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862

  现世。

  距离“holy light 耀”事件,已过去漫长的十三个无量衍纪,Heaven and Earth 于无序中糜烂,无休止的混乱侵蚀着一切生灵,战火愈演愈烈,all influence 已濒临大爆发的临界点。

  这一日,一缕火花,终于点燃了神经紧绷的黑灾。

  “传令!”

  “开启第一万三千亿次献祭!呼唤Supreme 的伟大存在,阿撒托斯Your Majesty !”

  低语Divine Domain ,是黑灾诸多至高核心之一,此刻虚空无数divine throne 悬浮,有伟岸silhouette 盘坐其上,听闻中央祭坛上传来的指令,皆气息震荡,彼岸意志交织碰撞,将信息搅成一团乱麻。

  此地所发生的一切,仿佛是释放了某种信号,其余黑灾至高地域不约而同,皆有法旨传下,开启了有史以来最浩大,最残忍的献祭ceremony 。

  “第两万亿次献祭,诸位与吾等一起,用最虔诚的意志,呼唤Supreme ,婆轮刹帝大人!”

  “开启第一万八千亿次献祭,以无尽的罪与恶,呼唤原罪之主!”

  “开启……”

  “喏——”

  前所未有的庞大献祭开始了,这是黑灾历经不知多少次失败之后的stake all on one throw ,将一切的希望都倾注于此,只期许能得到超脱者的回应,哪怕只有一位也好。

  bang! !

  横跨上百超念的无边祭坛,在诸多彼岸存在的操控之下,信息铭纹璀璨闪烁,燃烧起raging flames 。

  漆黑粘稠的献祭火焰,如同活物般扭曲跳跃着,将虚空舔舐得破碎不堪,有诡异气息萦绕其上,时不时传来刺耳哀鸣,怒吼哭嚎。

  “祭!”

  ka-cha ——

  虚空破碎,一庞大的畸形黑影从裂缝中划出,向祭坛坠落而去,纵横无量,这竟然是一方诸天残骸,其上布满长达万亿光年的尖刺,隐约可见,每一根尖刺之上都延伸出无数粗大锁链,将一尊比宇宙还庞大的silhouette 牢牢束缚,使其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no! !”

  crash-bang !
  一道通体幽紫的silhouette ,仿若金属铸就,祂是来自机械Divine Race 的无尚存在,此刻面临死境,不由疯狂怒吼,激烈挣扎,晃得锁链oh la la 作响,彼岸气息震荡不止。

  “hahaha !终于来了吗?黑灾狗崽子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老子若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你们的祖宗!”

  数不胜数的万族powerhouse 被囚禁于此,自然不缺视死如归之人,他们神情肆意,狂态毕露,只求痛快一死,总好过受那没有尽头的折磨。

  怒骂也好,求饶也罢,万般言语,没有让那些aloof and remote ,端坐于divine throne 冷眼俯视的黑灾彼岸有丝毫动容,诸天残骸也以一种恒定的速度缓缓坠落。

  “黑灾这是要做什么?于战场之上,大费周章将吾等擒来,就是为了所谓的献祭?哼,看来所图定然不小!”

  诸天执剑者·剑狩,哪怕被镇压束缚,其凛然imposing manner 依然不减,眉头紧蹙的凝望着下方的恢宏祭坛,眼底露出些许担忧,仿佛对自我的生死毫不在意。

  在冲突异常激烈的战场之上,想活捉一位彼岸存在,可比直接杀死困难多了,even more how 是如此庞大的数量。

  剑狩视线环顾,诸天残骸表面的尖刺数不胜数,每一根,都代表着一位被镇压封禁的彼岸存在,来自于万族,其中不仅有Human Race ,甚至还有零星几位黑灾彼岸。

  这场景,着实unimaginable 。

  被束缚于尖刺,是彼岸才有的待遇,至于其他相对弱小的生灵,则是被关押于诸天残骸内部时空。

  这是剑狩亲眼所见,无穷无尽的万族生灵,有的是在战场上被俘虏,有的是黑灾攻占诸天内的生灵,数量无法统计,直接将这作为载体的诸天残骸完全塞满。

  要知道,一方正常的诸天,虽然庞大无垠,但大部分区域都是虚无,生灵所以占据的体量微乎其微,可想而知,黑灾凑齐这么多的祭品废了多么大的代价。

  “可恶!!”

