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980

  第1922章 麻烦,死去的马

  贺石头在妖圈中忙的brow beaded with sweat 。

  他家十分的大。

  说是家,其实不过是一些很大的石头砌成的一圈围墙罢了。

  这些围墙内,又盖了十几个妖圈。

  将妖宠、食物以及坐骑分开来养。

  要知道这些monster beast 可不都是他一人的,其中还有许多是别人寄养他这里的。

  这些都是他一个月的经济来源。

  可以这么说,整个Celestial Clan 除了那些cultivation 的之外,ordinary person 生活的并不好。

  基本上能混个不肚子饿。

  都是很辛苦的。

  Xu Zimo 在那看的with keen interest pleasure 。

  目前他这具身体也动不了,在这Celestial Clan 远离世俗,安安静静的住一段时间未尝不可。

  ”Ah!”

  贺石头的大喊声传来。

  只见他在饲养一头monster beast 时,那monster beast 十分的残暴,竟然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

  贺石头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最终才止住身形。

  他站起身,patted 身上的尘土,似乎什么事都没有。

  这贺石头也是immortal cultivator 。

  只不过his realm 很低,低到什么程度呢,就好像刚刚踏上修练的Qi Refinement 士。

  Xu Zimo 已经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弱的了。

  “你没事吧?”Xu Zimo 问道。

  “没事,都习惯了,”贺石头said with a smile 。

  “这些monster beast 都不听话,踢人是常有的时候。”

  “不听话就打呗,”Xu Zimo said with a smile 。

  “那可不行,这是别人寄养的,打坏了我可赔不起,”贺石头连忙shook the head 。

  他抬头看了看中午的太阳。

  擦了擦额头的细汗,说道:“Brother Xu 可是饿了,我去给你做饭。”

  the past few days ,贺石头也知道了Xu Zimo 的名字。

  在妖圈的旁边
  便是几间砖瓦房。

  其中就有厨房、休息的房间之类的。

  “我不饿,”Xu Zimo shook the head 。

  他looked towards 这些monster beast ,问道:“你平时看管这些monster beast ,可有不懂的?

  说不定我能帮帮伱。”

  “Brother Xu 懂monster beast ?”贺石头眼前一亮,憨憨一笑。

  “略知一二,”Xu Zimo nodded 。

  听到这话,贺石头有些激动。

  他推着Xu Zimo 的轮椅,来到了其中一座妖圈前。

  这妖圈没养着三只大千瘦马。

  这些马都是Spirit Beast ,体型庞大,双腿全是肌肉,颜色分别有黑白两种。

  看得出,这种马跑起来应该很快,是不错的坐骑。

  但此刻这三之大千瘦马,似乎生了病般,全部无精打采的趴在里面。

  饭也不吃,水也不喝。

  给人一种活不久的感觉。

  “Brother Xu 能看看这几匹大千瘦马吗?
  这些马是我们大千峡谷的特产灵马,乃是徐bladesman 寄养在我这里的。”

  贺石头说道。

  “之前三匹马都好好的。

  但前段时间不知道生了什么病,不吃不喝。

  再过几日,那徐bladesman 来要马,这可如何是好啊!”

  Xu Zimo 看着几匹马,slightly smiled 。

  问道:“recently ,可有人来过你家?”

  “除了鱼妹,也没其他人,”贺石头shook the head 。

  “这些大千瘦马都被人下毒了,”Xu Zimo 如实说道。

  “下…下毒?”贺石头一愣。

  “这…,我平时也不与人为敌,怎么会有人下毒。”

  “这我就不知了,”Xu Zimo shook the head 。

  这些马匹下毒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能在他昏迷的时候,甚至更前面,已经被下毒了。

  随后Xu Zimo 写了一个medicine recipe 。

  让贺石头去将药抓来。

  随后几天,这些马匹果然好了起来,一个个full of energy ,胃口大开。

  贺石头的心也松了下来。

  这一天早上,一道大喊声从门外传来。

  “贺石头,我的大千瘦马养的如何了?”

  话音落下,只见一群人便走了进来。

  贺石头连忙起身相迎,这群人的领头者,乃是一名middle age person 。

  middle age person 的身后背着两柄blade 。

  他自身blood energy 十足,看得出没少杀生。

  “徐bladesman ,马已经养好了,”贺石头replied 。

  “当真?”徐bladesman slightly frowned 。

  随即said with a smile :“那带我去看看,若是出了问题,你敢诓骗我,可don’t blame me for being impolite 。”

  一群人来到马圈。

  只见那几匹大千瘦马full of energy 。

  这群人都是神色各异。

  徐bladesman laughed ,说道:“不错,不错。”

  “徐bladesman 是来取马的吗?”贺石头问道。

  “不着急,再养几天吧,我就是顺道过来看看,”徐bladesman laughed 。

  简单寒暄了几句,便带着众人离开了。

  “这人有问题,”徐bladesman 离开后,Xu Zimo looked towards 贺石头,说道。

  “Brother Xu 是说,之前下毒的人可能是他?”贺石头虽然憨,但也不傻,瞬间便反应过来。

  “不知道,但确实有问题。”

  Xu Zimo 说道。

  “只是单纯看一下马,何必带这么一大群人过来?
  而且刚刚看见马平安无事,他们的神色都很诧异。”

  “你得罪过徐bladesman ?”

  听到Xu Zimo 的话,贺石头思索了少许,最终叹息道:“可能是因为鱼妹的事情。”

  “孟鱼卿?”Xu Zimo 问道。

  这女子他也认识,the past few days 孟鱼卿经常来这里,也经常带一些饭菜,两人一起照顾他。

  “这件事有些复杂,”贺石头说道。

  “那就长话短说呗。”

  “徐bladesman 的儿子喜欢鱼妹,而我跟鱼妹却情投意合,”贺石头言简意赅。

  Xu Zimo laughed 。

  “你们两人是Dao Companion ?”

  “现在还不是,鱼妹家里条件不好,她怕拖累我,所以我们两人的关系还很微妙,”贺石头shook the head 。

  Xu Zimo slightly closed eye 。

  他在思索着,these two people 既然救了自己,那便给他们一份机缘吧。

  虽然说,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在这Celestial Clan 内称王称霸还是没问题的。

  圣庭被自己重创,只怕短时间内也不会有问题。

  虽然最后没有来得及跟瑶池打招呼,但Profound Abyss Ancient God 的inheritance 毕竟得到了。

  基本上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你想修练吗?”Xu Zimo looked towards 贺石头,问道。

  “修…修练,”贺石头一愣。

  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我aptitude 不行,Cultivation 多年,耗费了很多Spirit Stone ,如今也不过是Qi Refinement 9th layer 的realm 。

  这辈子没有大的机缘,只怕很难breakthrough 返Void Realm 。”

  每个地方的修练体系都不同,但也大差不差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