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是反派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你继续,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Xu Zimo said with a smile 。

“世人都说你天资纵横。

如今看来,不过是有这Nine Nether 狱王的帮助而已。”

“你自认为自己什么都懂嘛,”上官婉儿said with a sneer 。

“有些事,你也不过是迷雾中的迷途人that’s all 。”

“这话还轮不到你来跟我说教,”Xu Zimo shook the head 。

手中的Tyrant Shadow 已经散发出无穷无尽的blade 意。

而上官婉儿这边,她pitch black 的sword intent 纵横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其实他的夜临三世,还有最后一招。

可惜Nine Nether 狱王不配合,这让她无法施展开。

上官婉儿手中的Death Aura 开始蔓延,当然,她并不是只会this move 。

哪怕没有Nine Nether 狱王的帮忙,她依旧自认能打败Xu Zimo 。

正在两人蓄势待发之时。

远处的天边突然传来了轻笑声。

“这挺热闹的啊,几位也是有闲心。”

众人抬头看去。

当看清到来的存在时,一个个都是expression congeals 。

一轮金日在in the sky 爆炸开。

只见太阳殿的三人从不远处踏空而来。

这三人以慕容清为首,毕竟她作为太阳殿Saintess ,在年轻一辈中,也是地位最好的那种。

“young master Xu ,又见面了。”

慕容清said with a smile 。

她穿着一身golden 长袍,长袍将她lithe and graceful 的身姿全部笼罩其中。

一头长发不知何时起,竟然也变成了一头金发。

golden light 灿灿,反而给人一种西域的风格。

“你们太阳殿倒是来的及时,”Xu Zimo 说道。

“是啊,看大家都聚集在这里,挺热闹的,”慕容清replied 。

当慕容清走到Xu Zimo 面前后。

当才靠近脸庞,以一种十分暧昧的姿势。

但只有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young master Xu ,你应该知道。

这是我们太阳殿的major event ,你总不会要打乱我们的计划吧。”

“我又不是你们计划的合伙人,我连你们的计划是什么,都不知道。

谈何打乱呢?”Xu Zimo said with a smile 。

“你应该能猜到的,就算是给我一个面子,”慕容清replied 。

“你与她的恩怨,之后再解决。

我们太阳殿绝对站在你这边。”

“我到不在乎你们站哪一边,不过如今来看戏,倒是挺有意思的,”Xu Zimo replied 。

主角一般不都是最后出场嘛。

刚好他也想看看这太阳殿有什么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

虽然他已经简单猜出了一些。

“不是说所有人到齐后,就可以打开镇守之地吗?”

有人喊道:“现在既然都到齐了,那就公平竞争fire source 吧。”

“还有人没来,”旁边有人replied 。

“谁啊?”

“六大火域来了四个,还有地狱火域以及undying fire 域,”有人replied 。

“undying fire 域就不用等了,他们现在已经是尸体了,”Xu Zimo indifferently said 。

众人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

这是第一个被灭的火域。

“地狱虎族来了,”有人大喊道。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天际边,一只巨大的老虎腾挪虚空而来。

这老虎的背上。

站在三名神似老虎的青年。

他们的目光凶狠,脸色长着虎须,额头还刻着一个“王”字。

这标志很明显,就是地狱虎族的人,才会长成这个样子。

“I’ve let you wait for a long time ,”地狱虎族的三人来了之后,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这三人的名声其实并不显著。

三人中,其中一人乃是地狱虎族的Young Master 。

名叫虎霸,他的名声算是最大的了。

而另外两人的名字,就有些随意了。

一个叫虎一,一个叫虎二。

最重要的是,这虎一和虎二,在此之前都是默默无闻之辈。

在地狱火域也没什么名声。

这次突然就被派来代表地狱虎族进入起源之地。

让许多人都不懂,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

…………

地狱虎族到来以后,基本上这次来起源之地的所有人,也都算是到齐了。

有人将目光looked towards Xu Zimo 。

Xu Zimo 轻笑了一声。

说道:“你们别看我,既然太阳殿的人来了,那这里自然由他们主持。”

“诸位,听我说一句,”慕容清站出来,说道。

“在攻打镇守之地前,我们不如将守火人喊出来。

若是他们愿意让出来,也可以免遭伤害。”

众人都slightly nodded 。

其实守火人对于火族而言,意义是不同的。

如果不是起源之地被太阳殿掌管着,早已经与火族疏远了。

只怕众人也不敢随意杀害守火人。

“守火人何在?”有人高声喊道。

话音落下,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守火人从in the sky 出现。

一团火红的火云漂浮而出。

this time ,在in the sky 出现了一daoist sect 户。

一名hair grey-white 的老者缓缓走了出来。

“诸位,”老者sighed 。

“守火人镇守fire source 这么多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只要你们打开镇守之地,我们可以答应,不伤害任何守火人,”慕容清replied 。

“这是你们太阳殿的意思?”老者没有管其他人,只是看着慕容清,问道。

慕容清微微沉默。

随即nodded 。

其实她知道,太阳殿的意思,与其他火族的意思,这是两种概念。

“你们太阳殿真是好plot against 啊,”老者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尽快做出选择吧,”慕容清replied 。

“守火一族,安有贪生怕死之辈,”老者shook the head 。

“纵使死,我们也是带着荣誉而死。

总比苟活着强。”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聊的了,”慕容清叹息着shook the head 。

说道:“起源之地的fire source 大家可以随便强了,生死勿论。”

她说完之后,便退到了一边去。

看得出,她依旧懒得管这件事了,而且太阳殿from start to finish ,她们的目标都不是fire source 。

听到这话,身后压制了许久的loose cultivator ,一个个大吼着,朝镇守之地杀去。

强大的力量徘徊在in the sky 。

虽然说镇守之地defensive power 惊人,一般情况下,很难冲进去。

但是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完全unimaginable ,这是一股多么强大的力量。

爆炸声不断的在all around 响起。

不一会儿功夫,众人便以绝对的力量,直接摧毁了镇守之地的防御。

而在里面,无数的守火人从其中杀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