 率先一步踏出,进入this world 。

入眼看去,山河崩碎,world 帷幕残缺得好似破布一样,在风中摇摆。

this world 一片破败不堪,满目疮痍,到处都是大战之后的痕迹,蔺Immortal King 看到了一些array inscription ,特别古朴,断断续续,这里曾经也是一个浩大的world 啊,但是现在,已经荒废的没有形状了。

在蔺Immortal King 进来后,奥古斯塔也进来了,她以绝对的理智道:“德林二世,我来杀你!”

话音落地,奥古斯塔出手了,她took out 了自己的法宝,抬手就打。

bang bang bang!

这是绝对强大的terrifying 冲击,伴随着一抹azure light 芒,飞出一柄玉尺。

玉尺通体呈azure ,上面有一层清辉流动,透着一种terrifying 的沧桑古意,不知历经多少万年了。

这一柄尺子以最为mysterious 的青金铸成,不是一般的法宝,被奥古斯塔拿在手里,仿佛是可以裁断天穹,砸碎寰宇。

formidable power 巨大!

在残缺的world 之外围观的人,看到这一柄尺子后都呆住了。

“这难道不应该是Heaven Measuring Ruler 吗?”有人认出来了。

“确实是Heaven Measuring Ruler ,这我还是知道的,它很terrifying ,在Immemorial 七族的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里,有过记载,Heaven Measuring Ruler 乃是我们族群Ancient Times 里一位绝世terrifying 的powerhouse 拥有的,曾经击碎过不知道多少world ,怎么现在落在了奥古斯塔的手上?”有人疑惑的说道。

“不,这不是正版,正版的Heaven Measuring Ruler ,早就丢失在了未知之地,没有人知道,即便是王者大人,都拿不回来,这是仿制的。”有人affirmed 。

“仿制的,那就是和埃古仿制末日lance 一样?”

“不,绝对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埃古仿制的末日lance ,和这一柄Heaven Measuring Ruler 完全没有comparability ,这Heaven Measuring Ruler 是出自王者大人的手,而且是擅长炼制法宝的王者大人,用极为罕见的青金炼制,formidable power 就equivalent to 王者武器了。”

“那德林二世不是必败无疑?”

“那肯定的啊,德林二世拿什么来抵挡这样的攻击呢?”

“我觉得也是这样,他和必败无疑了。”

“奥古斯塔本身就强大,在加上这样terrifying 的法宝,锤烂德林二世的头哦。”

Immemorial 七族的人纷纷议论,激烈的讨论,得出的结论,就是德林二世承受不了Heaven Measuring Ruler 的一击。

在Heavenly Palace 上方,各位王者大人的居所,德林王者脸色阴沉下来,盯着奥古斯图,angrily said :“你竟然把Heaven Measuring Ruler 给了她?”

“奥古斯塔是我的女儿,是我未来的successor ,我不把Heaven Measuring Ruler 给她,我给谁呢?”奥古斯图corner of the mouth raised ,慢条斯理道。

他看着脸色阴沉的德林王者,hehe 一笑,道:“你要怪啊,就怪自己舍不得把treasure 给自己的儿子,现在安心的看吧,搞不好我女儿真的会把德林二世废了。”

德林王者阴coldly smiled ,掷地有声道:“好啊,安心的看,我只希望接下来你也能笑得这么开心,别等你女儿输了,你输不起啊,那我可不会惯着你。”

德林王者还是很有底气的,德林二世身上还藏着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那可是逆天的东西,他都眼红,比Heaven Measuring Ruler 强大。

奥古斯图讥讽一笑,认为德林王者只是嘴硬罢了,眯着眼睛看着那残破的world 里,德林二世和奥古斯塔的战斗。

这一战,必然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

bang!

蔺Immortal King 操控着德林二世,爆发出了无敌风采,照亮了这个残破的world 。

如波涛一般的imposing manner ,逆袭而上,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气血汹涌,stormy sea ,是人看了都会胆颤。

bang!

蔺Immortal King 操控着德林二世爆发,terrifying 的威势撞击上了Heaven Measuring Ruler ,发出了巨大的声响,震动了这一片残破的world 。

Heaven Measuring Ruler 发出一片光幕,将Heaven and Earth 都映衬出一片迷蒙,伴随着one after another 血光闪过,一道倩影手持Heaven Measuring Ruler ,立身在Heaven and Earth ,直接砸下来。

ka-cha !

蔺Immortal King 操控德林二世爆发出来的terrifying imposing manner ,当场被砸碎了,没有一点痕迹,仿佛刚才那stormy sea 的imposing manner ,如同虚幻罢了,被Heaven Measuring Ruler 打碎后,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杀!

