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830

  第830章 概念bottle gourd
  这是一方以purple 为主色调的world 。

  入目,浓郁浅淡的迷朦紫雾似云烟流淌,苍穹,大地,一草一木,一花一石,皆为purple ,或浅或深,或紫得发黑,或Purple Gold 灿烂……

  充斥于每一寸空间的紫雾,蕴含着奇异的隔绝之力,屏蔽了一切感知手段,连目力也被极大的削弱,以彼岸之伟力,竟然也看不见Heaven and Earth 的尽头。

  穿越斑斓光球之后,并不是随机降临,十二位彼岸都汇聚一地。

  Bai Donglin 视线环顾,相隔不远的众彼岸亦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皆神情凝重,看来被斩断感知的并不是他一人,所有人都是如此。

  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被剥夺了感知外界的手段,无疑是很糟糕的情况,会大大降低抗风险能力,对于寻宝觅机缘,效率也会大打折扣。

  至于Bai Donglin ,却不在此列,他自有王道手段。

  意念一动,体内一具随时保持死亡状态的他我Avatar ,立即将观察者意志扩散了出去。果然,奇异的紫雾如同无物,再也无法蒙蔽他的双眼。

  在前方浓郁的紫雾中,有无数如同python 的阴影盘旋,fuzzy ,诡异恐怖,当Bai Donglin 看清了这些事物的真面目,瞳孔顿时一缩,心神一震。

  “这,这是……”

  那些阴影,并不是什么python ,而是一根根无比粗壮,Purple Gold 璀璨的藤蔓,紫叶繁茂,隐约可以在叶片下看见一个个色彩斑斓,如水晶雕琢而成的bottle gourd 。

  “bottle gourd 藤?还有,这熟悉的气息,以及几乎没有区别的枝叶纹理,莫非,是小紫的Old Ancestor 不成!?”

  Bai Donglin 一脸惊疑之色,在这庞大的无尽诸天中,bottle gourd 的种类可以说是无穷无尽,但同出lineage 的Source Aura ,却是各不相同的。

  小紫是他一手养大,自然是不会认错,感知中的bottle gourd 藤,与小紫绝对关系匪浅。

  “hehe ,小紫这家伙,与面前的bottle gourd 藤可差得有些远,不过,能在超脱之墓中遇见疑是小紫的bloodline 起源,还真是有些意外。”

  这盘根错节的bottle gourd 藤,可not simple ,Bai Donglin 在对方身上感知到了概念的气息,特别是那些bottle gourd 之上,格外的凝练,仿佛各自都孕育了一种概念,虽然味道好像有些不对劲,但这是超脱者无疑了。

  小紫这菜鸡,还在十一境挣扎,自然是远远比之不上。

  “啧,didn’t expect ,小紫这little girl 的来头还真不小,根源出自超脱者,可比我们这些草根强多了。”

  Bai Donglin 摇头失笑,如今回头细想,小紫确实处处透露着不凡,能在那一场大战中留下一颗种子,被流浪帝从Myriad Realms 归墟之地捡到,还在幼年期,就能孕育出Divine Ability Source Law 。

  “诸位,好不容易进入这yearn for day and night 的超脱之墓,你们还在犹豫什么?”

  手持青铜giant tower ,身躯极其巍峨的彼岸,名为火镰神主,是“魁族”的Supreme Old Ancestor ,其凌厉目光环视all around ,见众人remain unmoved ,嘴角缓缓扯出一丝冷笑。

  “嘿,好吧,竟然你们不敢,那么就让我先去取了这超脱机缘!”

  话虽然说得很勇,但火镰神主的动作却极其谨慎,并未冒然深入紫雾之中,而是抬手一挥,将手中的青铜giant tower 仍了出去。

  轰——

  彼岸源器,高出ancient artifact 这些Primordial Chaos Supreme Treasure 数个层次,威能极其terrifying ,被彼岸用力一掷,就是诸Heaven Realm 壁受此一击,也得被砸出一个大窟窿。

  青铜塔碾碎虚空,看似奇异的紫雾,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terrifying ,仿佛只拥有隔绝感知的能力。在彼岸伟力的激荡之下,浓郁雾气被横扫一空,轰出了一条无比庞大的通道,深处Purple Gold 灿烂的bottle gourd 藤也暴露在众人眼下。

  砰!!

  giant tower fiercely 击打在一片紫叶之上,发出低沉闷响,便再无动静,竟然没有伤到bottle gourd 叶分毫。

  如此诡异的一幕,却没有引起众人的过多关注,感知跨越通道的彼岸们,注意力已经完全放在了那些divine light 熠熠的bottle gourd 之上。

  “嘶——宝贝!好宝贝!”

