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722

  第722章 恐怖的言素之书

  源密真主,乃是十二境supreme powerhouse ,踏入永恒彼岸已久,活了上百个大衍纪。

  一百absolutely 亿年的漫长岁月。

  在永恒彼岸之境已经走了极远,一身伟力profound mystery ,虽已经被一剑钉死,但遗留的尸骸,依然terrifying 至极。

  光是显化的真身,就高达三真念,体内空间更是骇人,真身蕴含的无尽“永恒粒子”,其中有不少,都开辟成了一方纵横百万亿光年的Great Thousand Worlds (直径一百万亿光年是Great Thousand Worlds 的最低规格)。

  源密真主生前,这些粒子Great Thousand Worlds 中,都生存着无量量黑灾生灵,在被击杀之时,这些生灵无一幸免,都被泯灭。

  永恒粒子破碎了九成九,只有在high, middle and low ,Heaven, Earth and Human 核心窍穴附近,永恒粒子还保存得相对完整,而言素之书,最大的可能也是存在于这些区域内的Great Thousand Worlds 之中。

  在天窍核心深处,几道silhouette 突然浮现,幽暗目光,死死盯着不远处的一颗divine light 黯淡的永恒粒子。

  “不会错了,言素之书,就在这里面!”

  为首的black robed sillhouette ,缓缓extend the hand 掌,托着一面猩红圆盘,在刻满诡异花纹的圆盘中心,悬浮着一根幽光凝结而成的尖刺,正激烈震颤,直指前方的永恒粒子。

  “hmph! 库拉索,图尔隆这些家伙,也算是死得有些价值,虽然浪费了一滴珍贵的永恒之血,但却误打误撞,引出了承载言素之书的永恒粒子……”

  “真不知道他们是好远,还是倒霉!”

  “jié jié jié !死都死了,应该是倒霉吧!”

  虚空激荡,又有几道扭曲黑影,联袂踏出,盯着那猩红圆盘,嘴里发出阴森低笑。

  “我们得加快动作了,尽快取走言素之书,那场大战你们也都看见了,那个家伙……非常terrifying !”

  “这是很不好的信号,说不定,是太浩诸天中,有彼岸存在忍不住想插手了,毕竟,距离超脱之墓的现世,已经不足一个小衍纪了。”

  “嗯,动手吧!”

  为首黑影silhouette 一晃,瞬间跨越endless void ,出现在了那颗永恒粒子之上。

  刚才相隔甚远,看此粒子宛如微尘,此时站在粒子之上,才明确感知到它有多么庞大,不愧是开辟出了Great Thousand Worlds 的永恒粒子。

  “斩!!”

  ka-cha ——

  布满Purple Gold 鳞甲的手臂,竖起Palm Blade ,fiercely 斩在粒子界壁之上,锋锐Destruction Power 肆意蔓延,顿时破开一道粗大裂缝。

  源密真主已经彻底死了,这些永恒粒子都成为孤立之物,没有意志统御,变得脆弱不堪。若非如此,就凭十一境的力量,可是很难伤害到永恒粒子。

  就在破壁的短短时间,又有几道silhouette 破空而来,他们都是黑灾十一境,收到传讯连忙赶来。

  带回言素之书的功劳,已经足够他们所有人都受益匪浅了,也不是不想独吞功劳,只因为实力不允许。

  言素之书,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取走的……

  跟随着圆盘上尖刺的指引,一行十几道扭曲silhouette ,连连踏步,很快出现在此处Great Thousand Worlds 的核心深处。

  漆黑虚无中,悬浮着一方横跨数万光年的continent ,在毫无光亮的漆黑之中,continent 表面依然在散发着朦胧幽光,质地极其坚硬,洞察其本源,这方continent 通体都是由Top Grade 仙材Nine Nether 黑纹金凝结而成。

  ka-cha !

