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786

  第786章 虚无造物
  “这就是灰寂之地吗?”

  “果然诡异!”

  Bai Donglin 穿过水波一般的永恒之门,视线一明一暗间,已经来到了另一方时空之中,诡异而特殊的灰寂之地,世间仅此一个。

  “Fellow Daoist !请小心一些!”

  嗡,虚空荡漾起波纹,琢云便出现在一旁,此时的他神色严肃,体表宝甲闪烁起迷朦divine light ,手掌托着一枚混清轮转不休的宝珠,皆气息浩荡,乃是比ancient artifact 更加强大的永恒道兵。

  “无碍。”

  Bai Donglin 摆了摆手,他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超脱之下Number One Person 可不是说着玩的,虽处于危机遍布的灰寂之地,但也实在是装不出如临大敌的样子。

  “果然是绝无仅有的特殊时空!”

  意志蔓延开来,相比于外界,覆盖范围缩小了十倍,一幕幕画面映照在脑海之中,Bai Donglin 终于明白了此时空的奇特之处。

  黑白绝对时空交织,辅于“诸天vortex 的涡流之力”,这才诞生了灰寂之地。

  究竟有多神奇?

  比如,在一旁的不远处,有黑白流光相撞在一起,本来应该相互消融磨灭的Space-Time Power ,却在一股奇异力量的作用之下,变成了一团灰雾。

  灰雾炸开,一点奇异粒子从虚无中appear out of thin air ,随即炸裂破碎,一朵色彩妖艳的紫花从中生长出来,不过刹那便已经成熟,微微摇曳,奇香无比。

  “鸿蒙紫叶兰花?只有最为璀璨的Primordial Chaos Purple Qi 之中,才有极低的概率孕育,是堪比11th Rank 的奇珍!”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Bai Donglin 震惊了,他是眼睁睁的目睹了此花从无到有的过程,却根本看不透其中的玄机,完全违背了常理认知。

  “Fellow Daoist Bai ,这便是灰寂之地的神奇之处,危险与机遇共存,这也是有无数powerhouse 前赴后继踏入此地的原因之一。”

  “不单单是为了与黑灾厮杀,寻找机缘,图谋breakthrough 之机才是重中之重。”

  Bai Donglin 默然不语,抬手将紫花摘下,再次确认了其真实不虚的本质,张嘴将之吞入腹中。

  这种层次的奇珍,还不至于让他动容,自从意志踏入八境create something from nothing 之后,他便时刻不停的在念生大千,将一方方横跨数千万亿光年的庞大宇宙不断送入诸天vortex 中碾磨碎吞噬。

  每一个刹那,都有大千被吞噬,相对应的,他也可以一念之间生出鸿蒙紫叶兰花这种11th Rank 层次的奇珍。

  但念生大千并不是无所不能,其中一个限制便是,所凭空生出的事物,必须是自己所知道的并且理解透彻的,就像是复制粘贴,你得先有复制的对象。

  这涉及到了万事万物的“信息”,不同层次的事物,信息深度不同,Bai Donglin 要念生万物,就必须得掌握对方的信息。

  灰寂之地的神奇之处在于,它可以孕育出认知中不存在的新事物,是Bai Donglin 如今收集的信息中所不存在的,具备很高的参考价值。

  “呵呵,这地方倒是来对了,即可碰碰机缘,又可以加深自我的信息深度,难怪连彼岸都喜欢往这里跑,确实是一块宝地!”

  Bai Donglin 目光璀璨,兴致又提升了不少。

  “cough cough ,Fellow Daoist Bai ,这确实是宝地不假,若是没有那么多恐怖凶险……”

  “琢Fellow Daoist Yun ,带路吧,我先随你去看看第十凶地,一妙禁域!”

  摆手打断琢云,他急着想去灰寂之地的核心看看,这外围些许黑白时空流光的碰撞就能诞生鸿蒙紫叶兰花,若是深处,无尽流光相互对冲,那得孕育出何等奇异的新事物?

  琢云其实比Bai Donglin 还要急切,闻言便不再多说,翻手取出了一根刻满咒文的金针,一边掐诀催动,一边出声解释。

  “灰寂之地中的时空诡异多变,时时刻刻都在做不规律的流动,一妙禁域的位置也不是固定的,此物是‘golden light 子母针’,可为我们锁定……”

  weng weng!

  金针震颤间爆发出耀眼golden light ,浑身萦绕灿烂火焰,自动脱手,极其迅猛的射了出去。

  “走!”

  两人皆双眼一亮,连忙followed along ,这片区域属于外围,而且还靠近永恒之门的降临之地,安全性想必其他地方要高很多,因此遁行起来也不用太过小心。

  但也不能完全就放松起来,灰寂之地的时空流动不定,说不得就会有core area 的恐怖事物流转至外围,不小心遇见可就倒霉了。

  ……

  嗷嗷——

  一漆黑泥沼之中,其上方虚空飘荡着五彩斑斓的poison mist ,粘稠的雾气中有一双猩红双眼缓缓睁开,眺望虚空,看见了疾驰遁过的golden light 。

  rare treasure ?

