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858

  光明!!
  一道光明璀璨的模糊silhouette ,踏行于空无之域,每时每刻,都能跨越繁多诸天,脚下洒落光辉点点。

  至高,真洁,无限纯白之光。

  凡被光辉所照耀之诸天,无尽大千寰宇,innumerable living beings 所受之疾苦、灾厄、邪祟、枉死、愚昧……

  一切负面之流,尽皆烟消云散。

  受赐福之众生,意识陷入狂热,跪地叩首,口中高呼不止。

  “礼赞!至臻至洁·无限光明之源·圣爱世人——永昼耶和华!!”

  “礼赞……”

  耶和华目光温润,真挚怜悯,萦绕周身的光辉之中,每一颗光粒都在扭曲中化作诸天模样,其内时空无限,有无尽虔诚silhouette 伏地。

  此时此刻,万族与黑灾的注意力都放在源初black light 之上,或者源点墓界中,Human Race 无暇顾及左右,耶和华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自当是大肆扩张信徒,比之以往的terrified and over-cautious ,效率不知高了亿万倍。

  “en? ”

  忽而,耶和华停下脚步,眉头紧蹙,周身光辉也涌入双眼之中,露出了普普通通的老者形象,没有神性可言,一副慈祥和蔼模样。

  “这迷雾时空,果真如此利害?”

  “还有,荒!!”

  耶和华神色一阵变幻,他与永暗之身是一体两面,所知所感,皆无缝相通,自然知道此刻终末之无中所发生的一切。

  “怎么会这样?那逻辑秘术,不是具有恐怖的backlash 吗?可现在……”

  “Human Race ,暂时不可招惹,需静观其变。”

  思绪流转之间,耶和华神色一定,随即伸手轻点眉心,那瞳孔深处的无限光粒诸天,其内部的无尽Human Race illusory shadow ,猛的崩碎消散。

  至于剩下的异族illusory shadow ,就没有这么好运了,forever ,都沦为了耶和华最狂热的信徒,无自我可言,生不如死。

  “来!!”

  耶和华又伸手一探,洞穿了无限重时空,层层概念,直达一切正面概念的归宿之地——零界终点·白空的最深处,紧紧握住了一团divine light 熠熠的事物。

  收回手掌,缓缓摊开,悬浮在耶和华掌心的,竟然是一块鹅卵石,朴实无华,通体为橙明之色。

  “以荒的智慧,必然会质问于吾,此时势弱,无奈,只能如实告知了。”

  手握石块,耶和华按下思绪,意识锁定终末之无,踏步破空而去。

  ……

  轰隆隆!ka-cha ——

  一进入终末之无,耶和华举目眺望,被远方的狂暴景象充斥视界,terrifying aura 萦绕心神之上,眉眼不由颤了一颤。

  逻辑之力,着实terrifying !!

  “永暗!”

  来不及多想,永暗之身此时的情况可不太妙,凭借冥冥之中的联系,耶和华looked towards 了一片虚无之处,眉心猛的激射出璀璨光柱,将虚无划开了一道漆黑裂缝。

  roar roar roar !!

  逆十羽真身从裂缝跌落,漆黑翎羽沾满血迹,有十三张狰狞可怖的血嘴,依附其表,疯狂撕咬。

  诡异撕扯之力,锁定了概念本源,通过Inextinguishable Intent 识间的联系,竟然在不断磨灭耶和华的存在痕迹。

  “你太大意了。”

  “hmph! ”

  永昼耶和华reached out and beckoned ,逆十羽随之悬浮其身后,与其身躯完美fuse together ,仿佛本该如此。

  轰——

  光!暗!
  一体两面,同源唯一。

  正反概念合一,耶和华踏上ninth layer 叙事阶梯,手持光暗之剑,意念锁定血口,连连斩下。

  “杀!!”

  roar roar roar !
  迷雾时空,终究只是一丝被无限稀释之后的微弱“逻辑之力”构成,本质虽高,但量实在是太少太少,叙事级超脱者一旦认真起来,要将其磨灭并不太难,只需付出一些不菲的代价罢了。

  十三张血口,被一剑点杀,轰然破碎,化作毫无意义的文字描述,从叙事层面彻底消失。

  吟!呲啦——

  当耶和华解决了First Layer 迷雾时空之际,不远处的虚空突然闪过一道青幽sword glow ,所过之处,连概念都被磨灭。

  Second Layer 迷雾时空破碎,无限庞大的漆黑大日,已经被斩成了碎末,在无尽粒子的环绕之下,一道上身赤果,肌肉虬结的魁梧silhouette 矗立其中。

  双手紧握的大戟,已断成节两截,但那昂扬不灭的fighting intent ,锋锐凌厉的意志,依然不灭。

  “好!”

  “好一个凡极·吕奉先,果然fighting intent 无双,若是我所料不差,那一戟灭仙秦,斩始皇帝于长城之下的mysterious person ,就是你吧?”

  通天手中青萍剑嗡鸣不止,浑身炙热fighting intent 久久不能平息,超脱者始皇帝可not simple ,曾经修建的无限长城,链接了兆亿诸天,是运朝之道的Peak 。

  “吾,解脱了。”

  “奉先,many thanks Fellow Daoist 杀身之恩……”

  话音未落,吕奉先魁梧身躯,自眉心爆发璀璨rays of light ,每丝每缕,都是最为纯粹的sword light ,是killing intent 与毁灭的极致,在sword glow 的照耀之下,fleshy body 如雪消融,只留下一截戟尖,划破时空不知遁向何处。

  ”Ai, 可惜了。”

  通天微微摇头,遗憾Human Race 又一位超脱者的陨落,遗憾可尽情一战evenly matched 的对手又少了一位,但此时却也没心思想这些,不由将目光looked towards 了迷雾时空深处,眼中divine light 闪烁不定。

  “荒,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不可思议!”

