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860

  “hmph! 一群废物!”

  源初black light 被惊醒,在不中断融合black light 的前提之下,一抹微弱意识之影,缓缓睁开了双眼,略显恼怒。

  “咦?”

  直到此时,源初black light 才惊觉,她精心布置的万重迷雾时空,竟然被摧毁得只剩下数百层,不由将目光落在荒Heavenly Emperor and the others 身上,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源点之主,你这old bastard 终于肯显露踪迹了,不妨我……”

  融合black light 需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哪怕只是分出一缕意识,虽不会中断融合过程,但效率却骤降九成。因此,源初black light 对近在迟尺的迷雾被破毫无察觉,估计只有荒Heavenly Emperor and the others 行至面前,才会醒来。

  之所以突然惊醒,另有原因,是被从她本源中孕育而出的黑源之死,所惊扰。

  “不会错的,抹杀黑源的white light ,如此熟悉,与当初如出一辙,定是源点之主无疑!”

  “还有那几个Human Race 超脱者,身上的气息,是源点之主的Inheritor 吗?”

  “难怪,能如此轻易打破迷雾时空……”

  源点之主双眼微合,黑源出自于她,两者之间存在着特殊的联系,其before death 的最后画面已自动烙印在意识之中。

  入目,一片雪白,充满无限死意的纯白之色,超脱者的不灭之意,被完全侵染吞噬,一切存在痕迹皆化作虚无。

  “hehe ,很好,你若是死了,当初的耻辱,我又该向谁讨回?哪怕是泯灭了万族,也难解心头之恨!”

  “至于这几个little fellow ,他们的性命,且当做利息,我就收下了。”

  出于对源点之主的无限恨意,自然而然,源初black light 也恨上了荒Heavenly Emperor 这些Inheritor ,就算是没有这一层恩怨,她也不能任由四人继续突进,以防被打断融合。

  “吾之本源,死后亦存余尽。”

  呢喃低语间,意识之影缓缓探出手掌,深入了本体的意识核心,将烙印在记忆之中的黑源silhouette 一把抓了出来。

  虚幻,呆滞,毫无生气。

  来自white light 的抹杀,着实恐怖,黑源已经没有了复活的希望。

  “这是最后的积攒了,不过,用在此时已然足矣。”

  说罢,意识之影turned over the palm ,取出了一颗通体漆黑的琉璃珠,隐隐可见,其内有一缕无法描述的black light 在蜿蜒盘旋,如同活物,时聚时散,幻化森罗myriad forms 。

  “逻辑·黑源!

  ”

  轰——

  随着琉璃珠被按入黑源眉心,其虚幻身躯瞬间化作实体,呆滞目光重现divine light ,无限恐怖而诡异的气息,喷涌而出。

  黑源死了,逻辑黑源借其概念而生,并承载了逻辑之力,是不同的同一个人,隐约之间,已经有了些许逆转逻辑的味道。

  Bai Donglin 与白源,缔造了伟大的“源点计划”,可彻底的迂回掌控white light 。反观源初black light ,也不是泛泛之辈,她在无尽的岁月之中,也悟出了一些东西,虽然不多,但勉强有用,迷雾时空与逻辑琉璃珠就是最终体现。

  “父神在上,child 黑源,为您斩敌!”

  话音未落,逻辑黑源silhouette 一阵扭曲,随即disappeared ,再次显化,已跨越stone tablet 、迷雾时空,出现在荒Heavenly Emperor and the others 面前。

  源初black light 的意识之影满意nodded ,似对逻辑黑源很有信心,不再继续关心外界,也懒得去看仇敌Inheritor 之死。

  源点之主的踪迹再现,令她心中的急迫感升至最高,此刻只想着尽快融合black light ,以防出现意外。

  随着意识回归,急切的源初black light 已经抛弃一切顾虑,融合效率呈现指数暴涨,距离彻底融合black light ,掌控逻辑,只有一步之遥了。

  ……

  “so that’s how it is ,这就是真相吗?Fellow Daoist Bai ……”

  荒Heavenly Emperor 睁开双眼,迸发出璀璨divine light ,第二次踏入那奇异状态,虽然只是刹那便跌回现实,但在最后关头,终于看清那mysterious silhouette 的面孔,并与之目光交汇,有了unexpected harvest 。

  或多或少,他了解到了一些真相,或者说,是Bai Donglin 想让他知道的真相,事到如今,荒Heavenly Emperor 除了选择相信,也没有second 选择了。

  “嗯!?”

