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861

  逻辑,凌驾概念之上,但同样也是一种力量。

  既然是力量,无论其多么诡异强大,自然有操控运用之method 。

  无论是荒Heavenly Emperor ,还是逻辑黑源,他们所施展的逻辑之力,都只是最粗糙的使用,之所以威能无量,动辄秒杀超脱者,所依仗的不过是逻辑本身的伟岸Supreme ,根本谈不上“运用”二字。

  荒Heavenly Emperor 在玄黄鹅卵石中所见的,乃是第六次灭世的Bai Donglin ,并在目光交汇的刹那,获得了一门mysterious 秘术,正是逻辑操控之法!

  以荒Heavenly Emperor 的realm ,自然是不能轻易将之参透,虽然有第六世Bai Donglin 在其中所留之后手,也依然在黑幕中,经过无数的战斗,在黑白二光的不断碰撞中,于divine light flashed 间,大彻大悟。

  “要施展此法,还需要你们的辅左,以我自己的意识之力,不足以撼动逻辑。”

  荒Heavenly Emperor 神情肃穆,虽说已经悟透,但没有真正的施展过,心中还是有些打鼓,机会也只有这么一次。

  “我们明白了!”

  Heavenly Emperor Ye 郑重nodded ,眼中异彩闪烁,为脑海中显现的method 而心惊,原来,这才是逻辑的真正terrifying 之处吗?

  四人同出于完美诸天,仅此一份,具有宛如本能的默契,超脱者本该清洁无垢的本我意识,竟然也能做到短时间内的交融为一,当然,这也不排除是受到了源点与white light 的影响。

  “化身!”

  “祭!”

  “道——”

  化身祭道!

  Heavenly Emperor Ye 与ruthless ,手掐无名seal art ,浑身逸散斑斓光辉,silhouette 在扭曲,如同无数璀璨光粒在重构……

  clang!
  Heavenly Emperor Ye silhouette 虚幻,一步踏出,竟与头顶本源Dao Cauldron 相融,刹那间,破碎的giant cauldron 化作完美琉璃之状,七彩divine light 萦绕其表,微微晃动,oh la la 作响,其内部空间盛满了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七彩水晶。

  “吒!

  ”

  ruthless Great Emperor 轻声coldly shouted ,光粒身躯涌入了Bronze Grimace Mask 之中,其本质被逆改,同样化作七彩琉璃之状。

  “有劳了。”

  荒Heavenly Emperor 抬手一挥,将琉璃面具戴上,头顶琉璃giant cauldron 无声旋转,洒落点点七彩光辉,手中楚剑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喷涌着七色锋芒,锐利无双。

  轰——

  荒Heavenly Emperor 只觉脑海之中thunder 轰鸣,四人的意识in this brief moment 达成了前所未有的统一,不是简单的量的叠加,而是发生了未知的奇mutation 化。

  虽不明所以,但荒Heavenly Emperor 心知,足够了,足够施展出那一式method 。

  说来话长,在这没有时间的黑幕中,只是交手后撤的这短短刹那,荒Heavenly Emperor and the others 已经施展了“化身祭道”。

  “这是……”

  逻辑黑源眸光微颤,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来不及多想,连忙再次扑杀而上,轰出了terrifying 一拳。

  “晚了!”

  荒Heavenly Emperor 目光漠然,仿佛包含了四种意志,neither fast nor slow ,抬手一剑斩下。

  与此同时,四道融合为一的奇异呢喃之音,响彻黑幕时空。

  “逻辑·白洞!”

  “white 明日——”

  逻辑黑源的本质,依然还是概念生灵,他所拥有的逻辑之力,全部来源于black light 逻辑琉璃珠,只是逻辑的载体,有逻辑的庇护之下,这才如此难以磨灭,battle strength 无双。

  概念级生灵,本没有过去未来,其存在完全坍缩at one point 概念之中,可是现在……

  “原来,这才是逻辑之力,如此强大,如此美妙——”

  一道white light sword glow 斩来,逻辑黑源仿佛感知到了什么,呆滞在原地,露出目眩神迷之态,死死盯着sword glow 。

  white light 照耀之下,萦绕逻辑黑源周身的逻辑面纱被掀开,其身躯一阵扭曲,竟然诡异的出现了“明日”,也就是未来。

  逻辑强行篡改出来的未来概念,被一剑斩灭,随即映照现世,失去了未来的逻辑黑源,直接诡异消散,彻底身死。

  卡察!

