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982

  第1924章 刺杀,教授

  “小声点,不要惊动别人。”

  “big brother ,咱们此次是来杀那些马的嘛?”

  two figures 顺着院落的围墙,缓缓爬了下来。

  紧接着,蹑手蹑脚的朝关有大千瘦马的马圈而去。

  两人窃窃私语。

  只听那左边的人开口说道:“咱们上次下的毒怎么会没用?”

  “放心吧,这次的毒见血封喉,只要那些马吃下必死无疑。”

  右边的black robed man solemnly vowed 的说道。

  “本来上一次毒性低一些,想徐徐图之,谁也发现不了。

  this time 可不能再出乱子了,要不然徐bladesman senior 会生气的。”

  听到两人的对话,院落中隐藏的贺石头complexion ashen 。

  只见他缓缓站起身。

  原本他是不相信徐bladesman 会如此vicious and merciless 的。

  但两人的对话impossible 出错。

  贺石头也没有丝毫隐藏的心思,他快步走上前,脚步声响起。

  两人black robed man silhouette 一滞。

  “big brother ,有人来了,快躲起来,”左侧的人急忙喊道。

  “不用躲了,既然来了那就别想走了,”贺石头lightly shouted 。

  实力进入返虚Peak 后,他的自信也提高了许多。

  只见他大手一挥。

  虽然没有多少威压,但脚步快速,直接大手握拳,两拳就将两名black robed man 给制服。

  “石头哥饶命啊!”

  两人不敢反抗,全部趴在地上求饶道。

  贺石头听到这声音有些熟悉。

  点燃院落的几根蜡烛,缓缓走到两名black robed man 的面前。

  将遮脸的black robe 拉下来。

  待看清black robed man 的面容后,脸色瞬间难堪了下来。

  “怎么是你们,大毛,二毛。”

  these two people 都是Celestial Clan 的,而且两人是徐bladesman 的honorary disciple 。

  所谓的honorary disciple ,就是那种innate talent 不行,最终花钱才买下honorary disciple 这个位置的。

  在Celestial Clan ,许多人都是欺软怕硬的。

  有背景的用处是很大的。

  看到两人,贺石头took a deep breath 。

  问道:“你们二人半夜来我这院子做什么?”

  “我们…我们,”两人的眼珠转了转。

  只见大毛said with a smile :“石头哥,我们看你养monster beast 这么好,便想来偷一只回去。

  我们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偷monster beast ?”贺石头coldly snorted 。

  说道:“伱们还不认错,刚刚你们低语说的话我的听得一清二楚。

  说,为何要来毒杀我养的大千瘦马?”

  贺石头大手一挥,将两人的silhouette 直接倒转开。

  毒药从大毛的身上掉落而下。

  大毛complexion changed ,又继续说道:“是我们嫉妒你,便想来毒杀你养的monster beast 。

  都是我们不好,还请石头哥留我们一条命吧。”

  “你们还不老实,”贺石头也有些脾气了。

  直接一拳砸了下去。

  两人肚子一瘪,体内是各种味道的苦水翻江倒海般。

  不断的倒在地上吐着。

  “是徐bladesman 让你们来的吧!”

  两人神情gloomy and uncertain 。

  “你二人若是不说,今夜我便杀了你们,将你们的尸体喂了monster beast ,谁也不知道,dead men tell no tales ,”贺石头恐吓道。

  二毛已经撑不住了。

  急忙说道:“不要杀我们,是徐bladesman 派我们来的。

  他让我们毒杀monster beast ,然后每天来问罪于你。

  让你身败名裂。”

  “这又是为什么?”贺石头叹息道。

  旁边的大毛也认命了。

  说道:“都是因为孟鱼卿姑娘,你若不除,孟鱼卿姑娘如何嫁给徐bladesman 的儿子。”

  “果然,”贺石头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我们可以走了吗?”大毛二人cautiously 的问道。

  贺石头迟疑了少许。

  最终还是nodded 。

  都是一个族的人,要说打杀,他也下不去手。

  大毛二人sighed in relief ,道谢之后就准备逃走。

  不过当两人刚刚走到围墙处,房屋中便是两道blade 气飞射而出。

  直接将两人脑袋分家。

  贺石头complexion changed ,快步走上前。

  他知道这是Xu Zimo 出手了。

  “Brother Xu 为何……”贺石头不知道怎么开口。

  “If One Doesn’t Cut The Grass At Its Roots ,Then The Spring Breeze Will Blow And Give Life To It Once More 。”Xu Zimo 说道。

  “你若是放他们走,these two people 只怕会将今晚发生之事,without omission and in detail 告诉徐bladesman 。

  一旦对方有了防备,你毕竟势单力薄,岂不是又要我出手给你平息?”

  “我帮你跨入返虚Peak ,便是让你自己全权处理,否则我终有一天要离开。”

  “Brother Xu 说得对,是我欠考虑了,”贺石头连忙说道。

  “心软要不得,只会让你die in vain 罢了,”Xu Zimo 摆摆手。

  贺石头不断的nodded 。

  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办?
  徐bladesman 发现两人回不去,肯定会怀疑我的。”

  贺石头说着,已经将大毛和二毛的尸体扔进了妖圈中。

  这妖圈内,还是有一些ominous beast 的。

  好久没有见血食了,似乎十分的激动。

  只怕when the time comes 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这也是最好的消尸办法。

  ………

  “先下手为强,”Xu Zimo 指导着。

  “既然徐bladesman 要你死,那咱们便先杀了他。”

  “不妥啊,”贺石头连忙解决道。

  “这徐bladesman 不仅仅自身realm 强大,他的爹爹更是我们Celestial Clan 一族的族老。

  只怕这事追究下来,谁也担责不起。”

  “你若是悄悄杀了他,不被人发现就行了,”Xu Zimo 说道。

  “如果走到最后真不行,我会保你的。”

  贺石头想了想,似乎还有些犹豫不决。

  “你莫非想要孟鱼卿嫁给徐bladesman 的儿子?”Xu Zimo 问了一句。

  贺石头clenched the teeth ,攥拳说道:“干了。”

  两人在院落中计划了少许。

  其实办法也很简单,sneak attack 加formation 。

  虽然说,贺石头如今的实力和realm ,都跟徐bladesman 不相上下了。

  但是在战斗经验这一块,还是差的远。

  Xu Zimo 给了他一道formation 。

  并且让他天亮之前去刺杀这徐bladesman 。

  徐bladesman 估计在这Celestial Clan tyrannically abuse power 惯了,本身不会防备这些的。

  Celestial Clan true powerhouse 也不多。

  ………

  此刻已经是深夜了。

  整个大千峡谷都仿佛陷入了沉睡中。

  不过在夜晚的时候,大千峡谷有专门去巡逻的Disciple 。

  这地方这么偏僻,Xu Zimo 甚至不明白他们巡逻的意义,究竟是在防备什么。

  贺石头趁着月色,走出了大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