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是反派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你威胁我们,”有人看着慕容清,愤怒的喊道。

“大家联手,一起逼迫太阳殿打开起源之地,放咱们出去。”

“我可以理解,你这是在对我们太阳殿宣战吗?”慕容清微眯着眼,looked towards 那说话之人,indifferently asked 。

那人瞬间闭嘴不言。

跟太阳殿宣战,这后果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谁人都知道,太阳殿是真正的强大,六大火域中,也是最强的那一个。

甚至在许多火族的心里,都将太阳殿作为火族的领导者。

“可否各自退让一步?”Vermilion Bird 炎域这边,杜衡走了出来,说道。

自从杜不界死在李观手里后,这杜衡就成了Vermilion Bird 炎域这次来的Chief-In-Charge 。

他名声不是很显著。

但实力还算不错,而且做事懂大体,也十分的稳重,倒是能够服众。

“我们已经退让一步了。

你们在这起源之地,无论是古遗地,还是什么机缘。

都可以带走,但唯独fire source 不行,”慕容清摇头replied 。

“这是底线,不是能退让的条件。”

听到这话,众人也都沉默了下来。

“大家尽快决断吧,这雷域也要毁灭了,没太多时间让你们思考。”

有人sighed 。

“我Shangguan Family 愿意交出fire source 。”

任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答应的,竟然会是神乌火域的Shangguan Family 。

这可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上官婉儿没有丝毫的迟疑。

他们Shangguan Family 得到的,乃是金域的fire source 。

这fire source 被放在一把打造而成的ancient sword 中。

剑已经通灵。

上官婉儿取出剑的那一刻,golden sword 不断的挣脱着,想要脱离她的控制。

上官婉儿二话不说,直接将golden sword 扔给了慕容清。

long sword 划破已经支离破碎的虚空。

带着Sharp Metal Qi ,以及灼热的火焰,被慕容清一手握住。

“行了,神乌火域的人可以离开,”慕容清said with a smile 。

“我地狱虎族也愿意交出fire source ,”地狱虎族这边,虎霸第二个表态说道。

他们得到的乃是土族的fire source 。

“得,看来我们Vermilion Bird 炎域不交不行了,”杜衡无奈replied 。

他们得到的乃是木域的fire source 。

而在旁边,雷域的fire source 本来还有无数人在争夺着。

在此刻知道这件事后,那fire source 就仿佛烫手山芋般,竟然没人争抢了。

慕容清一挥手,便将fire source 从雷海中拿了出来,众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如今金域、土域、木域以及雷域的fire source 都尽落他的手上。

唯独火域和水域的fire source whereabouts unknown 。

水域的fire source 是在Xu Zimo 手中的,而火域的据说是被某个loose cultivator 拿去了。

估计那人还抱着侥幸心理,不愿意交出来。

“还有谁没有交出fire source ,麻烦配合一些吧,”慕容清说道。

“否则大家都离不开这起源之地。”

“hong long long” ,Heaven and Earth 的崩塌已经越来越快,那声音听上去也距离众人不远了。

“谁没有交出来,还不快点,是想让所有人都陪葬嘛。”

人群的议论声,谴责声越来越大。

甚至有人提出来搜身。

终于,那loose cultivator 还是没撑住。

cautiously 的走了出来,说道:“这火域的fire source 被我拿到了。”

“水域的fire source 呢?快拿出来,”有人迫不及待的大喊道。

毕竟雷域的毁灭,已经出现在视线中。

“最后一个fire source 在我这,”Xu Zimo 的声音将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

“但是我不打算交出来啊。”

“是Primal Chaos Fire 域,”有人想起Xu Zimo 之前的凶狠。

一blade 斩杀了黑鸦宗的宇文安康。

原本在嘴边的话,又瞬间停了下来。

“young master Xu ,你就算不考虑大家的安慰,难道你自己也不打算离开起源之地了吗?”有人还是劝解道。

“放心吧,这起源之地就算毁灭了,我也不会有事的,”Xu Zimo said with a smile 。

“太阳殿那一套,在我身上没用。”

众人又将目光looked towards 慕容清。

只见慕容清耸耸肩,replied :“诸位,fire source 不凑齐,这起源之地的打不开的。”

“你是想让所有人跟我试压,”Xu Zimo looked towards 慕容清,说道。

“young master Xu ,我不想与你为敌。

所以这坏人,自然impossible 由我做,”慕容清said with a smile 。

Xu Zimo 微眯着眼。

这里的人已经越来越暴躁了,众说纷纭。

上官婉儿这时候率先站了出来。

说道:“诸位,我觉得我们应该联合一下意见,对不对。”

“怎么联合?”有人问道。

“如果有人要不顾大家的生命安全,我觉得直接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算了。”

上官婉儿replied :“Primal Chaos Fire 域一意孤行,那咱们联合起来,抢夺这fire source 吧。”

此话一出,竟然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

“Primal Chaos Fire 域的诸位,交出fire source 吧。

否则别怪我们无情。”

Xu Zimo 冷笑了几声。

一步步走了出来,直接将那水域的fire source 拿在手上。

replied :“我今天就站在这里,你们一个人也罢,所有人一起上也无所谓。

我倒是想试试,谁能从我手中夺取fire source 。”

众人didn’t expect Xu Zimo 竟然这么强硬。

有人look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不知道他的底线在哪。

正在这时,已经有人按耐不住开始动手了。

一抹sword light 从in the sky 一闪而过。

next moment ,剑尖已经出现在Xu Zimo 的背后。

“hong” 的一声。

Xu Zimo 的速度比那人还要快,直接单手抓住剑身,forcibly 将那人给拽了过来。

“hong long long” 的爆炸响起。

那人的silhouette 直接被Xu Zimo 一脚踩在低声。

四肢全部被卸了下来。

整个人如同软绵绵的一摊烂肉,unable to move 。

“是蜀山的卓浪,”有人cry out in surprise 。

“这一个照面,就被解决了?”

“让我们崆山三杰试试。”

又有大喊声响起。

this time ,没有人sneak attack ,而是三名长的一模一样的三胞胎走了出来。

他们朝Xu Zimo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Fellow Daoist ,得罪了。

我们必须活着离开这里。”

三人的名声还是很著名的,他们一出场,便引起了许多人的议论。

崆山三杰,就是那三个修练了灭世大磨功,曾经与flame demon 战的不分上下的三人?

应该是了,除了their three people ,谁敢用这个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