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721

  第721章 clear comprehension entir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言素之书。

  又是收集“卡片”这种老把戏吗?

  Bai Donglin 心中暗自吐槽,他有过寻找五色Divine Stone 与战碑的经历,曾经还在一个Dragon Clan little fellow 手中,获得过一枚定Sea God Bead ,也没心思去寻找其他的珠子,可见他对集物这游戏属实不怎么感冒。

  可是,超脱者之墓,这是与超脱者有关的东西,说一点不心动也是impossible ,但此事恐怕没表面那么简单,Bai Donglin 心中生出许多疑惑。

  “赤明,this thing ,好像不是我们有资格get involved 的吧?仅凭十一境,是否差了点意思?”

  凡是能打上“超脱”标签的,其所代表的意义都会无限拔高,那些活着的超脱者或许不会在意,但那些证得永恒彼岸的十二境呢?

  祂们,估计会不顾一切的蜂拥而至,十一境连跟在后面喝汤的资格都没有。

  Bai Donglin 眼中思索弥漫,还未等赤明回答,又接着询问道:“我还有一点很是不解,太浩诸天就这么任由源密真主的尸骸挂在界壁之上?上面那些存在,为何不出手处理?这样顺便还能收获言素之书。”

  赤明hearing this slightly nodded ,看来这位Brother Bai ,也是见过大世面的,理智从容,没有被超脱之墓给冲昏头脑。

  “Brother Bai ,你的话可算是问到点子上了,这里面确实涉及到了许多东西。”

  “这一切的根源,还是因为那位击杀了源密真主的supreme existence ……”

  说到此处,赤明眼中闪过敬畏之色,随即倏然起身,moved towards 苍穹之上,行了一个执剑礼,神色恭敬异常。

  Bai Donglin 突然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感到心头闪过一丝寒意,仿佛有一柄利剑,在眉心悄然划过,in a flash 又disappeared ,仿若幻觉。

  刚才,是有超脱者看了他们一眼?
  Bai Donglin 眸光微颤,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无法理解超脱者的存在形式,也无法想象祂们究竟有多么强大。隔着不知多少距离,未正面提及祂的名讳,更没思其形,只是谈及了与之有关的事情,就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不会有事吧?”

  Bai Donglin 神色凝重,他虽然行得正坐得端,但身上藏着大秘密,引来超脱者的窥探,就不太妙了,哪怕只有很低的可能。

  他已经确定,在三个大衍纪之前,造成那场大战的七色divine light ,就是导致他穿越,并融合进他本我意识中,孕育了不死不灭与伤害逆转的mysterious 光辉。

  若是暴露,被切片研究,都是最好的结果了。

  “无碍!”

  赤明收好long sword ,轻拂衣袍,缓缓坐下,神色已经恢复正常。

  “这位大人,与我们属于同一阵营,刚才的目光,也不是祂的本意所为,只是存在概念之上的回应规律,祂的思绪是不会落在我们这种层次的存在之上。”

  “只要不存对祂不利的心思,无有冒犯,规律之视自然而然就会散去。”

  Bai Donglin hearing this ,心中顿时一松,理解了赤明的意思,在超脱者眼中,他们渺小如尘埃,若非必要,利益相关,思绪will not 为之波动。

  “这位大人击杀了源密真主,其尸骸自然是祂的spoils of war ,那插入界壁的Invisible Sword 刃,永恒不散,就是彼岸powerhouse ,在不能看透其心思的情况下,又怎敢妄动?”

  “若是引得Invisible Sword 刃出现暴动,别说我们了,就是十二境恐怕也吃不消,所以,源密真主的尸骸不能动,若不是为了言素之书,估计都没有存在敢踏入此地,需要承担的风险,实在是太大!”