奥古斯塔coldly shouted ,只剩下理智的她,挥手打出了惊世绝伦terrifying 的攻击。

Heaven Measuring Ruler 挥舞,爆发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灭世仙芒,飞射出来,直接炸开了这一个残破的world ,粉碎了Eternally Blue Sky ,硕大的残破的world ,in this brief moment ,再次爆炸破碎了。

诸多生灵只能看到,在这爆炸的world 里,一个white clothed 倩影立在苍穹下,任星辰幻灭,看沧海成烟,见world 化灰,她始终不朽,手里的Heaven Measuring Ruler 爆发出巨大的威压。

被Ancient Race 视为pearl in the palm 的奥古斯塔,in this brief moment ,向Immemorial 七族展现了,她为什么可以被所有王者大人一致认为,未来必定是Ancient Race 的领路人。

封印感性,只留下理性的奥古斯塔,这一瞬间white clothed 长裙,青丝如瀑,眸子深邃,那里面只有绝对的理智,在思考如何战胜,乃至杀了德林二世。

世人看到,封印了感性后的眼眸里,那眸光仿佛是可以Splitting Heaven and Earth Apart ,在计算着Star River 毁灭的景象,没有感情,只有绝对理智,十分terrifying 。

奥古斯塔太强大了,手握Heaven Measuring Ruler ,simply 没有防御,爆发出来的terrifying 的灭世rays of light ,仿佛跨越了万古,传到了this life 来,深入Immemorial 七族里,每个人的心灵深处。

“bang! ”

这一刻,大家更加坚定的认为,德林二世肯定不是奥古斯塔的对手。

她手里握着地方那柄azure 的尺子,就可以摧天裂地,斩神灭仙,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维度,将乾坤击的破碎。

in this brief moment ,人们的眼前都出现了幻觉,仿佛看到那残破world 埋葬了德林二世,这一尺子下去,什么都不复存在了,一击之力堪称shaking the old illuminating the new ,天下无人可挡!

很多人发自内心的感到颤栗。

这仅仅是奥古斯塔的一击,就已经能够灭世,毁掉一个残破的world 了。

若是他们在当场,都不够杀的。

那Heaven Measuring Ruler 爆发后,任何一丝细小的霞光都可以将他们所有人毁灭成千上万次。

蝼蚁仰望Azure Dragon ,都不足以描述他们的渺小。

“太强大了,这个女人,更强大了,五十年前我还可以在她手下过十几招,但是现在,我一招都抵挡不下来!”同为古clansman ,阿古如颤声道。

他可是亲眼看着奥古斯塔一步步变强大的。

她的进步,难以想象,让人害怕。

“不愧是Ancient Race 几Great Demon 孽之一,这terrifying 的程度,绝对超越所谓的天才,这是妖孽!”有人惊叹。

“德林二世这一下要输了,我倒要看看,他被废了后,还会不会那么猖狂。”有Ancient Race 的人laughed heartily 起来,迫不及待的想看蔺Immortal King 操控府邸德林二世被废。

A Tooth For A Tooth ,an eye for an eye 。

现在Immemorial 七族里,巴不得德林二世死的,就是古clansman 了。

本来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埃古身上,但埃古打不过蔺Immortal King ,输得很惨,他们憋屈的怨恨的看着。

无处发泄!

但是现在,奥古斯塔太强大了,她一出场,就远超埃古了,比埃古恐怖了数以十倍,deep and unmeasurable ,Ancient Race 的人无法揣度,连仰望都不能。

可就是这样,他们才高兴。

Ancient Race 的人都兴奋的看着,希望看到奥古斯塔fiercely 击败德林二世,以泄心头之恨。

但是,大战才开始。

那Heaven Measuring Ruler 抖落下来的灭世rays of light ,在蔺Immortal King 的眼里,也merely this 。

Heaven Measuring Ruler 是很强大,远比埃古拿出的末日lance 强大。

蔺Immortal King 也不是没有Magical Artifact 应对。

他还有Immortal Beheading Sword 呢。

但……

Immortal Beheading Sword 不能拿出来。

那个拿出来,不好解释,蔺Immortal King 只能施展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

这和之前布置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不同。

那只是把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布置下来,困住了埃古,在Formation 里,蔺Immortal King 还是可以击败埃古。

但是这次,蔺Immortal King 要来把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融入身体里,提升他绝对battle strength 。

奥古斯塔很强大,蔺Immortal King 也承认,她真的是目前为止,蔺Immortal King 见到过的,最有innate talent 的Immemorial 七clansman 。

她是Immortal King 9th Heavenly Layer Peak ,甚至,一只脚已经踏出去,和死界里那条Bone Dragon 一样。

半步Immortal Emperor Realm !

