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Invincible In This World After Signing-In At Cold Palace For 80 Years Chapter 42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0 作者: 女孩那么可爱

  第425章 拜将台的英勇往事

  第四百二十四章拜将台的英勇往事

  被数十道气息给盯上的蔺Immortal Emperor ,此刻也不太敢轻举妄动。

  他现在是很强大,但是它没有强大到一敌十。

  而且这个十,全是Immortal Emperor Peak 级别的存在。

  蔺Immortal Emperor 现在一个打两个,打三个到还可以,但是打十个他不是对手。

  哪怕就是将晶体Divine Kingdom 全力推动,数个世纪的力量集合在一起,对抗十个Immortal Emperor Peak ,也是毫无胜算。

  “这些应该都是当年你在藏兵within the valley 认识的兵器,就算没有交情,这么多年了,和他们好言相劝一下。”蔺Immortal Emperor 让拜将台开口。

  “我这个……”拜将台似乎有点难言之隐。

  “你让他开口求我们,那可真的是rarely seen 。”一个女人的声音在all around 响起,飘渺不定,声音清脆,如泉水叮铃。

  “当年威震藏兵谷的拜将台,竟然也成了人类手里的兵器,真的是可笑啊。”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嘲弄。

  “当年的拜将台可不是现在这样弱小当年的他啊,在藏兵within the valley 欺男霸女,做出的事情写出来,恐怕百本书都不够。”在远处的山脚底下,有一个huge monster ,俯视蔺Immortal Emperor 和拜将台,发出了隆隆雷鸣声响。

  此后,all around 不断传来了嘲弄之声,one after another ,都在嘲笑拜将台。

  蔺Immortal Emperor 听着就知道今天这件事情无法善了,他looked towards 了拜将台,问道:“现在关于这些事情你还有记忆吗?”

  拜将台沉默了一下后,没有回答蔺Immortal Emperor 的话,而是looked towards 了all around 。

  “你们说的都是几万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做人要向前看,不要一直回忆着过往,是人都会变的。”拜将台认真地说道。

  “做人要向前看?”那藏在山脚边缘的huge monster 勃然大怒,直接走了出来,each step 都震得大地颤抖。

  走出来后,蔺Immortal Emperor 才看到他的本体,竟然是一只巨大的Black Tortoise 。

  在他的背上印刻着的庞大八卦早已蒙尘,但是依稀可见曾经的样子。

  他很愤怒,怒视着拜将台,发出了怒吼之声:“当年你tyrannically abuse power 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人会变的?”

  此言一出,all around 数十件兵器都变了imposing manner ,愤怒汹涌喷发而出,盯着拜将台和蔺Immortal Emperor 。

  “你当年到底干了什么?”蔺Immortal Emperor 咬着牙低声问道。

  他怎么感觉当年拜将台好像是藏兵谷里最大的反派一样。

  “没干什么呀,你知道的,我是做研究的。”拜将台为自己辩解。

  “没干什么?”巨大的Black Tortoise 愤怒的狂笑了起来。

  “你当年为了研究法宝进化之法,你将我从里到外拆了个遍,禁锢起来,吊在了Formation 之上,足足三千六百年。”

  “你当年因为劈空剑特殊的原因,你将其诞生的本源擒拿过去,仔细地研究,从里到外地新洗了一遍。”

  “你当年潜入Primal Chaos Heaven 幡的领地,将它孕育出来的一双儿女给撸了过去,直接进行研究,最后他的一生儿女不幸夭折。”

  ……

  “你当年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罄竹难书的事情,幸好你走的时候,将追随你的人全部带走,不然的话,这些年我们早就将他们清洗干净了。”愤怒的前五亿年说出了拜将台七八件事情。

  “these all are 你干的?”蔺Immortal Emperor looked towards 了拜将台,他didn’t expect 拜将台当年在葬兵within the valley 这么声名狼藉。