  Bai Donglin 暗自咂舌,对超脱者的恐怖,又有了一点直观的体会,一言不发,就能震慑诸多supreme existence 。

  ”Ai, 那超脱之墓,距离现世的时间已经不到一个小衍纪了,其余十一枚钥匙都已出现,分别在十一位永恒彼岸手中,就差这言素之书了。”

  原来就只差言素之书了啊,Bai Donglin 眉头一挑,刚才还想着要不要去试着收集一番,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也是因此,那些great character 都有些急了,许下承诺,无论是谁,只要寻得言素之书,就可以与祂们一同进入超脱之墓,共享this time 墓中的机缘。”

  “this time ?”

  Bai Donglin 心中一动,敏锐的察觉到了赤明言语中的潜在意思。

  “没错。”

  “超脱之墓已经开启过八次了,this time 若是能成,就是第九次。”

  “每隔一个大衍纪,超脱之墓就会现世,每一次开启之后,十二枚钥匙又会突兀消失,等待着再次被集齐。”

  Bai Donglin 了然nodded ,他先前还猜测,这超脱之墓是否与在那场大战中死去的超脱者有关,但现在看来很明显不是,时间对不上。

  一小衍纪,等于一万亿年。

  一大衍纪,等于一万小衍纪。

  一无量衍纪,等于一万大衍纪。

  life essence 永恒的十一境之上的存在,都会跨越漫长的时间尺度,“衍纪”就是祂们所使用的时间尺度单位,与空间距离单位“念”出于同一理念。

  如此说来,超脱之墓已经存在了至少九个大衍纪,这是一段非常漫长的岁月了。

  “赤明,many thanks 了,你解开了我许多疑惑。”

  有这些信息作为拼图,围绕源密真主的种种事件,在Bai Donglin 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脉络。

  “hahaha ,Brother Bai 言重了,些许小事,不足挂齿。”

  赤明微微摆手,眼中的喜色,比Bai Donglin 还要重,因为他在诉说之时,也通过侧面,获知了一个信息。

  那就是Bai Donglin ,不仅不是太浩诸天的生灵,甚至不属于“栾鸿赤极旋臂”群中的如何一方诸天,应该是来自诸天vortex 的其他遥远区域,否则,impossible 对超脱之墓的信息一无所知。

  赤明心中默哀片刻,虽然不知道Bai Donglin 是如何流落于此,但有生之年,可能都回不去了,除非breakthrough 至超脱者之境,才能在空无之域中跨过那般夸张的距离。

  Bai Donglin 成了“流浪者”,赤明就生出了别样心思,想将其拉入组织,Bai Donglin 的实力他已经见识过了,这是次元执剑者渴求的人才!

  赤明的小心思,Bai Donglin 是一无所知,否则定会大笑三声,高呼just to my liking 。

  他把玩着手中酒杯,心里思索着另一件事。

  “赤明,若是我没有猜测,那已经下落确凿的十一枚钥匙,都在我们一方的手中吧?”

  黑灾,是绝对的敌对,两者之间impossible 出现合作,哪怕是涉及到超脱之墓这般巨大利益。若是真的与黑灾联手,那些Supreme 的超脱者估计得一巴掌把那些永恒彼岸拍死。

  “是的,超脱之墓存在于栾鸿赤极旋臂之中,它的主人曾经也是从此域走出,黑灾自然是没资格踏入其中,哼,他们只是想来捣乱罢了。”

  “源密真主手中的言素之书,已经遗失了十九个大衍纪,被黑灾生灵藏匿,导致超脱之墓已经有十九次不曾开启了。这对位于栾鸿赤极旋臂的众多诸天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损失,这段岁月,墓中机缘无法现世,不知道少诞生了多少powerhouse 。”

  “这也是黑灾的目的,以此方式,消减我方powerhouse 的诞生几率。”

  “so that’s how it is ……”

  Bai Donglin slightly nodded ,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同时,心中已经暗下决定,这言素之书,他要了!
  若是要费尽心思去收集十二枚钥匙,他估计会犹豫一下,但如今就差临门一脚,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

  “en! ?”

  Bai Donglin frowned ,倏然起身,赤明慢了半拍,也猛的站起身来,凝目眺望虚空深处。

  他们感知到了异常强大的气息波动。

  “莫非是……”

  “走!”

  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向前踏步,silhouette 瞬间disappeared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