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923

  第1865章 姜沉鱼,Sub Saint
  “我先提前说好,你们可别在妙玉坊惹事,”王大叮嘱了一番。

  “能来这里的,都是达官贵人,咱也cannot afford to offend 。”

  “放心吧,我们就是来听听小曲,看美人跳舞,”冤魂solemnly vowed 的说道。

  Xu Zimo 看了对方一眼。

  问道:“你的这个听曲跳舞它正经不?”

  “正经地方谁去呀,”冤魂laughed 。

  三人走了进去,陆玥晴没有来这种地方,她去Chang’an City 逛街去了。

  自从鹿贵妃要杀她后,陆玥晴便对什么事都不感兴趣了。

  她想在长安居住下来,也不想回以前的村庄了。

  这些天下来,陆玥晴仿佛能理解mother 了。

  长安真好。

  来到这里的人,只怕都不愿意离开。

  繁华,一切都应有尽有。

  若是能身居高位,体验这world 一切的荣誉,谁又愿意再回那个small village 呢?
  别说鹿贵妃了,只怕是陆玥晴自己,来了长安几天之后,也不想再回去了。

  她想在长安定居,最好做个小生意能自力更生。

  所以这段时间,陆玥晴一直在观察,Chang’an City 什么生意比较好做。

  Xu Zimo 倒也不介意。

  临走时,给对方一些钱财,作为起始资金,反正不过是随手可为,却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

  ………

  走进这仙区,
  这里就像演唱会般。

  up ahead 是一个高台,在各种jade stone 的搭配下,舞台是multi-colored ,十分的引人瞩目。

  底下则是几百个座位。

  几人进来时,这座位上已经densely packed 坐了十分七八的人。

  舞台上,琼楼演化而出。

  那琼楼底下,Immortal Qi 笼罩,一群身穿七彩琼服的女子起舞弄清影。

  琼楼之上,有女子弹奏伴乐。

  空气中,还有各种的香气扑鼻而来。

  这舞台上的女子,姿色个个都是Peak ,不管放在哪,只怕都单得绝色二字。

  这一点暂且不提,让Xu Zimo 感觉诧异的,还是那舞台上演化的手段。

  琼楼掀地而起,各种花草树木争先斗艳。

  这些都是并不是真物,但通过演化,出来的效果却是绝佳。

  “young master Xu 对这感兴趣?”王大问道。

  “这演化的手段,应该与formation 有关,”Xu Zimo 说道。

  “没错,这些formation 没有攻击力,却可按照人的需求,Myriad Transformations ,”王said with a big smile 。

  “speaking of which 这也是一件趣事。

  当年有一名formation 师,名叫柳川。

  据说他是个风流才子,后来结识了一名清倌人。

  两人情投意合,他很快便爱上了那清倌人,于是便利用formation 的知识,想要帮对方争夺花魁。”

  “于是这演化万物的formation 便出现了。”

  “虽然为了撩妹,但这formation Interesting ,”Xu Zimo 说道。

  从表面看,这formation 没有攻击力,好像很鸡肋,只能观赏用。

  但更深层次的研究,这formation 或许有大用。

  假如演化的东西能成真呢?
  “今天咱们运气不错,”王大指了指舞台上的几名女子。

  说道:“这妙玉坊的三位当红花魁,今天竟然一次性上来了两位。”

  “是哪个啊?”冤魂饶有兴趣的问道。

  “琼楼上唱曲的,名叫浙薇儿,跳舞领头的歌姬,名叫蒋白果。”

  王大指了指,说道。

  “一个是舞蹈一绝,一个是完美唱歌。”

  “这两个人需要多少钱?”冤魂有些猥琐的问道。

  “钱对她们而言意义不大,”王大shook the head 。

  “若是普通的清倌人,你还能用钱砸。

  这种当红的清倌,都是卖艺不卖身,就算想干什么,也是寻找良人。

  这个伱就别想了。”

  冤魂有些遗憾的shook the head 。

  一场戏看的很平静,没什么意外,舞台上的清倌人水平都很高,就连Xu Zimo 都看的津津有味。

  看到一半时,冤魂离开了。

  这家伙好色的人格已经压不住了,估计是找地方解决去了。

  舞台结束后,还想继续看就要交钱了,Xu Zimo 本想离开的。

  但突然有了坐在他的旁边,patted 他的肩膀。

  他转过身,是一个陌生人。

  对方穿着一件vermilion 的长衫,一头酒red 的长发披在肩膀上。

  身上有一股玫瑰的香味。

  这是一名女子,elegant and poised ,性感由火辣。

  涂着正red 的红唇,高鼻梁,有些西域风情。

  双眸含情脉脉,不管看谁时,都让人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看到这女子,王大complexion changed 。

  连忙问候道:“见过Sub Saint 。”

  “去吧,”女子摆摆手,不在意的说道。

  “是Your Majesty 让我招待young master Xu 的,”王大有些为难。

  对方见面,二话不说,直接就赶他走,目的很明确,就是来找Xu Zimo 的。

  他也为难了。

  要是走了,怎么跟徐奎大人交代,但若是不走,对方的身份又摆在那。

  “怎么,我也指挥不动你了,”女子问道。

  “不敢,”王大站起身,深深的看了Xu Zimo 一眼,最终离去。

  “little brother 怎么称呼?”女子浑然不在意,就这般盯着Xu Zimo ,said with a smile 。

  “问别人之前,不应该先自报门户嘛,”Xu Zimo 说道。

  “我叫姜沉鱼,他们都称呼我Sub Saint ,看来你并不知道我?”女子问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Xu Zimo 反问道。

  “你是Monster Race 派来的,”姜沉鱼问道。

  “我呢,是代表Celestial Court 的。”

  “所以呢?”Xu Zimo 问道。

  “离开长安,我可保你活命,”姜沉鱼说道。

  听到对方如此大的口气,Xu Zimo 微眯着眼。

  说道:“是Celestial Court 派你来的?”

  “no no no ,”姜沉鱼shook the head 。

  “我不听命Celestial Court ,也不听大秦的。

  我只代表Human Race 。”

  “你这厮狡诈无比,Monster Race 投降,是想让Human Race 内讧,sit back and become the fisherman who sweeps the benefits 嘛。”

  “这件事你不应该与我讲,”Xu Zimo 摆摆手。

  “愿不愿意合作,是秦王应该考虑的事情。”

  “你当真不愿走?”姜沉鱼盯着Xu Zimo 。

  “怎么,要杀我?”Xu Zimo said with a smile 。

  “我不杀你,我只是想保你,”姜沉鱼说道。

  “你不愿走,自有人会来杀你。”

  “那我就and the others 来杀,”Xu Zimo 不在意的replied 。

  他tone barely fell ,只见妙玉坊外,突然来了一批大军,将这里团团围住。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