  剑狩心中暗恨,既担忧黑灾一方的谋划,又怜悯如此多的Human Race 生Spirit General 遭厄难,虽然Human Race 在所有祭品中所占比例不到万一,但也抵不住总量庞大。

  “幸好,有灰寂之地的存在,使吾族在战场上处于主导地位,这才大大消减了被俘虏的生灵数量。”

  剑狩黯然摇头,他如今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更别说去救助他人,在临死之际,也只能想一些好的事情,自我宽慰。

  万族,”Myriad” 只是一个虚指,实际上的族群数量远超万数,Human Race 虽说是其中生灵数量最为庞大的一支,但在族群总量上并不占据绝对优势,但即使如此,却诞生了能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抗衡所有异族的powerhouse 数量,特别是在超脱者这个层面。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隐秘,只有超脱者才了解其中的根源,Human Race 的优势在于,源点之主以源点掌控了诸天vortex ,暗中扶持Human Race ,通过诸Heavenly Dao 衍,将种种福利都给了Human Race 。

  这才是Human Race 强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轰——

  奇迹并没有发生,诸天残骸坠落祭坛之上,滚滚黑炎一拥而上,凡是被这terrifying 火焰所沾染的存在,通通化作虚无。

  万般思绪,种种杂念,皆在身死之际,成空消散。

  “Human Race ,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以慰吾等之灵!”

  “hahaha !!”

  “黑灾,this Uncle 在下面等着你们,快了,快了……”

  剑狩仰天狂笑,伟岸身躯在烈火舔舐之下崩溃,哪怕只剩下残骸枯骨,肆意笑声依然不止,引来不少黑灾彼岸侧目。

  “hmph! 继续!”

  ka-cha ,虚空破碎,又一颗诸天残骸划出,与先前exactly similar ,其上尖刺,都镇压束缚着彼岸存在。

  这,还仅仅是一处献祭之地,此情此景,在上百处黑灾核心之域同时上演。

  直到第九颗诸天残骸被漆黑火焰吞噬,低语之域中这一场史无前例的恐怖献祭,终于画上句号。

  静谧!

  褪去了祭品的怒骂喧嚣,此域只剩下无限的沉寂,矗立在虚无中的无边祭坛,漆黑烈火依然在无声跳动着,将这副画面渲染得愈发诡异。

  无数黑灾彼岸,目光死死注视着祭坛,更有甚者,直接prostrate oneself in admiration ,嘴里mutter incantations ,叩首不止。

  目光从紧张期待,到惶恐不安,随着祭坛上的漆黑火焰完全熄灭,最后化作无边的绝望。

  “impossible ,这impossible ……”

  “完了!诸位大人,您们真的抛弃吾等了吗?还是……你们都陨落了!?”

  这最后一句,换作以前,绝对是大逆不道之言,别说是宣之于口了,就是想都不敢想一下。

  可是现在,没有谁去管这位lost self-control 的彼岸存在,在场所有黑灾生灵,其实心里都有了这个念头,否则,上万亿次的献祭呼唤,为何得不到一点回应?
  此时,其他献祭之地的结果也传递汇总而来,没有意外,与低语之域一样,黑灾付出无数代价的献祭,再次失败了。

  “超脱者,都消失了。”

  “如今,吾等只有靠自己!!”

  中央divine throne 之上,一伟岸silhouette 缓缓站起身来,失望目光渐渐化作漠然之色,环顾all around ,继续说道:
  “不仅是我们,通过漫长岁月的试探,观察,万族的超脱者们,也一同消失了,消失在holy light 耀之日的璀璨golden light 之中!”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只需要明确一件事,万族的情况与吾等一样。”

  “战争,还未失败!”

  永恒彼岸,是second only to 超脱者的supreme existence ,心智tenacious 得terrifying ,短短刹那,都接受了这恐怖的现实,目光归于漠然坚定。

  虽说超脱者踪迹难寻,时不时地甚至还会大规模的消失一段时间,但从来没有像此次一样彻底,漫长,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其中定然是有惊天变故发生。

  万族内部,对此也非常的惶恐不安,但远远没有黑灾这么夸张,一次又一次,不计代价的进行献祭。

  原因在于,黑灾内部出现了惊天异常,这是动摇存在根基的major event 件,让所有黑灾彼岸都束手无策,因此才会迫不及待的求助超脱者,可惜,如今这最后的希望也湮灭了。

  “报——”

  一道silhouette 踏shatter void ,人还未致,急切的呼喊就传荡开了,在场彼岸无不心中一紧,来了吗?那种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吗?

  “reporting to 各位大人!”

  “前线观测者传来消息,诸天vortex 中层区域,最后的一角,存在于横跨八千万亿超念虚空之中的不可计数之诸天,已在一刻钟之前,同时‘熄灭’了!!”

  “无有侥幸,全部化作死地,诸天意志消散,诸天彻底丧失自我诞生物质能量的能力。”

  “各位大人布置的手段完全失效,观测者依然没有发现诸天死亡的原因,与以往一样,皆同时诡异的熄灭……”

  汇报信息的黑灾powerhouse 者,说到最后已经吐不出一个字,被无数冰冷意志覆盖,整个身躯都趴在地上,颤栗不止。

  诸天,在大面积的死去,如今只剩下core area 的诸天尚且完好,但以这种夸张的速度,想必也坚持不了多久。

  这就是黑灾所面临的惊天mutation ,祂们也确定了,这诡异的事情并没有在万族之中发生,仿佛只针对黑灾一般。

  “诸位,事到如今,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启动,最终之战!”

  “歼灭万族,他们的诸天,将会是吾等新的立身之地!!”

  roar roar roar !!

  杀!杀!杀——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