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ust Too Strong Chapter 863

  最终一战,面临生死存亡,stake all on one throw 的黑灾,倾巢而出。

  上至一切彼岸存在,下至没有自我意识,只知道杀戮毁灭的无尽炮灰,连那些“熄灭”的诸天残骸,都被强行祭炼成一件件恐怖的战争兵器。

  黑灾诸天vortex 之一切事物,一切力量,分化为两股terrifying 洪流,一者走常规的战场路径,从漩臂的交接地带,规避黑白诸天vortex 边界的Twisting Power ,入侵万族诸天。

  另外一支大军,则是下沉vortex 之底,降临太阿continent ,以期打破灰寂之地,剑指万族core area 。

  若是计划成功,将会对万族诸天形成两面夹击之势,这对于黑灾来说,是歼灭万族,霸占对方诸天最迅猛的进攻方式。

  彻底疯狂的黑灾,在超脱者消失的前提之下,已经没了顾虑。

  不倾尽所有一战,等着他们的将会是一片毫无生机的死地,时间拖得越久,与万族的差距便会越大,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拿下这一战,最次也要与万族平分白之诸天vortex ,如此才能有与之抗衡的资本。

  “最高军主大人!您看,前方就是太阿continent 了,曾经的太阿Battle Domain ,通往灰寂之地的入口,就建立在此地。”

  ”oh?”

  黑灾最高军主,目光微动,视线落在了下方的漆黑continent 之上。

  太阿Battle Domain 在漫长岁月之前,被一支万族远征军击溃,而且还让对方攻入腹地,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从那以后,太阿一直没有重建。

  以前的太阿Battle Domain 确实是一股了不起的力量,但是现在,与他们这融合了整个黑灾一半力量的大军相比,就藐小得可怜了,因此在最高军主心里,并没有将灰寂之地放在眼中。

  “去,将坠落于continent 之上的太阿之首找出来,它曾经是通往灰寂之地的大门,其上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遵命!!”

  指令传下,很快便有一支“渺小”的军队从大部队中疾驰而出,仿佛是九牛掉落了一根毛发,这恐怖的反差感,全因黑灾大军的总量太过骇人。

  实际上,这一根“牛毛”,光是诸天祭炼而成的巍峨battleship ,就多达一absolutely 亿艘,其中的彼岸存在不下一万兆之数!

  乌压压一片,光是battleship 群的一点末端,所投射下的阴影,就彻底覆盖了太阿continent 。

  next moment ,densely packed 的silhouette 踱步而出,降临漆黑continent 之上,皆目光璀璨,彼岸气息压得continent 颤栗不止。

  并不是最高军主大张旗鼓,实在是黑灾大军太过无量,这一根“牛毛”,已经是最小的部队单位,最高指令不能继续精确到更小了。

  不过无所谓,人多力量大,有如此数量的彼岸同时出手,想必不用刹那,就可将已经化作碎片的太阿之首尽数取回,从中提炼出打开灰寂之地的关键力量。

  兆亿彼岸,如蝗虫过境,漆黑continent 之上每一个角落,都能看见他们的silhouette ,看不见的地底深处,数量丝毫不少。

  “咦?这是什么东西!?”

  一位黑灾彼岸,手中捏着一块苍白骨片,正要离去,却被不远处的一抹微弱光点吸引,或许是好奇心作祟,而且这也有可能是太阿之首的一部分,便忍不住伸手将其握住,还subconsciously 的捏了捏。

  嘿,QQ弹弹,手感还不错……

  黑灾彼岸脸露促狭笑意,next moment ,神情突然凝滞,瞳孔猛缩,身躯已被无尽rays of light 吞噬。

  轰——

  轰隆隆!!!
  无法形容的恐怖大爆炸,无穷毁灭rays of light ,将太阿continent 瞬间吞噬,其上兆亿彼岸存在,直接被冲击成灰灰,连信息源头都无法逃离。

  gradually raised 的大光球,直径达到了恐怖的一万亿超念,前来收集太阿之首的部队,挤作一团,被这breakthrough 了速度概念的爆炸笼罩,防御屏障只是坚持了刹那,便溃散成虚无,连丝毫余烬都不曾留下。

  “这,这是……”

  最高军主一脸愕然,猛的站起身来,目光直视毁灭光球,恍惚之间,那无穷无尽的光辉,凝结出了一道伟岸silhouette ,负手而立,正漠然的与他对视。

  “前方灰寂,黑灾止步!”

