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828

  第828章 墓后之人
  “终于,沉眠了十九个大衍纪的超脱之墓,要开启了吗?”

  太浩诸天,科技之力的Peak ,甲巳零零九parallel universe 时空。

  此时,正有一红一白两轮无垠大日,从时空的最底层gradually raised ,迥然不同的奇异光辉,充斥着霸绝、柔和的气息,照过了无尽维度时空,瞬间洒满此方parallel universe 。

  至高永恒,Supreme 彼岸存在,权利意志与绝对精神!
  随着红日中响起“权利意志”的低声呢喃,庞大无垠的world 顿时陷入凝滞之中,万事万物,都被红白two colors 笼罩,好似与现实断离的静默抽象绘图。

  weng weng!

  在红白大日之间,光辉交织成了实质丝带,一本小小的,通体宛如琉璃雕琢而成的书册被光线束缚,正激烈嗡鸣震颤着,闪烁着刺目red light 。

  十二钥之一,空明之书,书册上有晦涩的信息波动汇聚,从无到有,缓缓交织出一个复杂无比的坐标。

  自当如此,想在万道不存的空无之域中锁定一个位置,寻常的多维坐标自然是想不通的,需借助无尽诸天为参照物辅助,复杂繁琐至极。

  “权利,this time 的超脱机缘,你我谁去?”

  一枚钥匙只能带一个生灵进入超脱之墓,此情报祂们早已探明,当绝对精神问出此言,两轮大日的光辉,很明显的炙热了数分。

  “自然是我!给你,你能把握住吗?”

  语气漠然,霸道决绝,让人不敢生出丝毫违逆心思。

  “hehe ,超脱之机,岂能交与他人之手,权利,在我们相处的无尽岁月之中,我处处让伱,也就罢了,但this time ,不行!”

  绝对精神一改柔和的声线,语气变得强势起来,温润white light 化作炙热火焰,熊熊燃烧,仿佛要焚尽一切。

  “有什么好争的?”

  突然出现的漠然声音,打破了无声僵持,权利意志与绝对精神同时heart trembled ,竟然有存在悄无声息的靠近了祂们!?

  不由得,将视线looked towards 了远方。

  只见,抽象的红白world 开始扭曲,一道虚幻模糊的silhouette 缓缓浮现,充斥整个parallel universe 时空,万事万物,都化作了祂身躯的一份子,无法描述的恐怖目光,默默的注视着渺小如尘埃的红白大日。

  “大人,不知您是?”

  绝对精神率先认怂,对方的存在形式超越了祂的理解范围,很显然,比彼岸还powerful existence ,只能是……超脱者!
  “吾,绝对权利。”

  绝对权利,科技之道唯二的两位超脱者之一,出自至高唯心诸天。

  只在in an instant ,一些简单至极的信息,在权利意志与绝对精神的脑海里划过,恍然的同时,心中立即生出无限尊敬之意。

  毕竟,这一位可是祂们所走道路的尽头,比之寻常超脱者,意义更加非凡。

  “has seen the Lord !不知您寻我们,是所为何事?”

  超脱者,超脱于万物之上,总impossible 是为了一座坟墓而来吧?
  “尔等猜得没错,吾确实是为此事而来。”

  彼岸在超脱面前好似透明,所思所想,皆历历在目。

  “此墓,并没有那么简单,尔等无论是谁,只凭strength of oneself ,在里面是走不远的,所以……”

  绝对权利手指轻轻一拨,红白大日involuntarily 的碰撞在了一起,没有激起丝毫波澜,直接fuse together ,化作一颗粉嘟嘟的大光球。

  “hehe ,尔等乃是吾的痕迹Avatar ,此次点破玄机,知道该怎么做了吗?可别丢了吾之面皮!”

  “好自为之。”

  说罢,绝对权利悄然离去,只留下大粉球呆愣在原地,not knowing what to do 。

  ……

  本源宇宙,信息终端维度之中,信息之源神情呆滞,看着面前徐徐转动的光球,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涩,此时此刻,只觉手里的“混洞之书”烫手无比。

  “起,起源四色之轮大人……”

  谁又能想到,在小小的太浩诸天中,竟然不止有Bai Donglin 这一个卧龙,原来他也是个凤雏。

  一时之间,信息之源心中复杂莫名,不知是该喜该忧。

  ……

  鸿蒙诸天,位于无尽诸天vortex 的core area ,巍峨煌煌,Supreme ,作为孕育出了“道主”的超脱之地,其地位自然不言而喻。

  在方圆百万亿超念的空无之域中,是绝对的霸主存在,无数诸天都得仰其鼻息。

  “道主,吾等明白了!”

