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720

  第720章 超脱之墓
  “真是幸运的little fellow 。”

  Bai Donglin 目光一软,extend the hand 指轻点little fellow 的脑袋,却被她反手紧紧抱住,小脸蛋一贴,眯着双眼就开始蹭来蹭去。

  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

  “hehe ,有趣,little fellow ,吾赐予你真名——奇迹,小名就叫咿呀吧!”

  Bai Donglin 被这小东西逗乐了,心思一动,便为她取了真名,在那种稍纵即逝的金炎粒子宇宙之中,居然诞生了生命,称之为“奇迹”,一点也不为过。

  “Eyah! 我有名字了!谢谢父神大人!咿呀咿呀~”

  金炎粒子是Bai Donglin 体内“三光”融合气息而成,可以说他的Essence, Qi, and Spirit 都在里面了,咿呀由此而生,在看到Bai Donglin 的第一眼,便认出了这就是孕育出她的父神。

  Bai Donglin slightly nodded ,手指一动,便将咿呀收进了无间world ,并调动Primal Chaos Qi ,开始为其调理physique bloodline 。

  他发现,咿呀或许是因为诞生得太过机缘巧合的原因,跟脚很是not simple ,潜力极大,有冲击十二境的可能,因此,值得他费心培养一番。

  在Bai Donglin 耽搁的这片刻时间,周围还未离去的众人,都从震惊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皆露出忌惮郑重之色。

  绝大部分人,在略微沉思之后,便果断离去,无声无息间disappeared 。

  Bai Donglin 表现出来的力量,给了他们太多的oppression ,又加上他们对Bai Donglin 感到很陌生,似乎不是同一个诸天中的存在,不熟悉,代表着可能存在危险,谨慎如他们,立即就做出了最为稳妥的选择。

  有谨慎的,自然也有坦然fearless 的,赤明就是这种人,不但不退走,反而silhouette 一动,就要向Bai Donglin 走去。

  “赤Fellow Daoist Ming ,你,小心一点……”

  一旁的玉松见此,神色闪过犹豫,并未选择与赤明同行,只是出言提醒。

  “玉松Fellow Daoist 多虑了,在下的sword heart ,并未在他身上感知到邪祟Evil Thought ,他或许不是一个好人,但也绝对不是坏人。”

  “无论怎么说,他刚才可是斩杀了黑灾魔头,如此豪杰,怎可避之不见?”

  说罢,赤明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踏碎虚空,in a flash 便出现在Bai Donglin 前方不远处。

  玉松心中一叹,并未跟上,他到此的目的,是为了做渔翁,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捞一笔,比不上赤明的纯粹心思,冒然上前,若是被人家看出了端倪,那就非常尴尬了。

  “在下赤明,见过Fellow Daoist !”

  “冒然前来,本想出手助Fellow Daoist 一臂之力,却不成想是小看了Fellow Daoist 的Divine Ability 伟力,实在是blushed with shame 不已!”

  赤目微微供手,礼节入微,目光坦然,毫不避违的将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

  次元执剑者?
  Bai Donglin 眸光微动,看见了对方衣袖上的小小剑印,这个组织的来头可不小,比之时空管理局也不遑多让。

  次元执剑者是太浩诸天最为锋锐的尖刀,建立的初衷,是为了拱卫太浩,sword edge 直指黑灾的Peak powerhouse 。

  若是与黑灾发生大战,突然发现对方大军的统领被斩首了,那么不用多想,肯定是次元执剑者出手了。

  “原来是赤Fellow Daoist Ming ,在下Bai Donglin ,many thanks Fellow Daoist 的助拳之意。”

  伸手不打笑脸人,Bai Donglin 神色温和,供手回礼,他还得在太浩诸天混,与次元执剑者打好关系,有利无害。

  ‘Bai Donglin ……’

  赤明心中暗自嘀咕,思绪流转,再三确认,是真的没有听说过这位人物。

  “Fellow Daoist Bai ,在下斗胆,敢问你是否是来自其他诸天?”

  赤明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毫无掩饰的意思。

  “hehe ,Fellow Daoist 你看出来了啊,没错,我确实不是太浩诸天的生灵,只是机缘巧合之下,流落于此。”

  Bai Donglin 没有说谎,他来自Heaven and Earth Cage ,是属于War Clan 的诸天,与太浩没有任何关系。

  “so that’s how it is 。”

  赤明了然nodded ,他的sword heart 平静无波,感知到了Bai Donglin 话中的真实诚意,结合自己掌握的信息对照,便相信了此话。

  “Fellow Daoist Bai ,frankly ,在下与你一见如故,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而论道,浅饮几杯,可好?”