  止步!止步——

  漠然冷冽,声音在虚无中一遍遍回荡,以湮灭在大爆炸的无数黑灾生灵为背景,肃杀之意极其骇人。

  base and shameless ,阴险very ruthless ,奸诈小人,恶臭老六!

  最高军主把能想到的词语in the heart 飞速过了一遍,但事情已经发生,也只能无能狂怒罢了。

  虽然对于整个大军而言,刚才的损失算不了什么,不过是one hair from nine oxen ,但finished apprenticeship 不利,仿佛代表着不好的预兆,非常打击士气,而且……

  “最高军主,你下达了错误的指令,让我军蒙受损失,现撤销你一切职衔,收回统御之权。”

  “立刻生效!”

  一群须发皆白的老者,突兀出现在指挥室中,手持刻满字符的骨书,一丝不苟的宣读法旨,充满不可违逆之意。

  ”As you bid!”

  前最高军主,摇头苦笑,缓缓放下统兵权杖,silhouette 后退,遁入阴影不见。

  “冥鬼之主,经战时最高议会商定,现任你为最高军主……”

  权利的交接,不过是片刻之间,这两股大军,乃是黑灾一切力量之聚合,又岂会交由某一位存在统御?
  其中的权利架构,复杂至极,最高军主稍有错误,只要议会认定你能力不足于统御大军,立刻便可以换人。

  “黑灾止步?hmph! 倒要看看,trifling 灰寂之地,如何挡吾之大军!”

  冥鬼之主新上任最高军主,却没有丝毫不适,刚接过统御权杖,便开始着手攻破灰寂之地。

  “取超脱之器,捕捉涡流之力,锁定灰寂之地,强行开辟入口!”

  超脱者虽然消失了,但祂们所留下的,蕴含超脱之力的器物,却依然存在,聚整个黑灾之力,拥有各种特性伟力的超脱之器,数量可不少。

  如今超脱者消失,不知是否还有回归的可能,超脱之器可谓是用一件少一件,极其珍贵,属于不可再生的战略资源。

  前一任最高军主也是出于这个考虑,便寻思着寻回太阿之首,也好省下超脱之器,却不成想中了Bai Donglin 这个老阴比的陷阱。

  有了明确的指令,黑灾这庞大的机器飞速运转起来,捕捉涡流之力的运动轨迹,锁定黑白vortex 之心的交汇之地,那里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就是灰寂之地应该存在的位置。

  bang! 呲啦——

  一柄青铜giant axe ,划shatter void ,将沿途概念纷纷斩断,在虚无中撕开了一道庞大无比的漆黑裂缝。

  有黑灾彼岸立即遁入其中,片刻后又踏步而出,失望的shook the head 。

  “涡流不定,随时都在呈现无规律的波动,存在偏差也是情理之中,继续!”

  冥鬼之主frowned ,一次的失败而已,祂并没有taking seriously ,继续下达命令,以超脱之器strikes 虚空。

  一百次之后,超脱之器都耗干了数件,却依然没有打开灰寂入口。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真是因为倒霉吗?!”

  冥鬼之主脸上再无淡定,额头隐隐流下冷汗,不知为何,祂总感觉这不是运气问题,好像是有股未知的力量,将灰寂之地彻底隐匿了。

  这时,那几个手持骨书的old man ,又突然出现,冷冰冰的看了一眼冥鬼之主,大声宣读起来。

  其实战时最高议会,都认为冥鬼的方法没有错,就算是换另外的人来估计也只能以此方法开辟入口。

  但出了问题,总要有人背锅,彼岸的智慧都相差不大,包括统御才能,最高军主存在的意义,就是背锅罢了。

  笼罩灰寂之地的“十方庇护”,是Bai Donglin 在成就超脱,掌控了一部分源点之后,所施加的手段,蕴含着逻辑的力量,别说是trifling 超脱之器,就算是超脱者亲临,也无法将之打破。

  这支黑灾大军,不知在此地耗了多久,超脱之器耗干了一半,最高军主是换了一位又一位,倾尽手段,始终无法打开灰寂之地的入口。

  对于黑灾而言,灰寂之地已是不可触及之域,除非是源初black light 出关亲临。

  “撤——”