  十一境,可称之为Everlasting Primordial Great Firmament 大道Saint ,而面前这三位,可是凌驾于大道之上的存在,是永恒彼岸中的绝巅powerhouse 。

  Three Purities ,Heavenly Lord of Primordial Beginning ,Spirit Treasure Heavenly Venerable ,道德Heavenly Venerable 。

  而此时,这三位supreme existence ,却神色恭敬,对面前老者的嘱咐,nodded 称是。

  “明白就好。”

  道主目光温润,任谁看了都会以为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慈祥老人,无法与叙事级超脱者联想到一起。

  “超脱之墓,乃是源点之主所布置的手段,谁也不知道,祂究竟散播了多少。”

  “目前经过统计,陆陆续续现世的所谓的‘超脱之墓’,已有上万之多,无序的分布在空无之域中,无论是core area ,还是最偏僻的诸天旋臂,都有其踪迹。”

  “吾等一致认为,源点之主将源点的秘密,以及诸Heavenly Dao 衍诞生的原因,等等一切惊世奥秘,都放在了墓中……”

  这里的“吾等”,自然是指一众Human Race 超脱者了,Three Purities hearing this ,神情愈发肃穆。

  “道主,这超脱之墓从无尽岁月之前,至今已不知开启了多少次,除了一些偏僻之地不明所以,为争夺名额大打出手以外,一切都很正常,为何这次……”

  道德Heavenly Venerable 本想说大张旗鼓,但一想到此言有冒犯之意,便forcibly 憋了回去。

  “hehe ,不可说,不可说,你们照做便是。”

  “切记,墓中的东西,只能由吾Human Race 接手,至于其他族类……”

  道主话未说尽,但Three Purities 心领神会,都nodded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有参考的价值。

  居安思危,防人之心不可无,谁又能知道,那些族群的心思?
  “Human Race ”这个词语,放在无尽诸天之中,在庞大得有些空洞的背景之下,已经是一种非常宽泛的概念了,不仅仅局限于简单的bloodline ,大道形体,更多的是一种意志inheritance ,自我认知。

  万族中有很多族类,生命形式,外貌形态,几乎与Human Race exactly similar ,但他们打心底里不认同“Human Race ”这个概念,那么,他们自然就是异族。

  “teacher ,若是遇见Great Desolate 的人,我们……”

  Spirit Treasure Heavenly Venerable 欲言又止,神色有些复杂。

  “无碍,一切照旧便是。”

  道主摆了摆手,温润目光徐徐眺望,穿过了重重阻碍,looked towards 了神圣时间线,概念深处,与一道如剑凌厉的双眼相视,slightly nodded 。

  通天——

  鸿蒙与Great Desolate ,这两方诸天的关系非常复杂,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谓是have the same origin ,也只是冒出了“通天”这个异类,这才独立而出,以Great Desolate 自居。

  要说如何定义两者之间的联系与区别,tentatively 可用“正史”与“演义”这两个词语,无尽诸天,万事myriad forms ,此等情景,并不是唯一。

  “好了,开始吧。”

  道主收回目光,这种已成定局的陈年往事,不值得他生出波澜,随即looked towards Three Purities ,轻声说道。

  ”As you bid!”

  Three Purities 拱手领命,目视肃然,同时手掐玄奥secret art ,一阵耀眼的purple light 从眉心升腾而起,辐照大千寰宇,身躯扭曲虚幻,最后化为三缕faintly discernable 的清气。

  “One Qi Becomes Three Purities ,逆!”

  “Three Purities 一气!”

