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922

  第1864章 妙玉坊,镇国公

  “这只怕是冲着我们来的吧,”冤魂在一旁说道。

  “猜的没错,”徐奎nodded 。

  “Monster Race 前来想要acknowledge allegiance ,这种消息是守不住的。

  我们大秦估计有许多Celestial Court 的眼线,immediately 将情报传给了Celestial Court 。”

  “估计this time ,对方来势汹汹,为了你们Monster Race 而来。”

  “来就来呗,”Xu Zimo 不在意道。

  “counter soldiers with arms, and water with earth weir 。”

  看到Xu Zimo 丝毫不在乎,徐奎提醒道:“你要明白,相比较Monster Race ,我们肯定站在Celestial Court 这边的。

  如果Celestial Court 的人真要杀你们,秦王会很为难的。”

  “不需要为难,我们也没指望秦王保护我们,”Xu Zimo 说道。

  “大秦若是不行,我们就跟Celestial Court 合作呗。

  别看现在Celestial Court 恨我们入骨。

  但Monster Race 若是愿意acknowledge allegiance ,说不定Celestial Court 立刻会变脸。”

  “所以徐大人也不需要说什么,大秦若是不行,我们自有考虑。”

  听到Xu Zimo 的话,徐奎微眯着眼。

  突然laughed 。

  “young master Xu 这是哪里话,伱们既然来了大秦,便是我们的客人。

  不管结果如何,我们自然会保护你们的安全。”

  “那就行,”Xu Zimo nodded 。

  又说道:“秦王做事,有些太磨叽了。

  成与不成,还希望秦王尽快能给个答复。”

  “我们也好做打算。”

  “young master Xu 放心,话我一定带到,”徐奎nodded 。

  徐奎要离开时,突然转过身,意味深长的问道:“young master Xu ,不知Monster Race 的Monster Ancestor 现在何处?”

  “自然是Monster Race 了,”Xu Zimo replied 。

  “怎么,秦王要见Monster Ancestor ?”

  “不是,只是我私人的好奇罢了,”徐奎laughed 。

  看着徐奎离去,Xu Zimo 知道。

  估计昨晚在Imperial Palace 去了一趟,对方把自己怀疑成Monster Ancestor 了。

  不过没关系,这趟水越浑越好玩。

  ………

  秦王目前没有给答复,Xu Zimo 这一天也没什么事。

  他带着冤魂以及陆玥晴两人,开始在Chang’an City 逛了起来。

  钢岩那边的事,短时间是解决不了的。

  不过也不用着急。

  Chang’an City 好玩的地方有很多,徐奎虽然没跟着Xu Zimo 几人,却派了一个将士当向导。

  “诸位可以称呼我王大,”这将士said with a smile 。

  “接下来我负责几位的衣食住行,有什么不懂或者需要,也都可以问我。”

  听到这话,冤魂第一个问道:“那Chang’an City 可有brothel ?”

  “冤魂也喜欢去brothel ?”王大饶有兴趣的问道。

  就连Xu Zimo 都有些好奇。

  冤魂讪讪一笑,只听他解释道:“我是由多种人格组成的。

  其中有愤怒、怨念、不甘种种人格中,自然也包括了好色。”

  “我的人格都是循环的,不定期会出现一个,this time 便是好色人格。”

  听到冤魂的话,虽然看上去是在找借口。

  但也确实是事实。

  冤魂的形成本就是一种special existence ,无数死去的人汇聚在一起。

  那么这些人自然是什么都有的。

  王大想了想,说道:“brothel 没有,但是卖艺的清倌却有。”

  “你若是舍得用钱砸,倒也能识得一soulmate 。”

  “咱们大秦在这方面管理的还是很严格的,不允许有brothel 的存在。”

  “那就去清倌吧,”冤魂说道。

  “你有钱吗?”Xu Zimo 反问。

  “没有,但说不定路上就能捡到钱呢,”冤魂laughed ,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的说道。

  Xu Zimo 也没有反对。

  这Chang’an City 的清倌最著名的,便是妙玉坊。

  这妙玉坊的历史悠久,据说这背后的主人与Imperial Family 有些关系,所以妙玉坊内基本没人闹事。

  大家也都乐于来此。

  几人走在街上,冤魂的目光不断的在行人身上徘徊着。

  Xu Zimo 知道他要做什么。

  果然,当一个大腹便便的fatty 走过时,冤魂就盯上了骗子腰间挂的饱口袋。

  当两人擦肩而过时,fatty 的口袋自然落在了冤魂的手上。

  “这挺重的,”冤魂laughed 。

  打开口袋。

  只见里面是几大块的精品Spirit Stone ,以及一块令牌。

  Spirit Stone 没什么好说的,是修练的辅助item ,也是通用的货币之一。

  至于那块令牌,通体纯azure ,上面刻着一个谭字。

  冤魂对令牌不感兴趣,随手就扔了。

  “Tan Family 的嫡系子弟,”一旁的王大开口,皱眉说道。

  “你不该抢他的东西。”

  “Tan Family 又是什么?”冤魂问道。

  “大秦的镇国公名叫谭天下,”王大言简意赅的说道。

  镇国公这个称呼,可不是能随意封的。

  镇国两字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Tan Family 的人很护短,要是找上你,我也护不住,”王大speak frankly 。

  他不过是一将士,地位还算可以,但也不敢与谭府为敌。

  “放心吧,我偷的时候top secret ,他们找不到的,”冤魂自信说道。

  Xu Zimo 也没有说什么。

  反正与他无关。

  ………

  这妙玉坊很特殊。

  为什么说特殊呢,因为这里是用玉盖造的。

  各种各样的玉。

  在阳光下,玉的温婉、透彻,各种不同的风格表现出现。

  大门是Baiyu ,就如天上楼台般。

  两旁是两尊雕像,乃是飞升的仙女,姿势则是飞天状。

  妙玉坊如pagoda ,每1-layer 黑白红蓝橙紫have nothing common with each other 。

  这里就仿佛玉的海洋。

  来往的人都仪表堂堂,风度翩翩。

  因为这里消费很高,ordinary person 根本进不来。

  Xu Zimo 几人来的时候,也没有人招待他们。

  这里不是brothel ,没有相好的女子,你就是观众,根本没人理你。

  还别说这妙玉坊高傲。

  就这,里面的人已经人满为患,甚至有时候还要排队。

  Xu Zimo 几人进去后,这玉做的房子就是特殊,冬暖夏凉,而且玉的颜色不断变化交错。

  “你们想去哪个区?”王大问道。

  “还分区吗?”Xu Zimo 问道。

  “当然,琴棋书画四个区,喜欢哪个去哪个,价格都一样。”

  王大应该来过,知道一些,解释道。

  “当然,如果你每个都想看,就去里面的仙区。

  只不过价格要更贵。”

  “去自然是去最好的,”冤魂摇了摇手中的钱袋,said with a smile 。

  “咱们不差钱。”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