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77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5 作者: 情史尽成悔

  第1718章 black robed man ,我True Martial 便无敌
  这一言便是定格生死。

  这便是True Martial 始祖的强大。

  这些black clothed person 全部死后,苍穹上又寂静了下来。

  至于幕后之人是谁。

  究竟抱着怎样的态度,众人目前也不在意。

  因为再cunning 的狐狸,也会有露出尾巴的那一刻。

  这小小飞插曲,并没有打乱True Martial 始祖breaking the formation 的时间。

  只见荒芜之树、heavenly thunder 令以及地暗花三者的力量同时爆发出来后。

  “轰隆隆,轰隆隆。”

  强大的力量直接冲上混元阵。

  当然,这些力量只是能对抗混元阵,让formation 出现最薄弱的地方。

  真正要breaking the formation 的因素,还在True Martial 始祖的身上。

  他要与那布阵人斗法。

  只有胜过,才能破除formation 。

  此刻,True Martial 始祖的dao fruit 涌现,True Martial 之力不断的涌动着。

  “轰隆隆。”

  这惊天的力量破开苍穹,将Heaven and Earth 都冲开一个窟窿。

  那窟窿处,竟然出现了一只大手。

  “镇压。”

  True Martial 始祖coldly snorted 。

  他三花涌动,力量又更强了几分。

  紧接着,只见True Martial 始祖双手托着苍穹,一拳fiercely 砸了过去。

  this fist ,颇有些撼Power of Heaven 。

  而苍穹上,那窟窿内的手掌也是微微一滞。

  直接被一拳给毁掉。

  “今日我前往核心world ,何人敢挡我?”True Martial 始祖轻shouted 。

  “我不介意伐天之前。

  屠几个古老Aristocratic Family ,灭几个Immortal Court 道统。”

  他话音落下。

  那formation 最薄弱的地方被彻底破灭。

  而荒芜之树三样东西,则是以强大的力量撑开一道大门。

  这大门便是通往核心world 的入口。

  这大门内,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演化着。

  众人知道,混元阵已经被迫了。

  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战斗,仅仅是一拳一掌之间,这封印formation 便彻底破灭了。

  “启程吧,”True Martial 始祖说道。

  他大手又是一挥,只见整座True Martial Mountain 都被pull up by the roots ,直接飞上苍穹。

  所有的dísciple 此刻都在山峰上。

  这也是众多dísciple 之前就被安排好的。

  大门打开后,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浪费。

  True Martial 始祖此刻Divine Physique 变大无数,似是Heaven and Earth’s Law Manifestation 的效果。

  他一手托着山峰,朝核心world 飞去。

  ………

  这是Xu Zimo 的又一次时空旅行。

  别看从天极域去往核心world ,只是一扇门的距离。

  但真正穿越起来,其实却是一道十分遥远的差距。

  只不过this time 。

  因为有True Martial Mountain 的缘故,Xu Zimo 也不算孤单。

  他闲来无事,除了打坐cultivating 外。

  还跟其他几位dao fruit powerhouse 探讨一下cultivation base ,饮饮酒之类的。

  也算是轻松。

  这时空旅行一直持续了整整十几天。

  这一天,True Martial 始祖似有所感。

  instructed :“让Great Saint 以下的disciples 全部躲在True Martial Mountain 中。

  Great Saint 守山峰。

  其余人随我去杀敌。”

  “诺,”众多dao fruit powerhouse nodded 。

  他们肯定不会守山的,因为那样就太被动了。

  ………

  果然,True Martial 始祖吩咐完后。

  又过了one hour 。

  不远处出现了一道门户。

  众人知道,真正的核心world 要到了。

  ”hong” 的一声。

  True Martial Mountain 化作一道极光,直接冲散了门户,smashing void ,出现在另一片world 中。

  随之而来的,便是磅礴又浓郁的spiritual qi ,仿佛Heaven and Earth baptism 般。

  哪怕是Xu Zimo ,都能明显感觉到。

  这里的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无论是浓郁程度还是密度,都超出other world 太多了。

  这里也不愧是核心之地。

  在这种地方修练,别说Heaven’s Chosen 了,哪怕是一头猪,只怕都能得道吧。

  不过留给众人的时间并不多。

  因为True Martial Mountain 刚刚出现后。

  all around 便被一团团白雾给笼罩起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白雾给遮盖住。

  而从白雾中,此刻走出来十几道silhouette 。

  这些silhouette 皆是身穿black robe ,带着white 的面具。

  面具淡漠,似是impartial and incorruptible 般。

  “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的人,这里不欢迎你们。”

  听到这话,三blade Great Saint 率先不乐意了。

  “欢不欢迎,是你们能做主的?”

  “Nine Territories 是众生的Nine Territories ,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些人的Nine Territories 。”

  那些black robed man 很明显不愿争吵,也懒得多说什么。

  只见其中一人indifferently said 。

  “你们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若是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那我们今日便大开杀戒。”

  “大开杀戒,你们尽管试试,”True Martial Mountain 中,有人coldly said 。

  “起阵,”只见其中一名black robed man coldly shouted 。

  这十几名black robed man 站在不同的方位。

  此刻,每个人的脚下都出现了一个rune 。

  而这些rune 与rune 之间,出现了一条条scarlet 的线,将彼此连接在一起。

  十几名black robed man 同时高喊起来。

  “北冥玄煞大阵。”

  伴随着声音响起又落下。

  一瞬间,baleful aura 惊人,强大的baleful aura 将虚空上下全部弥漫。

  紧接着,时空旋转。

  murderous intention 初现。

  这些murderous intention 便是来自于玄煞之气。

  此baleful aura 可不是普通的baleful aura 。

  用一句话来形容。

  Great Saint 沾之即死。

  dao fruit powerhouse 也要被重伤。

  不过这formation 布置的代价太大了,一般人根本impossible 布置起来。

  看得出,这些人为了伏击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有些丧心病狂了。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

  这些人身穿black robe ,带白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只怕也是害怕。

  怕True Martial 始祖事后会报复。

  此刻看着formation 运转,True Martial 始祖知道。

  若是再不breaking the formation ,他倒是不害怕。

  只是True Martial Mountain 内的disciples 要遭殃了。

  他coldly snorted 。

  indifferently said :“看来很多人还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啊。”

  “记住我的话。

  今日我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降临这核心world 。

  你们都要记住我的名字。”

  “这是我True Martial 的时代,不允许任何忤逆我的人存在。”

  话音落下,三尸之力加持在身。

  这强大想北冥玄煞阵,竟然被他一只手forcibly 撕裂开。

  “怎么会这样?”

  十几名black robed man 也被吓了一跳。

  他们知道True Martial 始祖的强大,也做好了准备。

  didn’t expect 关键时刻。

  他们发现,最终还是低估True Martial 始祖了。

  “一群鼠辈,也敢埋伏我。”

  True Martial 始祖coldly snorted 。

  三尸状态的他,便是无敌的。

  Saint Ancestor 他也敢力战。

  杀上圣庭又有何妨呢。

  此刻的他,随手一挥。

  这些black robed man 的面具全部破碎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