  待purple light 散去,Three Purities 已经fuse together ,眸光幽邃,气息更加deep and unmeasurable ,恢宏无量。

  ……

  此情此景,如出一辙,在万族无尽诸天vortex 的各个角落里,轮番上演。

  Bai Donglin 身处灰寂之地,手握残破不堪的言素之书,lofty sentiments and high aspirations 在胸,已经在思考该如何将超脱之墓一口吞下,化作自身资粮。

  他虽然耳目遍布无尽诸天,但此等绝密信息,非彼岸不可知,没有特意探究的前提之下,自然不知道所谓的“超脱之墓”不止一处。

  更不知此时一位位超脱者已然下场,视超脱之墓为棋盘,博弈争锋,都想一窥源点之主身上的惊天大秘密。

  “speaking of which ,如今资源是真的不缺了,各种渠道汇聚的能量,无穷无尽,嗯,我也该将重心放到寻求超脱之上了。”

  “超脱之墓一行,便是窥视超脱奥秘的绝佳机会!”

  Bai Donglin 站在玉京之巅,俯视而下,目光幽幽,瞳孔深处倒映着无垠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壮丽景象。

  根据他at first 的计划,两条路线齐头并进,可越到后面,越发现“超脱之力”的难以逾越,《孕神铸魔真经》确实强大,诸天无限,潜力无限,有着一strength breaking myriad laws 的潜质。

  可是,这股力量,太大,也太过空泛,单纯的量变产生的质变,并不足以打破超脱之界限,直到无意中领悟出了“涡流之力”,这才将这股庞大的力量统一起来,达成最终的升华蜕变,与概念比肩。

  也就是说,这一条路他已经走通了,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开辟诸天,终有一日,是完全可以抗衡超脱者的。但,这只是概念级,在其上,可还有叙事级,以及传说中的逻辑超脱者。

  叙事的力量,他只是惊鸿一瞥,便深知其是难以跨越的鸿沟,来自realm 的压制,让人生出无力之感。

  你诸天开辟再多,叠加的力量再庞大,在叙事者眼中,也不过是一段可随意编辑的文字而已。

  若是没有七色Divine Light Body Protection ,他在那些terrifying 的存在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说难听点,也不过是稍大只点的蝼蚁罢了。

  Bai Donglin 思及于此,目光愈发坚定,他倒不是自我贬低,自灭威风。只有清楚的认识到双方的差距,才有一点点赶上,并超越的可能。

  人啊,最怕的就是viewing the sky from the bottom of a well ,arrogant ,暂时的弱小算不了什么,就怕认识不到自己所在的位置,被力量蒙蔽了双眼,故步自封,永远活在自己的world 里。

  “超脱势在必行,且孕神铸魔也不能停止,这unique and unmatched 的涡流之力还有很大的开发潜力,两者齐头并进,才是王道!”

  Bai Donglin 眸光闪烁,冥冥之中,他通过涡流之力,甚至能清晰的感知到无尽诸天extremely mysterious and abstruse 的运转轨迹。

  灰寂之地可以continuously 的凝结出精纯的高质量资源,这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他对能量的需求,这是一种更加隐晦的,窃取无尽诸天能量的方式,就连黑灾诸天也被包括在内。

  就是如此,Myriad Realms 典当行的扩张趋势,也没有缓和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每时每刻,都也大量的诸天被捕捉,锁定,并开启了资源兑换渠道。

  虽然还是收集能量,但目的却悄然间有了变化,他要重现当初在太浩诸天的壮举,以沾沾染本我意识气息的能量,一点点的替换诸天物质,并以此与诸天意志相融合。

  “此法应该可行,能让我对涡流之力的探索,更加容易。”

  按下思绪,Bai Donglin 收回目光,气息又变得隐晦不可见,平静的表面之下,是无尽的波涛汹涌,每时每刻,都有一方方堪比诸天的资源,被他吞噬殆尽。

  这些资粮,是他我Avatar 与黑灾在漫长岁月的交战中所积累,一部分是战场缴获,一部分是被打破的诸天残骸,数量庞大至极,等他完全消化之后,实力又能大进一步。

  weng weng!

  颤栗嗡鸣的言素之书,慢慢安静下来,表面的red light 如水波荡漾,一个极其复杂的坐标信息,已经彻底浮现。

  “走了……”

  低沉呢喃,在众人耳畔响起,待回头望去,玉京山巅上Bai Donglin 的silhouette ,已disappeared 。

  this time ,与以往一样,还得靠他自己。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