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784

  第784章 一妙禁域

  时空管理局所布置的手段,很是厉害,永恒彼岸亦无法破解跨越。

  至于超脱者,则不在防备的对象之中,这是impossible 做到的事情。

  Bai Donglin 的意识强大而特殊,倒是可以跨越时空屏障,但他所见之人涉及到超脱者,也不想在超脱之路上留下任何痕迹,于是便从体内调动了一具他我Avatar ,意识入主,并自灭以观察者状态遁入荒ancient restricted area 深处。

  虚幻无形的模糊silhouette ,被七色光辉萦绕,超脱于一切之外,几步踏出,便来到一处五色祭坛之上。

  丁零Clang!

  仙金铸就的锁链,从虚无中延伸而出,束缚在一道白裙silhouette 之上,帝纹璀璨闪烁。

  “果然是她吗?”

  Bai Donglin 暗自摇头,虽然只是看见她的背影,但心中已经确定了,那被stone tablet 镇压的女子,两者就是同一人。

  “此地所留下的只是一道幻影,存在源点,以及信息痕迹都被剥夺了,ruthless 超越了诡异源头,踏入永恒彼岸,可惜……”

  “她遇见了黑灾超脱者,很明显还被特意关照,超脱者之间的博弈吗?人质?或是其他?”

  Bai Donglin 眼中思索弥漫,心中对此事非常谨慎,连叶荒两位超脱者都摆不平的局面,其中的恐怖之处不言而喻。

  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看不出什么异常的Bai Donglin 也不再逗留,动念回转本尊体内。

  超脱Ancient Road 是由诸多时间节点上,有超脱者参与的major event 件串联而成,时空观测者驱动时空气泡,游走于众时间线之上,将叶、荒两位超脱者从Cultivation 之始,直至踏入彼岸,一幕幕场景皆展露众人面前。

  数年之后,Ancient Road 走到尽头,观测者带着众人跨过时空vortex ,回到了现世。

  “这两位的才情,真是令人佩服!”

  Bai Donglin 低声呢喃,随后退回银白手镯,准备离开时空管理局,他得好好思量思量,该如何处理ruthless 之事。

  “大人please hold your steps !”

  时空观测者silhouette 晃动,几步行至Bai Donglin 身前,又恢复了恭敬模样,while speaking 躬身一礼。

  “en? 还有事吗?”

  Bai Donglin frowned ,眸光闪烁,看见了自身未来迷雾中的一幕,不由露出thoughtful expression 。

  未来是不定的,当有与他同层次的存在,或者超脱者与他产生交集,未来就会发生改变,模糊清晰与否,视双方的实力而定。

  能在至高诸天中统御一方管理局分部,这个局长的实力很强,至少要远远强过太浩的那一位局长。

  “大人,我们局长他想见您一面,不知可否?”

  “带路。”

  看Bai Donglin 这么好说话,观测者heart relaxed ,连忙抬手撕开一道时空vortex 。

  “局长他在等着大人,小人就不打扰您了。”

  Bai Donglin slightly nodded ,对自己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只要不是超脱者,他无惧任何人,带着些许好奇,神色自若的踏入了时空vortex 。

  光影流转,待视线恢复,已身处一片长满七色水晶花的花海之中,一望无际的花海中央,孤零零的矗立着一座翠绿木楼。

  “七魄Divine Flower ?”

  Bai Donglin 手掌轻抬,一朵七色水晶花飘入手中,这是一种很稀有的rare treasure ,他第一次见还是在Ice and Snow Saint Palace 的divine pond 深处,当初的幽姬为了采摘此花差一点丢了小命。

  如此奇花,在这里却如路边野草,肆意生长,无穷无尽。

  “任何priceless and unique rare treasure ,放在无尽诸天这个庞大的world 观之下,都会变得insignificant 。”

  Bai Donglin 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丢掉手中绚丽的水晶花,踱步向木楼走去。

  嘎吱——

  “Fellow Daoist ,请进。”

  温和的声音从木楼深处传来,气息交感,Bai Donglin 看见了对方的silhouette ,是一个身穿麻衣,面容普普通通,褶皱里刻满风霜,仿若凡俗的老人家。

  “失礼了。”

  Bai Donglin 微微供手,一步踏入木楼,见布局简陋的房间中连桌椅都没有,也不在意,也如同老人一般,随意的sit cross-legged 在地上。

  这世间无尽生灵,无论实力如何的存在之中,都会诞生各种各样的差异性情,有powerhouse 喜欢splendorous and majestic ,自然也有热衷于返璞归真者,这老人家估计就是这种人吧。

  要说财富,屋外随便摘一朵七魄Divine Flower ,都能轻易换来百颗生命星辰。

  “old man 琢云,见过Fellow Daoist 。”

