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831

  第831章 紫皇
  好very ruthless 的家伙!

  虽然早已预料到这样的一幕,众彼岸也有心理准备,可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刚踏入超脱之墓,厮杀就已经开始了。

  其实,那粉色光球所化的silhouette ,大可不必直接对火镰神主痛下杀手,毕竟,相同的bottle gourd ,在繁茂的紫叶间,可还有不少。

  “这一位ruthless ,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仅实力强大,来历mysterious ,杀性还如此的重,只是为了省下一些麻烦,就直接斩杀了火镰。”

  信息之源眉头紧蹙,露出不喜之色,虽然说冒然触碰那些bottle gourd ,都会触发terrifying 的攻击,但有火镰神主的前车之鉴,他们有了准备,还是可以规避的,只是会麻烦一些,付出点代价罢了。

  虽然心中不喜,但信息之源可没有为之出头的打算,火镰神主又不是Human Race 彼岸,如今只是一个死人罢了。

  当踏入超脱之墓的那一刻,自当要有陨落的心理准备。

  一位Supreme 彼岸,就此陨落,无声无息,除了让信息之源稍有叹息外,便再无其他涟漪。

  其他人如此,就更不用说Bai Donglin ,他可以说是亲眼目睹,看着粉色光球用何种手段击杀了火镰,可丝毫没有出手阻拦的心思,他此时的注意力,完全没在这些小打小闹之上。

  “怎么回事?是我感知错了吗?”

  Bai Donglin eyes slightly narrowed ,他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察觉到了bottle gourd 藤以及那些bottle gourd 之上的概念波动有些不对劲,当那sword light 出现的瞬间,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似乎,在这概念波动里,蕴含着些许涡流之力的味道,seems right but actually isn’t ,他不能确定,此时还不能妄下论断。

  ka ka ka ——

  在Bai Donglin 思索之时,那些一直处于静默状态的bottle gourd 藤,突然有了异动,如python 翻身一般,扭曲蠕动起来,一根锋锐的Purple Gold 藤,向火镰神主的尸骸激射而来。

  粉色silhouette 没有五官的模糊脸庞看不出神态,只是略微迟疑,便如同仍垃圾一般,将火镰神主的尸骸抛下,自己则是拿着翠绿bottle gourd ,退至一旁。

  呲啦!

  火镰陨落,真身自然显化,无比庞大的尸骸横卧苍穹,极速坠落,还在半空,就被Purple Gold 藤串了起来。

  轰隆隆!!

  无数藤蔓翻滚,荡散紫雾,分开一道缝隙,串着尸骸的藤蔓缓缓退入其中,裂缝深处的景象显露在众人眼下,待看清楚内部景象之后,都不由神色微变。

  他们目光跨越无边距离,在裂缝中看见了密集的藤蔓笔直耸立,每一根藤蔓之上,都穿刺着一具庞大的尸骸,各种各样,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但都逸散着彼岸的气息。

  很显然,这些存在,也是踏入超脱之墓的彼岸,可祂们如同火镰神主一样,永远的沉眠于此,成了bottle gourd 藤的养料。

  如此一幕,只是让彼岸们诧异了片刻,心中已经升起的贪婪欲望,可不会因此被扑灭。

  只是稍微迟疑,便各自选择了一个divine light 熠熠的bottle gourd ,准备施展手段,规避那恐怖攻击,摘下Supreme Treasure bottle gourd 。

  “既然还不能确定,那么便probe a thing or two 。”

  面对种种疑惑,Bai Donglin 此时神情也肃穆了许多,几步踏出,出现在茂密的紫叶之间。

  不像其他彼岸一样谨慎万分,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探手抓向了一个通体赤红的bottle gourd 。

  “Brother Bai ,小心!”

  信息之源嘴角微微抽搐,被Bai Donglin 孟浪的行为吓了一大跳,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hehe ,无碍。”

  Bai Donglin 神色从容,探出的手臂坚定有力,锋锐叶片不断切割在他的皮肤之上,却被一层无形涡流力场one after another 弹开,伤他不得。

  bang! !

  一缕猩红如血的火焰,浮现在bottle gourd 表面,炙热气息terrifying 至极,横扫Heaven and Earth ,苍穹之上无边云彩皆被映得通红一片,化作奇异的红烧云natural phenomenon 。

  “hmph! 吞——”

  Bai Donglin 目光微冷,掌心浮现一个漆黑vortex ,无垠无量的涡流之力盘旋其中,直接“一口”将那恐怖的猩红火苗吞了进去。

  嘶——

  如此霸道,恐怖如斯的破局之法,令一众彼岸看得瞠目结舌,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粉色silhouette 也凝滞在原地,无脸头颅死死盯着Bai Donglin ,心中endlessly afraid 。

  “en? 确实有那么一点东西,但不多,还需要更多的素材。”

  Bai Donglin 吧唧了一下嘴,似乎在品味火苗的味道,随手摘下赤red bottle gourd ,扔进本源宇宙,又向下一个bottle gourd 走去。

  恐怖!terrifying !!