  “hahaha !不愧是超脱之墓,宝地,果真是Supreme 宝地!”

  除了Bai Donglin 以外,一众彼岸都露出激动之色,他们在bottle gourd 之上感知到了一股无法理解的力量,虽然稚嫩,但其Supreme 至高的本质,却凌驾彼岸的认知之上。

  让彼岸都看不懂的东西,那么不用多想了,肯定是超脱之力,这些bottle gourd ,蕴含着超脱之机!

  “我的!都是我的!”

  火镰神主目眩神迷,贪婪之光在眼中盘旋升腾,意念随即一动,引动了留在青铜塔上的手段,silhouette 瞬间出现其上,大手已经撑开,向一个通体墨绿如翡翠的bottle gourd ,抓了上去。

  呲啦!

  bottle gourd 被重重紫叶覆盖,火镰粗壮的手臂毫无疑问的触碰到了紫叶边缘,彼岸存在何等tenacious 的fleshy body ,竟没有一丝凝滞,直接被切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hmph! ”

  火镰神主frowned ,并未选择停下动作,依然向bottle gourd 抓去,待触摸到bottle gourd ,手臂的血肉已经被削光,只剩下琉璃一般的骸骨。

  到手了!!

  眼中喜色还未消散,火镰突然神色一变,pupil shrink 至无,纯白一片的眼眸中恐惧汹涌。

  只见,那萦绕翠绿bottle gourd 表面的divine light ,忽的收缩汇聚,凝练成a sword light ,向近在咫尺的火镰神主眉心斩去。

  这一剑,蕴含着“锋锐”的概念伟力,其之利,可斩断世间万物,火镰深知,硬接必死无疑,会被斩灭信息源头。

  “魁斗塔身!轮转!!”

  生死时刻,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被气机锁定的火镰神主,身躯一阵虚幻,直接变成了青铜giant tower ,而他自己,则出现在了不远处的紫叶之上。

  ka-cha !

  青铜giant tower 好似脆弱的豆腐,直接从上至下,被墨绿sword light 斩成了两半,紧接着,无尽sword light 从塔身激射洞穿而出,磨灭绞杀,直至彻底将其化作虚无。

  “呼,呼~”

  火镰神主一脸后怕之色,漆黑的脸庞上冷汗渍渍,气息萎靡不振,很显然,强行与青铜塔互换信息源头,这种逆天手段,对他的损害不小。

  不过也不是一无所获,那翠绿bottle gourd 爆发出恐怖一击之后,其上萦绕的divine light 已经耗尽,概念波动也沉寂下来。

  火镰神主眼中闪过犹豫之色,随后clenched the teeth ,再次冲了上去,不顾被切割得drenched with blood 的身躯,紧紧抓住了bottle gourd ,fiercely 一扯。

  吧嗒!

  “hahaha !”

  机缘到手,火镰神主难掩兴奋,仰天大笑不止。

  “白痴。”

  “呃——”

  火镰神主神情凝滞,瞪大了双眼,缓缓低头看去,一只粉嘟嘟的大手,不知何时已经洞穿了他的胸膛,在不可观测的信息层面之中,大手同时握住了火镰信息源头。

  bang!
  大手微微用力,直接磨灭了信息源头,火镰神主眼眸归于灰寂,一脸不可置信,彻底陨落。

  他到死都没想明白,同为彼岸,对方为何如此强大,竟然直接秒杀了他,哪怕他不是peak state 。

  墨绿bottle gourd 从骸骨手掌掉落,被粉色大手稳稳接住。

  权利意志与绝对精神,完美融合之后,已经凌驾于彼岸之上。

  实力强大,terrifying 至极。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