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83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4 作者: 情史尽成悔

  第1778章 Divine Emperor 出现,两强交谈

  “提条件?”Xu Zimo 摇头失笑。

  “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乞讨的嘛?   随便给点东西就能打发了!”

  他双眸锐气十足,手中的Tyrant Shadow 在嘶吼着。

  “你凭什么觉得你们Divine Court 拿出来的东西,我们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就没有?”

  听到Xu Zimo 的话,那神使很平静,声音无喜无悲,说道:“这是Divine Emperor 的旨意,我只负责传旨。

  你若是拒接,那么后果一切自负。”

  Xu Zimo sneered 。

  “那就麻烦你回去告诉你们,那所谓的Divine Emperor 。

  他的话对我而言,就是放屁。”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都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在这昆墟域,有人竟然敢当着Divine Court 的面去拿Divine Emperor 。

  这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太长了啊!   “我倒是有些好奇,如今的Divine Court 是什么态度呢?”

  天厌老人said with a smile 。

  “要与我们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为敌开战?   就因为一个三花存在?   你回去告诉Divine Emperor ,Divine Court Sovereign 的时间太长了,或许已经认不清自己了。

  让他考虑清楚,我们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伐天前,先伐你们Divine Court 一番不成?”

  这神使被说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黄的。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impudent 的人了。

  往常时,只要是Divine Court 出去的人,不管是谁,别人都是尊敬万分。

  不过神使也并非没有脑子的,只听他说道:“那你们稍等,我去回禀Divine Emperor 。

  当然,由此引起的后果,你们自负。”

  放完狠话,这神使便离开了。

  Heavenly Dragon dao fruit 有些恐惧。

  “Sir Divine Envoy ,你可要救救我啊,”他大喊道。

  Xu Zimo 手持Tyrant Shadow ,一步步朝Heavenly Dragon dao fruit 走去。

  此刻的Heavenly Dragon dao fruit 虽然重伤,但三花powerhouse 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Xu Zimo 还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但Heavenly Dragon dao fruit 仿佛已经被打怕了,dignified 三花powerhouse 竟然不断的后退。

  想要进入神门之中。

  巨山想了想,最终还是挡在Xu Zimo 的面前。

  说道:“等着Divine Emperor 宣旨,你现在还不能动他。”

  “那是你们的Divine Emperor ,与我何干?”Xu Zimo 反问道。

  他手中Tyrant Shadow 的力量越来越强,已经要吞噬一切。

  巨山脸色gloomy and uncertain 。

  他只能继续说道:“你要杀他,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吧。”

  “你是不是连你另外两花也不想要了?”Xu Zimo 反问道。

  刚刚巨山消耗一花,方才在两人的手中逃脱。

  此刻听到这话,巨山自然是脸色难堪。

  “你们莫要嚣张,这里不是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而是我们Divine Court 。

  看准地方了。

  Divine Court 若是要杀你们,你以为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能及时救援吗?”

  “那就试试看,”天厌老人indifferently said 。

  场面一时间僵住了。

  Xu Zimo 一步步朝Heavenly Dragon dao fruit 走去,而巨山则迟疑在原地。

  若是打,他自己肯定不行,when the time comes 必须要Divine Weapon 神将的帮助。

  可这样就意味着彻底与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

  不过看如今的情况,Divine Court 似乎并不打算与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决裂。

  而且决裂后,谁强谁弱还真不一定呢。

  想到这,巨山依旧没有动。

  Xu Zimo 已经一blade 朝对方斩了过去。

  ”hong” 的一声。

  这一blade 下,Heavenly Dragon dao fruit 拼命朝远处逃去。

  他根本没有fighting intent 。

  “Divine Court ,你们见死不救,我们十八blade 狱这些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Heavenly Dragon dao fruit 大喊道。

  “若是如此,以后谁还敢效忠Divine Court 。”

  此刻,天厌老人a light shout 。

  强大的天厌之火熊熊燃烧。

  这火焰是连Heaven and Earth 都厌恶的火焰,强大的火焰swallowing heaven devouring earth 。

  Heavenly Dragon dao fruit 若是拼死一战,短时间内还能撑住。

  但他如此怕死,所谓兵败如山倒便是如此。

  便天厌之火燃烧起来。

  Heavenly Dragon dao fruit 直接损失一花,这才挣脱了火焰。

  在Xu Zimo 看来,这三花powerhouse 所谓的三花,就equivalent to 拥有三条命。

  想杀一名三花powerhouse ,必须把他的三花全部消灭才行。

  果然,这种越强的存在,就越难杀。

  眼看着Heavenly Dragon dao fruit 逃了一命,Xu Zimo 两人穷追不舍。

  “够了,”就在这时,一道威严的轻喝声传来。

  “轰隆隆,轰隆隆。”

  只见整个Divine Court 的内部,有强大的气息弥漫开。

  紧接着,便是natural phenomenon 连连。

  仿佛一座琼楼仙殿冲天而起,将倒影投射在虚空中。

  那仙殿内,众神屹立在其中。

  Divine Emperor 高坐王座,神情威严,不可一世。

  强大的力量足以镇压一切。

  众神并非是realm ,而是他们自封的神号。

  只见Emperor Monarch Eastflower 开口,他乃是好战派,强大的imposing manner 涌动着   “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的,适可而止。

  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们的威严。”

  “这句话应该是我对Divine Court 说的吧,”Xu Zimo indifferently said 。

  “这是我们与十八blade 狱的矛盾,你Divine Court 一意孤行要参加嘛。”

  上首位,Divine Emperor coldly said :“是否参战,还不是你能做主的。

  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还不是你说了算。”

  “给我拿下他,再让True Martial 始祖前来要人。”

  Divine Emperor 如此说,许多人已经沉默了下来。

  这便是一言既出,万事已定。

  “诸神在位,擒拿他,”Divine Emperor 话音落下。

  只听“轰隆隆,轰隆隆”的声音响起。

  illusory shadow 中,踏空飞出来几十人。

  these all are 散发着dao fruit 威势的powerhouse 。

  其中不乏一些三花级别的powerhouse 。

  看到这一幕,Xu Zimo laughed ,他looked towards 天厌老人。

  只见天厌老人both hands forming seals ,强大的力量在奔腾着。

  “轰隆隆。”

  双手的印记直接炸裂开。

  在那里,出现了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projection 的虚像。

  True Martial 始祖一马当先,其他人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

  同样是无数dao fruit powerhouse ,与Divine Court 遥遥相对。

  “Divine Emperor ,”True Martial 始祖目光中,碾压的镇压之力落下。

  两人似乎是穿过了层层的虚空,绞杀在一起。

  “Xu Zimo 说的话,便代表我们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的意思,”True Martial 始祖说道。

  “你是要与我们开战吗?”

  “True Martial ,你太impudent 了,”Divine Emperor coldly snorted 。

  “若是我们与圣庭合作,你觉得你们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能抗衡嘛。

  所以做事留一线,莫要自讨没趣。”

  Divine Emperor 似乎也知道,单凭Divine Court 不是True Martial Sacred Sect 的对手。

  所以第一句话,便是将地位拉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