  众彼岸都呆在原地,一脸呆滞的看着Bai Donglin 摘bottle gourd ,那些各种各样的恐怖攻击,都被他随手化解,闲庭信步,轻松惬意至极。

  渐渐的,Bai Donglin 走进了藤蔓深处,随着背影被紫雾完全吞噬,彼岸们这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他们,竟然与这样的monster 共探超脱之墓,若是对方有不好的心思……

  岂有活命的机会!?

  “gu lu ,信息之源,你这位朋友,莫不是超脱者不成!?可是……”

  不知是什么原因,从古至今,从未听说过有超脱者进入此墓的情况,也不知是看不上,还是有其他不为人知的隐秘。

  信息之源hearing this ,只是shook the head ,没有解释的意思,瞳孔深处的四色光辉激烈摇曳,心中无比复杂的情绪汹涌起伏。

  ‘起源四色之轮大人,看来Junior 要让您失望了,若是有人能走到最后,自当非Brother Bai 莫属!’

  ‘吾,差之远矣!’

  ……

  “不会错了!”

  “这确实是涡流之力的痕迹!”

  Bai Donglin 缓缓止步,眉头紧蹙,没有了继续摘bottle gourd 的心思,虽然这些东西都是Supreme Treasure 。

  他很困惑,很惊讶,从未想过,这世间还有除他以外的存在,掌握了涡流之力。

  这是不是代表着,对方也cultivation 了类似《孕神铸魔真经》的宝典?是不是体内也开辟了无尽诸天?也像他一样,可以无限的分裂他我Avatar !?

  Bai Donglin 一直以为,自己是unique and unmatched 的,如今看来,情况有变啊!

  “嘿,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轰——

  周身虚空直接炸裂开来,Bai Donglin 锁定了一个方向,激射而去,直指无尽藤蔓的中心,根源之地。

  砰!
  身形如剑,撕裂了层层藤蔓,只是刹那便跨越无边距离,落在this world 的核心之地,此地空空荡荡,没有紫雾,也没有everywhere 的藤蔓,只是耸立着一座通体由“永恒紫晶”雕琢而成的神殿。

  气息苍茫,无尽岁月气息流转其上,仿佛从永恒的时空尽头,跨越至此。

  “好大的手笔!”

  Bai Donglin expression moved ,视线微移,落在了神殿不远处的一尊stone tablet 之上,高耸的碑体材质未知,其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紫花,藤蔓紫叶,极其华丽,上书一段flamboyant 的文字——

  Supreme ,紫皇永眠之地。

  “紫皇?”

  Bai Donglin 心中好奇更甚,为自己接下来的冒失举动略带歉意的cupped the hands ,随即观察者意志倾泻而出,直接无视了神殿的防御,将内部的景象taking in the entire scene 。

  “这,这impossible ……怎么会是她!?我不信!!”

  Bai Donglin 神色大变,confused ,情绪前所未有的激荡,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

  “或许,只是一朵相似的花,毕竟……”

  “灭——”

  Bai Donglin 自灭,直接规避一切强大的防御阻碍,在防御重重的神殿内部复活,正了正神色,踱步上前,走到一尊紫晶棺椁面前。

  “紫皇,一个,与小紫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

  视线低垂,透过水晶,Bai Donglin 愣愣的看着那如同睡着了的女子,其皮肤晶莹红润,有斑斓divine light 萦绕流转,神态安静祥和,谁又能想到,她已经死了,死在无尽岁月之前。

  明明在不久前,他才将小紫抓回灰寂之地,此时活蹦乱跳,两者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只是长得像罢了,Bai Donglin 如此认为。

  毕竟,这什么紫皇与小紫bloodline 气息相似,疑是小紫的bloodline 起源,后代与Old Ancestor 相隔无数代后出现面貌一样的情况,在无尽诸天中屡见不鲜。

  在凡俗world 都是如此,更不要说是拥有超凡伟力的world 了,长得像算什么?说不定,小紫只是返祖了嘞!

  Bai Donglin 尽力安慰自己,但心中依然存在疑虑,不彻底搞清楚,他是不会安心的。

  啪嗒!

  抬手移开了沉重的棺盖,近距离观察,愈发觉得这紫皇与小紫实在是太像了,任何一个小细节,都一模一样,甚至包括神态气质。

  “有一个方法,可以确定……”

  “前辈,得罪了!”

  Bai Donglin extend the hand 掌,轻轻掀开了女子的衣袍,露出晶莹雪白的平坦小腹,细小腰肢,不堪一握,divine light 熠熠,耀眼至极。

  紫皇所穿之衣袍,是极其强大的treasure ,阻碍了他施展手段,不得已才如此冒犯。

  Bai Donglin 的手掌变得虚幻,涡流之力萦绕其上,竟然无视divine light 防御,缓缓插入了紫皇的小腹,却又未伤及皮肤分毫。

  片刻之后,手掌收回,掌心中虚握着一枚璀璨耀眼的white 光球,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有一道小小的silhouette 蜷缩。

  是他!

  是他的bloodline !!

  Bai Donglin 双眼紧闭,神色阴沉无比,缕缕幽暗阴冷的气息喷涌而出,萦绕体表,化作无数神魔幻影,仰天怒吼不止。

  “小紫……”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