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859

  “道!!”

  轰隆隆——

  奇异伟力,grandiose ,以荒Heavenly Emperor 的目光为介质,跨越虚空而来,将Human Race 超脱者全部笼罩。

  “嗯!?”

  “hahaha ,有趣,有趣,好手段!”

  Academician Chen 瞳孔猛的收缩,脸上先露出一丝茫然,随即仿佛是想起来被遗忘、被忽视的重要之物,不由仰天大笑起来。

  “terrifying 。”

  古尘沙双眼微合,眸光激烈闪烁,显然内心并不平静。

  “能悄无声息之中,扭曲了吾等认知,无疑,这只能是逻辑之力了!”

  “七色divine light ……”

  “Bai Donglin ,他究竟是谁?”

  Human Race 超脱者们,在荒Heavenly Emperor 驱动奇异伟力的笼罩之下,那被逻辑扰乱的认知,回到正轨,瞬间clear comprehension 了曾经被他们忽视的关键。

  七色divine light 与Bai Donglin !

  “一切看似不符合逻辑之处,都被强行矫正,遮掩,篡改,所有看似说不通的地方,都变得合情合理,理所应当的变得符合逻辑。”

  “这自当是逻辑之力,比我与叶他们所借来的,更加纯粹,terrifying !”

  荒Heavenly Emperor 低声呢喃,他与Heavenly Emperor Ye and the others ,数次施展forbidden technique “祭道”,这疑似逻辑的奇异伟力,冲散了扭曲他们认知的逻辑迷障,这才渐渐重视起Bai Donglin ,这也是荒Heavenly Emperor 选择将源点密藏交给Bai Donglin 的隐藏因素之一。

  但认知的变化,悄无声息,连荒Heavenly Emperor 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直到此时,在Human Race 超脱者们与他的认知反差对比之下,这才猛然惊醒。

  Human Race 超脱者们,都神情变得古怪起来,冥冥之中,他们似乎感知到了一只大手,隐于暗处,操控着一切。

  异族与黑灾,看着gloomy and uncertain 的Human Race 众人,一脸unfathomable mystery ,不知道对方在搞甚么鬼。

  “荒,你觉得,Bai Donglin 可信吗?”

  “可信!”

  不待荒回答,战抢过话茬,言之凿凿的继续说道:“我曾与Donglin 相处许久,对其的为人处世比各位更加了解,总之,他绝对是心向Human Race 的。”

  “战,你能确定,自己所见一切,不是被蒙蔽了认知吗?”

  “这……”

  战眼中闪过犹豫,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他所谓的相处许久,也只是在Bai Donglin 身陷真实幻境的那一段时间。

  “Bai Donglin ,我相信他。”

  荒Heavenly Emperor 轻声开口,虽然不清楚那暗中的大手到底是什么,但他只看事实,事实就是Bai Donglin 救了ruthless ,还承受无尽痛苦,给了他们用之不尽的七彩水晶。

  若是没有七彩水晶,荒Heavenly Emperor 心知,他与叶哪怕耗尽一切,能斩杀的敌人也不超过二十之数,Human Race 绝对是没办法度过面前的这一场劫难。

  如此,已经够了。

  “诸位勿要多虑,我相信,Fellow Daoist Bai 会给我们一个解释的,若是没有,那么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没错!也许,Donglin 他也与我们一样,被逻辑扭曲了认知,自我还未察觉。”

  有荒Heavenly Emperor 与战的劝慰,众人也略感心安,至少,在Bai Donglin 没有透露明确的敌意之前,所有设想都是毫无意义的。

  “此事暂且不提,我心中还有一个疑惑,需要耶和华你解释一二。”

  终于来了!

  感知到荒Heavenly Emperor 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耶和华heart trembled ,这位存在,现在可是有能力将他彻底抹杀,怎能不让他感到压抑心悸。

  “荒Heavenly Emperor ,你是想知道我为何能洞察到源初black light 的存在?还能准确预知,对方正在breakthrough 逻辑?”

  此言一出,众人都将目光looked towards 了耶和华,蕴含各种莫名意味,特别是黑灾超脱者,心中的好奇更甚。

  源初black light 已经可以略微操控逻辑之力,祂施展手段蒙蔽了自己的存在,也给一众黑灾超脱者施加了“逻辑之锁”,使其无法向任何人泄露祂的信息。

  这也是为何,婆轮刹帝and the others 无法主动叛乱,只有等耶和华上门联合之际,这才随之而动。

  因此,祂们也很好奇,这耶和华究竟是用什么手段,获得了如此隐秘的信息。

  此事难道还有隐情?

  道主frowned ,他们本来都以为,耶和华是与黑灾达成了某种协议,这才获知了源初black light 的信息,但现在看来,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没错!”