  呜!wu wu !!
  灰寂之地,此路不通!
  黑灾战时最高议会认清了现实,无奈之下,只能灰溜溜的原路返回,与另外一支大军汇合,走常规路线,入侵万族诸天。

  灰寂之地得于保全,不动一兵一卒,便粉碎了黑灾的两路夹击计划,但相对的,万族诸天旋臂前线的压力,骤然暴涨。

  每时每刻,万族与黑灾都有大片的诸天陨落,连彼岸存在,都仿佛成了炮灰,在双方这恐怖战争机器的碾压之下,脆弱无比,只要身在战场,随时都有陨落之危。

  万族有大后方作为支撑,有continuously 的powerhouse 孕育而出,随后踏入战场,适合长时间的拉锯战。

  而反观黑灾一方,随着后方vortex 核心的诸天不断“熄灭”,大军变得愈发疯狂,不顾一切,更加的凶猛恐怖,可谓是背水一战,对于黑灾来说这是没有退路的战争,在此决意的加持之下,一时之间,竟然打破了战场的僵持,压着万族打,将战线不断推向万族诸天vortex 深处,很快便越过了“中域界线”。

  loss of life ,死伤无数,如雪花一般的求援,不断涌入灰寂之地。

  在漫长的岁月中,时空管理局、执剑者、生命法庭and the others 族泛无尽诸天至高势力,已经隐隐视灰寂之地为首,也是因此,在灰寂之地的指示与帮助之下,Human Race 大部分都搬迁至诸天core area ,更重要至高诸天,甚至直接就遁入了灰寂之地。

  因此,如今的糜烂战场之上,死伤的绝大部分都是异族,Human Race 所伤亡的,只是那些一腔热血的军人,手无缚鸡之力的无辜众生,倒是安然无恙。

  但面对愈发疯狂的黑灾,Human Race 自然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如今也坐不住了,开始调遣大军奔赴前线。

  唯一真界,碑界深处。

  “na mo Amitabha !”

  梵音飘荡,璀璨golden light 蔓延开来,取代了漆黑Buddha’s radiance 。

  “摩罗”举目眺望,温润目光充满look of pity ,仿佛看穿了重重时空,听见了战场之上的绝望哀嚎。

  “明净Little Monk ,十三个无量衍纪了,你还是要铁了心阻this poor monk 踏入超脱?!”

  摩罗眉头紧蹙,感知着明净的慈悲心境,不由莫名烦躁起来。

  “摩罗,你现在又嫌弃小僧来了?当初,可是你自己选择入侵吾身。”

  ”hmph ,早知道你如此难缠,this poor monk 哪怕是附身一条狗,也好过现在。”

  “hehe ,没有小僧,你早就死在凶的Iron Fist 之下了,还有现在?”

  听见明净的嘲讽,摩罗沉默了,无论他现在多强,也无法反驳曾经的事实。

  “摩罗,你觉得Brother Bai 他,为何会留你一命?”

  “你以为,你助白玄帝踏入轮回,为Brother Bai 打破了母河的轮回源则,他就会因感激,而饶了你曾经所做的一切了吗?”

  ”no! 我了解Brother Bai ,一是一,二是二,功过不相抵,Brother Bai 嫉恶如仇,岂会饶你性命,还传你《意》之大道?”

  “住嘴!!”

  摩罗眉角抽搐,仿佛被戳破了心底最大的隐秘,不由失去仪态,大声呵斥起来。

  “事实就是如此,Brother Bai 之所以留你性命,只是因为我的存在,你能活着,全靠我明净,是也不是?!”

  明净语气幽幽,徐徐道来,摩罗又伤害不到他,他可不怕对方。

  “你想如何?”

  摩罗眸光一沉,很快便收敛情绪,变得波澜不惊。

  “很简单。”

  “this poor monk 助你踏入超脱,条件是意识掌控权暂时归我,直到为无尽众生,平定这一场黑灾大劫!”

  “hehe ,明净Little Monk ,无尽岁月了,你一点也没有变。”

  “他说得没错,你果然是Human World 的第一好人。”

  “如何?”

  “hmph! Little Monk ,你记住,this poor monk 不是怕你,是给那一位面子……”

  “hehe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