  耶和华与通天,仿佛吹响了胜利的号角,一位位超脱者,接连破灭迷雾时空,从虚无中踏步而出,虽然略显狼狈,但都无大碍。

  实力稍弱的概念超脱者,面临险境时,在众人的助拳之下,也顺利脱困。

  一时之间,Human Race 异族、黑灾一众超脱者,都立身于虚无之中,目瞪口呆的看着远方被不断泯灭的迷雾时空,心中翻江倒海,mixed feelings 。

  Human Race 自是振奋无比,虽心有疑虑,但荒叶and the others 无论怎么说也是Human Race ,自然是越强越好。而异族黑灾一众就不好说了,目光gloomy and uncertain ,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怕,荒叶不够强,无法诛杀源初black light 。

  更怕,荒叶太强,事后谁还能阻Human Race sharpness?
  个中滋味,复杂难言。

  “破——”

  荒Heavenly Emperor 手持“楚剑”,可谓是if Gods block, kill the Gods, if Buddhas block, kill the Buddhas ,every sword 斩下,都有数十上百层迷雾Time and Space Annihilation 。

  荒Heavenly Emperor ,ruthless Great Emperor ,一拳一掌,层层迷雾,如镜面破碎。

  管你内部存在何等诡异凶物!?
  完全就是“逻辑之力”在量与质上的碾压,森罗myriad forms ,皆一力破之。

  ”Ai, 似乎,用不着吾等插手了。”

  Academician Chen 摇头叹息,不知是在感慨荒叶and the others 的强大,还是在遗憾自己与面前的研究素材失之交臂,他在刚才的迷雾时空中,收获可不小。

  听见Academician Chen 的感慨,众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他们费心费力才各自破除一层迷雾时空,这效率与荒叶相比,低得可怜,就这短短时间内,那一万层迷雾时空,已经十不存一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荒Heavenly Emperor 他们所施展的力量,损耗极大,吾等自当一尽微薄之力,也好减轻荒叶and the others 的压力。”

  “道主,所言在理。”

  真正的敌人,乃是源初black light ,此时敌首还未现身,荒叶作为killing move ,自当是尽量保存力量为好。

  虽然,荒叶施展秘术的持久力,far surpasses 了他们的想象,众人也不明所以,只以外问题出在ruthless 与那柄剑之上。

  太一话音未落,Human Race 超脱者齐齐nodded ,就要同时踏步进入迷雾时空,却突然动作一滞,被面前突然出现的silhouette 拦了下来。

  “荒?”

  没有看错,荒Heavenly Emperor 在碾压迷雾时空之际,竟然还有余力分出一具化身,其气息无量,显然拥有本体的完整实力。

  这般游刃有余,怎能不令众人惊诧?

  “Fellow Daoists ,这迷雾时空就交由我等处理吧,大家不必身犯陷境。”

  荒Heavenly Emperor 神情淡淡,unspoken implication ,他还担心自己收不住手,误伤了Human Race 超脱者,那重重加持的“楚剑”之威,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毕竟是借来的力量,做不到掌控无缺,可以毁灭,不代表能逆转创生,稍有差池,死了也是白死。

  顾及众人颜面,荒Heavenly Emperor 并没有说得太白,但超脱者心思敏锐,已有体会,不由眸光微闪。

  看来,源点墓界一行之后,荒叶身上有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荒,秘术的backlash ,你们可还承受得了?”

  战brows tightly frowns ,一脸关切。

  “无碍。”

  荒Heavenly Emperor 少见的露出一丝笑意,天知道他们四人在完美时空中围殴了Bai Donglin 多久,反正,七彩水晶存量充足,如今所消耗的还不到万一。

  “如此说来,那源点之主的密藏,已经被荒你成功掌控了?”

  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眼下的一切了,此言一出,在场超脱者都神情微变,特别是异族黑灾,更是嘴角抽搐,不敢直视荒Heavenly Emperor 的漠然目光。

  “不,我将源点密藏,交给Bai Donglin 处理了。”

  “呃,什么!?”

  “Bai Donglin ?”

  “那个幸运至极,无意中成了七色divine light 承载体的小子?!”

  看见众人一脸不可置信,荒Heavenly Emperor frowned ,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眼中闪过thoughtful expression 。

  细细想来,似乎他们所有人,都无意中淡化了Bai Donglin 存在的意义。

  七色divine light ,那是什么东西?
  是超脱者都无法看透,无法理解的事物,很大可能与逻辑有关,而此时面临源初black light 之祸,理应穷尽一切手段,以超脱者的思维,不该无视掉七色divine light 才对!

  哪怕它只有一丝微薄的probability ,因其存在超脱者的都无法看透的未知不确定性,理应成为超脱者们的考量因素之一。

  可事实是,他们无视了七色divine light ,甚至荒此刻不提及,连Bai Donglin 这个人,都潜意识的无视淡化了。

  难道是……

  不知想到了什么,荒Heavenly Emperor 目光微凝,抬手一挥,远处碾压迷雾时空的本体,回头看来。

  “祭——”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