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62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也对,你们都没死,True Martial 又怎么可能死呢。”

有Eight Great Families 的Great Saint 了然replied 。

之前True Martial Great Emperor 都没有露面。

以至于他们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

didn’t expect 这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的众人,也都留了一些trump card ,以防万一。

若是圣庭的人不出现,只怕True Martial Great Emperor 也不会出世了。

………

此刻,这大荒的苍穹上。

只见所有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的人都both hands forming seals ,面色庄严。

这也看得出。

这是一个summon formation ,让人能清晰的感知出来。

此formation 直通Heaven and Earth 之上。

磅礴的Rule Power 如同浩瀚的海洋般,在苍穹上铺展开。

苍穹顶部,先是出现了一幅画面。

那是一片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般的Heaven and Earth ,verdant hills and limpid water ,桃花冉冉,山川秀丽。

这里罕无人烟,又与世隔绝。

正所谓桃源千万里,悠悠入我心。

这projection 的Heaven and Earth 便是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一棵棵桃树正是开花的时节。

那桃树却很古怪。

generally speaking ,桃花落,桃子生。

但眼前的一棵棵桃树,却是桃花与桃子同时都在树上。

鲜红的桃花如同鲜血般,挂在树上,飘散在in the sky ,厚厚的铺在大地上。

而pink 的桃子,一个个硕果累累,宛如新生般,让人食欲不振。

就在这桃林间,无花无酒锄作田间。

一名男子的silhouette 出现其中。

这男子靠在桃树上,双眸微闭,似乎是在沉睡,睡的很熟。

但仔细看,就会发现all around 的异常。

男子身后的桃树,甚至是这片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的Heaven and Earth ,都并非是真实存在的。

而是男子沉睡时,unconsciously 间演化出来的。

桃树乃是Rule Power 凝聚。

Rule Power 衍生时,长出来桃花,结了桃子。

而脚下翠绿的大地,头顶蔚蓝的天空。

甚至是all around 山川湖泊,一切风景,都是这男子演化出来的。

是那么的逼真,却又极其虚幻。

男子一人,便是一个world 。

仿佛他站在那里,就可以演化myriad worlds ,就是一切的Sovereign 。

“dao fruit 三花已满,”只见圣庭的承Heavenly Dao Fruit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目瞪口呆,有些喃喃自语道。

这副场景,这种natural phenomenon 。

别人可能看不懂,但是他的这些dao fruit powerhouse ,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dao fruit 并非一切的终点。

在dao fruit 之中,也有强弱之分。

dao fruit 有七邪,有三花。

而这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projection 中的男子,很明显是已经三花汇聚,直通源流。

这男子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True Martial Great Emperor 。

这大概是Xu Zimo 的称呼吧。

事实上,如今见了True Martial Great Emperor ,人人都要称呼一句True Martial 始祖。

他既是元央界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的始祖。

也是这Nine Territories 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的始祖。

True Martial 始祖,一个带着太多legendary 色彩的名字。

Xu Zimo 曾几何时,见过他的画像。

但仅仅窥视画像,就能感知出来,True Martial Great Emperor 早年时的英气蓬发,气吞山河,那种雄霸之主的英姿。

而如今,当projection 出现。

只见朝天殿的人圣dao fruit 第一个反应过来。

他大喊道:“快打碎这projection ,不要让他们唤醒True Martial 。”

人圣dao fruit 大手落下。

手中汇聚的,乃是万千自然法则。

从自然中汲取力量,改变自然之貌,又赐予自然之姿。

自然法则落下,千万垂柳倒挂苍穹,青草、红花multi-colored ,万紫千红的出现。

仿佛大自然的一切植物都复苏。

伴随着大手落下,“hong long long ,hong long long 。”

无数的重击落在projection 上。

而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的众人看到这一幕,反而不阻止,只是平静的看着。

只见自然规则落下,而projection 不受任何的影响。

光明Saint Ancestor said with a cold laugh :“人圣,你似乎弄错了一件事。”

“我们并非是唤醒Old Ancestor 。

Old Ancestor 之沉睡,乃是他自愿的,又何需我们呢。”

话音落下,那苍穹的projection 中,True Martial 始祖似有所感。

原本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

霎那间,Heaven and Earth 一片震惊,仿佛连空气都凝聚起来了。

True Martial 始祖一挥手。

强大的力量撕裂了projection ,竟然顺着天际边的尽头,直接踏空而来。

grandiose 的规则似乎磅礴海洋,直通整个苍穹,Heaven and Earth 都in this brief moment 被短暂镇压住。

projection 直接破碎。

“何人敢动我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

只见True Martial 始祖一头black hair ,无风自动,颇有些狂暴的imposing manner 踏空而来。

他一身white 长袍,手持True Martial 剑。

仔细看,就会发现那black 长发中夹杂着许多white 长发。

白袍与白发齐飞扬。

他就站在那里,双眸看透大荒的一切,原本身在天极域的某一处空间。

听到summon ,此刻是单手撕裂了空间壁,直接踏临到大荒。

“True Martial ,I’ve been waiting for you for a long time ,”Samsara Dao 祖indifferently said 。

“拜见始祖,”而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这边,所有人都齐声问候道。

只见True Martial 始祖缓缓抬手,说道:“诸位不必多礼,起身吧。”

“始祖,你可算来了,”三blade Great Saint said with a smile 。

“你很不错,”True Martial 始祖看了三blade Great Saint 一眼。

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那continuously 的Rule Power 。

显然已经是入了dao fruit 。

三blade Great Saint said with a smile :“咱们元央界的Great Emperor ,自然不会丢了份。

就没有不行一说。”

True Martial 始祖slightly nodded ,随即又将目光放在了Xu Zimo 身上。

“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新出的Great Emperor ?”

看得出,他对Xu Zimo 很重视。

现场有这么多dao fruit powerhouse ,但它第一个注意的,反而是Xu Zimo 这个Saint King 。

毕竟在dao fruit powerhouse 的面前,Saint King 还排不上号。

Xu Zimo slightly nodded 。

他知道,True Martial 始祖口中的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肯定是元央界的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了。

“一门五帝,如此甚好。”

True Martial 始祖replied :“sect 可还好?”

听到True Martial 始祖的问话,楚汉风replied :“我承载Heaven’s mandate 时,sect 自然繁荣。

如今我也离开无数年了,那里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了。”

“younger generations will do all right on their own ,”True Martial 始祖说道。

“我等你可是很久了。”

“等我?”Xu Zimo 一愣。

他虽然有过猜测,但依旧不是很懂。

True Martial 始祖等他做什么。

就像之前的True Martial Trial Pagoda ,都特意留给他了。

这显然不是巧合。

或者说,True Martial 始祖知道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