  猩红圆盘激烈震颤,紧接着便彻底崩碎,那根尖刺猛的激射而出,深深插入下方的continent 之中。

  “hmph! 碎——”

  尖锐sharp claw ,缓缓探出,divine light 熠熠的Purple Gold 鳞甲仿若透明,无穷无尽的诡异纹路在其中盘旋缠绕,凝结出无数漠然竖瞳。

  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Purple Gold 手掌,将continent 握在手心,猛的握紧,恐怖至极的伟力轰然爆发,可用于打造Immortal Artifact 主材的Nine Nether 黑纹金,脆弱得宛如泥土,被生生震碎,露出了包裹在深处的事物。

  这是一座通体漆黑的四面祭坛,在其顶端,延伸出众多粗状锁链,缠绕在虚空之中,裹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圆球。

  Purple Gold sharp claw 缓缓合拢,紧紧捏住漆黑祭坛,猛的用力拉扯,将锁链绷得笔直,伟力逸散,周围时空被瞬间崩碎,哪怕如此,却再难以移动分毫,那锁链圆球仿佛死死定在了虚空之中,completely motionless 。

  见此情景,sharp claw 主人只能作罢,收回手掌,looked towards 身侧的一道瘦小的silhouette ,凝声道:“阿布鲁克!”

  “明白!”

  阿布鲁克slightly nodded ,一步踏出,瞬间出现在祭坛之上,伸处银白小手,掐动繁琐secret art ,嘴里诵念诡异咒文。

  crash-bang !!

  密集锁链,嗡嗡震颤起来,其表面所铭刻的纹路,不断闪烁着奇异光辉,紧紧包裹着的圆球,开始缓缓松动,露出了one after another 缝隙,有柔和white light ,从中逸散而出。

  “言素之书!”

  语气中充斥着浓郁的渴求,欲望,恨不得立马将其占为己有。

  透过锁链缝隙,他们都看见了,在迷朦white light 中,静静悬浮着一册古朴书籍,通体雪白,仿佛是由white jade 雕琢而成,在正面,铭刻着两枚extremely mysterious and abstruse 的道文——言素!
  “小心!!”

  阿布鲁克猛的抬起头来,兜帽下的赤红之瞳中闪过一丝恐惧,意志蔓延,高声预警。

  众人神色一凛,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眼中欲望消散,心中寒意直冒,来不及多想,各自施展手段,向all directions 分散躲去。

  言素之书,可不仅仅是一枚钥匙,超脱者的造物,岂是那么简单?
  oh la la !

  如玉质般的书册,slightly trembled ,自动翻开了一页,空无一物,竟是Symboless Heavenly Book 。

  空白的书页之上,非常突兀的,缓缓浮现一笔笔线条,仿佛有看不见的存在,正在振笔疾书,不到刹那,一副惟妙惟肖的丹青就浮现在书册之中。

  “那,那是我吗??”

  一个黑灾powerhouse ,遁入躲藏在一条被他斩断的因果线之中,将自己的存在,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暂时摘了了出去,是极其brilliant 的隐匿手段,而此时的他,正一脸惊恐的看着言素之书。

  书册上丹青所描绘的,是一只长满红毛的八臂青面鬼猿,双眼灰寂,身躯支离破碎,被一只延伸至书页之外的纯白大手,给活生生的捏死了!

  ”no! !”

  心中寒意汹涌,一股即将踏入死亡的大恐怖,将心神彻底淹没。

  roar roar roar !
  八臂青面鬼猿震恐怒吼,从因果线中踏出,显露真身,庞大至极的身躯,将虚空都撑破了,半颗凶煞头颅,伸出界壁之外,神色惊恐,就要破空而去。

  啪嗒!

  言素之书忽然闭合,仿佛盖棺定论,声音重重响彻在众人心间。

  八臂青面鬼猿面孔狰狞,眼中divine light 渐渐散去,粒子大千被撑碎了,一只大无边际的纯白手掌,已经不知在何时,也不知从何地探来,死死的捏在了鬼猿的巍峨身躯之上,一如那书册中丹青描绘一般,丝毫无差。

  一位十一境,收束了时间线的存在,就这般诡异的死了,与trivial ant 无二,死得there’s no resistance 。

  gu lu !

  看见这一幕的众黑灾powerhouse ,都感到喉咙发干发涩,言素之书的诡异攻击,超出了他们的理解之外,这是更高层次的力量。

  “还愣着干什么!?”

  “上面的大人都说了,言素之书此时是masterless object ,会发动攻击,只是因为它敌视我们的本能反应,短时间内不会继续攻击。”

  “鬼猿这个蠢货!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估计很快就会引来太浩的老鼠,我们必须赶快……”

  虚空扭曲,十几道silhouette 一同踏出,手中都拿着一块描绘着乱麻扭曲图案的石板。

  手掐secret art ,抛出石板,无数线条蠕动着延伸而出,相互勾连纠缠,石板瞬间就组合成一个气息诡异的多面不规则盒子,开口正对言素之书。

  “以痴僮真主之名——”

  “摄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