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898

  第1840章 搞事,各方发难

  “仙典竟然在瑶池,”有些知情者surprisedly said 。

  “当年Immortal Clan 大乱,First Immortal 典遗失,didn’t expect 最终落到了瑶池的手中。”

  众人discuss spiritedly 。

  仙典不仅仅是一本Supreme immortal art ,它更是代表着Immortal Clan 的正统性。

  若是有Immortal Clan 之人手持仙典,便能统治Immortal Clan ,这是历代Immortal God 留下的遗诏。

  所以自从Immortal Clan 大乱, 仙典遗失后,无数True Immortal 面世,想要找回仙典。

  谁也didn’t expect 竟然在瑶池手中。

  如果不是这次战乱,瑶池需要盟友,只怕他们也舍不得拿出来。

  “仙典给你们,瑶池能换来什么?”西王母也不着急,而是问道。

  只听那Immortal Clan 男子率先开口,说道:“我们二人愿意为瑶池一战, die without regret 。”

  “不够,”西王母shook the head 。

  虽然说有两位True Immortal 参战,局势肯定会缓解许多。

  但是仙典的作用可不仅仅只有这些。

  “王母想要什么?”Immortal Clan 男子又问道。

  他叫王北,乃是Immortal Clan 这次派来的。

  Immortal Clan 之中,同样分为好几股势力,毕竟大家都想要仙典,都想成为正统。

  而王北旁边的女子,她便属于另一股势力。

  this time 两人看着是一起来的,其实也有竞争的关系。

  眼见女子一直不说话,王北有些着急。

  只听西王母replied :“除了你们二人外,我还需五名Heaven Grade 的True Immortal 。”

  True Immortal 亦有强弱之分。

  就比如王北,在Immortal Clan 中就属于中等级别的。

  而Heaven Grade 的,那已经算强大的True Immortal 了,平时基本不出世。

  这让王北有些沉默,此事他做不了主。

  “我答应你,”谁知这时候,旁边的Immortal Clan 女子突然说话了。

  “玉若,”王北一急,didn’t expect 对方抢先一步了。

  女子immortal jade 若转头看了他一眼。

  说道:“长辈全权命我负责, 这件事我能做主。”

  此话一出,王北也不好说什么了。

  他didn’t expect immortal jade 若this lineage 竟然这么舍得,愿意派出五名Heaven Grade True Immortal 。

  要知道这一战,Monster Race 势大,能不能活下去还不一定呢。

  “准,仙典便给你,”西王母说道。

  Immortal Clan 都开口了,其他一些势力自然争先恐后,开始谈起了条件。

  只要不过分的,西王母基本上都会答应。

  很快,所有势力几乎都谈妥了。

  西王母站起身,端起面前的仙琼酿,声音坚定的说道:“得诸君鼎力相助,愿瑶池长治久安。”

  “愿瑶池长治久安,”众人一同轻喝。

  很快,只见西王母一招手。

  一个个身穿旗袍,长相俊美的女子端着真正的蟠桃,迈着莲步, 从后方走了过来。

  众人翘首以盼。

  蟠桃,真正的蟠桃啊。

  要知道蟠桃之名响彻Nine Territories ,但别说吃了,真正见过的人都没有几个。

  蟠桃被盛放在spirit jade 制成的盘子中。

  这蟠桃有灵,spirit jade 盘上有禁制,若不镇压,只怕蟠桃早就跑了。

  Xu Zimo 的面前蟠桃是最多的。

  因为他赢了其他几脉的蟠桃。

  一共六個蟠桃。

  而那几脉的人死死盯着Xu Zimo ,gnashing teeth 的模样,似乎是恨不得将Xu Zimo 与蟠桃全部吃了。

  Xu Zimo 也不管他们,他也是第一次见蟠桃。

  每一个蟠桃都有两个拳头那么大,通体是pink 的,与水蜜桃很像。

  不过仔细看,那果皮的表面,宛如鎏金般,流转着一股mysterious 的力量,生生不息。

  蟠桃不断的碰撞着spirit jade 盘,想要从禁制中逃出来。

  只见西王母大手一挥,long sleeves help one dance beautifully ,said with a smile :“诸君共赏。”

  眼看众人要满心欢喜吃蟠桃了,有人坐不住了。

  连忙站出来,大喊道:“且慢。”

  这声音瞬间吸引了在场众人的注意。

  只见从铸鹤lineage 中,走出一名gray robed old man 。

  有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轻shouted :“Elder Xu ,退下。”

  那叫许致远的gray robe Elder 却自顾走到最中间,跪拜在西王母的面前。

  高声说道:“王母,此事本来我不该在此地说的。

  但the past few days 王母一直闭关不见。

  若是这次蟠桃圣会不说,只怕就没有机会了。”

  听到这话,器脉有Elder angrily shouted :“不管是什么事,那都是咱们瑶池的私事。

  不适合放在今天这个场合来谈。”

  旁边宝脉的Elder 却是said with a smile :“怕什么,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说出来正好让大家评评理。”

  看得出来,这几脉联合在一起,想要向西王母施压。

  西王母抬手,压下了所有的人,只是淡淡looked towards Elder Xu 。

  说道:“你确定要说,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口子,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我确定,”Elder Xu nodded 。

  “那就说吧,刚好我给你们评评理,”西王母摆摆手。

  Elder Xu 斟酌了一下言词,直接指着Xu Zimo 。

  indifferently said :“就是此人,在咱们瑶池大开杀戒,毁灭蟠Peach Garden 。

  我们铸鹤lineage 的Disciple 有好几个死在他的手上。

  我要状告两点。”

  “第一,此人没有经过瑶池的邀请擅自闯入瑶池,随意杀害Disciple ,必须斩。”

  “第二,植物lineage 藏私包庇这人,不惜与我们作对。

  植物lineage 也该罚。

  还请王母以大局为重,重振瑶池法规。”

  此话一出,植物lineage 这边,王娅姐弟两人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你talk nonsense 。”

  王娅想要辩解什么,却被Grandfather Wang 给挡住了。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王母自然有自己的判断。”

  Grandfather Wang 疯狂使眼色。

  这也让王娅知道,她这个小辈没有资格开口,除非别人主动问她。

  “都说完了?”西王母淡笑了一声,问道。

  她虽然有些淡笑,但这种笑更像是讥讽以及嘲笑。

  “那我one by one 回答你的问题吧。”

  西王母说道。

  “第一,他并非擅闯瑶池,而是我邀请来的。

  至于说他杀人,这个确有其事。

  但真的是无辜杀人吗?

  铸鹤lineage 一直拥有瑶池的执法权,这是瑶池对你铸鹤lineage 的信任。

  可你们铸鹤lineage 是怎么回报我的?

  欺压植物lineage 的Disciple ,是不是以为植物lineage 示弱了,就可以随意欺压?”

  “我们可以给植物lineage 道歉,但这人必须处死,”Elder Xu 连忙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