  没有丝毫犹豫,嘶吼之间,silhouette 一晃遁出迷雾,布满鲜艳鳞甲的庞大身躯,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瞬间出现在golden light 面前,sharp claw 猛的向其握去。

  Pu chi!

  golden light flashed 而过,速度不减,直接将giant beast 贯穿,疾驰远去。

  ka-cha ——

  遮蔽苍穹的身躯,宛如琉璃,破碎成点点光屑,每一粒光点落入地面,都腐蚀出一个横跨数千亿公里的深坑,毒性极强。

  Bai Donglin 两人踱步跨过满目疮痍的continent ,目光都不曾为之波动一瞬,不过是一个刚刚踏入十一境,act recklessly 的little fellow 。

  能容纳下彼岸life and death battle 的灰寂之地,自然庞大无比,而且因为是黑白绝对时空交织而成的原因,时空极其tenacious ,难以崩碎。

  金针锁定的位置很遥远,这其中需要跨越的漫长距离,自然少不了遇见危险,或是灰寂之地自然孕育,或是来自于黑灾。

  ……

  一片boundless 的幽蓝瀚海之上,飘浮着一块边长数光年的漆黑金属,厚重森然,其上尖刺耸立,densely packed ,不知几何。

  每一根刻满诡异密纹的尖刺之上,都贯穿着一道silhouette ,并被黑气凝结而成的锁链紧紧束缚,强大的封禁之力,镇压了一切Divine Ability 伟力。

  呲啦!轰隆隆!

  尖刺密纹闪烁,每时每刻,都有恐怖诡异的攻击降临,全部作用在被镇压生灵之上。

  “Ahhh !”

  ”roar roar 吼——”

  “黑灾狗贼!slut !有种就杀了老子,婆婆mother 搞这些手段有什么用?枉你还是彼岸……”

  漆黑金属上遍布尸骸,堆积成了一条条mountain range ,在如龙mountain range 的交汇之处,矗立着一座巍峨divine throne ,其上斜躺着一道凹凸起伏,lithe and graceful 至极的诱人silhouette 。

  “弱者的哀嚎,犹如败犬之吠。”

  while speaking 缓缓起身,一头幽蓝长发微微散开,露出了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绝美容颜,俯视而下的双眸,犹如Star Sea ,深邃,璀璨。

  ”hmph ,叫吧!叫吧!叫得越惨,骂得越狠,本尊便更加愉悦!”

  如晶莹white jade 般的修长手掌,撑着下巴,嘴角上扬,脸颊两侧浮现病态的嫣红,仿佛在无尽的唾骂之中,达到了某种高潮。

  “en? ”

  “Human Race 彼岸!?”

  黑灾女子突然一愣,倏然起身,脸上的诡异笑容消失,变得漠然冷酷。

  xiu——

  golden light 划过幽蓝瀚海,黑灾女子神情不动,依然眺望着天际尽头。

  “呵呵,大猎物上门了。”

  她只感知到了一个彼岸的气息,凭借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不怕与对方厮杀一场,退一万步说,就是不敌,也能全身而退。

  “好恶毒的女人!”

  在黑灾感知到他们之前,Bai Donglin 已经提前锁定了黑灾的气息,他处于超脱之光的笼罩之下,连超脱者都不可窥视,更不要说是彼岸了。

  “杀——”

  Bai Donglin 神色漠然,那些被烤肉似的串在尖刺上的生灵,其中一大部分都是Human Race powerhouse ,再看看那些尸骸mountain range ,可想而知这个slut 杀戮了多少Human Race 。

  没有迟疑,也不给琢云出手的机会,一步踏出便来到divine throne 之上,几乎脸贴着脸。

  “伱,你……”

  黑灾turned pale in fright ,瞳孔猛缩,被她感知锁定的Human Race 彼岸,明明还在远方,这个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又是谁?为何,她看不透对方的深浅。

  “贱货,有没有听说过士可杀不可辱这句话?身为彼岸,却以虐待弱者为乐……”

  “啧,算了,黑灾是这样的,我与你说这些作甚。”

  Bai Donglin 无奈摇头,一气之下,差点忘了黑灾都是天生的恶种,能正常才怪了,只会越来越没有下限才对。

  “死吧!”

  “hmph! 狂妄,同为彼岸,你以为能杀得了我?”

  黑灾女子eyes slightly narrowed ,流露出危险的rays of light ,虽然面前这个Human Race 很诡异,但她马上就冷静下来,对方无论如何,总impossible 是超脱者吧?若真是死在超脱者手下,她也认了。

  “无知蠢货。”

  Bai Donglin 目光cold and severe ,大手缓缓按下,一股无垠伟力汇聚于掌心,贯穿了时空,从信息的源头之上fiercely 拍下。

  死在他手上的彼岸已经超过了千数。

  每时每刻,他的实力都在稳步前进,如今已经强大到了连彼岸都unimaginable 之境。

  “不——”

  黑灾女子感知到了来自信息源头上的碾压之力,不由瞪大双眼,无比娇艳的容颜,都变得扭曲起来。

  无法抵挡,无法躲避。

  存在于信息之上的痕迹被一巴掌拍成了虚无。

  bang! !

  lithe and graceful 身躯轰然炸开,如同最为璀璨的烟火,无穷无尽的永恒粒子,破碎崩溃,似流星划过天际。

  crash-bang ——

  掌风逸散,将无边幽蓝瀚海divided into two ,比仙金还坚硬的seabed ,破碎出无数沟壑。

  gu lu !

  “好!really strong ——”

  被串在尖刺之上,饱受折磨的生灵,皆目瞪口呆,忘了疼痛,忘了哀嚎,瞳孔深处倒映着in the sky 缓缓绽放的绚烂烟火。

  那个slut ,可是实打实的永恒彼岸!
  就这么被一巴掌拍死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