  荒Heavenly Emperor 神情变得肃穆,极具oppression 的目光,死死盯着耶和华,仿佛在说,但凡有一句假话,立马取汝项上鸟头。

  “cough cough ,诸位莫急,且听我道来。”

  对此耶和华早有预料,也没有想过反抗,反正围剿源初black light 是正义之举,Human Race 也是心甘情愿的踏入这个阳谋之中,怪不得祂。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耶和华缓缓摊开掌心,橙明鹅卵石,随即缓缓显现而出。

  “这,这是……”

  鹅卵石!
  又是这貌似普普通通,却连叙事超脱者都无法伤及分毫的鹅卵石!!
  上一颗通体为profound yellow color 的鹅卵石,其上所记载的信息,引得万族超脱者出手,将黑灾超脱者拉入无声对峙之中,使现世陷入了一段无超脱者的空白时间。

  而这一颗,又掀起了围剿源初black light 的大战,别说是超脱者了,就算是一介凡俗,也能从中嗅到阴谋的味道。

  一时之间,众超脱者,目光再次变得gloomy and uncertain 起来。

  “你,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

  荒Heavenly Emperor 眼含好奇,毫不客气的extend the hand ,将鹅卵石从耶和华手中夺了过来,后者silhouette 微滞,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轰——

  鹅卵石入手的刹那,与本体相连的奇异伟力,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不受控制的汹涌而来,一丝不留的全部灌入石头之中。

  “hmph! !”

  此等动静极大,甚至影响到了前方碾碎迷雾时空的荒叶四人,皆神色微变,无力继续攻伐迷雾,连忙取出大量七彩水晶,以维持这迅猛暴涨的消耗。

  若无水晶的补充,只需刹那,他们就得被吸成枯骨!

  铛——

  不知过去了多久,荒Heavenly Emperor 只觉脑海之中忽而响彻清脆轰鸣,随即意识轻飘虚幻,不断上升,直至没入一片奇异景象之中。

  成功了吗?

  原来逻辑之力,就是打开此物的钥匙。

  荒Heavenly Emperor 心中升起clear comprehension ,也不怪他当初没有想到用此方法去对付另一颗玄黄鹅卵石,实在是施展forbidden technique 代价太大,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动用。

  也幸好没有这样做,否则,他与Heavenly Emperor Ye 二人,此刻恐怕已经被吞吸而亡。

  “这里是什么地方?”

  荒Heavenly Emperor 感知蔓延,他无法明确自己此刻所处的状态,不知自己的意识是被拉入了一方时空,还是被强行烙印了一段记忆。

  “无尽诸天vortex ?!”

  以上帝视角,俯瞰而下,终于从这seems right but actually isn’t 的景象中,捕捉到了熟悉的存在。

  荒Heavenly Emperor 依然心存疑惑,这诸天vortex 有些陌生,在很多细节之上,与孕育他的诸天vortex 迥然不同。

  “咦?这气息是……”

  一股send cold shivers down one’s spine ,仿佛大祸临头的毁灭之感,突兀浮现心间,这股危机感似虚幻,又似真实,令荒Heavenly Emperor 心中惊诧之际,不由好奇的将“目光”looked towards 危机的源头,也就是诸天vortex 的核心之地。

  在vortex 核心,荒Heavenly Emperor 看见了一道盘膝而坐的silhouette ,只是一眼,无限的枯寂、苍茫之意,assaults the senses 。

  “this life ,结束了。”

  mysterious person 影缓缓抬起一只手,轻声叹息,荒Heavenly Emperor 从中感知到了无尽的疲惫。

  “合——”

  轰隆隆!!!
  在荒Heavenly Emperor 无比震惊的注视之下,只见无尽诸天vortex ,疯狂坍缩,无穷无尽的诸天,向那摊开的掌心坠落而去。

  只是刹那,目之所及,再也看不见一方诸天。

  无尽的漆黑之中,孤寂silhouette 盘膝,摊开的手掌之上,悬浮着一团无限璀璨的光球。

  待rays of light 散去,一颗普普通通,通体为橙明之色的鹅卵石,显露了出来。

  “什,什么!?”

  荒Heavenly Emperor “目瞪口呆”,思绪波涛汹涌,被震惊得speechless 。

  无尽诸天vortex ,无法计量的诸天,竟然被压缩成了一块鹅卵石!?
  这就是鹅卵石的来历吗?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难道只是为了传递信息?
  不!这绝对impossible !!
  “en? ”

  那手握鹅卵石的mysterious 存在,仿佛感知到了什么,缓缓回过头来,向荒Heavenly Emperor 看去。

  ”Not good !!”

  荒Heavenly Emperor heart trembled ,突然感到意识一阵恍惚,随即便从那奇异景象中脱离出来,重回现实。

  “他的样貌……”

  荒Heavenly Emperor 瞳孔猛缩,最后的惊鸿一瞥,他看见了对方fuzzy 的面容,似乎有点熟悉,似曾相识的感觉挥之不去。

  思及于此,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想,也为了看清那mysterious person 的面容,荒Heavenly Emperor 目光落在古尘沙身上,凝声道:

  “古,将那鹅卵石借我一用!”

  “好。”

  这块玄yellow 的鹅卵石,除了其上记载的信息以外,再也洞察不到其他任何东西,一直被古尘沙保管,此时荒Heavenly Emperor 貌似有所发现,他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伸手接过玄黄鹅卵石,荒Heavenly Emperor 神色肃然,next moment ,无尽奇异伟力再次汹涌而来,七彩水晶被快速消耗。

  真相,真相就在眼前。

  那坍缩了诸天vortex 的手掌,就是幕后操控一切的大手!

  荒Heavenly Emperor 意识一轻,缓缓上浮,又陷入了那奇异状态之中。

  “唉——”

  “this life ,结束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