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724

  第724章 真的吃不下了
  Bai Donglin 轻轻翻开一张底牌,以所有存在都没有预料到的方式,果断的夺走了言素之书。

  诸天熔炉this style ,属于大范围无差别杀伤,讲究的是“一strength breaking myriad laws ”,要想彻底抹杀十一境这种life force 顽强的存在,还差点意思。

  但其搅浑局势的能力,堪称一绝,这已经足够了,给他争取到了稍纵即逝的机会。

  Bai Donglin 深知迟则生变,言素之书意义非凡,不少十二境将注意力放在这里,说不得稍微拖延一时片刻,就有存在忍不住亲自下场了。

  现在完全不用担心这些了,就在刚才,他已经回了一趟太浩诸天,将言素之书交给了Avatar 保管,黑灾生灵心中再不甘,还能直接杀入太浩不成?
  “杀——”

  看着突然冲至面前,癫狂了的黑灾真一powerhouse ,太浩的众人一片茫然,根本还没搞清楚状况。

  不是他们来抢夺言素之书吗?

  这些家伙,发什么神经呢?

  但敌人已经杀至面前,哪里来得及多想,只能迎敌而上,惨烈的厮杀在了一起。

  “Brother Bai ,且等我去斩了他们!”

  赤明手掌一握,一柄赤红long sword 浮现,锋锐sword light 肆意激荡,将Cutting Void 得支离破碎。

  “同去!同去!”

  Bai Donglin 自然是最拉仇恨的,数道扭曲silhouette ,不管不顾,直冲他而来,扭曲癫狂是双眼之中,怒火冲天。

  “来得好!”

  Bai Donglin 眼神一亮,不进反退,踏步进入了不远处的一方粒子Great Thousand Worlds 之中。

  “贼子!休逃!”

  扭曲silhouette 紧跟而上,暴虐的气息,将界壁冲击得布满粗大裂纹。Bai Donglin 以一敌四,在粒子大千中杀得murky heavens dark earth ,不过ten breaths 时间,横跨百万亿光年的Great Thousand Worlds ,就濒临破碎。

  “hehe !痛快!再来战过!”

  Bai Donglin 神色振奋,其身后无限延伸的混沌vortex ,疯狂旋转着,将破碎的大千物质碎片通通吞噬,化作精纯能量孕养Spirit Orifice 。

  他可没有忘记自己来此地的目的之一,at first 就打算将源密真主的尸骸给吞噬掉,但后来与赤明交谈后,又担心自己这样做会引来那位存在的注意,但空手而归又属实不太甘心。

  无奈之下,只有出此下策,永恒粒子可不是被他吞噬了,而是泯灭在了与黑灾的激战之中。

  种种想法,他还不敢正面表露于思绪之中,只能在潜意识的虚拟人格中侧面思及,尽可能的避免引来概念之上的规律注视。

  这些都是in order to guard against the unexpected ,其实他已经经过了严谨的评估,一位超脱者,真的会在意一具十二境的尸骸吗?

  若是等量对比,超脱者杀死一个十二境,恐怕只equivalent to 他毁灭大千宇宙之时,所波及到的一只蚂蚁差不多。

  就像他不会在意一只微尘般的蚂蚁,超脱者很大的可能,也不会留意什么十二境尸骸。

  已经做到这种程度,若是还被超脱者盯上,那么他也认了。

  否则的话,terrified and over-cautious ,他什么也不用干了。

  “可恶!追——”

  “想要活命,必须夺回言素之书,不然,我们都得死!!”

  燚厄目光森然,他把事情搞砸了,若是就这样灰溜溜回去,等待他的将是痴僮真主的怒火,想到此处,身子不由slightly trembled 。

  “燚厄,此人似乎状态不对劲,battle strength 好像弱小了许多。”

  一边追逐着,阿布鲁克眼中闪过疑惑之色,这Human Race 先前可是凶猛得很,此时怎么只知道逃窜了?
  “莫非,刚才那场大爆炸,让他本源遭到了重创?”

  expression moved ,阿布鲁克silhouette 一阵扭曲,踏入了时间长河,眺望过去,却只看见了一片糜烂,他们所走过的时间节点,都被碾碎抹去了,根本没办法回到过去改变现实。

  “可惜!他依然有不弱的力量在身,还有余力碾碎时间节点。”

  “hmph! ”

  燚厄神色冰冷,他早就尝试过了,用不着再次提醒他,silhouette 闪烁,又在一方粒子大千中,追上了Bai Donglin 。

  “cough cough !可恶的黑灾Stinking Insect ,你们,真的要kill to the last one 吗?”

  Bai Donglin look pale ,气息萎靡,仿佛next moment 就会倒下。

  “死!!”

  燚厄哪有废话的心思,撑开Purple Gold sharp claw ,覆盖千万光年虚空,碾碎一切,向Bai Donglin fiercely 拍去。

  “哎!罢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今日,便与尔等拼个你死我活!”

  “杀——”

  轰隆隆!
  又是一方粒子大千,彻底崩碎,一切有形无形之物,在恐怖的余波冲击之下,皆“泯灭消散”。

  十一境这般存在之间的交锋,碾压局,有可能in a flash 就能结束战斗。

  若是evenly matched ,那就不好说了,短则数千上万年,倘若交战双方真有那么闲,还都死战不退,那么打个上亿年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life essence ,体能,life force ,这些对于可操作时间线的他们来说,都不再是问题,动念就可与过去的自己互换“存在节点”,随时保持Peak 状态,除非是伤及本源,波及过去的每一个时间节点,但evenly matched 的双方,又怎么可能伤害到对方的存在节点?