  随着黑源的泯灭,那逻辑琉璃珠失去了束缚,破裂开来,其中盘旋的black light 遁射而出,飞向stone tablet ,融入本体。

  “这……”

  荒Heavenly Emperor 察觉到了black light 的踪迹,刚想提剑斩击,却突然神色一白,嘴角溢出斑斓鲜血,立刻从此无敌状态跌落。

  “已经到极限了吗?”

  weng weng!

  giant cauldron ,面具,楚剑,皆激烈颤栗,随即一阵扭曲,化出Heavenly Emperor Ye and the others 的本体,气息也无比萎靡。

  “成功了。”

  “可惜,七彩水晶已消耗大半,不知是否足以应付源初black light 。”

  Heavenly Emperor Ye 眼含忧虑,一个逻辑黑源就如此terrifying ,那她后面的源初black light ,又该如何去揣度?光是想想,就倍感压力。

  而荒Heavenly Emperor ,神色却格外沉静,他知道了一些隐秘,深知他们几人,并不是剿灭源初black light 的主力。

  几人都不知道的是,刚才的那一剑——white 明日,可没有表面那么简单,灭杀逻辑黑源不过是顺手为之,而其所造成的破坏,也才刚刚显露出来。

  Bai Donglin 这个老六,所作所为,皆不是无的放失,他这次只是给源初black light ,下了一点料罢了。

  毕竟,nurturing a tiger to invite calamity ,若是最后玩脱了,可就搞笑了,他断然不会如此愚蠢。

  呲啦!

  逻辑黑源既死,黑幕时空随之瓦解崩溃,荒Heavenly Emperor and the others 相视一眼,踏入现世,抬眼环顾,Human Race 、异族、黑灾超脱者,都不见了踪影,而远方的迷雾时空,却传来异常的波动,显然已经被激活。

  “时间过去了多久?”

  “不太乐观!”

  Heavenly Emperor Ye frowned ,随即意念一动,了解到了此刻的时间节点。

  黑幕时空,终末之无,皆不存在时间的概念,因此两者之间的时间根本无法形成对比。

  好在,他们陷入黑幕时空之前,在终末之无留下了存在痕迹,再将外界的存在痕迹链接,三者相互比照,这才得出一个结论。

  在黑幕时空中的激战,虽然漫长,但无时间概念,不予统计,可只是黑幕崩碎,他们踏步走出的刹那,终末之无以及外界诸天vortex ,已经过去了十三个无量衍纪。

  也就是,十三absolutely 万亿年。

  “这是为何?终末之无与外界的Time Flow Speed ,为什么形成统一了?”

  荒Heavenly Emperor 皱眉,他们知道的信息太少,无法明确缘由,只因为身陷黑幕时空,这才出现了三点交织的时间错觉。

  Bai Donglin 若是在此,自然可以做出解释,终末之无之所以时间与外界同步,原因与他一样,要融合black light ,就必须与外界黑灾诸天vortex 形成交互,时间自然要同轨,他想掌控源点也受到此桎梏。

  “但愿Fellow Daoists 安然无恙……”

  Heavenly Emperor Ye 暗自叹息,却未怪众超脱者的冒然行动,也能理解,毕竟那种情况,谁知道他们还能不能从黑幕时空活着回来?

  或许,他们已经等了很久,最终等不下去了,这才再次冒险踏入迷雾时空之中,以期breakthrough 最后的数百重阻碍,打断源初black light breakthrough 逻辑。

  “剩下的那些迷雾时空,可not simple ,希望还来得及。”

  对此,荒Heavenly Emperor 最有发言权,毕竟大部分迷雾时空都是他们联手碾碎,明白越是接近核心,迷雾时空中蕴含的逻辑之力也越浓郁,其中的凶险不言而喻。

  只是沉思刹那,几人不敢多耽搁,再次催动“祭道”,向迷雾时空踏步而去。

  终末之无骤生mutation ,外界亦波澜重重,一切的源头都起始于十三个无量衍纪之前,那璀璨至极的明日一剑。

  ……

  时间回到十三absolutely 万亿年之前。

  轰隆隆!
  crash-bang ——

  golden light 无量,璀璨熠熠,无限神圣时间线,一往无前的汹涌奔流,于无尽迷雾之中,流向未知,开辟未来。

  号称tenacious 至极,不可横渡的绝对时空,乃是无尽诸天一切时空交融而成,可也仅仅是神圣时间线从概念之底投射进现世的虚幻映照,连golden light 都不曾侵染其上。

  仿佛,位于概念之底的神圣时间线,只因超脱者而存在,无量生灵,皆与它无干,别说触及,未能成就概念之身,连得见都无法做到。

  今日,这亘古奔流不息的神圣时间线,却愕然停滞,next moment ,一道不知从何而起的纯白sword glow ,从迷乱的未来斩下,隐隐约约,可闻呢喃低语。

  “white 明日——”

  bang!
  神圣时间线的最前沿,被一道无形鸿沟隔断,那“鸿沟”是被泯灭的未来一日,受此阻碍,神圣时间线再也无法向前奔流,亘古的铁律被打破。

  滔滔江水,无法向前奔流,那无穷无量的洪水,又该去往何处?

  无他,或是向四侧八方,或是倒流而去。

  in this brief moment ,无尽诸天,无限时空维度,位于现世与过去的无穷无量之生灵,都听见了波涛汹涌之声,随即便被煌煌之璀璨golden light ,充斥了视界。

  神圣时间线,侵染了无尽诸天,现世以及过去时空,这一刻,时间前所未有的稳固,非超脱者,不能踏入其中。

  众生惶惶,彼岸心季不已,超脱亦瞠目无言。

  天下,随之大乱!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