  还未来得及多想,荒Heavenly Emperor 突然眉心一颤,一股异样的危机萦绕心间,本能一般,手持楚剑向前方虚无fiercely 斩下,奇异伟力汹涌不止。

  bang! 卡察——

  虚无破碎,概念磨灭,无穷无尽的漆黑裂缝向十方蔓延,皆庞大无比,每一条都能填下亿万诸天。

  在裂缝中心,一道black light 笼罩的silhouette 伫立,衣袍拂动间,露出布满黑紫鳞甲的躯体,狰狞邪恶与圣明光洁,违背逻辑的诡异融洽交织,粗壮手臂轻抬,以两根尖锐手指,夹住了楚剑的恐怖斩击。

  “什么!?”

  一旁的Heavenly Emperor Ye ruthless 见此,皆童孔微缩,神情变得肃穆,踱步上前,站至荒Heavenly Emperor 身侧。

  “黑源?不对!”

  “你是谁?”

  荒Heavenly Emperor 眉头紧蹙,手掌一抖,荡开sharp claw 的束缚,一抹white light 闪过,七彩水晶消耗数枚,濒临破碎的楚剑便已恢复如初。

  黑源他们再熟悉不过了,不久前还将其“斩杀”了一次,对方断然impossible 有这般实力,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意识波动与气息,却completely different 。

  “吾,逻辑黑源,前来取尔等性命。”

  “扰父神清净者,当诛!”

  “杀——”

  逻辑黑源拂袖一挥,无限黑幕落下,遮掩了一切,吞噬了所有,近在迟尺的荒Heavenly Emperor and the others ,involuntarily 的陷入漆黑时空之中。

  白源黑源,可惜,小白源尚且还是幼童,未成长起来,否则哪里轮得上逻辑黑源逞凶。

  相比于“源点计划”的精巧绝伦,源初black light 的手段就要粗暴多了,她在暗中,悄无声息的泯灭了不计其数的黑灾诸天,并以秘术提取那一丝black light ,虽然绝大部分都会逃逸,但胜在量大,最终将其强行熔炼成一颗逻辑琉璃珠,成为最大的底牌之一。

  荒Heavenly Emperor and the others 所能驱动的逻辑之力,只是完美诸天中的那一颗源点,两相比较之下,被逻辑black light 完全碾压了。

  陷入黑幕的刹那,在没有时间存在的时空之中,四位Human Race Supreme 超脱者,与身融黑暗的逻辑黑源,交手无数次,每一次交击所产生的余波,都开辟孕育出了兆亿诸天。

  因双方都身具黑white light 之力,所以此诸天乃是本源诸天,与空无之域中的exactly similar 。

  没有时间概念,这兆亿诸天在双方的交击间隙中,便渡过了数万无量衍纪,所诞生的彼岸powerhouse ,堪称海量。

  可惜,这无尽的诸天,诸多彼岸以及更弱小的生灵,皆在下一次的交击中毁灭,之后,又有一批新的诸天随之孕育开辟而出。

  如此反复,在无数次的交击中,双方各self-destruct 发出璀璨一击,最终陷入短暂的凝滞之中。

  “到此为止了吗?”

  Heavenly Emperor Ye 目光凛然,伟岸身躯在黑幕的侵蚀之下,开始变得虚幻起来,头顶悬浮的两耳三足鼎也已支离破碎,若不是体表时而闪过的white light 庇护,早已被逻辑抹杀。

  一旁的荒Heavenly Emperor 、ruthless ,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虽暂无性命之忧,但也surrounded by perils ,不可恒久,毕竟七彩水晶只是量大,不是无限,总有消耗殆尽的时候,到那时,真就回天无力了。

  死,并不terrifying ,超脱者早已看穿生死,他们放不下的只是Protector 族的信念。

  “不,还没结束!”

  在激战之中,荒Heavenly Emperor 目光一直有些飘忽,仿佛是魂不守舍,直到此时,眼神终于沉静下来,听见Heavenly Emperor Ye 的丧气话,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叶子,你们辛苦了,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en? ”

  Heavenly Emperor Ye 二人神情一愣,刚想开口询问,却突然发现脑海之中多出了一些东西。

  凝神一看,竟然是……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