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是反派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Xu Zimo 心里清楚,他是不认识这monster 的。

怎么对方见到自己以后,竟然会是这么紧张的样子。

“你…你……你……,”monster 结结巴巴,许久之后都speechless 。

“我怎么了?”Xu Zimo 皱眉问道。

“你不是死了吗,没道理啊,明明已经死在最终一战了,”monster 又是后退了几步。

“哦?看来你认识我,”Xu Zimo 冷笑了一声。

他内心也已经有了猜想。

对方应该不是认识自己,而是见过上一代的Demon Lord 。

上一代Demon Lord 存在于魔临时代。

魔临时代以后,Demon Lord 死在最终的伐天之战中。

从Ancient Era 以后,Demon Race 的事情便都流传于传说中。

几乎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

这monster 既然见过Demon Lord ,那它应该就是魔临时代,或者Immemorial Era 的生物了。

如此古老的生物,Xu Zimo 倒是见得不多。

“像你这种Ancient One ,竟然也会沦落成为别人的打手,”Xu Zimo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谁……谁当打手了,”monster replied 。

Xu Zimo 仰头,指了指上官婉儿。

“她也有资格指挥我?”monster 粗声粗气的解释道。

“她献祭生物,我才会替她作战。

她将我summon 出来后,我便可以吃掉这里所有的人。”

“什么?”听到这话,all around 的众人都是脸色难堪。

他们原本以为,上官婉儿只是简单summon 了monster that’s all 。

didn’t expect 他们这些人,竟然unconsciously 间,全部成了人家献祭的东西。

“好歹毒的心思,killing two birds with one stone 之计。

献祭了我们,不但喂饱了这monster ,又清除了竞争对象。

她就可以独吞fire source ,”有人怒斥道。

“这女子比Primal Chaos Fire 域的人还要可恶。”

一时间,上官婉儿也引起了众怒。

上官婉儿并不在意,只是said with a sneer :“我们本就是对手,杀死你们,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你以为我会替你们出头?

一群蝼蚁that’s all 。”

上官婉儿说完之后,又looked towards in the sky 的monster 。

说道:“我把这些人献祭给你,让你杀死他。

你这次怎么这么顾虑?

Nine Nether 狱王,这可不像你的作风。”

那monster 深深的看了一眼Xu Zimo ,随即朝上官婉儿问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Primal Chaos Fire 域的Human Race 啊,”上官婉儿皱眉replied 。

monster took a deep breath 。

微眯着眼,眼前仿佛又回想起了那噩梦般的一幕。

在那最遥远的魔临时代。

Demon Race 的号令响彻整个Nine Territories 。

Demon Race 大军所过之处,万族acknowledge allegiance ,无论你是多么古老的old monster ,还是多么庞大的圣统Immortal Sect 。

Great Saint 也不过是蝼蚁that’s all 。

都要匍匐在Demon Race 大军的铁骑下。

而在Nine Territories 最深处,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

关于Nine Nether 狱火的传说其实是真实存在的。

而且真实情况比传说中,还要更加的让人胆颤。

它Nine Nether 狱王便是传说的主角。

它在地底数absolutely 米的深处,建立了一座监地狱般的监狱。

当时进行着惨无人寰的实验。

尸体、鲜血是那个world 的主格调,惨叫与哀嚎,是world 的常态。

它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

以至于那片Heaven and Earth 的million metres 处,竟无一个生物敢靠近,荒无人烟。

而当Demon Race 的铁骑降临时,那时的他自然impossible 听从Demon Lord 的旨意。

他号令着百万zombie 部队与Demon Race 展开一场大战。

也就是那一战,成了它毕生的梦魇。

那个手持Heaven Soaring Spear 的男人从天而降,仅仅是看了他一眼,便让他灵魂都冻结,鲜血都凝固。

Heaven Soaring Spear 搅动着苍穹,Heaven and Earth Rule 为他所用。

Heaven Soaring Spear 下,百万zombie 大军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而他Nine Nether 狱王,自认为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不惧怕任何人。

但仅仅是一击,就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

最终还是侥幸保留一丝弱不禁风的Remnant Soul ,修练了无数年。

从上古到中古,再到如今,才有了这么些力量。

Nine Nether 狱王eyes slowly opened ,让自己的思绪停止下来。

looked towards 上官婉儿,indifferently said :“这次的事情,我拒绝。”

“为什么?”上官婉儿皱眉问道。

根据她对Nine Nether 狱王的了解,这家伙每次吞噬的时候,都是极其疯狂的。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对方拒绝的。

“没有为什么,我劝你也别招惹他,”Nine Nether 狱王语气冷淡的replied 。

“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上官婉儿脸色也暗了下来。

“若是这次不吞噬,下次我放你出来吞噬,可不知道要多久了。”

“你竟然会被这种小角色威胁,”Xu Zimo 在一旁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said with a smile 。

他感受的出来,这Nine Nether 狱王的实力很强。

若是全盛时期,只怕要更强。

而上官婉儿,不过是Great Saint 混元层次的powerhouse 。

虽然说也足够强,但能威胁这monster ,属实让人不解。

“你还说,这一切不是拜你所赐嘛,”monster 怨气冲天的看着Xu Zimo 。

当初若不是你打的我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

我在地底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的恢复了无数年,经历了好几个时代。

后来才遇见了上官婉儿。

它无奈,只能跟上官婉儿签订协议。

将Nine Nether 狱火以及一些inheritance 送给上官婉儿。

甚至还可以为她作战。

但条件是,上官婉儿必须带他进入外面的world ,让他吞噬足够多的生物,从而恢复实力。

这方面他要仰仗上官婉儿。

否则待到那all black, no daylight 的地底,只怕它永远都没有恢复的机会。

虽然说,monster 的怨气很重,但它现在真不想与Xu Zimo 为敌了。

这无数年的梦魇,几乎都会成为他修练的魔障了。

“别威胁我,”monster 看了上官婉儿一眼,周身的oppression 十足。

随即回头看了Xu Zimo 一眼。

说道:“你若是能杀了她,我可以给你卖命。”

“那也要我瞧的上才行,”Xu Zimo 问道。

“你比衔烛如何?”

“若是全盛时期,能让我顾忌的人,不超过一巴掌。

它不在此间之类,”monster 自傲的说道。

“行吧,那你我收了,”Xu Zimo said with a smile 。

monster angry roar ,随即周身demonic energy 纵横,直接消散在demonic energy 中。

而旁边的上官婉儿脸色难堪。

这summon 出来的monster ,什么都没做,反而叛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