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899

  第1841章 许致远,约战杀
  “看来Elder Xu 是一心想让我死啊,”Xu Zimo 站了起来,said with a smile 。

  Grandfather Wang 也紧跟着站了起来,他按了按Xu Zimo 的肩膀,微微摇摇头。

  目前这个局面比较微妙。

  西王母肯定是向着Xu Zimo 以及植物lineage 这一边的,但也不愿与宝脉和铸鹤lineage 交恶。

  为什么呢?

  如今大敌当前,Monster Race 随时可能开战, 宝脉这些可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果然,只听西王母说道:“铸鹤lineage 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王母放在眼里了。

  杀与不杀,何时是你们能决定的。

  既然他杀了你们铸鹤lineage 的人,为什么没有禀报我?

  你铸鹤lineage 与宝脉联合,在Peach of Immortality Tree 杀一个外人?
  究竟是这人该杀,还是你二脉联合,自以为能统御瑶池了?”

  此话就有些诛心了。

  十八脉虽然暗自争斗, 甚至有些人膨胀了。

  但大家还是分的清。

  王母乃是瑶池之主,十八脉共尊的。

  这不是一家之言的事情。

  除非十八脉全部反叛,联合推翻王母。

  但西王母属于仙脉的,支持她的不在少数,怎么可能推翻呢。

  Elder Xu 跪下来,低下头,心悸道:“王母宁愿相信外人,难道还不相信咱们瑶池自家人吗?”

  “我的确不相信你们铸鹤lineage ,”西王母indifferently said 。

  “自从执法一权落在铸鹤lineage 手中后,你看看你们都干了一些什么事?

  从上到下,知法犯法,结党营私。

  整個瑶池都成什么了?”

  “我现在手中有一些铸鹤lineage 所做之事,我让人one after another 记录了下来。

  你是想让我全部念出来吗?”西王母问道。

  事实上西王母对于铸鹤lineage 早就不满了,Xu Zimo 的出现,正好让她有理由打压铸鹤lineage 。

  本来西王母是不着急的,慢慢收集铸鹤lineage 的罪证,然后再摊牌。

  但苍玄域Monster Race 打乱了她的计划。

  她没有太多时间去等了,在大战前,她必须把瑶池打造成铁桶一块。

  剥夺铸鹤lineage 的执法权,一是打压他们, 二也是给其他几脉提个醒。

  可别蹦哒太高了。

  瑶池还是她西王母做主的。

  Elder Xu 也看出来了,这件事表面是Xu Zimo 的因素。

  但更深层次,是西王母想打压他们。

  Elder Xu 抬头,只见十八脉中,大多数人都怒视着他。

  显然,西王母刚刚说的话已经让众人将矛头对准他。

  无论此时如何,他以后在瑶池都完了。

  “Elder Xu ,”西王母的话又在上首想起了。

  “我想知道,这件事是你一人的想法,还是你们铸鹤lineage 这般想的。”

  Elder Xu 内心一凉。

  他明白,这是西王母给铸鹤lineage 台阶下。

  敲打一下,再给个甜枣。

  还真是好手段。

  Elder Xu 内心一冷,缓缓站起身,说道:“此事与铸鹤lineage 无关,乃是我一人的想法。”

  “去霖伏涯面壁,没有我的指令,不许出来,”西王母indifferently said 。

  正常时候, 互相给个台阶就结束了。

  但Elder Xu 知道,无论如何,今日他颜面扫地,不单单瑶池,这里的所有势力都看到了。

  他索性一发狠,转过头looked towards Xu Zimo 。

  说道:“你可敢与我一战?”

  “许致远,你干什么?”铸鹤lineage 的人也急了。

  本来已经到此结束,这许致远怎么又生事端。

  Elder Xu 却不回答,只是盯着Xu Zimo 。

  “这件事因我而起,也应该以我而终。

  你我一战,既决胜负,也分生死,你可敢?”

  “我倒是无所谓,”Xu Zimo 转头looked towards Grandfather Wang ,said with a smile 。

  “你也看见了。

  并非我惹事,而是人家已经指名道姓了。

  若是我再退让,那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Grandfather Wang 摆摆手,也没有多说什么。

  至于上首的西王母,沉默了少许后,最终说道:“准。”

  all around 的众人纷纷退后几步,将更宽裕的空间给两人留了出来。

  有铸鹤lineage 的Disciple 给Elder Xu 加油。

  “Elder Xu 打死他。”

  “Elder Xu 肯定能赢的,据说Elder Xu 乃是钢鹤体Great Accomplishment ,一身防御早已经neither water nor fire can approach ,blade 枪不入。”

  ………

  Elder Xu 抬头looked towards Xu Zimo 。

  周身一股imposing manner 瞬间激荡开来,强大的力量宛如排山倒海般。

  他的两只手掌开始变化。

  竟然成了钢铁鹤爪般,坚硬又尖锐,通体铁azure 。

  “杀,”Elder Xu 长须飘动。

  silhouette 化作一stream of light ,那sharp claw 朝Xu Zimo 的心脏位置抓起。

  这Elder Xu 的realm 应该在Great Saint Peak ,快要成道的地步。

  Xu Zimo gaze as if a torch ,事实上他并没有很重视这场战斗,但Elder Xu 正好让他killing the chicken to warn the monkey 。

  要不然别人会以为,谁都能来impudent 一下。

  ”Pa” 的一声。

  他right hand 快若闪电,直接抓住Elder Xu 的手腕,用力一掰。

  “ka-cha 一声,”连带着手腕直接折断了。

  这Elder Xu 也是硬气,groaned ,却不惨叫。

  Xu Zimo 的速度飞快,右膝直接向上撞去。

  ”hong” 的一声。

  Elder Xu 的脑袋都被打爆。

  Elder Xu silhouette 快速后退,这种程度虽然重伤,但远不致死。

  当他退到安全的地方后,只见他原本脑袋的地方,已经长出来一只鹤头。

  这鹤头不断的尖叫着。

  身后同样是一双翅膀破开皮肉,生长了出来。

  此刻的Elder Xu 已经失去了理智。

  他飞在苍穹上,不断的扇动着翅膀。

  “轰隆隆,轰隆隆。”

  蓬莱阁的all around ,原本便是天池所在。

  天池的水流供应着整个瑶池,当Elder Xu 的翅膀扇动时,所有的水流宛如龙卷风暴般,以顺时针开始旋转起来。

  随着旋转的水流越来越大,甚至已经成为了惯性。

  颇有些要水淹蓬莱岛的趋势。

  “这家伙疯了吗,”有人喃喃自语。

  “王母,我去阻止他,”铸鹤lineage ,有Elder brace oneself 站出来说道。

  “让他淹,”西王母却是冷冷replied 。

  当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到达一个地步后,整个蓬莱阁的上空,都被风暴给席卷了。

  “死,去死吧,”Elder Xu 的爆怒想起。

  Xu Zimo 十分的冷静。

  他缓缓拔出背后的Tyrant Shadow ,目光盯着风暴中,已经愤怒的许致远。

  蓦然间,手中的长blade 扬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