  “研究需要对象对吧,我也是为了兵器进化,是为了广大的法宝兵器着想,对吧?总要有人牺牲的。”拜将台心虚的解释。

  “放你娘的屁,那你怎么不拿你自己手下去研究,你就专门对付我们?”那道女声不再甜美,银牙暗咬的说道。

  她就是劈空剑的主魂。

  当年被拜将台从里到外研究个perfectly clear ,虽然没有损伤她多少,但是对于一个诞生了自我意识,并且区分了男女之别的法宝来说,这是莫大的耻辱。

  “劈空剑多么的美丽、大方、高贵,她是所有Peak 法宝里面难得的女性,而且是Peak 的美女,你竟然将她禁锢起来,里里外外的都研究个通透,这可是我的Goddess ,你真是个人渣,不对,是兵器渣。”庞大的Black Tortoise 愤怒的说道。

  Black Tortoise 的话让劈空剑脸色变得冷艳的起来,coldly said :“当年你带给我的耻辱,今天我会全部还给你。”

  劈空剑也从阴影中走出来,变成了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肌肤雪白,青丝如瀑,手持一柄mysterious 战剑,戴着面纱,挥动出sword glow ,无比的犀利。

  而all around 那些隐藏在黑暗里的兵器也都one after another 出现。

  有一个像是Ancient Times 的战戈,被一个萦绕在混沌中的silhouette 手持着,他走了出来,声音森冷无比:“当年我刚入藏兵谷,还处于幼小的阶段,刚刚诞生自我意识,你就将我哄骗过去,不花费一点代价就研究个perfectly clear ,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耻辱,现在我要你a debt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

  “你这个破战戈,当年进入葬兵谷的时候,还不是我带着你度过了Early-Stage 的艰难时刻,没有我的护持,你早就被其他的兵器给带坏了,初入藏兵谷诞生spiritual wisdom 的你,哪里是那些Old Fox 的对手?”拜将台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的说道。

  “论Old Fox ,整个藏兵谷谁能够比得上你呀,他进入藏兵谷之后,最倒霉的事情就是碰到了你。”庞大无比的Black Tortoise ,发自内心的laughed heartily 。

  混沌战戈十分恼怒,盯着拜将台与Black Tortoise shouted :“陈年往事何必提起,现在就把他给杀了吧。”

  手持劈空剑的绝代少女冷冷的答道:“我同意。”

  其他几件武器也都纷纷的nodded ,对于拜将台当年对他们做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都是gnashing teeth ,被他们视为一生的耻辱,今天他们要报复回来。

  庞大的如小山一般的Black Tortoise ,此刻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地说道:“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当年你仗着自己强大,行事无所顾忌,现在虎落平阳,今天你进入藏兵谷就是最大的错误。”

  蔺Immortal Emperor 见到这一幕立马喊道:“都认识几万年了,大家都是朋友嘛,曾经的一些矛盾随着时间都可以慢慢淡化了。各位,我们作为远道而来的客人,你们身为藏兵谷的主人,是不是应该尽一下地主之谊,不要打打杀杀的,大家要友爱和平。”

  “人类在藏兵谷里是没有说话的权利的!”庞大的Black Tortoise 怒吼一声。

  “该死的八卦,你不要以为自己现在很了不起,逼急了我,老子再把你从里到外研究一遍。”拜将台也发狠了。

  “笑话,现在的你凭什么与我斗?你现在这副样子也能与我抗衡?”庞大的Black Tortoise 盯着处于虚弱状态的拜将台,他唯一忌惮的就是拜将台身上的那supreme powerhouse 的血液。

  但是现在这边有十来位Immortal Emperor Peak 的兵器,他对于拜将台的言论不屑一顾。

  拜将台angrily shouted :“当年我虽然对你们做下的那些事情,仔细的研究了你们,但我也给了你们好处,没有我当年对你们布下的那些手段,现在你们能one by one 的诞生属于自己的spiritual wisdom ,进化成真正的生灵,摆脱冰冷的兵器桎梏?”

