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83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情史尽成悔

  第1775章 blood sacrifice 十八blade 狱,恐怖如斯

  “还准备挣扎吗?”Xu Zimo said with a sneer 。

  Light Dao 果与黑暗dao fruit 对视了一眼,replied :“我们修练到dao fruit 之境,本就是用了一生的心血。

  好不容易有了如今的成就。

  纵使大敌当前,又怎么甘心轻易放弃。”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来送死吧,”Xu Zimo beckons with the hand ,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

  两名dao fruit coldly snorted 。

  只见一道Light Power 与Power of Darkness 交融缠绕在一起,恐怖的力量冲天而起。

  这light and dark 本就是相对又相应的。

  这Light Dao 果与黑暗dao fruit 乃是brother 二人,从小便是一起修练。

  他们的力量本就已经fuse together 。

  光明洪流与黑暗洪流冲天而起,“轰隆隆,轰隆隆。”

  one black one white 两股力量完美的fuse together 。

  “光暗轰杀,”两人同时shouted loudly 。

  体内的力量已经不断的轰鸣而起。

  只见这黑白洪流朝Xu Zimo 杀了过来,black 洪流化作长龙,white 洪流化作Divine Phoenix 。

  此刻便是Dragon Phoenix 咆哮,一同smashing void ,绞杀而来。

  “Interesting ,”Xu Zimo 微眯着眼。

  “两股相应的规则融合,这应该属于high level 规则了。”

  他同样举起Tyrant Shadow ,周身one black one white 两道规则迸发而出。

  “刚好,这light and dark 规则我也有,”Xu Zimo said with a smile 。

  “纵使用同样的力量,我Xu Zimo 也可以打败你们。”

  Tyrant Shadow 在咆哮着,light and dark 之力弥漫blade 刃之上,Xu Zimo 踏空而起。

  一个字“斩”,瞬间便是惊天blade 气爆发而出,在light and dark 的加持下。

  forcibly 将Dragon Phoenix 覆灭在blade 下。

  “怎么会,”两人都有些惊诧。

  虽然觉得Xu Zimo 很强,但他们cultivating 了一辈子,对于两人都合击技也很自信。

  didn’t expect 竟然如此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黑暗dao fruit yelled “走,”直接踏空而起。

  “哪里走,”Xu Zimo 追了上去。

  他的速度要更快一些。

  Light Dao 果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最终clenched the teeth ,大喊道:“你走,我替你拦住他。”

  Light Dao 果如此说着,直接朝Xu Zimo 杀了过来。

  他是要用命来替黑暗dao fruit 增加逃跑的机会。

  “还真是brother 情深啊,”Xu Zimo laughed 。

  他一把抓住Light Dao 果,一拳将对方的脑袋轰碎,紧接着一blade 斩成两半。

  他屠Slaughter Dao 果,便如同屠狗般。

  同阶无敌便是如此豪横以及自信。

  一手一个,将Light Dao 果的尸体扔了出去。

  正在逃跑的黑暗dao fruit 看到这一幕,eye socket 尽裂,angrily roared :“你不得好死。”

  “我死不死不知道,但今日你必死,”Xu Zimo said with a smile 。

  此刻的光黑暗dao fruit 也不逃了,他停在半山腰的一处峭壁之上。

  那峭壁上的落脚处,竟然有一座通天formation 。

  此刻黑暗dao fruit 站在其中,将通天formation 启动。

  他有些疯狂,以至于开启formation 后,整个人开始疯狂大笑起来。

  “今日,我blood sacrifice 整个十八blade 狱,便为younger brother 报仇。”

  当formation 开启的那一刻,苍穹上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镇压下来。

  紧接着,只见整个十八blade 狱的底盘,都被一股mysterious 的力量笼罩。

  所有人都无法离开十八blade 狱。

  原本被竹族缠住的三位dao fruit powerhouse 看到这一幕,也是complexion ashen 。

  “黑暗,你疯了,要让所有人都给你陪葬吗,”重力dao fruit angrily roared 。

  寒冰dao fruit 与summon dao fruit 也是脸色难堪。

  想来大家都知道这formation 意味着什么。

  之前Xu Zimo 杀了其他dao fruit ,这三人给竹族困住,反而是逃了一命。

  黑暗dao fruit 有些癫狂的笑着。

  此刻的他仿佛是真的疯了。

  “反正都要被他给杀死,不如perish together 有何不好的?”

  听到这话,几位dao fruit 都怒骂起来。

  而十八blade 狱的disciples 也是一脸懵。

  因为this level 的战斗,他们只能当吃瓜群众,什么都做不了。

  如今看到了Old Ancestor 们大吵起来,都有些疑惑。

  “怎么敌人没杀,自己人先吵起来了。”

  “因为这formation 吗?你们谁知道这formation ?”

  有人冥思苦想,随即突然想起来什么,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我…我好像知道是什么formation 了。”

  “快说!”

  “在咱们十八blade 狱,有座blood sacrifice 大阵,这是曾经一位极端的dao fruit Old Ancestor 留下的。

  他觉得若是有一天,十八blade 狱被灭,那么所有人都要站着死。

  死也要跟敌人perish together 。”

  “只不过这些年咱们十八blade 狱背靠Divine Court ,混的越来越好,这formation 也就慢慢被人淡忘了。”

  “blood sacrifice formation ?”有人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这一听就不是什么好formation 。

  “此formation 有什么用?”

  “据说formation 开启,咱们十八blade 狱的所有人体内的气血都会被吸干,然后fuse together 。

  爆发出亘古的一击。

  一击杀敌,而我们气血被吸收殆尽,也会死亡。”

  “No way ,这么极端,”有dísciple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Old Ancestor 疯了,不行,我不能死。

  我可不想留下来。”

  许多dísciple 开始想要逃跑,想要下山。

  但之前那说话的dísciple 却是苦笑一声。

  说道:“如今formation 已经开启,只怕想走迟了。”

  果然,许多人发现自己离不开神山的范围,都会被一股mysterious 的力量给弹回来。

  哪怕是重力dao fruit 几人,不断攻击formation 都无济于事。

  因为formation 一旦开启,就是both sides suffer ,必死无疑。

  有人甚至被吓哭了。

  “我感觉…体内的鲜血在流逝。”

  “我也感觉到了。”

  许多人look pale ,伴随着气血被吸收,只见苍穹上,Heaven and Earth 被染成scarlet 。

  而在血色苍穹上,一个scarlet 的圆球在孕育,其中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

  formation 吸收blood energy 。

  哪怕是三位dao fruit 也不能避免。

  因为他们修练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其中都有formation 的烙印存在。

  这是加入十八blade 狱必须做的事情。

  哪怕是黑暗dao fruit 自己,此刻也被formation 吸收blood energy ,但他根本不在乎。

  反而是laughed heartily ,looked towards Xu Zimo ,说道:“你死定了。”

  “是吗,”Xu Zimo 微眯着眼。

  他确实感受到了oppression ,但还不够。

  终于,这formation 持续了十几分钟后。

  此刻许多人的blood energy 都被吸收干净,无数人倒在地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