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是反派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flame demon 乃是Great Saint level 别的其中。

而这崆山三杰则是Great Emperor Peak 。

按理来说,应该差的很远的。

但这崆山三杰就是强大无比,forcibly 与大Holy War 了个平手。

这一切都要归功他们修练的灭世大磨功。

此cultivation technique 必须三人修练。

而且三人要通心。

若是有一丝一毫的偏差,那么三人就必死无疑。

正是因为如此苛刻的条件。

导致这个cultivation technique 数万年以来,几乎从未被人修练成功过。

也就是三人因此名声大噪的原因。

…………

此刻,崆山三杰走了出来。

他们的模样长的一模一样。

而在他们的身后,有两轮Great Millstone 一般的齿轮在缓缓转动着。

这三个磨盘也是一模一样。

恐怕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三个磨盘的颜色不同。

其中一个乃是golden 的佛磨盘。

其中Buddha’s radiance 笼罩,仿佛救世之佛,大慈大悲,普度众生。

而第二个,则的black 的魔磨盘。

这磨盘正好相反,乃是灭世之盘。

其中Sea of Bitterness 无数,冤魂不散,饿鬼迎面,地狱满载。

无时无刻想将你拖入轮回。

而最后一个,也就是第三个,则是蓝色的神磨盘。

这一个磨盘它all around 就透露着神性。

是孤傲的,是清高的,不夹杂世俗的那种神性。

如此三轮磨盘,缓缓旋转之时。

整个虚空都在颤抖着。

他们对于力量的把控,到达了一种Minute Subtlety 的极致。

可以说,能do as one pleases 的地步。

三人出来后,先是身处自己的手掌。

只听其中一人说道:“Fellow Daoist ,我们也没world 与你耗费了。

我三人有灭世一击,请你一赏。”

三人共同extend the hand ,一共是六只手。

手对手,形成了一个圆圈的形状。

随即圆圈上,神、佛、魔三股力量开始融合了起来。

三人身后的磨盘也一起凝聚而成。

只见三人的silhouette 在这股力量的笼罩中,渐渐disappeared 。

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巨大的Life Extinguishing Grindstone 。

磨盘颤栗着Heaven and Earth 。

威势之强,让许多人微微侧目,甚至不敢靠近磨盘,就怕被席卷进去。

许多人subconsciously 开始后退。

Life Extinguishing Grindstone 开始旋转起来,以一种几乎光速的速度。

磨盘飞快,Heaven and Earth 一片肃然。

“我倒是听说过,Heaven and Earth 有一轮磨盘。

决定着众生的生死。

不过那磨盘似乎在Old Thief Heaven 的手中。”

Xu Zimo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只是不知道,你们这伪造的磨盘,能has several points of 力量。”

听到Xu Zimo 的话,似乎是受到了挑衅般。

磨盘直接朝Xu Zimo 杀了过来。

Xu Zimo 微微抬头,也不闪不避。

“这是被吓傻了?”有人疑惑的说道。

“还以为他有多么厉害,看来merely this 嘛。”

“这等好事让崆山三杰给占了,早知道咱们应该先上的。

等离开这起源之地,还能去外面打响名声。”

众人discuss spiritedly 。

不过注意力还是在Xu Zimo 的身上。

Life Extinguishing Grindstone 的速度很快,几乎是转瞬即逝的时间。

已经杀到了Xu Zimo 的面前。

Xu Zimo 微微感受了一番,方才shook the head 。

“可惜,你若是Great Saint Boundary 界,还能Interesting 。

可惜三个Great Emperor 使出的Life Extinguishing Grindstone 。

Great Emperor 就是Great Emperor ,法则与profound truth 也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还是too weak 。”

他话音落下,直接拔出背后的Tyrant Shadow 。

强大的blade 气席卷着thunder 法则。

在体内两道生死魂的加持下,直接一blade 朝Life Extinguishing Grindstone 斩了过去。

惊雷炸裂虚空。

不断的泛起云端。

众人只看到这一blade 斩破整个Heaven and Earth ,将苍穹都divided into two 。

sword qi 直落苍穹。

“hong” 的一声爆炸。

Life Extinguishing Grindstone 几乎没有任何的defensive power ,便彻底被湮灭blade 下。

等Tyrant Shadow 的blade 气散去时。

Xu Zimo 低头看,所谓的崆山三杰,尸体已经成了碎泥般,全部摊在地面上。

“你们要不一起上吧,”Xu Zimo 咧嘴said with a smile 。

“这样打,着实不过瘾。”

“疯子,这人绝对是疯子,”有人咽了一口唾沫。

按照正常情况,在他们这么多人的压迫下,其他人恐怕早就屈服了。

但Xu Zimo 却反而觉得不过瘾。

“诸位,这world 要毁灭了。

如果fire source 再不凑齐,那我也没办法了,”慕容清适时的给火上浇油。

“诸位要不要听我一言。”

Xu Zimo 突然said with a smile 。

众人的目光也都被吸引了过来。

只听Xu Zimo said with a smile :“你们既然交了fire source ,这太阳殿就应该让你们出去。

对不对?

我没有交fire source ,那太阳殿完全可以不管我一人。

又何必把所有人都绑定在这。

如此看来,太阳殿是根本没打算让你们活着离开啊。”

此话一出,不管真假,所有人都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你可以说Xu Zimo 在煽风点火。

可是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啊。

“没错,慕容清,我们Vermilion Bird 炎域已经交出fire source 了。

你起码要放我们出去吧,”Vermilion Bird 炎域的杜衡说道。

旁边也有人开始大喊了起来。

“我们这些loose cultivator ,压根就没有得到过fire source ,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我看你们太阳殿就是居心叵测,是不是还想统治整个炽火域。”

人心是经不起推敲的。

他们也都subconsciously 选择相信Xu Zimo 。

因为Xu Zimo 他们cannot afford to offend ,只能将希望放在太阳殿这边了。

“反正要死了,今天太阳殿要是不给个答复。

那咱们就perish together ,”有人直接踏空而起。

渐渐将慕容清以及其他两名太阳殿的dísciple 包围。

以免他们逃跑。

“young master Xu 真是好手段,”慕容清看了Xu Zimo 一眼,said with a sneer 。

“只是实事求是that’s all ,”Xu Zimo 耸耸肩。

“young master Xu 只要将fire source 交出来,有什么条件咱们都可以谈,”慕容清replied 。

“你没资格跟我谈,我不是说大话。

因为我要的东西,你给不起。

你也决定不了,”Xu Zimo 摇头。

“我可以让Palace Lord 跟你谈,”慕容清又说道。

“光明Saint King 啊,他也不行,”Xu Zimo 继续shook the head 。

“我要见衔烛。

不,准确来说,是让他来见我。”

“young master Xu ,我说过了。

Old Ancestor 闭关,没人能见到他,”慕容清helplessly said 。

“而且从来只有Old Ancestor 找我们。

我们如何找Old Ancestor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