  名为琢云的老者,神色温和,手执道礼,Bai Donglin 见此眉眼一动,单手掐诀回礼。

  这是属于最古老的道教礼节,世间已经很少见了,由此可知,此人所Cultivation 的路线是哪一种。

  “Fellow Daoist 实力deep and unmeasurable ,却又面生得紧,恕old man 眼拙,竟看不明白你的来历,因此才冒然相见,并无恶意,请不要见怪。”

  “无碍。”

  Bai Donglin 神色淡淡,他已经从未来瞥见了此时的一幕,但接下来所涉及到的事情好像很特殊,他看不真切,准备静观其变。

  “如此便好,斗胆相问,不知Fellow Daoist 你来自何处?又要去往何处?”

  “hehe ,从来处来,到去处去。”

  Bai Donglin said with a smile ,他倒不是故意打机锋,只是不想撒谎罢了,当实力到了a certain realm ,自然不屑于此,而如今身份不宜暴露,哪怕只是一个名字,便只能如此推脱了。

  “so that’s how it is 。”

  琢云含笑nodded ,发自内心,没有丝毫恼怒之意,同为彼岸,这点气量还是有的。

  “琢Fellow Daoist Yun ,你叫我‘白’即可,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只要有利益可图,我自当会考虑一二。”

  在彼岸面前,什么pretend to be polite 都没有意义,两者之间又不存在交情,还是blunt 一点为好。

  “hahaha ,Fellow Daoist Bai ,果然是个奇人也!既如此,那old man 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琢云说罢,神色渐渐变得肃穆,手掌轻轻拍击地面,一道虚幻光影闪过,随即木楼变得扭曲模糊起来,其存在之基,从时空与信息源头上隔绝开来。

  Bai Donglin 眸光闪烁,如此谨慎,看来果然不是小事。

  “Fellow Daoist Bai ,不知伱可曾听闻过‘一妙禁域’?”

  琢云语气莫名,温润目光都变得深沉起来。

  “en? 一妙禁域,这是什么地方?”

  Bai Donglin 露出疑惑之色,确实从未听说过这玩意儿,他踏入无尽诸天不久,大部分时间还一直在栾鸿赤极旋臂这个偏僻的地方厮混,放眼诸天vortex ,各种隐秘无穷无尽,impossible 尽知。

  能让彼岸存在都为之慎重的隐秘,自然不会流于时空长河表面,能任由读取的信息,一般都是肤浅廉价的。

  “一妙禁域啊……”

  琢云神色复杂,有感叹,有期许,还有一丝隐晦的畏惧。

  摊开手掌,无尽光点在琢云的掌心浮现,缓缓凝结出one black one white 两个耀眼的诸天vortex 。

  Bai Donglin 神色淡淡,他自然认得出这是什么,已经见过不止一次了,而且还是一览全貌真实完整的诸天vortex ,琢云此时手中凝结的只不过是略具模糊形态的模型罢了。

  “Fellow Daoist 请看!”

  琢云手指一点,在诸天vortex 的下方,标出了一片red 区域。

  “这里是诸天归墟之地,乃是一切自然死亡的诸天的最后归宿,其中埋葬了无尽诸天残骸,有死寂的,有进阶失败的,也有走错道路而自我崩溃的……”

  自然死亡,是指不是直接或间接灭于黑灾之手,而是诸天内部自我的危机导致灭亡。

  Bai Donglin slightly nodded ,这地方他倒是听说过,也是他计划中准备前往的区域之一,在止戈诸天中有“All Heavens and Myriad Realms 归墟之地”,而眼下的则是“诸天归墟之地”,虽然只是多了两个字,但却是worlds apart 。

  一个是Great Thousand Worlds 的坟墓,一个是诸天的坟墓,不是一个次元的存在。

  “而一妙禁域,它在这里!”

  琢云手指移动,点在了诸天归墟之地与诸天vortex 相隔时空的一角,一点猩红,微不可见的光点。

  “琢Fellow Daoist Yun ,这地方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Bai Donglin frowned ,就在刚才,他的未来发生了激烈震荡,迷雾弥漫,连模糊的画面都看不见了,以他的实力,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一妙禁域,涉及到了超脱者!
  “Fellow Daoist Bai ,一妙禁域很危险,也有莫大的机缘,此时此刻,其中正有诸多存在life and death battle 不止。”

  琢云缓缓起身,突然躬身,向Bai Donglin 行了一个大礼。

  “old man ,想进入其中,救人……”

  “请Fellow Daoist Bai ,助吾一臂之力!”

   陪女友去了,请一天假,后面会补一章。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