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62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这black robed man 的声音落下。

在场的所有人,有些人还在懵懂状态,但血狱War God 却已经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神行,神行,你是神行,”血狱War God 一连喊了三遍这个名字。

就连Xu Zimo 也是一愣。

“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

当初的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在元央界时,也算一门四帝的huge monster 了。

而四帝中,除了True Martial Great Emperor 以及Great Emperor of Three Blades 外,还有一个便是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

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立下誓言,要在有生之年遍历整个Nine Territories 的璀璨。

所以来到这里后,Xu Zimo 压根就没想过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

因为他知道,像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这种存在,是不会偏安一隅的。

他的silhouette 肯定在整个Nine Territories 中穿梭着。

但this time ,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对方身上强大的威势不断的暴动而出。

周身的Rule Power 就是表明着,他已经是dao fruit powerhouse 了。

其实这并不让任何人意外。

因为在上一次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与十Great Family 的大战中,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便已经入了dao fruit 。

在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的四位Great Emperor 中。

True Martial Great Emperor 功名赫赫,开创一个时代。

Empress Hongtian ,则是威压好几个时代,一代empress ,无人可论。

至于Great Emperor of Three Blades ,则是以极致的blade 道,而闯出了一番名声。

论起blade 时,谁也绕不过Great Emperor of Three Blades 。

比起这三位Great Emperor ,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却有些相反。

他的名声并不显赫。

哪怕成帝以后,他也是一个人行走在世间,没有做过什么轰动世间的事情。

知名度很低。

但就是因为这种纯粹,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反而比Great Emperor of Three Blades 更快跨入了dao fruit 。

他跨入dao fruit 多年。

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出现后,他看着血狱War God 。

replied :“血狱,欺负后辈算什么。

不如我陪你试试。”

“神行,你竟然回来了,”血狱War God 说道。

“虽然我这人不喜争斗,也不愿结仇。

但既然sect 有需要,我亦是义不容辞。”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

他的双脚处,有Rule Power 弥漫而出。

一个闪身。

没有人看见他是如何移动的,别说Xu Zimo 这种Great Saint 了,哪怕是同样的dao fruit powerhouse 血狱War God 。

都看的十分模糊。

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直接出现在血狱War God 的身旁,一个劈腿斩了过去。

血狱War God 慌忙中,直接伸出双手阻挡。

“hong” 的一声。

这强大的力量落下,直接将血狱War God 给劈飞了出去。

“再来,”血狱War God 也有些愤怒。

只见both of his hands 上,阿耶卍印带着强大的力量奔腾而来。

这一道阿耶卍印,可以说乃是血狱War God 最强的一击之一。

Rule Power 充拭其中。

血海涌动,阿耶卍印仿佛化身为bloodfiend ,直接杀了过来。

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一挥手。

万千规则都被他捏在掌心中。

他的法则乃是速度法则。

可莫要小看了这速度,当速度快到一种极致的时候。

那产生的力量足以抹灭一切。

此刻,神行的速度便已经到达了极限,其他人naked eye 无法捕捉的地步。

all around 的虚空都扭曲起来。

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那黑洞附近,是强大的Devouring Power ,足以吞噬掉一切。

Xu Zimo 微微抬头。

他能感觉的到,其中传来强大的撕裂感,当那阿耶卍印靠近时。

被彻底的吞噬其中。

阿耶卍印上面所赋予的法则,甚至连反抗都来不及。

这是速度法则的极限。

或者说,神行已经将速度法则运用到了极致,许多dao fruit powerhouse 都比拟不下他。

血狱War God 看到这一幕,brows tightly knit 。

这突然出现的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确实让他感觉到了棘手。

不过既然事已至此,那也只能决一胜负了。

血狱War God 脸色凝重。

他知道,自己在Rule Power 的运用上,自己没有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这么熟练。

只见both of his hands 一挥。

他的身后,真命显现。

那是一只巨大的Asura 血刹。

似是从血海中出现般,这Asura 血刹目光中泛着猩红之意,

双手各持一把Asura blade 。

全身都血海翻涌。

最重要的是,这Asura 长着三颗脑袋,以及六只手,全身披着一件血色的cloak 。

Asura 出现时,血狱War God 的血之规则全部笼罩在Asura 的身上。

“hong long long ,”甚至能够听到,Asura 体内那波动的血液流动的声音。

Asura 怒吼一声。

直接举blade 朝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杀了过来。

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一挥手,他身后的真命同样显现而出。

他的真命不是别的东西。

竟然是他自己。

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将自己铭刻成真命,这样做的话,有好有坏。

自己铭刻的真命,与自身的契合度是最高的。

也可以无限的成长。

但坏处也很明显。

真命的强大,取决于你自身的实力。

假如你一辈子attempt nothing and accomplish nothing ,那么你的真命自然垃圾的要死。

不过目前看来,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this step 走对了。

他当初凝聚真命。

如今已经是dao fruit powerhouse 了,那么他铭刻的真命,自然也是强大无比。

两个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行走在苍穹上。

一左一右,如同行走在Heavenly Dao 之上。

那速度很快,而且十分的虚幻飘渺。

走出了一条轨迹,那是大道的轨迹。

速度规则铺成,上面有Sound of Great Dao 在萦绕着。

终于,当Asura 血刹杀来时。

他手持两柄blade ,一左一右夹击而来。

但是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的速度更快。

two figures 分别在他两侧,不断的转着圈。

速度法则运用到了极致。

原本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一个人的速度就极其的快。

如今两个人,那空间迅速成为了Black Hole Vortex 。

而Asura 血刹被困在黑洞之中,抵抗住其中的Devouring Power 。

只见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的速度,已经快要超越光速。

很快,在原地就形成了一股风暴。

这风暴通天而起,将Great Emperor Divine Travel 与Asura 血刹一同笼罩其中

只听“hong long long ,hong long long 。

整个苍穹都扭曲起来。

看到这一幕,血狱War God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因为他能感觉的出来,他的真命已经开始被撕裂的那种痛苦。

“神行,you are courting death 。”

血狱War God 怒喝了一声。

只见他loudly roared ,在他的额头处,一块阿耶卍印的标记出现。

这块标记是镶嵌进他的额头的。

当这阿耶卍印出现的那一刻,只见血狱War God 的背后,出现了一条Heavenly Dao 。

一条通往苍穹上方的Heavenly Da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