  “说的对,所以为了报答你,我现在让你看一看当年的你究竟做对了哪些事情?”混沌战戈二话不讲直接出手。

  轰隆隆!   混沌战戈直接一击,打的藏兵谷这片天空寰宇破裂,天穹浓缩一切,时空都在崩塌,化为混沌,最大的杀招就隐藏在他的这一击里面。

  terrifying 的能量汹涌澎湃的涌入到拜将台与蔺Immortal Emperor 的面前。

  “纪元之道!”

  蔺Immortal Emperor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再一次施展了自己领悟的纪元大法,将拜将台护在身后。

  拜将台真实的battle strength 没有多少,他受损太严重了,之前也是依靠着身上那一滴supreme powerhouse 的血液,但是supreme powerhouse 的血液,impossible 无限次使用。

  所以还得蔺Immortal Emperor 这个主人出面,扛下这一切。

  bang! !!   混沌战戈的这一击非常强大,身为Immortal Emperor Peak 的他,面对曾经羞辱过他的拜将台,愤而出手,自然是full strength attack 。

  但是他只有一个人,蔺Immortal Emperor 面对他一个人的攻击,还是显得闲庭信步,随意挥洒。

  单手虚空一压,那天穹之上跳跃的混沌直接炸开,被他的纪元之道给轰碎了,然后蔺Immortal Emperor 大掌一握,将这一切混沌纳入掌中,反手一压,缓缓压不下来。

  纪元在掌心之中。

  功夫在方寸之间。

  蔺Immortal Emperor 直接猛然一起打在了混沌战戈身上,让他那凝聚的illusory shadow ,缠绕着的混沌顷刻间崩开,意识都炸裂了,打的混沌战戈咆哮连连,倒飞出去several dozen li ,撞击在一座大山之上。

  大山直接化为齑粉,消失在藏兵谷之内。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直接让其他的兵器看傻了眼。

  “看你的气息不过初入Immortal Emperor Realm ,你竟然一掌将混沌战戈打飞了出去?”手持本体劈空剑的mysterious 少女不可思议地盯着蔺Immortal Emperor ,她之前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拜将台身上,毕竟蔺Immortal Emperor 只是初入Immortal Emperor Realm ,和他们的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不值得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蔺Immortal Emperor 彻底惊讶了他们。

  Black Tortoise complexion changed ,知道事情不妙。

  “这个人类很诡异,单个不是对手,大家一起上镇压了他们。”Black Tortoise 怒吼一声,直接出手。

  “该死的八卦,你他妈单打打不过就开始群殴了。”拜将台愤愤indignantly 骂道。

  “只要今天能将你打碎在此地,单挑或平欧都可以。”Black Tortoise coldly said 。

  “做你奶奶的春秋大梦,想打碎你家grandfather ,再等个十万年吧。”拜将台愤怒的骂着。

  但是Black Tortoise 已经开始出手了。

  bang!   在他的背后,那一个八卦图突然间发光。直接映射在天空下一秒,藏兵谷的上方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Eight Trigrams Array 图,闪烁着刺目的rays of light 。轰隆隆的。直接盖住了Heaven and Earth 四方。

  “我已经用本体Formation 封印了,这个地方你哪里也去不了。”Black Tortoise 声音轰隆隆的,犹如heavenly thunder 在震荡。

  蔺Immortal Emperor 和拜将台都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这被困在此地的话,他们就要以一敌十,打起来会非常的难受的。

  “有没有办法跑?”蔺Immortal Emperor 问拜将台。

  “该死的八卦,他布下的Formation 属于本体,Formation 和他天生诞生在一起,有着封禁Heaven and Earth 的能力,哪怕是Immortal Emperor Peak 都无法撕裂这个Formation 逃出去,所以没有办法。”拜将台羞恼的说道。

  “逃不出去那就只有打了!”蔺Immortal Emperor took a deep breath ,眼下这个局面,想不打是impossible 了。

  不管打得过打不过,先打了再说。

  这一刻,蔺Immortal Emperor 用天心意识调动体内的晶体Divine Kingdom ,每一个细胞都仿佛一个Smaller Thousand Worlds 在continuously 的激活之中,供给他无穷无尽的能量。

  clang clang clang !!!   这一刻劈空剑开始出动。

  mysterious 少女手持本体long sword ,a sword light 冷冽无比,森冷murderous aura 震动了天空,爆射出一道犀利无匹的rays of light ,直取蔺Immortal Emperor 的咽喉。