  “hahaha !求之不得!”

  Bai Donglin 爽快答应,视线环顾all around ,看了一眼那些隐匿在虚空深处的存在,随即与赤明并肩踱步而行,离开了这糜烂不堪的战场。

  “哎,可惜了。”

  玉松摇头叹息,这般terrifying 的存在,说不定以后有踏入十二境的可能,若是与之交好,将受益匪浅,可惜他,在at first 就失去了这个机会。

  ……

  Bai Donglin 与赤明两人,寻了一个幽静之所,畅快交谈,豪饮美酒,相处得很是融洽。

  赤明是一个用剑的expert ,sword heart 纯粹,心思坦荡,Bai Donglin 在他的身上,看见了second brother 的影子,因此,才会与之这么短的时间内,打成一片。

  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心思深沉的人,所以对赤明这种人,会少见的露出善意。

  “赤明,你在这地方待了多久了?”

  Bai Donglin 放下酒杯,想起了此地的种种异样,便开口引出话题。

  “不久,不到一千万年。”

  赤明目光清澈,微微晃动酒杯,内部空间如同江海的酒水,掀起了ten thousand zhang 波涛。

  对于十一境而言,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烈酒,能让他们产生醉意了,哪怕这一杯酒中,就承载着一万亿方酒液,接连喝下了上百杯,依然如此。

  饮酒,只是一个形式罢了,聊以解渴。

  “Brother Bai ,你进入源密真主体内,也是为了那件东西吗?”

  由不得赤明不作此猜测,此时这方体内world ,恐怕除了他以外,其余存在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hehe ,frankly ,赤明,我是误打误撞进入此地,本来是想穿过哭嚎深渊,进入空无之域来着,至于你们所寻找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都不知道。”

  Bai Donglin 摇头失笑,终究还是初来乍到,他了解到的信息还是太少,在时空长河中窥视到的些许信息,只是属于表层,深处的隐秘,他一概不知。

  他本以为,哭嚎深渊只是那场大战的余波,在太浩诸Heaven Realm 壁上撕裂出的一道缝隙,通过便可直达空无之域,但事实很明显不是如此。

  “这样啊!”赤明了然nodded ,道:“Brother Bai 你是想差了,哭嚎深渊的本质,乃是一柄无形之剑贯穿源密真主的胸膛之后,这才在诸Heaven Realm 壁上切开了一道难以愈合的口子。”

  “你穿过哭嚎深渊,所抵达的只能是源密真主的胸膛深处,另一边的出口,受到源密真主气息的扰乱,时空已经彻底扭曲,难以涉足。”

  “而黑灾生灵,却可以凭借那道伤口进出自如,毕竟,源密真主是黑灾一方的supreme powerhouse ,他们能掌握一些东西也是情理之中,先前那只血手,就是体现之一。”

  Bai Donglin hearing this ,心中闪过恍然之色,他虽然可以斩杀十一境,但想读取对方的记忆,就还差了许多。

  而那些低阶黑灾生灵,都只是生活在十一境体内world 的炮灰,知道的东西不多,提取出来的残缺记忆并不包含这些隐秘。

  “赤明,你们所寻找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竟然让如此多的存在趋之若鹜,耗费大量时间于此。”

  Bai Donglin 露出不解之色,寻常外物,恐怕不至于让十一境如此上心。

  “Brother Bai 你有所不知,那东西,可是非常了不得!”

  赤明神色变幻,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隐隐可以听见,大海倒灌的轰鸣之声。

  “其实,我待在这里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那东西,而是为了完成组织的任务……”

  “如此多的黑灾powerhouse 汇聚于此,始终是一大隐患,对太浩诸天可能造成威胁,因此组织派我来监察此地,以防止黑灾powerhouse 踏入太浩。另,也要阻止黑灾,获得那件东西。”

  “其他任何存在都可将其取走,唯独黑灾不行!”

  赤明目光凌厉,周身剑啸嗡鸣,丝丝sword intent ,将时空切割得破碎不堪。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Bai Donglin 脸上好奇更甚,心中暗自吐槽,赤明这家伙,你身肩重任镇守此地,确实值得敬佩,但也用不着如此卖关子吧。

  “言素之书!”

  “开启超脱者之墓的十二枚钥匙之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