  此时的Bai Donglin ,就特意营造出了这种局势,将力量维持在“evenly matched ”的层次,一方方粒子大千,就在双方的交战之下,disappeared 。

  一千年之后,Bai Donglin 的遛狗行为,已经绕着源密真主的尸骸转了一圈,抵达了最后一处,他先前特意避开的区域。

  源密真主的胸膛,地窍core area ,被那Invisible Sword 光贯穿的地带。

  “别打啦!别打啦!你们这样,是打不死人的!”

  “混账!damned bastard !”

  燚厄气得浑身发抖,dazed ,整整一千年了,他们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来Bai Donglin 是在戏耍他们。但还是那句话,别无选择,他们只是不想死而已。

  吞!我吞吞吞!

  Bai Donglin 已经有些肆无忌惮了,这么长的时间以来,规律之视从未落下,看来超脱者是真的毫不在意这具尸骸。

  weng weng! 吟——

  一道清脆剑吟,突兀响起,传遍体内空间,所有激战中的存在,都感到头皮一麻,silhouette 凝滞了下来。

  “这是……”

  Bai Donglin frowned ,凝目眺望,在那虚无极深处,似乎,有一道朦胧sword light ,正在缓缓浮现。

  若是将视角无限拉高,拉至尸骸空间之外,可以清晰的看见,被钉在界壁之上的庞大尸骸,已经变得非常虚幻,仿若泡影,一触就会破碎似的。

  源密真主的尸骸,是由永恒粒子堆砌而成,随着Bai Donglin 连续一千年的疯狂吞噬,粒子即将消弭殆尽,其尸骸的存在,自然已濒临溃散。

  恍若泡影的尸骸,又怎么能承载起那道永恒不散的Invisible Sword 光?能坚持到此时,已经非常不易了。

  “遭了!!”

  燚厄瞳孔猛缩,浮现前所未有的惊恐之色,心神发颤,一道faintly discernable 的锋锐气息,已经将他眉心锁定。

  “逃,逃不了……”

  吟!!

  sword light 显化,破碎,激射而出。

  燚厄等黑灾生灵,根本生不起反抗的念头,皆被一道虚幻sword shadow 瞬间划过眉心,眸光随之寂灭。

  “嘶!恐怖如斯!”

  Bai Donglin 神色震撼,这些sword shadow 只针对黑灾,只是从他身旁划过,那恐怖的锋锐之意,就让他浑身冰凉。

  这就是超脱者吗?

  无尽岁月前随手刺下的一剑,依然如此恐怖,杀十一境跟杀蚂蚁似的。或许,这并不是sword shadow 的极限,说不定十二境受此一剑结果也是一样。

  燚厄他们的死状,与源密真主如出一辙,被抹去了性命,身躯却保存完好,Bai Donglin 自然不会浪费,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便将其one after another 吞噬。

  “吃不下了,真的吃不下了!”

  Bai Donglin 一脸满足,轻抚肚皮,周围被sword shadow 震惊得发呆中的赤明and the others ,缓缓清醒过来,都一脸茫然的看着Bai Donglin 。

  这家伙,是有什么特殊的hobby 吗?恋尸癖!?

  动作这么快,好像有人要与他抢似的,cough cough ,其实话又说回来,确实有人想将尸骸收走来着,毕竟是十一境的真身,再加上Divine Weapon Supreme Treasure ,还有storage space 中的东西……

  说不动心都是假的,可Bai Donglin 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实力又强得terrifying ,众人心中虽然有些不满,但也不敢多说什么。

  “诸位,你们有看到言素之书去哪里了吗!?”

  “对啊!这些黑灾Stinking Insect 都死得thoroughly 了,可言素之书呢?”

  “而且!这些家伙怎么突然变得疯魔癫狂?盯着我们乱咬,好像是我们拿走了言素之书似的……”

  此话一出,虚空顿时一寂,众太浩powerhouse frowned ,不约而同的将目光looked towards 了Bai Donglin ,脸色的怀疑之色愈演愈烈。

  “hehe ,Fellow Daoists ,都看着在下作甚?”

  “No way !No way !你们不会怀疑是我取走了言素之书吧?”

  “你们怎能无凭无据,凭空污人清白?”

  “喂!喂!就是你,你这是什么眼神?怀疑我是吧?很好,this Bai 就站在这里,你可以亲自上来搜,搜到了言素之书在下双手奉上!”

  “若是搜不到的话……”

  Bai Donglin eyes slightly narrowed ,眼中闪烁着危险rays of light ,扬了扬砂锅那么大的拳头,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hehe ,Brother Bai 勿恼,我看他们并没有这个意思,快快放下拳头,你this fist 下去,大道都得磨灭,谁扛得住啊!”

  赤明见形势不对,连忙开声劝解,即有帮Bai Donglin 开脱之意,又有些担心,这些太浩好不容易诞生的powerhouse ,会上来送死。

  “cough cough !”

  “Fellow Daoist 见谅,是吾等孟浪了。”

  众人神色微变,想起了Bai Donglin 一拳轰爆遮天血手的一幕,连忙移开目光,拱手告罪。

  哼哼,这态度还差不多,

  Bai Donglin slightly nodded ,在赤明再三安抚之下,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拳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