  手持本体劈空剑的mysterious woman ,不光声音动听,犹如天籁之音一般,姿态也异常的优雅,在出剑之间飘逸出尘,流露着not interested in mundane affairs 的气质。

  不过这个时候蔺Immortal Emperor 可没有心情欣赏这种灵动与美丽,它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迫,尽管没有所谓的能量好,也没有恐怖Divine Consciousness 冲击,但是这一道sword qi 带来的压力,直接让蔺Immortal Emperor 神情严肃的打出了惊世骇俗的一击。

  “纪Primordial Spirit 拳!”

  纪元融合一切,纪Primordial Spirit 拳也融合了蔺Immortal Emperor 体内的法宝。

  万家灯火、圣堂之剑、Immortal Beheading Sword 、拜将台、in this brief moment 全部都被蔺Immortal Emperor 将力量守护在一起,融合了起来,化为汹涌澎湃的一击,直接锤击在劈空剑斩出来的这一道sword qi 上。

  ka-cha !

  这一道sword qi 顷刻间化为乌有。

  面对纪Primordial Spirit 拳还是抵挡不了。

  “你是很强大,都出乎我的意料,但是你只有一个人,拜将台现在是个废物,你根本抵挡不了我们。”一座隐藏在暗处的pagoda ,猛然间冲撞出来,直接撞击在了蔺Immortal Emperor 的身体上。

  bang!   这一刻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巨响传递过来,这座pagoda 有ninth layer 有着无穷的力量,这一刻倾尽所有的撞击在蔺Immortal Emperor 的身上,直接将蔺Immortal Emperor 身体里撞得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在他的身上升腾起了一阵蘑菇云,炸的整个空间到处破裂,如果不是有Black Tortoise 的Formation 护住all around ,恐怕这一下大半个藏兵谷都要被毁掉。

  “得手了?”Black Tortoise 脸色一喜。

  但是next moment 他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刚才发生大爆炸的地方。

  其他的Immortal Emperor Peak 级别的兵器也都不可思议的看着。

  被mysterious pagoda 撞击产生大爆炸的蔺Immortal Emperor ,此刻竟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原地,他全身golden light 闪烁,皮肤透明,里面的血液和血肉都化为one after another 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晶体拼凑在一起,迸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让蔺Immortal Emperor 倾刻间修复。

  这一刻,当空站立的蔺Immortal Emperor ,简直就是无敌之躯,亘古不灭,那挺立的脊椎犹如耸立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Buzhou Mountain ,Eternal Inextinguishable 。

  “你们杀不死我。”蔺Immortal Emperor took a deep breath ,coldly said 。

  但是在他的心里面也是暗暗的后怕,刚才那mysterious 的pagoda 隐藏的very good ,猛然之间撞击出来,打了他一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如果不是之前完成了血肉之躯向晶体Divine Kingdom 进化,现在的他已经身受重伤了。

  蔺Immortal Emperor Divine Soul 沟通拜将台:“你要赶紧想想办法,我一个人抵挡不了太久,他们虽然无法杀死我,但是每一次让我阵亡都会损失一部分力量,阵亡个十几次百来次之后,我的Immortal Emperor Realm 都有可能不稳。”

  虽然杀不死蔺Immortal Emperor ,但是他还是打不过这dozens 恐怖的Immortal Emperor Peak 。

  “龟甲!”

  “Black Tortoise 虽然封闭了这里,但是前方不远处有个huge monster 在沉睡,他的实力无比terrifying ,他是曾经藏兵谷的one of the kings ,只要我们过去将他惊醒,Black Tortoise 他们就不敢再出手了。”拜将台想到了一个好的办法,激动地说道。

  “好,我带着你向龟甲的方向赶去。”蔺Immortal Emperor 立马同意了。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