这不可小觑啊,毕竟蔺Immortal King 才是Immortal King 5 Heavenly Layer 。

差的有点多了。

而且,人家现在还手握Heaven Measuring Ruler ,还把自己感性一面封印了,以绝对理智迎战。

这给蔺Immortal King 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所以,他激活了身体里的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

bang!

bang!

bang!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蔺Immortal King 操控的德林二世要输了的时候。

德林二世的身体里,爆发出了茫茫混沌雾霭出现,将一切都掩盖了。

那灭世仙光,冲入了这茫茫混沌雾霭里,就不见动静了。

所有人都震撼了,第一次见到奥古斯塔出手,本以为都要获胜了,但现在看来,德林二世也有底气,竟是forcibly 地打出自己的东西,阻挡住了Heaven Measuring Ruler 抖落的仙芒。

“混沌雾霭?”奥古斯塔的理智在计算,她算的很清楚,这混沌雾霭,not worth mentioning 。

“轰隆!”

下一秒,Heaven Measuring Ruler 飞天而上,也带着滔天的Chaos Energy ,释放出terrifying 的immortal strength 。

这一瞬间,在蔺Immortal King 释放的混沌雾霭里,成千上万道仙辉降落。

这些仙辉可杀诸天万灵,恐怖异常。

但蔺Immortal King 操控的德林二世依然不惧,在这混沌中独尊。

“今天我就打碎你的Heaven Measuring Ruler !”蔺Immortal King 操控着德林二世吼啸,伴随着他的体内,有一种浩大的仙光在喷发,直接扫落了这些仙辉,带着不可阻挡的力量,横扫一切,毁掉了乾坤,让残破的world 发生了大破败。

咚dong dong!

这一刻,world 安静下来。

在混沌里,大家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大家能看到,在混沌外的world ,奥古斯塔的脸色虽然依旧那么冷静,可她手里的Heaven Measuring Ruler ,依旧飞到了头顶,降下仙辉,护着她的身躯。

奥古斯塔没有一击打败德林二世!

大家的脑海里,immediately 就想到了这个。

这可急死了看戏的人,大家眼巴巴的看着那混沌雾霭,却什么都看不到。

“为什么看不到,这可是真正的妖孽在出手,我们连一见的资格都没有吗?”

不少人都发出这样的声音,十分遗憾,见不到德林二世到底是用什么ability 对抗Heaven Measuring Ruler 的?

忽然,有人激动的大喊。

“看到了,我看到了,德林二世出手,在他的背后,有一座巨大的Formation ,为他提供terrifying 的能量,他徒手strikes 仙辉,打碎了这些!”

这是一位Immortal King ,normally 里也有Immortal King 的矜持和骄傲,很注重自己的仪态。

但是现在,他如一个小青年,激动的大喊,发泄自己内心的震撼。

他拥有一双可以勘破虚无的眼睛,让他捕捉到了混沌之中的画面,见到了蔺Immortal King 激活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然后徒手击落仙辉的画面。

“推手击溃仙辉,这是人能做到的?”

“对啊,那可是Heaven Measuring Ruler 发出的仙辉啊,不是一般的东西,非常terrifying 。”

“Heaven Measuring Ruler 是被奥古斯塔小姐催动的,德林二世竟然能徒手击落,他的fleshy body 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

其他人也都震惊,心都在颤,眼巴巴的看着。

慢慢的,混沌雾霭散去,蔺Immortal King 操控着德林二世走出来。

果然如那位Immortal King 说的那样,他的背后,一座复杂的,精美的,庞大的Formation ,缓缓浮现,转动,给他提供很多能量。

蔺Immortal King 操控的德林二世,in this brief moment 如同盖世War God ,从遥远过去走来。

如同神话般,他在这破碎的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走出了一条Life Dao 路。

所过之处,破碎的Heaven and Earth 自动恢复,草木焕发新机,地脉被修复,Spiritual Qi 开始爆棚。

蔺Immortal King 走过之地,All Living Things to Recover ,荒芜变绿地,惊呆了Immemorial 七族所有人。

这一刻,蔺Immortal King step by step 前行,如同向着一个未知的彼岸,向着他的未来,向着人间的繁荣,向着不朽迈步……

所有人都若泥塑木雕般,呆呆地看着那step by step 前行,眸光坚定的德林二世。

这一刻的他英姿伟岸,black 发丝自然披散,身上的衣裳也绽放梅花点点,气质超凡,风神如玉。

大家即便仇恨德林二世,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刻,他如同一个神!

奥古斯塔没有感性的情绪,只有冷漠的理性。

但这一刻,她也没有再出手了。

她知道,德林二世体内那个人格,出手了。

这一刻,她不是在和德林二世战斗,而是在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战斗。

她的眼眸里,不断的思索,在找出对方的缺点。

可惜,现在的德林二世,没有让她发现缺点。

哪怕是理智的奥古斯塔,也沉默当场,用Heaven Measuring Ruler 护着自己。

而在另一片空间里,所有的王者大人都站起来了,震惊的看着。

“这是……Great Dao of Life Formation ?”奥古斯图瞳孔放大,盯着德林王者,震惊的问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